「洪掌門,葉兄弟在我這一桌喝得好好的,你現在把他搶走,太不厚道了吧?」

0

洛真開始不爽了,洪雷這擺明是搶人啊!

就連洛詩詩也不太樂意,她剛準備跟葉雄好好培養一下感情呢。

「洛掌門,葉兄弟在你們這桌坐這麼久了,你就借我半小時,我跟他可是一年前就約定喝酒的。」洪雷也不顧葉雄同不同意,直接就將他拉起來。

「那我就過去一下,洛掌門,回頭跟你再喝。」

葉雄無奈,只能跟著洪雷去他們那一桌坐下。

「雪兒,給葉兄弟倒酒。」洪雷吩咐。

洪雪見很多人都望著自己,頓時有些尷尬,埋怨地看了自己父親一眼。

礙於面子,她沒有飆,給葉雄倒了杯酒,說道:「葉大哥,咱們一家三口敬你一杯,答謝你的教命之恩。」

「客氣,客氣。」葉雄回道。

慕容如音坐在角落中,不動聲色地把這一切看在眼裡。

突然,身邊一個人坐了下來,正是柳晴。

「明目張胆搶女婿,真不害躁。」

柳晴一邊坐下來,一邊罵道。

「阿雄現在名滿天下,又是年輕才俊,有人巴結他有什麼好奇怪的?」慕容如音道。

「也不至於這麼明目張胆吧,好像恨不得把師弟拉回去馬上跟他們女兒洞房似的。」柳晴氣呼呼。

慕容如音笑了笑,沒有說話。

如果洪雷跟洛東流想用自己的女兒來巴結葉雄的話,他們的願望只會落空。

因為她知道,現在的葉雄跟以前已經不一樣了。

「你怎麼這麼淡定,男人都快被搶了。」柳晴急道。

慕容如音頓時就臉紅了,這個柳晴,真是什麼話都說得出口。

柳晴突然站起來,說:「不行,不能讓師弟就被他們的美人計攻陷,我得去搭救他。」

然後,她大步走了過去。

看著柳晴離開,慕容如音搖頭苦笑,葉雄這位師姐未必只想把他當師弟那麼簡單。

葉雄正跟洪雷飲得歡,洪雪像個大家閨秀一樣在旁邊倒酒,哪知道酒還沒喝兩杯,柳晴就走了過來,一把抓住葉雄的胳膊:「師弟,去跟咱們師兄弟聚聚,你怎麼說也曾經是逍遙派的弟子,大家都在等著你呢!」

洪雷的鬍子立馬就翹了起來,他好不容易才把葉雄從天門那邊搶過來,這酒還沒喝兩杯,怎麼可能讓人給搶了。

「柳晴,葉兄弟這屁股還沒坐熱你就來挖人,不厚道吧?」洪雷立馬就不爽了。

「你們不是說喝酒嗎,這酒都喝了三杯,還不夠嗎?」柳晴說著,目光落到葉雄身上:「師弟,現在自家門派的兄弟還沒打招呼呢,你不過去的話,就是你看不起逍遙派,看不起我這個師姐。」

好大一頂帽子,這哪是請啊,這活脫脫就是逼。

名門貴妻:冷少強寵午夜新妻 「我再陪洪掌門坐坐,半個小時之後過去。」

葉雄雙方都不想得罪,於是想了個折中的辦法。

「十五分鐘。」柳晴討價還價。

「我說你這小姑娘懂不懂規矩,有你這麼搶男人的嗎?」洪雷當下就不高興了。

「誰搶男人了,你才搶男人。」被洪雷這麼說,柳晴當下反駁:「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還不是想你的寶貝女兒勾搭上我師弟……」

「柳晴,你說話放尊重一點,什麼叫做勾搭?」洪斌一直都沒說話,這時候再也忍不住霍地站了起來:「我妹妹是什麼人,堂堂古武門派四大美女之一,漂亮,識大體,不知道有多少年輕才俊想追我妹妹,我妹妹用得著去勾搭男人?」

「切,這裡還有哪個年輕才俊及得上我師弟萬分之一?」柳晴冷笑。

修仙十萬年 「柳晴,你過來搶人是龍掌門的意思還是你自己的意思,不會是見葉雄在這裡,你自己吃醋了吧?」洪斌毫不客氣地反駁。

「誰吃醋了,你別胡說八道。」

葉雄見雙方的火藥味越來越重,連忙出來圓場。

「洪大哥,柳師姐,你們都別吵了。」葉雄站了起來,大聲說道:「在場的人都知道,我已經結婚了,孩子都快一歲了,那些說什麼想介紹啊,什麼吃醋的話,全都是空穴來風,不切實際。洪雪,洛詩詩,還我的師姐柳晴,她們都是萬里挑一的女人,怎麼可能喜歡上一個有夫之婦?」

這一番話,表面是替洪門跟天門解圍,同時也表明了葉雄自己的立場。

他是不會再接受其他女人的,哪怕當妾也不行。

洪門跟天門的人頓時有些尷尬,洛詩詩跟洪雪的臉上分明帶著失落。

「師姐,你先回去,我一會就過去。」葉雄吩咐。

柳晴也有些不高興,回到了慕容如音身邊。

「說得他好像很專一似的,誰不知道他身邊有好幾個女人。」柳晴沒好氣地說。

「自從上次被廢了武功之後,阿雄就跟以前不一樣了,一般的女人,進不了他的心。」慕容如音早就知道葉雄會說什麼。

「你的意思是說,你不是一般女人?」

「怎麼又扯到我身上了?」慕容如音真是無語了。

一場酒席,喝到半夜,這才各自回去。

「葉大哥,我為你準備了房間,我帶你過去。」

散場之後,伊依走過來,對葉雄說。

「勞煩了。」

接下來,伊依帶葉雄去了最好的上房,裡面已經鋪好了全新的被單跟窗帘,非常乾淨,看起來是很心用布置過。

「葉大哥,你累不累?」伊依突然問。

愛妻如命 「這有什麼累,比修鍊舒服多了。」葉雄笑道。

「既然葉大哥不累,我能不能跟你商量點重要的事情?」伊依繼續問。

葉雄見這孤男寡女的有些不方面,當下說道:「房間有些悶,要不咱們出去外面談?」

伊依看了眼面前的男人,暗暗嘆了口氣。

論外貌,伊依自認是三大美女之,哪怕比起慕容如音,也絲毫不覺得遜色,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接近她,駁取她的歡心;跟她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知道是多少男人做夢都想得到的事,他倒好,偏偏要去外面,好像自己會把他給吃了似的。

「葉大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伊依突然說了一句。

(本章完) 「伊依小姐,你誤會了,我怎麼可能看不起你。」葉雄連忙解釋。

「那咱們為什麼不在這裡談?」伊依繼續問。

「我怕在房間里談,辱沒你的名聲,沒其它的意思。」

「那咱們去議事廳談,事情比較重要,不能有第三者在場,還請見諒。」伊依說。

接下來,伊依帶著葉雄去了大殿旁邊的議室廳里,把門關了起來。

然後,她從身上掏出一封密封的信遞給葉雄,說道:「這信是我爺爺生前寫的,他說如果出事,把它交給你。」

葉雄接過信封,封面寫著葉雄親啟四個大字,他捏了一下,裡面有根硬物,像是鑰匙一樣的東西,打開信封,裡面是一張紙條,內容如下:

葉小友,如果你看到這封信,那就表明我已經不在人世了。

我之所以決定出戰,並非為了什麼國家榮辱,也不是為什麼名氣,只是想給門下弟子豎立一個榜樣,不想仙門被人看不起。

當年我創辦仙門,初衷是讓修真一道揚光大,讓更多的人踏足修真一道,讓更多的人有機會踏上仙路。然而現實非常殘酷,因為我被囚禁,仙門一落千丈,甚至連古武門派都不如,這讓我非常痛心。

我脫困之後,回歸仙門,第一件事就是重整修真一道,讓更多的人有機會修真,但是收效甚微。

有一個事實非常殘酷,華夏國的修真一道,是這個世界修真最落後的地區之一,不是華夏沒能人,而是各自為政,一心修鍊,沒人願意站出來為華夏的修真傳承作出貢獻。

你的出現,就像一面旗織,盤活整個華夏修真一道。

古武門派不再堅持,承認修真一道比古武強大,古武門派的弟子也願意加入仙門,修真一道的展生機勃勃,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我這時候才現,以前的方法錯了,與其四下遊說修真的好處,不如培養一個人,展現實力,讓古武門派的人知道修真的厲害。

葉小友,你的修真進展讓我震驚,也十分佩服,我死沒什麼,就是放不下仙門的幾百名弟子。沒有一個高明的引路人,他們的處境會非常尷尬,到時候恐怕會出現倒退,甚至不如古武門派的境地。

所以我非常希望,你能掌管仙門,只要你掌管仙門,華夏修真一道才真正的有希望。

信封里的鑰匙,是仙門寶庫,希望你能收下。

三清道長,絕筆。

……

看完信件之後,葉雄暗暗嘆了口氣,不由得暗暗對三清道長佩服。

萬靈滅魔陣 現在的華夏修真一道,一個像樣的修真門派都沒有,只剩下仙門。

他連死都在擔心仙門的前途,不得不說,這種精神值得他敬佩。

「葉大哥,我爺爺在信里說什麼了?」伊依問。

葉雄將信件遞過去,讓她自己看。

伊依拿過信件看了一遍,眼睛馬上就紅了,突然撲咚地跪在葉雄面前。

「葉大哥,仙門是爺爺畢生的心血,他連死都在擔心仙門的前途,我求求你答應他的請求,當仙門新一任的掌門。」伊依說道。

葉雄搖了搖頭,說道:「我很佩服道長,但是很抱歉,我要閉關準備升仙大會,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掌管一個門派。」

「你不用掌管門派,也不需要你處理日常事務,只需要挂名就行了。如果你是仙門掌門,那門下弟子修道起來肯定特別用功,而且,也沒有人膽敢欺負到仙門頭上。」

葉雄頓時猶豫了,如果只是挂名,未曾不可。

仙門弟子眾多,如果能利用,能辦到許多的事情。

「葉大哥,你如果不答應,我就長跪不起。」伊依急道。

葉雄沉思片刻,這才說道:「好吧,我就暫時接替掌門之位,到時候物色到合適的人選,或者培養出新的接班人,我再讓出來。」

就當是完成三清道長的心愿吧!

「多謝葉大哥,不對,多謝掌門。」伊依喜極而泣。

「口改得可真快。」葉雄無奈地笑了笑。

「明天一早,我馬上聚合仙門所有弟子,宣布一下這件事情。」伊依彷彿怕葉雄反悔似的,說道:「葉大哥,不早了,你還是早點睡吧!」

葉雄點點頭,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葉雄早早醒來,剛走出房間,現慕容如音在外面等著他。

「咱們什麼時候回去?」她問。

「出了點狀況,我可能要在仙門呆一陣子。」

「為什麼?」

葉雄當下將三清道長的遺言跟自己決定暫代掌門的事情說了出來。

「我要留下來幾天,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之後,再回江南。」葉雄說道。

其實回不回江南,他也無所謂,都是為了修鍊,在哪裡還不是一樣。

在這仙門之中,反而修鍊的場地更好。

正在這時候,突然聽聞咣咣的撞鐘聲,傳遍整個門派,這是緊急集合的鐘聲。

兩人走到山門前,空地上已經圍了幾百名弟子,全都聚在一起,竊竊私語。

這次緊急聚合,大多數人猜想,可能跟掌門的選撥有關。

門派不可一日無主,不確定掌門人選,人心就無法定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前面的伊依身上。

「各位師兄弟,大家靜一靜,我有事情要宣布。」等所有人靜下來之後,伊依這才從身上掏出那封信件,說:「各位,這是我爺爺的絕筆信,在信中,他指定了新一任掌門人選。」

場下的人,目光不約而同地落到三陽道長身上。

三陽道長在三清道長失蹤之後,掌管仙門,在職時間雖然沒大建樹,但是也是可圈可點的。後來三清道長回歸,他馬上讓出掌門之位,這次三清道長死了,眾人理所當然認為三清道長的絕筆信之中,把掌門之位回傳給他。

「不用說,肯定是三陽道長。」

「三陽道長當仙門掌門十幾年,非他莫屬。」

「三陽道長,快上去吧!」

場下的人紛紛說道。

三陽道長輕輕地捋了下鬍子,欣慰地笑了笑,正準備上台。

正在這時候,伊依卻大聲喊道:「大家以最熱鬧的掌聲,祝賀江南王成為我們第三任的掌門,大家鼓掌。」

場下的人,全都愣了一下,然後瞬間沸騰。

歡呼聲,響徹天際。

(本章完) 江南王是什麼,在場的弟子沒有一個不了解,沒有一個人不佩服。

他是傳奇,是華夏的驕傲。

短短兩年間,他橫空出世,從一名古武高手,一舉躍為華夏公認的第一年輕修真高手,短短兩年間,他做到了讓別人一輩子都無法做到的事。

在他的身上,一個又一個的奇迹生了。

知情者得知,葉雄身邊的人跟朋友,都成為了修真高手,他們有很多的資源修鍊,在以前,不知道有多少人渴望成為他的弟子。

現在他要接管仙門,仙門的弟子如何能不激動?

吶喊江南王的聲音,幾乎要把蒼穹都掀破了。

伊依也被這吶喊聲給刺激了,仙門弟子什麼時候試過凝聚力這麼強。

在一片吶喊聲之中,葉雄從裡面走出來,來到慕容如音身邊。

「掌門,你來說幾句話吧!」伊依走到一邊。

葉雄雙手一壓,把場下的叫聲壓住,等聲音靜下來之後,這才說道:「各位仙門的弟子,很高興,也很榮幸能成為仙掌的掌門,三清道長是我十分敬重的人,他為華夏修真一道付出的貢獻,大家有目共睹,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仙門,沒有現在的修真第一大派。我建議為道長默哀三分鐘。」

葉雄說完,閉上眼睛默哀。

一鼓悲愴的氣氛,在葉雄短短几句話之中擴散出去,場下的人紛紛默哀。

伊依眼睛再一次濕潤了,淚水嘩嘩地流了下來。

重情重義的人最容易得到贊同,葉雄的做法,給了三清道長無比的敬意,也等於給了仙門弟子的面子,這樣的人,哪個人不支持,不擁護?

三分鐘之後,葉雄睜開眼睛:「死者已矣,我們活著最好的方式,就是強大起來,讓華夏仙門成為全世界有名的門派,讓所人知道,仙門是三清道長創立的,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為華夏做出的貢獻。」

啪啪啪,場下響起無數的掌聲。

葉雄目光在場下數百名弟子身上掃了一輪,這才繼續說道:「也許場下的人,有人在心裡說,說話誰不會,行際行動才是最重要的,現在我在這裡向你們保證,只要是仙門的弟子,都有獲得在各個秘境中修鍊半年的機會,我哪怕是搶,也要搶幾個秘道回來給你們修鍊。」

眾所周知,地球不適合修鍊,現在已知道的天地靈氣濃郁的秘境被各個有實力的人給獨佔。進入秘境修鍊,幾乎是每一個門下弟子的心愿,能不能得到靈藥還是其次,只要能在靈氣濃郁的秘境修鍊,達到鍊氣四階是鐵板上的事情。

「好。」

「掌門萬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