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長角甲蟲被眼前這個男孩殺死了!這麼柔弱的男孩,卻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十幾個女生,在絕境之中獲得新生,不禁抱在一起,喜極而泣,如果能活下去,沒人願意選擇死亡。

0

「死了,長角甲蟲被女生宿舍守護神一刀破肚,腸子流了一地,北開大學戰神誕生了。」躲在窗帘後面,悄悄觀看戰況的同學,激動的渾身顫抖起來,從這一刻起,蟲子在他們眼中變得不再那麼可怕,最起碼,他們不是不可戰勝的。

「死了嗎?盤踞在宿舍樓的那隻恐怖蟲子,被一個男生殺死了?住宿區唯一盤踞著的長角甲蟲被解決掉了?」一些躲在棉被中瑟瑟發抖的同學,從被子中探出一個頭來。

宿舍樓的許多窗戶被同學打開,同學們想看看,這個帶給他們黑暗中一絲曙光的人,想看看他們眼中的英雄是什麼樣子的。

江城不想被這麼多人矚目,他本想就這樣離開的,可是眼前的一個女生引起了江城的注意力。

… 唐糖昨天晚上和同寢室室友相約去逛商場,瘋狂購物,本來十分愉悅,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在看了一場瑰麗的流星雨後,懷著滿足的心情回到校園中時,一切都變了,校園之中出現了恐怖的蟲子,和唐糖一起逛街的室友慘死在了路上,唐糖親眼目睹了室友慘死的全過程,頭顱被那些恐怖的蟲子生生吞噬,無頭屍體噴出鮮血一米多遠,唐糖一路膽戰心驚,僥倖免於大難。


她一路上見慣了人間慘劇,他這輩子見過的死人,都沒有這一個晚上見過的零頭多,唐糖看的已經麻木,直到逃到宿舍樓下,才鬆了一口氣,可是當唐糖看到宿舍樓下那上了鎖的冰冷鐵門的時候,心情瞬間跌落谷底。

後有蟲子,前有鐵門。

懷著滿心的絕望與恨意,唐糖頹然坐倒在宿舍樓前,和幾十個女生一起,等待著死神的宣判,膽戰心驚地度過了一個夜晚,比死更讓人煎熬,直到江城的出現,那個看似柔弱的身影,那樣淡然的和那隻恐怖的蟲子對峙,沒有一絲的恐懼,在那一瞬間,江城那看似柔弱的身影在唐糖的心中放大了一千倍,一萬倍,她這輩子沒有崇拜過誰,這個男孩是唯一。

在江城切瓜剁菜般將那隻長角甲蟲剖腹的時候,江城的身影又一次在唐糖的心中放大,當江城奔著唐糖她們走過來的時候,唐糖發現,她居然語塞了,唐糖在平時是個非常樂觀與活潑的女孩,見過許多大場面,身為京城書香門第的她,居然在這一刻說不出話來。

「謝謝!謝謝你救了我們。」

「你是拯救世界的英雄,謝你多少次都無法表達我此時此刻的心情。」

「謝謝你讓我知道了生命的珍貴!從此我不會再頹廢,只因為有你。」

江城對著這些報以感謝的女孩一一點頭,只是目光卻一直盯著唐糖的臉看,一些女生在情緒穩定下來之後,也發現了一絲端倪。

「英雄莫非看上了這個甜美可愛的女孩?要用強之?」末世降臨,世界秩序崩壞,強者為尊,這個可以在一回合殺死蟲子的存在,難道要對唐糖用強?英雄的形象瞬間在女孩們的心中崩壞,有些女同學甚至有些嫉妒,為什麼被看上的不是自己?

唐糖似乎也發現了這一問題,當律法對人們的約束力消失的時候,也不知道有多人會做出平時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唐糖被盯的有些發毛,雖然她心中真實的想法是期待,期待著能更多的接觸這個強大的男人。

眼前的女孩不得不讓江城重視,因為她與江城曾有過一些交集,江城曾在她手下打過工,做過她所執掌的冰封小隊的候補隊員,江城深刻的知道,出身於北開大學的唐糖,憑藉著家族中所收藏的古書,和自己本命武魂的強大,在末世之中異軍突起,在華夏十大強者之中排名第九,當真是了不得的人物。

上一世的江城,只能站在角落之中仰望這位冰封女神,現在卻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接觸到她,心中自然有些微微激動。

上個末世,他們以候補隊員與隊長相稱,這一世又會以怎樣的身份相處?隨著江城的重生,蝴蝶效應也接踵而來。

前世, 我獨仙行 ,受到全世界追殺,也只有眼前這個冰封女神肯為自己說一句公道話,對於上一世的恩情,江城自然沒有忘記,儘管江城並沒有吞噬過無辜強者的武魂,可是世界卻並不想包容他,而是要對這種異端趕盡殺絕,認為江城會影響世界的和平。

帶著悔恨與憤怒。

直到蟲族母皇威脅海城的最後一戰,江城運用自己的黑暗吞噬武魂,和蟲族母皇浩瀚如海的精神力對抗,獨自守護著自己的故鄉,證明自己的清白,最後終因不敵,反被蟲族母皇浩瀚的精神力量所吞噬。

帶著滿腔的悔恨與憤怒,江城重生到了十年前,又一次遇到了自己的隊長。

「你是唐糖?我聽說過你,11屆高考京城排名第一,久仰久仰。」雖然遇見故人,江城卻並沒有將自己重生的事情告訴唐糖,上一世,便是因為自己擁有黑暗吞噬武魂的事情泄露,才導致自己受到無窮無盡的追殺,這一世,江城不想重蹈覆轍,在強大之前,他不想被別人視作異端。

故人相見,勾起了江城許多的回憶,那些追殺過自己的強大敵人,江城不知道,這一世的他和他們會以什麼方式碰面,也許有的朋友會變成敵人,有的敵人卻成為摯友,滄海桑田,誰又能說的清?

本來還有些擔心的唐糖,通過江城的談吐,知道江城並不是自己臆想成的色︶狼,緊張的心情也漸漸放輕鬆。

「在末世,就算我學習成績全國第一也只是一個笑話,電能在我們的生活中消失,科學技術將一落千丈,這個末世是屬於強者的天下,與其學習成績優秀,我更想更為一名武力絕世的強者。」


這一世的唐糖,也許是因為自己帶來的蝴蝶效應,在被關在宿舍鐵門外,飽嘗絕望與恐懼,感受過人心險惡之後,貌似變得沒有以前那麼開朗與活潑了,這不是江城想要見到的。

「終究會有那麼一天的,不過現在最要緊的事情便是如何活下去,活下去的基礎便是先填飽肚子。」

咕嚕咕嚕!

一直在旁邊傻看著的張鐵男,肚子又不適時宜的叫了起來,勾搭的江城也感覺到一陣陣飢餓感覺襲來。

「好好活下去,總有一天,你會見到曙光。」過不了幾天,軍方便會組織大撤離,江城相信,憑藉唐糖的聰明才智,通過自身的努力,一定會安全回到自己的故鄉。

那可是傳說中的冰封女神,雖然覺醒的時間有些略晚,但絕對不會悲劇的死在回家的路上。

江城說完這句話,便想著離開,末世之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條路,對於唐糖的強者之路,江城不想過多干涉。

末世求生,一步一個腳窩,一切都要靠自己,江城相信,就算沒有自己的指點,憑藉唐糖的資質與其家中古書的幫扶,她也會成為一方強者。

「你們這是要去哪裡?可以帶上我嗎?」唐糖覺得,只有呆在江城身邊,才有那麼一絲的安全感,況且江城對自己的印象還算不錯,也許他會答應自己的請求。

「我們準備先去北苑超市弄點吃的,肚子有些餓了,你確定要跟著我們?」唐糖執意跟隨,江城當然不會拒絕,畢竟眼前的女孩可是未來的華夏國十大前者之一,傳說中的冰封女神,只要幫助她迅速覺醒,便又會成為江城回歸故鄉的一大助力。

況且去往京城,便一定會路過海城,他們也算是同路。

「恩公,也帶上我吧!我願意為你做一切事情。」

「英雄,你忍心見到我這樣嬌艷欲滴,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被那些可怕的蟲子摧殘嗎?」

幾個女生見識到了江城的強大,有個染著白色頭髮的女生,甚至大膽的用自己胸前那兩團峰巒磨蹭江城的手臂,她們也想跟隨江城的腳步,只有這樣才能獲得那一絲微弱的安全感。

身處末世,多帶一個普通人,便會多一份累贅,碰到強大的敵人,就是強大如江城也是自身難保,哪能照顧的了他們?

咔嚓!

江城一刀便切斷了冰冷的鎖頭,宿舍門被清風一吹,吱呀呀開了。

「你們在此靜靜等候便可以,也許在今天,軍方便會介入,到時候,你們就安全了。」江城拉著張鐵男和唐糖,灰溜溜地逃跑了,身為處男的江城,真有些受不了那個白髮魔女風︶騷入骨的挑逗。

… 北苑超市坐落在北開大學的最北面,是目前距離江城他們位置最近的超市,三人邊走邊聊。

「長角甲蟲的缺點很多,最大的缺點是它的肚皮,那裡的肉最脆弱,不比人的肚皮強悍多少,上面長滿了贅肉,長期得不到鍛煉的肚子,裡面堆滿了脂肪,長角甲每條蟲足都有大概一米五高,在受到長角甲蟲襲擊的時候,只要我們猛力蹲下身體,就能看到它白花花的肚皮,這時,我們用手中的利器劃破它的肚子,它就死翹翹了。」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的?難道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還是說你是長角甲蟲肚子里的蛔蟲?」唐糖自幼生長在書香門第,頭腦十分聰慧,稍一分析,便發現了其中的端倪。


「這個,這個只要用心觀察,就可以發現甲蟲的弱點,並沒有什麼大不了。」江城擦了擦腦門上的汗水,覺得面對聰慧無比的冰封女神,確實有些壓力。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搞清楚長角甲蟲的弱點,恩公是天才啊!而且我剛才看你戰鬥的時候,那行雲流水的動作,絕對練過,面對那樣恐怖的蟲子,都沒有一絲的緊張,眼中還充滿了熊熊燃燒的戰火,不像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難道你是傳說中的民間國術高手?」

「等等!」

江城略微一擺手,攔住了準備繼續前行的兩人,終於達成了轉移話題的目的,唐糖的問題太叼鑽了,江城可不想告訴她自己是重生過來的。

「老大,發生什麼事了?我好餓。」張鐵男肚子咕咕叫個不停,超市近在眼前,老大卻阻止了他前行的道路,他抓耳撓腮,變得有些煩躁不安,那樣的動作活像一隻猴子,只是這樣一個大塊頭,卻擺出一副猴子的造型,讓江城有些哭笑不得。

「鐵男,不是老大不讓你吃東西,你難道沒有發現什麼嗎?」在末世之中,觀察能力也尤為重要,不知道有多少強者,就死在了粗心大意上面,本來英明神武,武功蓋世,卻在陰溝裡面翻了船,在不經意間,被普通人偷襲殺死,這樣的事情在末世之中屢見不鮮。

張鐵男抓耳撓腮,鐵塔一樣的身軀在原地左跳右跳,那著急的神情,更像一隻猴子了。

「超市門前雖然有淡淡的血腥味,可是卻不見屍體,莫非屍體已經被別人搬走了?難道這間超市已經被別用用心的人佔領了?食物在末世之中一定很重要吧?」唐糖玉手摩挲著下巴,不住的點頭。

聰明,不愧是能成長為冰封女神的存在,觀察能力當真強悍。

江城讚賞地看了一眼唐糖,隨即說道:「恩,超市裡面的人挺聰明,知道食物在末世之中有多麼重要,而且他們懂得規避風險,把能招來蟲子的屍體搬運到了其他地方,還徹底沖洗過超市門前的血跡,只是卻掩蓋不住淡淡的血腥味道。」

江城身軀稍微向前移動,擋在了兩人的前面。

「你們兩個站在這裡不要動,我進去看看。」

「老大,你小心一點。」

「江城,小心啊!」

張鐵男與唐糖異口同聲的說出了這句話,不由得讓江城心中一暖,末世十年,江城幾乎失去了所有他想守護的親人與朋友,在絕望的末世之中,漸漸變得冰冷與麻木,今日,就是朋友間一句輕輕的問候,卻喚醒了江城心中久違的情愫,如被壓抑萬年的火山,洶湧爆發。

江城急忙轉過頭去,他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他挺了挺腰板,掃去身上的頹廢,大踏步奔著北苑超市行去。

「站住,這個超市已經被我老大佔領了,你們去別的地方找吃的吧!」一個腦袋染成綠色,混混模樣的青年伸手攔住了江城,他手中拿著一袋子掌上脆,口齒不清地說到。

這個腦袋染成綠色的小混混,江城見過,是學校外面的小流︶氓,平時就喜歡欺負本校的學生,和校園裡懦弱的男生要些零花錢,那時候的江城十分看不慣他的行為,只是他本身並沒有能力管這樣的閑事,況且就是他有能力管,也註定不會有什麼作為,畢竟那時的社會是法治的社會,江城以暴制暴,也註定會付出不小的代價。

可是身處末世,律法對人們的約束力變得微乎其微,一切行事,都可以依照江城的本心而來。

「給你們十秒鐘的時間,凈身滾蛋,這超市是北開大學的超市,根本不屬於你們。」

超市老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超市之中走了出來,他身後還站著幾個弔兒郎當的小混混。

老闆面露難色,沖著江城打了個眼色。

「小兄弟,這間超市我不做了,已經送給了他們,你還是快點離開吧!」超市老闆也是好心,他嘴巴沖著小混混們手中明晃晃的片刀歪了歪,意思是告訴江城,這些小混混都是亡命之徒,他惹不起,還是趕緊走吧!

「等等,你現在走不了了,你身後的小妞長的不錯,是你女朋友吧?你們現在是不是很餓?浩哥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我出兩塊麵包,把你身後的女孩讓給我,好半天沒有做了,哥幾個,等我爽完了,也讓你們嘗嘗甜頭。」

叫做浩哥的青年男子肆無忌憚的大笑。

本來在外面混的十分不如意的,三天兩頭進警察局的他,沒有想到會迎來自己的春天,迎來了末世。

末世之中,警察都銷聲匿跡,世界忽然間成為了犯罪的天堂,就連昨天晚上,他們幾個輪了一個女學生,都沒有人敢管,這樣的生活,簡直比神仙還舒服。

「黃毛,你過去把那個女學生帶過來,我讓你第二個上。」江城聽著他們之間的談話,眉頭頓時緊緊皺在了一起。

他回頭望了一眼神色有些慌張的唐糖,示意她不必驚慌。


「不作死就不會死。」江城古刀出鞘,劃過一道璀璨的白光,瞬間劃過了黃毛的脖頸,在黃毛的喉嚨上面留下一道淡淡的紅色痕迹,接著一顆大好頭顱跌落到地上,臨死前十滿眼驚駭的目光,隨即瞳孔漸漸渙散。

「留你們這樣的人渣在末世,只會給苦難的人類造成更多的人間慘劇,你們都得死。」江城如一個審判者,冷冷注視著眼前的幾個小流︶氓。

幾個小混混也沒有想到,江城會突然之間暴起殺人,沒有一絲的預告,緩慢從驚慌之中回過神來,叫做浩哥的青年急忙從腰間拽出一把五四手槍,黑漆漆的槍口指著江城的胸膛。

… 浩哥本來還十分慌張的神情,卻因為沉甸甸的五四手槍入手,而又變得囂張起來。

「武功在高,也怕菜刀,身手在好,一槍撂倒,小子,我看你是練過啊!你不是練過嗎?來啊,來打我,有本事來打我啊!」

浩哥一槍在手,感覺自己又奪回了場面的控制權,不由變得更加囂張起來,旁邊的幾個狗腿子也哈哈大笑,吹捧的話語,直接將這個叫做浩哥小小混混捧上了天。

「小子,你不是很拽嗎?來打我啊!」浩哥掌控住了場面,開始用話語狠狠羞辱江城,他想慢慢玩死眼前這個敢對自己囂張的武林高手。

「我說過,不作死就不會死。」江城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之中,繼續前行,直接無視了浩哥手中的五四手槍。

「你想死,老子就成全你。」

砰砰!

浩哥連開兩槍,卻都沒有打中目標,眼前那催命的死神,彷彿幽靈一樣,每一次都在他開槍的一瞬間堪堪躲過致命一擊。

「你居然比子彈的速度還快,這不可能。」

「並不是我比子彈的速度快,而是你開槍的手勢太次了。」江城氣定神閑,轉眼間便來到拿著手槍的浩哥身邊,手起刀落,由於用力過大,直接將浩哥劈成了兩半,江城古刀迴轉,如入無人之境,長刀亂舞,殺伐果斷,僅僅一個眨眼的功夫,幾個剛剛還嬉皮笑臉的小混混便成了無頭之鬼,一陣陣血腥味撲面而來,江城傲然站立在屍堆中間,滿身的煞氣。

「這群該死的人渣,死不足惜。」超市老闆也沒有想到,這看似柔弱的男孩,居然這麼強悍,分分鐘鍾就殺死了所有的小混混,這也太狠了,他撲上去用力踢著這些剝奪他家產的小流︶氓,頓時覺得一陣解氣。

「不錯,老闆你適應末世的能力肯定比第一晚強了許多,居然敢這樣踢一具血淋淋的屍體。」

超市老闆這才回過神來,市儈的臉被憂傷取代,他雙手捂著面頰,蹲在地上痛苦的哭了起來。

「死了,都死了,我妻子被蟲子吃掉了,女兒被這群畜生糟蹋了,這一切都是因為蟲子,該死,我要殺死那些該死的蟲子,為我的妻兒報仇。」

末世之中處處充滿了危機,唯有不斷的變強,才能在這充滿危機的絕境之中獲得一線生機。

江城在末世之中生存十年,自然十分明白這個道理。

「江城,你現在有什麼打算?如今末世降臨,社會秩序崩壞,國家機構很有可能會癱瘓,現在才只是出現那恐怖的蟲子,以後不知道還會出現什麼奇形怪狀的生物,依靠個人的力量將很難在這末世之中生存。」

唐糖此刻看向江城的眼神有些敬畏,在唐糖心中,江城看來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人物,殺伐果斷,這樣的人在文明世界之中,簡直比殺人狂還可怕,唐糖顯然還有些不太適應那樣的血腥殺戮,不過也並未表現出不滿。

唐糖的一番話,讓江城陷入到沉思之中,上一世的江城,便是獨自一個人在末世之中求生,以至於生命的最後一段時間,被華夏強者追殺,獨只一人與所有強者戰鬥,最後為證明自己的清白,又獨自一人守護自己的故鄉海城,結果落了個被蟲族母皇吞噬的下場,當真是凄慘無比。

這一世,我是不是可以打造自己的勢力,從此不再孤獨一人行走於世界?江城在心中思量著其中的利弊,終於決定構造屬於自己勢力的決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