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也跟你一樣,但自從我爹娘相繼病倒了之後,我就不那麼想了。」

「曾經我也跟你一樣,但自從我爹娘相繼病倒了之後,我就不那麼想了。」

「曾經我也跟你一樣,但自從我爹娘相繼病倒了之後,我就不那麼想了。」 150 150 admin

當時看多了人情冷暖,便體會了所謂的世態炎涼。果然,在這世上,能夠依靠的都只有自己的家人。

夏文楠握著宮玉的手,安撫道:「芋頭,你不必自責,我不怪你。」

宮玉嘆了一口氣,「文楠,你躺着休息,什麼都不要想,我出去看看他們鬧成什麼樣了。」

起身將手抽出來,她便朝外走去。

要開門時,宮玉又回過頭來安撫夏文楠,「文楠,相信我,不管怎樣,我都會一直陪着你的。」

「好。」夏文楠脈脈含情地看着她。

似乎不管外面的村民怎樣對他,只要宮玉在他身邊,他就什麼都不怕了。

宮玉是真的自責,她昨天怎麼又口無遮攔呢?

可是,那李門栓也真是太纏人了,夏文楠這才回來,他就腦抽的跟夏文楠說要夏文楠去他家給二妮提親的事,也不看看夏文楠是個什麼狀況。

要不是煩他,她也不至於找個借口來嚇退他。

說來都是那李門栓惹的。

不過,這些村民一聽是肺癆就要把人趕走,也太沒有人情味了。開個玩笑他們都接受不了,還要把人往死里逼,還有沒有比這樣更狠毒的?

宮玉心裏憤怒著,出去時,正好見趙小舟把里正扶著走進院子。

大概趙小宇已經回城裏去了,要不然有熱鬧可看,他豈會錯過?

眾人自動地給里正讓開一條路,里正到了人群的前面,趙小舟便讓他停下。

里正的眼睛已經看不見了,但他聽說了眾人今天瞞着他做的事,亦是氣憤得發抖。

「你們,你們這是幹嘛呀?」里正恨鐵不成鋼地將拐杖杵在地上,「昨晚不是跟你們說了嗎?不要聽風就是雨,啥都不清楚,你們就來趕人,還有沒有一點良心了?」

當了幾十年的里正,他管着村裏的大小事務,還是有些威嚴的。

聽他斥責,霎時,人群都靜了下來,一個個眼睜睜地看着他。

里正喘了一口氣,又道:「大家同在一個村裏住着,平時有什麼事都得相互幫襯著,可你們做的這是什麼缺德事?把夏文楠趕到山裏去,現在山裡冷成什麼樣?那不是讓夏文楠去送死嗎?」

里正義憤填膺地說到這裏,拿拐杖指著眾人,「看你們一個個的,要是做出了那等缺德事,這輩子你們都不會良心不安嗎?」

大家被他數落得啞口無言。

捫心自問,若是夏文楠被他們趕到山裏去冷死,那他們這輩子確實會良心不安。

趙二狗是個沒良心的,看大家有可能要放棄,他眼睛一轉,用手肘拐了趙三爺一下。

這個時候,敢跟里正頂撞的就只有趙三爺了。

趙三爺瞥了趙二狗一眼,猶豫了一下,還是覺得自己的責任重大。

「大哥,你也別怪大傢伙,實在是大傢伙都怕那肺癆啊!以前,那肺癆死了多少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里正聽他說話,火氣就往上飆升了一個層次,「肺癆是恐怖,那你們怎麼就敢肯定夏文楠得的是肺癆了?用猜的嗎?」

趙二狗靈機一動,趕緊把羅大夫扯出來,「大爺,羅大夫剛剛給夏文楠看了,確定夏文楠得了就是肺癆,可不是咱們冤枉他哦!」

「羅大夫?」里正皺着眉頭,「羅大夫,你當真敢肯定?」

自從見識過宮玉的醫術后,他就醒悟羅大夫的醫術不怎麼樣了。

羅大夫怕擔責,支吾道:「那個,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覺得像。」

趙二狗眼睛一瞪,真想給他一巴掌摔到後腦勺上去。

「羅大夫,你怎麼能說不清楚呢?你剛剛不是去給夏文楠看了嗎?而且你還說了,夏文楠得的就是肺癆。」

「我,我是覺得……」羅大夫左右都怕得罪人。

羅胡氏厭惡地瞪着趙二狗,「趙二狗,我家老羅都說不清楚了,你怎麼還問個沒完沒了的?」

趙二狗搶白道:「可他說的就是肺癆啊!」

羅胡氏嗤之以鼻道:「肺癆是那麼容易就敢肯定的嗎?切!我家老羅醫術不精,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

這場面太亂了,她鼻中一哼,當即拽著羅大夫往外走。

羅大夫順水推舟地跟着羅胡氏走,第一次發覺羅胡氏的潑辣兇悍會這麼派得上用場。

「哎,羅大夫……」有人沒忍住地喊道:「你怎麼能走呢?」

羅胡氏回過頭來瞪那人一眼,冷不防看到宮玉,她立馬就有了主意。

「那個宮玉姑娘的醫術不是挺好的嗎?村南邊趙勇媳婦難產不是她接生的嗎?還有里正大爺的頭疼也是她給治好的,夏文楠得的到底是不是肺癆,你們問她不就得了?」

眾人把注意力轉到宮玉的身上去,羅胡氏趁機拽著羅大夫出門。

以往,宮玉搶了羅大夫的「生意」,她還在背地裏罵,這會忽然覺得宮玉會醫術也好,這樣就不用她家老羅來背鍋了。

里正在趙小舟的引導下找到宮玉的位置,迷茫地望着前方道:「宮玉姑娘,夏文楠的病情你應該也看了吧?到底是不是肺癆?你給大家說一說。」

宮玉感激里正,肯定道:「趙爺爺,我敢肯定,文楠得的不是肺癆,只是普通的肺炎而已,要不了幾天就會好了。」

趙二狗唯恐天下不亂地駁斥道:「那昨天不是你說的肺癆嗎?你現在怎麼改口了?」

宮玉:「……」

我靠!揪着她昨天嚇唬李門栓的話不放,什麼意思啊?故意把趕夏文楠去山裏的責任都推給她嗎?

。 「齊先生……」貞麗媽媽博斯科羅吃驚的看著齊墨川,「齊太太可能是無心的吧,我只是出來問問,了解下貞麗吃壞肚子的原因,好去買葯,把齊太太交給警察這樣不好吧?」

「沒什麼不好的,做了就伏法,沒做就洗清冤屈。」齊墨川淡淡的,繼續吃面。

蘇小荷看著身邊的手機,一時間猶豫了。

「媽咪,爹地讓你報警呢,不如,我來報吧。」一旁,厲天昊眼看著蘇小荷無動於衷,急了,爹地讓報警,那就一定沒錯的,聽爹地的就對了。

蘇小荷拿過手機,看看那邊已經有些呆住了的博斯科羅,再看看對面的男人,「齊墨川,真要報警?」

「對,你聽不懂法語嗎?那我用中文再說一遍,報警。」

蘇小荷對警察局是深有抵觸的。

此時回想起來,她從小到大,好象每一次與警察打交道都跟齊墨川有關。

媽媽去世的時候,他救了她,也有警察出現。

第一次被送進警察局還是齊墨川親自讓洛風把她送進去的,原因是她騷擾了齊墨晨的那場婚禮,那次是她最樂意的一次進警察局的經歷,如果沒進警察局,她後來就是陳誠的妻子了。

後來,齊墨川又把她送進去了一次。

還有後來的後來,哪怕只是去警察局錄個口供,都跟齊墨川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都是他的爛桃花惹得她。

腦子裡走馬燈一樣的回想起這些,手裡的手機就有些燙手。

不過此時已經很清醒了,齊墨川是不會讓警察帶走她的。

好歹她還是他妻子的名份呢。

那就說明,有問題的是貞麗。

可是這男人明明是剛剛才知道貞麗住進來的,但現在明顯的是認定了貞麗的肚子不舒服有問題了。

「昊昊,報警。」齊墨川沉聲命令。

「好咧。」昊昊抬起自己的手腕,手腕上的手錶手機既可以看時間,又可以打電話。

對於這裡警察局的電話,小東西上網一搜就搜到了,然後,真的就要撥出去了。

「媽,我沒事了,快別報警。」博斯科羅的身後,貞麗一臉蒼白,虛弱的走到門前。

「對對對,別報警了,貞麗不過是拉肚子罷了,我出去買點葯吃了,就好了。」博斯科羅眼看著貞麗一直給她遞眼色,便急忙衝到厲天昊的身邊勸道。

「那可不行,爹地說報警,那就得報警,不然貞麗阿姨豈不是吃虧了?」孩子說著,小手指已經摁下去了,一下一下的摁著數字,就象是彈鋼琴一樣,好玩著呢。

「不要……不要報警。」眼看著厲天昊就要撥通了,貞麗突然間瘋了般的沖了出來,就要阻止厲天昊報警。

小傢伙小身板一偏,就避過了貞麗揮過來的手,「阿姨,你不是肚子不舒服嗎?這應該是你的面里被人下藥了,這不報警怎麼抓壞人?」

蘇小荷吃驚的看厲天昊,她很確定這些話是孩子自己分析后得出的結論,因為她和齊墨川都沒有這樣與他說過。

也是孩子這樣一說,她才明白齊墨川為什麼要報警了。

賊喊捉賊,這一定是貞麗使出來的陷害她的伎倆,然後就以自己不舒服的名義繼續賴在這裡,再找機會再勾搭上齊墨川。

「沒……沒有,我沒事。」貞麗強擠出一抹笑來,繼續勸厲天昊,「真的不用報警,不用報的。」

「那怎麼行呢,你是吃了我媽咪煮的面出問題的,這要是不查清楚,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媽咪在你的面里放了什麼呢,可是剛剛我和我爹地吃了都沒事呢。」厲天昊還是要報警。

眼看著孩子避開她的手又摁下了手錶,貞麗徹底的慌了,「是我自己肚子不好,跟齊太太沒關係。」

「沒關係嗎?剛剛你媽媽親自質問過我媽咪了。」厲天昊看看齊墨川,齊墨川沖著他點了點頭,孩子就大大方方從容不迫的追問起貞麗了。

「我媽媽不知道情況,我最近肚子經常性不舒服,跟齊太太無關。」

「你確定你肚子不舒服與我媽咪沒關係?」這個時候米莉亞正好從樓上走下來,孩子看到多了一個人在場,又問了一遍,而且問的很完整,他這樣的一問貞麗的一答,那米莉亞就是人證。

「沒關係,跟齊太太完全沒關係,媽,我……我們走吧。」貞麗虛弱的拉過博斯科羅的手,就要離開。

「慢著。」眼看著母女兩個往門前走去,一直在用餐的齊墨川終於放下了筷子。

「齊先生,你允許我留下來了?」貞麗聽到齊墨川的聲音,驚喜的轉過了頭,她可是費爾班克斯這座小城的市花呢,她這麼漂亮,她就不信齊墨川看到她一點感覺都沒有,不可能的,是個男人看到她,都想追求她想娶她。

可她貞麗只嫁自己看得上的,只嫁象齊墨川這樣又高又帥又富有的事業有成的男人。

齊墨川看都沒看她一眼,而是轉向米莉亞道:「我記得你請的昨晚在溫泉區的工作人員是博斯科羅,不是貞麗吧?」

「對,是博斯科羅。」

「昨晚她人沒到,薪水就不用付了,至於貞麗,她冒充工作人員混進別墅區,立刻報警。」

貞麗吃驚的看著眼前那個俊美的不象話,同時又冷漠的不象話的男人,總是心存僥倖,可到此刻,她才終於清醒過來,她失敗了。

她在齊墨川的眼裡,原來就是個小丑。

不管她如何的賣弄風情,齊墨川都是看都不看她。

「我……我……」身子一歪,她直接『昏倒』在了她媽媽的懷裡,什麼也不管了。

貞麗和博斯科羅終於被送走了。

蘇小荷心情愉悅的吃著面,時不時的抬頭看一眼兒子,再偷偷瞟一眼齊墨川,老公和兒子都可以做偵探了的感覺。

用過早餐加午餐,齊墨川進了書房,厲天昊則是進了玩具間,蘇小荷百無聊賴的翻手機,郵箱里來了一封郵件。

悄悄打開,是安昭的,安昭回復她的郵件了。

。 秦楓面色微凜,凌空一抓,鳴鴻天刀祭出。

殺!

凌厲的血色刀芒迸發,屬於仙器的霸道力量悍然施展開來,與元獅的利爪正面相撞。

他出手乾淨利落,讓圍觀眾人都露出了驚訝神色。

噗嗤!

一道血光彪射。

元獅慘叫一聲,捂著手臂,跌退了數十步,眼神猙獰地盯著秦楓,咆哮道:「你好卑鄙!」

它的利爪雖然厲害,威力堪比半仙器。但秦楓手中的鳴鴻天刀可是貨真價實的仙器。

以血肉之軀與仙器相撞,那下場可想而知。

秦楓眼神依舊平靜,淡淡道:「勝敗生死,各憑本事。如果你是一個死人,就沒有機會在這裡廢話了!」

擁有仙器,也是他的本事。

元獅眼中怒火閃爍,猛然張開雙臂,一股兇悍的力量瞬間席捲全場。它身形陡然變化,腦袋左右浮現出兩顆猙獰的獅首。

一首吐毒氣;

一首化陰風;

一首洞陰陽;

毒氣可滅體,陰風可戮魂,陰陽見變幻!

這三首元獅血脈確實有霸道之處。

它一口陰風吐出,肆虐的烏光瞬間籠罩四方。陰風所過之處,戮人神魂,令圍觀的歸元境之下修士都露出痛苦之色。

秦楓首當其衝,登時感覺到一股神魂撕裂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