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是我!」

0

白衣青年輕輕點頭,然後看著陳天冷聲說道:「我聽石方說了,你也是脫凡境而我也是脫凡境,我們血瞳從來都不會主動與人為敵,所以只要你現在把楚令尹交給我,你傷我血瞳高手的事,我可以不跟你計較……」

「你現在跪下跟我說話!」

陳天語氣平靜的打斷了白衣青年的話。

「……」

白衣青年聽到這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笑容也瞬間凝固住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眾人在聽到陳天那一句你跪下跟我說話之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原本眾人看見白衣青年對陳天的說話態度,心中都鬆了一口氣,畢竟蕭黃跟陳天都是脫凡境,所以蕭黃並沒有直接對陳天出手。

但是誰能夠想到,陳天的一句話直接讓周圍的氣氛降低到了冰點。

原本白衣青年的臉上還掛著淡淡的微笑,但是在他聽到這句話以後,笑容瞬間便凝固住了,低聲沖著陳天問道:「你剛才跟我說什麼?」

「我說讓你跪下跟我說話!」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小子,你真以為自己是脫凡境就天下無敵了是不是?」石方瞪著眼珠子,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收拾你們幾個臭魚爛蝦還是沒有問題的!」

陳天安靜的坐在會場中間的座椅上,臉上平靜。

「你……」

石方上前一步想要動手。

「石方,住手!」

蕭黃低聲呵斥了一句,然後邁著步子走到陳天面前,冷聲說道:「你叫陳天對吧?」

陳天淡淡看了蕭黃一眼,輕聲說道:「你剛才若是跪下跟我說話,我也許還能給你留一條活路,但是現在你放棄了這個機會!」

「陳天,我是看在你我都是脫凡境,不想與你這種人為敵,但是如果真的動起手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你憑什麼這麼自信?」蕭黃伸手指著陳天的鼻子,語氣憤怒的喊道。

蕭黃從小到大,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用這樣的態度跟他說話,心中自然怒火橫生。

他心裏面清楚陳天實力不俗,如果真的打起來了,自己想要殺死陳天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所以剛才說話才會那麼客氣,但是他萬萬不曾想到陳天竟然會如此得寸進尺。

「我殺你如殺雞。」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蕭黃,淡淡回答道。

「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讓你如此囂張!」

蕭黃怒吼一聲,伸手從自己衣服裡面抻出一張符咒,口中念念有詞。

不遠處的楚令尹看見蕭黃要出手之後,連忙快步衝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等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沖著蕭黃喊道:「蕭黃,不要傷害陳公子,今天我跟你走便是了!」

「剛才我本來想要給他留一條活路的,但是既然這小子如此瞧不起我,那我今天必須要教訓教訓他!」

蕭黃低吼了一聲,抬手揚飛手中符咒。

符咒在飛到半空中的時候,砰然自爆,然後形成了一個人頭般大小的火球。

「去!」

蕭黃凌空一指。

火球宛如一顆炮彈一般,直接奔著楚令尹跟陳天的位置飛了過去,速度驚人。

「陳公子,小心啊!」

宋萱兒看見這一幕之後,大喊了一聲。

陳天伸手拽住楚令尹,然後身影一閃,直接憑空消失。

「轟!」

一聲巨響,火球直接砸在了陳天跟楚令尹剛才站的地方,大火在會場裡面燃燒了起來。

而陳天跟楚令尹站在的位置正好是火球燃燒的範圍邊緣,如果剛才陳天反應稍微慢一點,此時他跟楚令尹可能已經都被大火所吞噬了!

眾人看見這一幕全部都愣在了原地,因為誰都不曾想到,蕭黃看似隨意的攻擊竟然會有這麼大的破壞性,剛才那一顆火球的威力就宛如一顆手榴彈一般恐怖。

「離我遠一點!」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楚令尹說道。

楚令尹知道自己此時跟在陳天身邊只能拖累陳天,所以直接轉身奔著柳成仁宋萱兒的位置跑去。

蕭黃看著陳天的位置冷笑了一聲,淡淡說道:「不愧是脫凡境的高手,反應速度確實要比尋常武者快上幾分!」

「原本對你的馭火術還有幾分期待,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無非就是三腳貓功夫罷了,也就只能糊弄糊弄普通人!」

陳天負手而立,表情淡然的評價了一句。

「你找死!」

蕭黃聽到這話大喊一聲,然後伸手從自己懷中拿出七八張符咒,輕輕一揚。

「嘭嘭嘭!」

半空中的符咒,瞬間化成了七八個火球。

火球宛如太陽一般,點亮了整個會場,眾人彷彿都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會場裡面的溫度上升了幾分。

「血瞳的主人確實名不虛傳啊!」

柳成仁抬頭看著半空中的火球顫顫巍巍的感嘆了一句。

「不知道陳公子這次能不能躲開!」

楚令尹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緊張。

「去死吧!」

蕭黃怒吼一聲,猛然揮手。

七八個火球彷彿長了眼睛一般,竟然全部都奔著陳天的位置飛了過去。

陳天冷笑了一聲,右手輕輕一揮,一道白色的屏障出現在他的身前。

「轟!」

火球狠狠的砸在了屏障上面,熊熊烈火直接在陳天的身前燃燒了起來。

烈火點燃了會場裡面大部分的塑料桌椅,以陳天剛才站著的地方為中心,滔天烈火滾滾而生。

楚令尹跟宋萱兒本身就不是武道中人,她們兩個自然也沒辦法看見陳天身前的屏障,所有都認為這些火球已經全部都擊中了陳天,而陳天現在已經處於茫茫火海當中。

「陳公子!」

楚琳音淚眼朦朧大喊了一聲,想要衝進火海當中。

「楚小姐,你不能進去!」

柳成仁此時還保持著一絲冷靜,楚令尹本就是凡人,如果此時衝進火海之中那跟送死沒有任何區別。

「陳公子……」

楚令尹一邊掙扎,一邊高聲呼喊道。

而宋萱兒則滿臉震驚的看著會場中心的火海,心中五味雜陳,一方面是為了蕭黃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而震驚,另外一方面則是擔心火海之中的陳天到底有沒有危險。

「脫凡境也不過如此嘛,在主人您的面前還是這麼不堪一擊!」

石方以為此時陳天已經葬身於火海當中,笑呵呵沖著蕭黃說道。

「是啊,太讓我失望了,我原本以為脫凡境還能在我手中堅持一會呢!」蕭黃此時也認為陳天剛才並沒有躲避開自己的火球,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得意。

「就算剛才那個小子是脫凡境的高手,但是終究是凡人而已,碰到主人的控火術也只有受死的份!」石方眯著眼睛看著自己面前的火海,心生幾分畏懼,因為他能夠感覺到此時的蕭黃實力彷彿要比之前更加兇橫了幾分。

「行了,把楚小姐帶走吧!」

蕭黃輕輕擺手,然後直接轉身奔著會場外面走去。

但是就在蕭黃剛剛轉身的那一瞬間,一道身影從火海當中飛了出來。

蕭黃看見這道身影以後,直接愣在原地,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震驚。

「陳公子竟然還沒有死?」

楚令尹看清楚那道身影之後捂著自己的小嘴表情激動的驚呼了一聲。

「真不愧是陳公子啊,實在是太厲害了,這麼大的火竟然都沒有事,跟陳公子相比我之前碰到的那些高手算什麼東西啊,簡直不堪一提!」

柳成仁眼神同樣興奮的大喊了一聲。

陳天的速度非常驚人,幾乎一眨眼便衝到了蕭黃的身前。

「就你這三腳貓的功夫也敢拿出來在我面前獻醜?」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蕭黃冷笑了一聲。

「你竟然沒死?」

蕭黃瞪著眼珠子大喊了一聲,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竟然還能從火海中衝出來,而且剛才蕭黃的七八個火球全部都擊中了陳天,哪怕陳天是化神境的高手也不可能宛然無恙吧?

但是此時陳天竟然絲毫沒有受傷的跡象。

「別說想要殺死我,就算是想要傷我,你都還差得遠呢!」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緩緩舉起右手。

「啪!」

一聲脆響。

陳天反手便是一嘴巴直接抽在了蕭黃的臉上。

蕭黃此時光顧著震驚,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陳天硬生生抽了一個耳光。

「嘭!」

蕭黃的身體倒飛了出去將近十米的距離,最後狠狠的砸在了演唱會舞台上前的牆上,直接在牆上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主人!」

石方看見這一幕忍不住大喊了一聲,然後快步奔著蕭黃的位置沖了過來。

「嘩啦啦!」

蕭黃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從深坑當中掙脫下來,表情猙獰的沖著陳天喊道:「剛才確實是我小看你了,但是今日我定要取你性命!」

「你沒有這個本事!」

陳天輕踏一步,直接衝到了蕭黃的面前。

蕭黃連忙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一張符咒迎風一揚。

「嘭!」

一聲巨響,蕭黃化成一道烈火,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等到蕭黃再次出現的時候,蕭黃已經跑到了演唱會會場的門口。

「陳天,我今天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馭火術!」

蕭黃怒吼一聲,然後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自己的鮮血在一張空白的黃紙上面畫下了一道符咒。

「浴火焚身!」

蕭黃揚飛那張帶有血跡的符咒。

剎那間。

一個巨大的火球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但是這顆火球並不是奔著陳天的位置飛去的,而是奔著蕭黃所站的位置飛去。

「轟!」

火球跟蕭黃相撞在一起,在會場之內揚起一陣滔天烈焰。

「他是自殺了嗎?」

柳成仁看見這一幕之後,忍不住輕聲嘀咕道。 放眼望去,眾鬼皆消,只余那一人孑然獨立,目光清淺。

紅娘子眨眨眼,再眨眨眼。還是只看到那一個人,那些宛若群魔亂舞的鬼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所以,就在她走神的那一會兒究竟發生了什麼?

正疑惑呢,只見明篁抬步向她們走來,明明走的是荒草叢生的地方,那優雅的姿態卻好像是走在燈光閃耀的舞台。

「這小白臉長的還真好看啊。」紅娘子心中想著,卻不自覺將話說出了口。

風玫瞥了她一眼,難得地認同她的話,點頭。這也是她對明篁多了一分忍耐的原因。美人嘛,總有任性的資本。

注意到風玫點頭的動作,明篁唇角輕輕地勾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消失。

他走到那堵斷牆下,一個縱身躍了上去,站在風玫的身邊,垂眸看她:「看的可還滿意?」

也不知是說他這張臉還是說之前他如表演一般的戰鬥。

風玫扔掉手中的果核,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還行……吧。」

「吧」字出口的同時,她直接抬腳往面前的人踹去。

一腳踹了個正著,明篁直直從牆頭落下去,幸而在砸在地面上之前反應過來及時穩住身形。可是,那纖塵不染的白色運動服上卻多了一個明晃晃的黑腳印。

明篁一直雲淡風輕的臉瞬間陰沉的幾乎要滴下水來,他目光陰測測地看著風玫,就在風玫以為他要放什麼大招時,他卻是突然轉身走了……走了……

風玫納悶:「竟然沒嚷著要殺我?」懶人聽書

「我終於相信是大佬會把他扔進鬼群里了。」紅娘子咋舌,剛剛那突如其來的一腳,真是踹的她目瞪口呆。

「看來他腦子是被那些鬼給啃了。」風玫接著紅娘子的話呢喃了一句,然後飄下牆頭,「走,抓鬼去。」

「抓什麼鬼?」紅娘子疑惑,話說她到現在還不明白剛剛那些鬼怎麼就突然都沒了。

「小鬼。」丟下這兩個字風玫率先飄走了。

是施工場地的方向,即便在這裡都能嗅到那邊飄來的血腥味。可是那邊沒什麼小鬼啊?想不明白,紅娘子搖了一下頭急忙跟上去。

另一邊明篁離開風玫的視線後轉身拐入一間破房子中,剛進門就扶著牆壁吐了一口血。

一手捂著胸口,感受著那撕裂般的疼痛,他再也綳不住表情了,痛的齜牙咧嘴。

「這身體太不經打了!」語氣中不無嫌棄。

就被那女人按著揍了幾頓,就被毀了本命武器,就被那些鬼耗幹了體內的力量,就是陰氣入了體,就……哦,沒了,就這麼一點點苦頭就要承受不住了,還說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人呢,差評!

就這身體就最強大了,那那個輕易就能把他按著揍的女人又是什麼?繼續差評!

不過,那女人下手可真狠。每次被她揍,身上倒是沒添身上傷口,但是那痛感絕對是至尊級別,撕心裂肺的。

剛剛本來想再殺她一次的,萬一就成功了呢?可是這身體不經揍,只能先撤。

嗯,他是擔心這身體完全報廢掉,才不是因為那女人揍人太疼了。 此時已經是深夜十點多鐘,原本一片漆黑的會場因為半空中的火球而變的燈火通明。

巨大的火球緩緩融入到蕭黃的身體之上,柳成仁楚令尹宋萱兒三個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蕭黃的這個行為到底有什麼意義,也不知道蕭黃此時到底在做什麼。

但是石方石圓兩人看見這一幕以後紛紛瞪大了眼睛,臉上的表情異常激動。

「主人竟然用出了浴火焚身,陳天這小子死定了!」石方高聲驚呼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