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竟然還有惡魔能來到這裡!?」

0

但不用多想,蒼伊也知道,這說話的傢伙,應該就是這迷你的小龍了。感受著對方那凝成實質的靈魂絲線,蒼伊的心中只有寒意,他也是修鍊靈魂到了一定境界的修士,當然知道靈魂實質化是多麼困難,更別說是靈魂實質化后再進行絲化,這更是困難重重,起碼現在的蒼伊,是做不到這一點。

「請問您是?」蒼伊不敢大意,連忙壓下心頭的震撼,走上前去,對著這黑色小龍恭敬地問道。

「我的名字以我族的語言講述實在太長,不過,你可以簡稱我為塞恩.陰影!」這黑色小龍淡淡地說道。

「前輩可是陰影龍族!?」蒼伊嚇了一跳,隱隱有所猜測,小心翼翼地問道。

「當然!」塞恩.陰影還是用淡淡的語氣地說道。

「前輩可曾見過一個名叫拜亞的雷斯族惡魔!」蒼伊有些緊張地發問道,也難怪這小子有所猜測,龍族本來就稀少,在伊凡森林裡有兩個陰影龍的幾率,簡直是不可能的。再加上從陰影龍血戒上來看,伊凡雷斯家族的先祖拜亞,很顯然得到了關於陰影龍的奇遇,兩者聯繫起來,並不難有此猜測。

「拜亞?」這黑色小龍先是一愣,而後沉默了一下,通體黑色宛如實質的靈魂絲線顫抖了一下,好像回憶起了一些東西,緩緩說道,「我想起來了,這是那個小傢伙的名字。六百多年前他來到過這裡!」

而後,黑色小龍那沒有五官的黑色臉孔,對著蒼伊,淡淡問道,「怎麼?你認識那個倒霉蛋嗎?」

「我當然認識他,但他可不認識我!」蒼伊心中暗道,但這種話可不能說出來,於是恭敬地答道,「拜亞是在下的先祖,因為心有疑惑,所以才有此一問!」

「你騙我!」黑色小龍的語氣還是淡淡的,彷彿世間的事物都不能讓他心起波瀾。這小龍好像永遠身在隱秘的陰影中,所以才能冷眼看世界。

蒼伊心中一驚,但要是讓這明顯不凡的小龍,對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那可就大大不妙了,所以蒼伊才連忙辯解道,「冤枉呀!我怎麼敢欺騙前輩!….」

「你身上沒有我力量的痕迹,所以你顯然不是拜亞那小子的後代!」黑色小龍塞恩,冷冷地回應道。

「力量的痕迹!?」這下子是蒼伊摸不著頭腦了,但還是實話實說道,「前輩,我沒有騙你,我真是拜亞先祖的後輩,只不過我是領養的養子而已!」

「養子?」黑色小龍顯然一愣,而後才淡淡說道,「怪不得,你的身體裡面,,並沒有我下的詛咒!」

蒼伊聽到黑色小龍這麼說,登時面色一變,連忙說道,「前輩可否告知晚輩,您和拜亞先祖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究竟有多大的仇恨,要詛咒先祖的血脈後代!?」

黑色小龍聽了蒼伊連珠炮一般的發問,卻陡然沉默了下來,蒼伊心頭一寒,登時知道,自己方才有些激動,怕是激怒了這陰影龍的魂魄。

就在蒼伊有些忐忑的時候,這黑色小龍卻苦笑一聲,再次開口道,「要是放在一萬年前,你這種小惡魔膽敢這麼和我講話,早就一口吞了!」

這話,更是讓蒼伊出了一身冷汗,聽這黑色小龍的話,起碼死在這裡有上萬年了!上萬年前,那可就中古時代的末期了!

「乖乖!死了一萬年,靈魂竟然還沒有消散,虛月竟然也不管管,任由這種強者的靈魂流落在外,失去轄制!」蒼伊心中暗暗抱怨道。

「寂寞了這麼久,好不容易有個生命能陪我說說話,說實話,我還真捨不得懲罰你!」黑色小龍淡淡說道,「既然你想聽,我就告訴你!」

「六百年前,你的那個拜亞祖先,和你現在差不多的年紀,也不知怎麼的,發現弗洛絲的這個神國碎片,並且進入了這裡!」黑色小龍緩緩回憶的聲音,在空氣中慢慢彌散,「他當時也是無知者有福,不知道此地的特別法則,因為本身年齡就夠小,所以才能來到我的面前!也多虧我的提醒,當年已經十七歲的他,才沒有進入這個空間的最深處!要知道,那裡可是只允許十五歲之下的生物進入。」 第306章無法完成的任務

蒼伊暗暗點頭,雖然猜測這是弗洛絲的神國碎片,但到底不敢確定,不過有了這黑色小龍塞恩的話,這空間的身份,總算被蒼伊確定下來了。

「我的靈魂已經被弗洛絲殘留下的意志囚禁在這裡上萬年了!」黑色小龍塞恩,幽幽一嘆,說道,「這靈魂雖然只是我的分魂,但到底是我的意識在主持,一隻留在這裡,忍受曠古的寂寞,十分難受!所以我當年就拜託你的先祖,想辦法尋找道到年齡足夠小的惡魔,進入這空間的最深處,把弗洛絲那殘留的意志抹殺!這樣,我的靈魂就能得到解脫!」

蒼伊卻聽得一愣一愣得,心中十分不解,問道,「我不明白前輩的意思,為什麼說現在的您,只是分魂?還有,年齡足夠小的小惡魔,怎麼可能抹殺一位神靈的意志!」

「看來你小子還知道不少,起碼知道弗洛絲是位神靈!」黑色小龍先是有些異樣地看了蒼伊一眼,才緩緩說道,「你現在看到的我的形態,雖然看起來很像實體,但其實只是靈魂狀態,因為惡魔界的大陸上,是不允許月境存在真身降臨的!」

「月境的力量太過強大,就算是虛月境初級的實力,真身全力催發,也會影響到大陸上的空間,造成明顯的空間破碎!大陸較為脆弱的空間,沒辦法容納月境惡魔的真身,所以上古時期才會有神靈的神國,中古時期才會有傳奇的宮殿,這些都是為了令真身不履凡塵而建立的獨屬空間。」黑色小龍緩緩說道,「而月境存在想要干涉塵世,就需要分出化身,或者降臨分魂!你現在看到的我,只是一個分身死亡后,留下的分魂而已,本來這分魂應該回歸本體的宮殿,但沒想到被弗洛絲留下的意志禁錮在屍骸內,沒辦法脫身!」

「我被困在這裡這麼久,可不是天天發獃,早已研究出解救自己的方法,只要有一個年齡足夠小的小傢伙肯幫忙,救我出來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是沒想到,拜亞那傢伙,竟然毀棄諾言,拿了我給他預付的報酬后,根本沒有再回來!」黑色小龍說到這裡,語氣不復平淡,就有些憤憤然。當然了,任誰遭遇這種毀諾的事,也會受不了的。

「虧我還消耗一部分本源月能幫他優化了身體本質,用分身屍身上殘留的精血鍛造的龍血戒也送給了他,沒想到他這麼忘恩負義!」黑色小龍略帶怒氣地說道,「不過,我早已留有後手,用本源月能幫他優化身體時,就在他的血脈中留下了詛咒的種子!見他這麼久都沒動靜,就索性接著龍血戒激發了詛咒之力,讓他和他佩戴龍血戒的後代們,雖然擁有強大無比的天賦,但統統活不過百歲!」

蒼伊是聽的心驚膽顫,這黑色小龍,不但心狠手辣,而且實力也超強,蒼伊心中也隱隱明白拜亞祖先的想法,他本是一個普通的雷斯族惡魔,從陰影龍塞恩這裡,得到了身體的優化,獲得了暗屬性的力量,這也是伊凡雷斯家族生有黑色的刀翼,和普通雷斯族惡魔不同的原因。獲得了這麼多東西,拜亞當然不願意失去,生怕塞恩討回,特別是在不知道身體內詛咒的情況下,一次除了當事人誰也不會知道的毀諾,能避免失去一件黃金元器,看起來當然很值!

「你是拜亞名義上的後代,就算為了贖罪,也應該幫你的祖先完成任務!」黑色小龍扭過頭看了看蒼伊,冷冷地說道,顯然恨屋及烏,對蒼伊也沒什麼好印象。

「而且,剛才我感覺到,鎮守此地內外城池的神力源竟然消失了!」黑色小龍語氣有些欣喜,接著說道,「這樣一來,只要你聽我指揮,我就有十成把握脫困!」

蒼伊一陣鬱悶,這黑色小龍塞恩,也太強勢了些,根本不給蒼伊說話的機會,就好像自己一定會答應一樣,這小子登時明白了拜亞祖先的擔心,和這麼強勢而且強大的陰影龍合作,還是需要極大的勇氣的。

「前輩,您和拜亞祖先約定的時候,可有規定期限!」蒼伊不得不打斷這臭屁小龍的自言自語,問道。

「期限?」黑色小龍塞恩楞了一下,還是說道,「沒有,我已經困在這裡上萬年了,也不差百年的時間,所以也就沒有和他定什麼期限!」

「那您這麼快就激發詛咒的力量,可就毀棄諾言了!」蒼伊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聲調陡然抬升,說道,「我曾在先祖的筆記中看到過先祖的計劃,他分明就有在尋找合適的小惡魔,只不過想要找到符合條件的小惡魔,又要值得信任,真是太困難了,所以才耽擱了下來!」

塞恩自然不會全信蒼伊的一派胡言,半信半疑地看了眼蒼伊,說道,「很難嗎?只要是群星境的十五歲以下的小惡魔,都可以的!這樣的小惡魔,在卡爾德拉斯大陸上,雖然不多,但還是有一定數量的!」

一聽塞恩的話,蒼伊就面色一陣青白轉換,險些罵了出來。 鶯鶯 有沒有搞錯!!十五歲以下的群星境惡魔!拜亞要是能找到,那才是太陽從西邊出來的咄咄怪事!起碼蒼伊還沒聽說都瑞卡有誰這麼牛叉,當然,自己是穿越客,不算是都瑞卡的本土惡魔。

蒼伊不由的對拜亞產生了深深的同情。這黑色小龍塞恩,還真是關在這裡太久了,搞不清楚形勢呀!

「算了算了,無知者無罪!」蒼伊自我安慰一番,對塞恩勉強一笑,說道,「前輩,我想有件事您需要了解一下,這個大陸名叫都瑞卡,並不是您口中的卡爾德拉斯大陸!至於十五歲以下的群星境惡魔,我還沒聽說過呢!」

「你小子又在騙我!」塞恩怒吼道,「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自己就是一位二星惡魔,不要告訴我你已經超過十五歲了!」

「額!」蒼伊一拍額頭,差點把自己忘了,有自己這個樣本擺在這裡,蒼伊的說辭登時沒有任何說服力。 第307章解除詛咒

現在和這不了解情況的黑色小龍解釋,也只是雞同鴨講,根本沒有用處。想到這裡,蒼伊乾脆也不去辯解,只是對塞恩道,「要是我幫助前輩脫困,前輩能不能解除拜亞先祖血脈中的詛咒,若是前輩肯高抬貴手,我自然會儘力幫助前輩的!」

「當然可以,舉手之勞罷了!」塞恩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雖然對沒有信守諾言的拜亞十分怨恨,但這黑色小龍可知道輕重,要是不答應這個條件,怕是面前的這小子,絕對不會幫助自己的,與自己的脫困相比,解除區區一個詛咒,不過小事而已。

蒼伊強忍心中的狂喜,沒想到塞恩答應得這麼容易,這簡直可以說的天降的喜悅,讓蒼伊的心中好像同時開出了無數鮮花般,簡直想直接飛回夜鶯市,把這個喜訊告訴科多!但蒼伊到底沉穩了許多,並沒有把自己的心情寫在臉上,只是淡淡笑著,看著那黑色的小龍。

以塞恩的智慧,哪能不知道這小子的意思,當即冷哼一聲,他那臉盆大小的黑色小龍狀靈魂,吐出一團油亮的烏光,好像塊黑色的油脂,給人一種奇怪的滑膩感。

「這是第三階梯的力量!但沒有信仰之力的痕迹,並非神力!」山海老人感應了一下,肅聲開口道,「這應該就是本源月能了,月境惡魔特有的能量,高踞第三階梯的位置,威能不下於神力!看來這小龍沒在撒謊,他確實是一位傳奇陰影龍的分魂!」

蒼伊一臉嚴肅地盯著黑色小龍,只見這小龍先是用漆黑一片的龍爪在這一團黑色油狀物中一絞,而後竟然挑出了一道非常纖細的黑色絲線,而後,塞恩的龍爪輕輕一捏這絲線,竟然就把這根絲線整個捏斷了。

「好了!詛咒解除了!」塞恩一張龍嘴,把那團黑色能量再次吞入腹中,有些虛弱地對蒼伊說道,顯然,這看似簡單的動作,其實並不是看起來這麼輕鬆。

這樣就完了!蒼伊驀然升起一種荒謬感,困擾伊凡雷斯家族六百年的大難題,難道就這麼解決了!張了張嘴,蒼伊想說些什麼,但到底保持了沉默,看塞恩的樣子,應該不會騙自己。

蒼伊的心,五味雜陳,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各種想法念頭閃現不定,而且整個人都有種莫名的輕鬆感覺,就像一峰沙漠中疾步行走的駱駝,突然放下了身上的重擔,整個人都覺得輕快了許多。

自從被好心的伊凡雷斯家收養,蒼伊就一直存著為科多解決這生死難題的想法,一開始只是為了報恩,但和科多一同生活了幾年後,蒼伊已經打心眼裡敬重科多的勇敢,正義,和那種勇於擔當的情懷,把科多真正看成了自己親人,而且這位村長與人為善,對蒼伊,更是一種發自內心,毫不做作的疼愛,絲毫不比親身的孩子差。投桃報李,飲水思源,蒼伊可不是知恩不報的白眼狼。

就在塞恩綳斷那根黑色絲線之時。夜鶯市,伊凡雷斯家的精巧別墅內。

科多正獃獃地站在書桌前,看著窗外依然紛紛揚揚的大雪,神色中露出了凝重,雖然已經派馴化過的,專吃冰雪的噬冰蠑螈們,對夜鶯市的街道進行了好幾次積雪清理,但這本來讓人的瑞雪,還是造成了不小的損失,過猶不及,這雪下得,委實太多了點!要不是清理過幾次,怕是積雪已經掩埋了整個夜鶯市!

他微微嘆了口氣,自己的小女兒赫拉,被一位神秘的惡魔擄走,本來就快要追上了,怎麼也沒想到最後竟然失去了感應,功虧一簣,家事的變故,再加上公務的繁忙,讓科多顯得憔悴了許多,那英武的鬢角,更是多了絲絲霜染的顏色。

他站了起來,遠眺著窗外,顯然在等待著什麼。

「算算時間,靈空舞大家,應該快要到了!」科多看著窗外,心中有了難以抑制的期待,雖然赫拉被綁架,而且失去了彼此的感應,但科多並不是毫無辦法,他交友廣泛,而惡魔界同樣奇人異士輩出,能找到赫拉蹤跡的惡魔大有人在。科多這次尋求幫助的,正是他的一位好友,通靈族的一位通靈學專家。而大家,正是惡魔們對專家巔峰級別人物的一種尊稱,要知道,專家級也是分三六九等的,雖然不像大師級分為九星層次這麼多,但專家巔峰和專家初級的差距,還是十分巨大的,並不是每位專家都能稱之為『大家』,一個『大』字,就代表這位惡魔在這個領域中,有大學問,大能力,大智慧,大成就,這個稱謂,整個都瑞卡數十種學問領域內,也不過有幾百人得此殊榮。可見其珍貴。

「只希望靈空舞大家能快點找到赫拉,希望這孩子不要有事!」科多的面色又多了幾分憂慮,他緊緊抓住窗檯,心中思潮澎湃。就在科多思考的功夫,突然面色一變,渾身不自主地猛地一顫,一股異樣的感覺從靈魂的最深處涌動出來,在他的感知下,一絲絲黑色的能量,從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內鑽出,在體內流轉一圈后,被左手食指上帶著的龍血戒統統吸收。這讓科多心中大駭,以他對身體的掌控力,竟然從來沒發現,自己體內還有這麼詭異的黑色力量。

還來不及多想,科多就覺得喉嚨一甜,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就噴在窗台上,定睛一看,讓科多神色一愣,這鮮血的顏色,竟然呈現出詭異的黑紅色,而且滴滴鮮血彼此分散,並沒有凝聚成一片,好像顆顆黑紅的小珠子,散落在大地上。

吐出這口鮮血后,科多並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反而頭腦中前所未有的清醒,整個身體好像卸下了千斤重擔,只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輕鬆感。霎時間,靈魂好像從身體內脫離了出來,打破冥冥中的那層桎梏,一瞬間,他清晰地看到了自身體內的一根根骨骼,一段段血管,一絲絲脈絡,清楚地照見了自身**的圓滿。 第308章蘇醒

與此同時,潮水般澎湃的元力,順著科多的全身毛孔,鑽入體內,流過元星,以極快地速度轉化。這速度之快,甚至令別墅四周,都形成了一陣明顯的元力波動,這是元力被迅速吸收,周圍的元力又迅速補充時,產生的元力潮汐。這一幕,令別墅周圍實力不弱的鄰居們,都為之一顫。當靈魂再次回歸肉身時,

科多的感知能力早已非之前可比,內視己身,靈魂已經凝結成了團狀,牢牢地和元星融為一體。體內流淌的元力,比五星境起碼多了兩倍,而且自己變得強大而圓滿的靈魂之力,完美地融入每一絲魂力中,只覺自己對身體和元力的掌控,和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靈魂的圓滿,這是!這是六星境!」科多駭然地回過神來,從方才那玄之又玄的狀態中清醒過來。內視著體內那已經六角全部閃爍光芒的元星,不由的心神巨震起來,本命元星本就是六角星,一旦六角全部閃光,那就代表一種圓滿的境界,元星外在的六角完美修鍊完畢,成為六星境的存在。在往上提升,就是星心的蛻變,成為一種類似於元嬰的東西!

科多雖然自信可以在有生之年踏入六星境,但估計也是十幾年後的事情了,怎麼也想不到,事先沒有任何徵兆,自己突然就莫名其妙地晉級了。就算是天上掉餡餅,也會事先有餡餅破空的聲音,而自己這次晉級,則是莫名其妙到了頂點!

科多突然面色一變,比之前強大了不少的靈魂,令他輕易感覺到手上龍血戒的異動。此戒,在吸收了那絲絲黑色能量后,突然就開始微不可察地顫抖了起來,而且通體發出淡淡的紅色光芒,宛如鮮血一樣。

「怎麼回事?」科多驚疑地盯著手裡的龍血戒。腦海中隱隱有了猜測。

「總算蘇醒了!我還以為會永遠沉睡下去呢!?」一道哀怨的聲音,從這龍血戒里飄了出來。

「血姬小姐,您總算蘇醒了!」科多當即大喜,對著發出絲絲血光的戒指叫道。

「你是誰?拜亞那混賬小子哪裡去了?」這名叫血姬的女聲,發現了自己的處境,突然失聲尖叫起來。

「額!」科多一陣無語,但先祖的筆記中有過記載,這血姬可是龍血戒的器靈,只不過在先祖活著的時候,就不知為何沉睡了起來,六百年內始終沒有蘇醒過,沒想到今日竟突然蘇醒了,科多驚駭之餘,內心中的疑惑卻是更深了。但嘴上卻不敢怠慢,畢竟是跟隨過先祖的器靈,單論輩分都要比自己大上不少,遂恭聲回答道,「拜亞是我的祖先,早在六百年前就過世了!」

「什麼?!死了!!」血姬不敢相信的聲音,從戒指里飄出,而後,一道血色身影從戒指上空慢慢浮現出來。

這是一位身穿紅色長袍,背披血紅色披風的女童,長得一對血紅色的眸子,粉雕玉琢,不過卻有一對長長的尖利虎牙,看起來十分詭異。這女童顯然是龍血戒的器靈,不過靈質宛如實體,顯然比夏爾和暗歌當時強了不少,仍在巔峰的境界。而這女童,正瞪大了血紅色的眼眸,死死盯著科多,顯然在等待他的答案。

「的確!「科多強壓心中的震驚,對血姬實話實說道,「拜亞先祖在百歲時,不幸去世了!」

美女上司的貼身兵王(笑笑星兒) 「百歲!」血姬的面色陡然難看起來,有些異樣地喃喃道,「原來如此,塞恩應該藉助我的力量,激發了那個詛咒,也難怪我會突然陷入沉睡,幫忙詛咒一個六星惡魔,還真不是個好差事!」

「血姬小姐,您能否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科多心中隱隱有了猜測,強忍內心的激動,問血姬道,「您為何突然蘇醒了過來,還有,那個詛咒到底是怎麼回事?」

「幸運的小子!」血姬瞥了眼科多,一隻如玉蔥般卻長著紅色指甲的細手指著他笑道,「不知道塞恩怎麼想的,竟然自己解除了這個詛咒,我才重新蘇醒過來!而你應該才是,起碼不用再擔心只能活到百歲了!」

……..

在都瑞卡的天空中,正安然飄著一朵白雲,此雲看起來和四周天空中其他的雲氣別無兩樣,但若是有強者踏空而行,看到雲朵上方的景象,定會大吃一驚。因為一顆頭頂長著無數許多黑色羽毛的頭顱,正在一團柔和的白光包裹下,盤旋在一個小胖子的身旁。

這胖子早已陷入了昏迷,身子躺在雲朵上,卻被一層白光包裹起來,沒有掉落下去。

「到底是什麼東西,在這麼強烈的吸引我!」莫拉斯的頭顱圍著王胖子饒了好幾圈,心中那股莫名的吸引力,令他蠢蠢欲動中也感到了一絲警惕。老奸巨猾如他,當然不會妄下斷言,或者著急出手,而是研究了好一會,但依然沒出什麼結果,這胖子身上也沒有空間戒指,本身的實力在莫拉斯看來也低微得可憐。

「不管了,我進入他的靈魂中,把這小子仔仔細細地看個究竟!」研究了這麼久還沒出結果,再加上心中那股吸引力滋生著,讓莫拉斯生出股無名火來,不由的下了決心,要憑藉領主境強大的靈魂力量,直接進入這胖子的靈魂本質,用一種類似於搜魂術的技巧,來看看吸引自己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一會兒,一隻巴掌大小的本命元星,完完全全是實體的狀態,散發著微光,從莫拉斯的頭顱上冉冉升起,在白光的包裹中,本命元星星心處的那隻黑色夜鶯,彷彿真正擁有生命般,眨著黑豆似的眼珠,靈巧地扇動著翅膀,元星六角形的星圈,彷彿一隻神輪,漂浮在這黑色夜鶯的背後。

這本命元星,竟然脫離了莫拉斯的頭顱,在王胖子的頭頂上一閃而過,沒入其中。而隨著元星的離開,莫拉斯的頭顱雙目緊閉,再次呈現一種死寂的樣子,好像一瞬間失去了生機。 第309章難瞳復甦

王胖子的意識空間內,不知何時,竟然出現了一隻身後環繞六芒神環,全身漆黑的夜鶯。此夜鶯正驚疑地感知著王胖子的意識空間。

「好奇怪的靈魂,這種靈魂,我從來沒見過!」莫拉斯還是第一次得見屬於地球的異界靈魂,三魂分開的構造,和惡魔們那混元一團的靈魂截然不同,他不由的心神狂震不已,敏感如他,隱隱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頓時心亂如麻,當即就要從意識空間離開,準備仔細研究后,再做決定。

但為時已晚,只見在意識空間的最深處,突然冒出了一團團濃郁的黑氣,每一絲黑氣,都帶著厚重深沉的災難,劫難和混亂的氣息,是天地間最詭秘莫測的劫難之氣!

在這團黑氣中,一個眼球形狀的東西,正在宛如黑雲的霧氣中,不斷搖曳沉浮著。莫拉斯不由得停住了靈魂回歸的腳步,心中彷彿有一隻雄獅在低吼。

「找打了,就是這東西在吸引著我!」莫拉斯瞬間便感應到吸引自己的源頭,他激動地催發強大的靈魂力,使勁往前方探去,想要看看這包裹在霧氣中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很快,他就清晰地看到了那吸引自己的源頭,他那早已和靈魂合二為一的本命元星的夜鶯星心,登時露出一副驚恐的表情。

那是一隻巨大的眼球,上面刻著密密麻麻,一圈一圈的紋理,彷彿刻畫出了天地間的至理,那是一片劫難籠罩,死氣沉沉的意境,而那無神而死寂的眼眸,正死死盯著莫拉斯。讓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快退!」莫拉斯驚人的靈覺,讓他隱隱察覺出了潛在的莫大危險,那是能令他萬劫不復的危險!

但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卻突兀地出現在王胖子的意識空間內,讓莫拉斯的整個靈魂,都感覺到一種發自本源的恐懼,連靈魂的運轉都是一陣不暢,險些失去意識,這就像是一隻螞蟻遇見巨龍一般,連仰望的資格都沒有!

在莫拉斯驚恐的目光中,那被黑氣包裹的巨大眼珠,慢慢勾勒出一條條玄妙的軌跡,充斥整個意識空間的威壓,快要讓莫拉斯喘不過氣來。

下意識地,莫拉斯動用了自己還沒來得及掌握的力量,一滴滴白色的小液滴,從莫拉斯夜鶯星心的長喙中吐出,每一個小液滴上,都散發著一種高貴而神聖的氣息,每一個小液滴內,都隱隱可見一道道符籙,字紋,記載了天地間最尊崇的高貴。每一個白色液滴,都在空中散發著清輝,彼此組合,把巨大眼瞳旁邊圍繞的黑氣,統統排擠在莫拉斯的元星之外,構建了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氣中,唯一的一塊凈土。

莫拉斯這才鬆了口氣,看著在於白氣對峙中,絲毫不落下風的黑色詭異氣體,和這氣體包裹中那一顆神秘的詭異的眼球,夜鶯星心那黑豆般的眼珠中,流露出一絲貪婪的精芒。這黑氣,居然可以和神力散發的氣息分庭抗禮,其本質定然不凡,就算不是第三階梯的力量,也應該屬於第二階梯力量的巔峰!

莫拉斯的魂力急速地震蕩著,一層層乳白色的漣漪,透著神聖而高貴的氣息,彌散在他的身前,好像要把圍繞眼球的黑氣統統驅散。

「這胖小子居然有這等寶物!」莫拉斯心下狂喜,「不過自古以來,寶物都是有德者居之,今日既然被我發現,這就是上天賜給我的,待我驅散這黑色能量,一定可以收走這寶物,實力大進!」

就在莫拉斯把如意算盤打得叮噹響,想要把難瞳據為己有時,一片詭異的烏光,突然從這眼球的最深處浮現出來,這烏光只有一絲,看起來毫不起眼,與莫拉斯的夜鶯星心相比,就像是一根頭髮絲和一隻大象的區別,但莫拉斯體表的那些白光漣漪卻突然停住了,他頗為戒懼地看著那絲烏光,方才令他感覺毛骨悚然的氣息,從這烏光上慢慢浮現出來,雖然看不出什麼異常,但強者預知危險的本能,還是讓他不得不小心謹慎起來。

只見這道烏光從難瞳的最深處鑽出,在難瞳的前面,當著莫拉斯的面,慢慢首尾相連,化成一道黑色的圓圈,圓圈的最中間,有一個黑色的小點,竟是一個眼睛的簡筆畫,沒錯,一個圓圈內一個小黑點,正是一眼珠的簡筆畫,傳說無數年前的先民們,刻畫眼珠時,就是用一個圓圈加一個黑點!

這種烏光塑造的圖像,自然沒有難瞳這麼栩栩如生又富有威勢,但在莫拉斯看來,卻比那巨大的黑色眼瞳可怕許多,因為這看似簡筆畫的眼珠上面,正散發著一股彷彿來自歷史最深處的深邃感覺,它漂浮在那裡,好像來自先民的隨手勾勒,跨越了時間和空間,直接印在了莫拉斯心靈的最深處,令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個圓圈一個黑點,但這簡筆畫的眼球,好像是真正的眼球一樣具有神采,它瞪著莫拉斯時,還是讓他有一種芒刺在背的感覺。

「沒想到這麼快就蘇醒了!」 這日子沒法過了 隨著這黑色簡筆畫式眼球的出現,一道深沉的聲音,幽幽一嘆,出現在王胖子的意識空間。

「是誰?」莫拉斯驚恐到了極點,他進入王胖子的意識空間后,簡直是怪事頻發,更讓他驚懼的事,他竟然絲毫沒有感覺到,這意識空間裡面竟然還有別的意識體,一瞬間,他澎湃而強大的靈魂力量,在王胖子意識空間不斷掃蕩,想要找出這聲音的來源,要不是一股奇異的烏光定住了這胖子的意識空間,這胖子的意識空間一定被莫拉斯的魂力撐爆,永遠變成白痴。

「哼!一個類似元嬰的小東西,也想發現貧道的分身意識!要是這麼容易被發現,貧道還怎麼瞞過此界強者,降臨分身!」那道冷哼的聲音,如寒風般刺骨,再次響徹意識空間,令莫拉斯的面色一變再變。

「前輩是?」莫拉斯強作鎮定地試探道。

「差點便被你這小娃娃壞了大計!」這道聲音卻沒有理會莫拉斯的詢問,只是怒氣沖沖道,而後,這聲音沉默了一下,好像發現了什麼,驚喜地叫道,「不錯的能量,足夠我開展行動了,小娃娃,你做的很好!幫了貧道的大忙!」

「作為賞賜,貧道便讓你體驗一下,我難瞳道九劫之一,刀兵劫的滋味吧!」這聲音沉默了一下,好像在思考著什麼,最後卻說出了一番令莫拉斯頭皮發麻的話來。

莫拉斯哪還有猶豫,現在發生的事情,已經大大出乎他的掌握能力,謹慎而精明如他,已經先行按下心中的貪念,決定等日後修為盡復后,再另作打算,唯今之計,還是走為上策為妙。想到這裡,莫拉斯的夜鶯星心的翅膀一顫,就要飛出王胖子的意識空間。

但為時已晚,只見一道烏光,隱隱包裹著無數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和各種各樣武器的幻影,從那簡筆畫般的眼珠中飛出,徑直擊向莫拉斯的夜鶯星心。

想都不用想,莫拉斯翅膀一顫,就要振翅閃避,但這道包裹武器虛影的詭異烏光,就像長了眼睛一樣,死死追著莫拉斯不放。

「這是你命中的劫數,不得不受,不得不抗!」一道頗具蠱惑力的聲音,突兀地出現在莫拉斯的腦海,讓他的心神為之一顫,再看向襲來自己的烏光時,略一猶豫,好像這烏光真代表了自己命中的劫數,必須度過一樣。就在莫拉斯一猶豫的功夫,這烏光已經徑直擊中了他的夜鶯星心。頓時,無數刀槍加身的感覺,陡然在他的靈魂深處浮現,就像無數鋒利的寶刀在一片片切割血肉,一隻只長槍不斷地扎進身體,又不斷拔出,這種痛苦,就像千刀萬剮的凌遲一般,不是語言可以形容出來的!以莫拉斯那千錘百鍊的堅韌靈魂,亦是有了一種幾乎崩潰的痛楚,這痛楚來自靈魂,深入靈魂,根本無法驅散,只能隨著痛苦沉淪。

一個小時后,天空中這朵白雲上,莫拉斯那死寂的頭顱轟然炸開,化為紛紛揚揚的灰塵,隨風飄散,而一道道白光卻逐漸凝聚了起來,那巨大的好像小房子一樣的神力源,慢慢縮小,最後化成了一個白色小液滴的樣子,鑽入了躺在雲上的王胖子的口中,這本來昏迷的胖子,突然張開了眼睛,細看時,這胖子的眼眸,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漆黑一片。

「這小娃娃的靈魂,還真不能抹殺!」王胖子幽幽轉醒后,無所憑依,卻神奇地踩在雲上,一對漆黑的眼眸中精光一閃,皺著眉頭嘆道。他的聲音雖然還是王胖子的娃娃音,但這聲音,還是給人一種飽經世事的滄桑感覺,這種感覺來自骨子裡,源於靈魂深處,不是外在幼童的嗓音可以遮掩的。

「最糟糕的是,這小娃娃的靈魂,本是九世的善人,福緣深厚,氣運隆盛,強行抹殺之下,我本體自然不懼,但這分身的修為怕是會大受影響!」王胖子,不!現在應該稱為瞳霸道人的分身,看著這充滿肥油的身軀,無奈地嘆道。 第310章蜘蛛

若是別的極道強者,遇到這種事情,哪還會猶豫,肯定馬上把這胖子的靈魂整個抹殺,但瞳霸道人不同,他修鍊的難瞳之術,本就和這天地間的劫數,氣運,命數,息息相關,所以對冥冥之中的氣運十分敏感,強行令一個本該安享富貴的生命魂飛魄散,所受到的氣運反噬,更是非同小可。特別是在這種關鍵的時刻,他可不能容忍自己的分身實力有一絲一毫的損失。

「罷了,一個小娃娃而已,無關緊要,就暫時讓饒他一次,等得到了山海經,再行處置也不晚!」眼眸已經變得漆黑一片的王胖子,露出一絲詭異的笑意,緩緩說道。

而後,他慢慢閉上了眼睛,良久,才緩緩睜眼,面上帶著喜色,笑道,「原來如此,這個大陸最強的修行者,其修為也不過相當於化神期!這樣就好辦多了!」

「不過,先不能急!」『王胖子』突然冷靜下來,摸著雙層的肥下巴,喃喃道,「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這次奪取山海經,是本體證道的大契機,不容有失,還需要謀劃一二才行!」………..

嬌妻難馴:霍少溺愛不停 蒼伊站在黑色小龍塞恩的面前,仔細聽他講解,如何進入這空間的最裡層,抹殺弗洛絲殘存的意志!

「其實說到底很簡單!」塞恩最終總結道,「你只需要在弗洛絲的意志所依託的那塊破石頭上,把這一套陣紋刻劃上去,一切就萬事大吉了!」

「您說的倒是簡單!」蒼伊不滿地嘟囔道,他現在總算明白這小龍為什麼要群星境的惡魔了,因為小惡魔,怕是根本沒有這個邏輯思維能力記憶這麼複雜的陣勢,更不要說憑藉自身的力量印刻出來!當然,這些都自然都難不倒蒼伊。

「小子,你解救了我的分魂后,我可有重謝的!」生怕蒼伊反悔,塞恩又加大了籌碼,許下重酬道。

「您放心吧!」有了拜亞的遭遇在前,蒼伊對這黑色小龍的報酬,實在不抱有什麼希望,這小龍不附加詛咒害自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在塞恩的不斷催促下,蒼伊很快就順著空蕩蕩的內城街道,走了不一會兒久來到城市的最中間,這裡,是一塊巨大的廣場。

和街道上用光滑的類似大理石的石塊鋪就不同,這個廣場上的每一塊地磚,都光滑如鏡,不!簡直就是真的鏡子,蒼伊踩在上面,往下一看,都能看到自己的清晰的身影五官。就是一塊塊鏡子組合成的鏡子廣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