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鍾離親了我一口,對我擺了擺手就要走。

0

我一把拉住她,「你的血可以提高修為,怎麼……不讓我恢復恢復體力嗎,或者雙修,你可以選,不過還是雙修的好。」

我拉開鍾離衣服得拉鏈,鍾離手拽著衣服,「血,血可以。」鍾離爽快的答應了。

「不要那麼緊張,你是我女朋友,你一緊張,感覺我就好像不認識你了一樣。」我擄開鍾離頭髮,嘴朝她脖子湊去,一股熱浪存在我的嘴邊,鍾離頭低著,因為每次牙在刺進血肉的時候,都很疼。

鍾離死死的扯著我的衣角,在我想要咬下去的時候,腦海里想起了師傅那句話,「如果吸血,那和殭屍有什麼區別。」

是,沒錯,那就是殭屍,我鬆開鍾離,「早點休息,明天還要上課。」

我朝樓下走去,對鍾離揮了揮手,鍾離進了宿舍,我轉頭,發現師傅站在樓梯口處。

「師傅,你怎麼在這?」


「監視你啊!不然怎麼能知道徒弟的邪惡之心呢?」

「師傅,不是,我只是……」

「不用多說,都是為師的責任,沒能祛除你身上的屍毒,更沒找出破解你身上詛咒的辦法。」師傅自責著。

「沒事的師傅,徒兒相信你,師傅一定會著出破解我詛咒的方法的。」

師傅看了我一眼,「信師傅,學武功。」師傅朝樓下走去,心情霍然開朗了不少。

「我去,說的啥啊?」我疑惑著。

第二天,我們都起的很早,但我聽著師傅在將台上嘚不嘚的墨跡,我沒有聽,鍾離認真的聽著師傅講課,因為她怕師傅說她。

我趴在桌子上睡覺,師傅過來給了我一下,我立刻坐起,「幹啥……」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老師看著我。

「上課認真聽,不許開小差,睡大覺,是不是昨晚又幹什麼壞事了。」師傅在我耳邊小聲道。

「我可是個老實人,能幹啥壞事?」

師傅撇了我一眼,對我耳邊道:「你和鍾離卿卿我我,我可都看在了眼裡,幸虧那陰魂出現,不然你還就破了呢?」

「你都看見了?」我好奇問道。

師傅點了點頭,「是啊!你倆可都是脫光了的。」

媽的,原來被師傅看見了,「你媽,你居然都看見了。」我拍著桌子。


所有同學被嚇了一跳,鍾離看著我和師傅,「怎麼了黑主?」

我看向鍾離,指著師傅,「他,他居然知道了那晚的事。」

同學一聽,都開始立刻起鬨,「呦,怎麼了黑主,難道和鍾離搞破鞋被老師」」王碩坐在我們身後笑著,「呵呵,有你好受的了黑主。」

我瞪了眼王碩,我惡狠狠的看著師傅,「欺人太甚。」

「怎麼欺負你了。」師傅看著我。

我此時青面,長著獠牙,原本想教訓師傅, 極品火爆兵王 ,「大師?」屍人道。

「我正要教訓我那徒弟,既然你出來了,那就免了。」師傅走上台前,我四處看著,同學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這也是魔術嗎?好神奇。」

我看向鍾離,「嗨美女,好久不見,有沒有想我。」

鍾離沒有理我,而撇了我一眼,王碩以內我在變魔術,「切,以為你變成金剛狼就能得到所有女生的欽賴嗎?真是可笑,趕緊把這皮囊摘除吧!真是丑,鍾離能喜歡你嗎?」王碩無經意說出。

師傅拿著粉筆,在黑板上寫字的手突然停下,回頭看向我和王碩,鍾離也是一驚,我收回指甲,直起腰,手朝王碩打去,一拳將他潦倒,鍾離拉著我,「屍人,屍人住手。」

師傅走了過來,扶起了王碩,王碩看了我一眼,「媽的,我他媽和你拼了。」王碩朝我打了過來。

我躲開攻擊,一腳朝他肚子踢去,王碩捂著肚子,王碩被打,他那幾個哥們摔著書本,朝我走了過來,移開了幾個桌子,擺出了打鬥場所,我伸出指甲打算攻擊他們,鍾離立刻拉住了我的手。

我瞬間被麻痹,整個人一呆,「不能用指甲,會傷了他們的。」

我收回指甲,師傅沒有摻言,好像要看我們的此試,所有男女同學站在牆角和講台,對我們道:「加油。」

王碩沖了上來,我一腳就把他踹倒在地,這下那五個男子朝我衝來,我一腳一個,根本沒有上手,將他們踢撞在牆上,鍾離過來拉我,「別打了,在打就死了。」

我看了他們幾眼,個個口吐鮮血,「告訴你們,這次看在鍾離面子上饒了你們。」

師傅走了過來,符紙貼在我身上,我突然沉睡,暈倒,師傅將我托住,推給鍾離。

鍾離接住我,看著師傅,同學開始準備桌椅。< 等我在次醒來,所有都zou光了,只剩下我和鍾離,「你怎麼沒走?」

「我要陪著你,不然我走了你會很孤單的吧!」

「嗯!還是我老婆對我好。」我擦了擦眼淚,起身和鍾離走出教學樓,朝宿舍走去。

「我小時就是一個人,母親生我後走了。」

「走了,哪去了?」我問道。

「死了。」

「噢!」我沒說什麼觸及到了你的傷痛而說句對不起。

「父親照顧著我,但經常不在家,都是我自己一個人,現在,已經有多年沒回家了,一直給莫打著電話,但我卻打不了給他。」

孤獨,我明白這種痛苦,拍了拍鍾離肩膀,「放心,我不會離開你,你父親覺得你在城市危險,所以給你安排在了這裡,以為學校安全,可是學校比城市更加危險。」

鍾離看了看我,我們不知不覺的走到了鍾離宿舍門口,「走了,拜。」我對鍾離擺了擺手。

走回宿舍,我倒在床上,我是下鋪,所以直接倒了上去,隔壁傳來打架叫罵的聲音,那是王碩那宿舍的,成天晚上都會吵吵鬧鬧,很煩,我將頭蒙在被窩裡,但還是能聽到他們的吵鬧,其他同學也是睡不著,窗外一道金光發出,難道是師傅,我覺得很很奇怪,朝宿舍外看去,一團黑霧攻擊著師傅留下的八卦法陣,我很驚訝。

「什麼東西這是……」隔壁吵鬧的聲音沒有了,其他同學也都安靜的睡著了,十點,每天的吵鬧會到十二點后,而才這麼早隔壁老王他們就睡了?

隔壁老王,說的是王碩,我皺著眉頭看著那外面攻擊法陣的身影,難道是陰魂厲鬼?

我從窗外爬出,順著水管向下劃去,正好落在了女生宿舍外,看到了女生居然沒睡,有的再換衣服,看著這些身軀,我的眼睛都快直了,搖了搖頭,現在不是看這些的時候,我落在草地上,拿著軒轅劍,朝那團黑霧走去,法陣發著微光,一閃一閃的,看來是要破了。

劍砍在黑霧身上,沒有血流出,而是順著劍往外爬出了很多的噁心蟲子,蟲子五顏六色的都有了,在我攻擊后,它轉身看了我一眼,之後開始向我攻擊,伸出了黑色拳頭,朝我攻擊而來,用劍擋住攻擊,拳頭很重,這玩意是用蠱蟲組成,我得小心它,蠱蟲不可能會自己攻擊人的,一定是被人控制的。

我看著四周,在哪呢?控制蠱蟲的傢伙,這些蟲子有沒有毒我不知道,還是小心的為好,雖然不死,如果中毒,深入骨髓,疼的要命啊!

我小心的向後退著,師傅一定看到了法陣,這些蟲子向我攻擊來,「媽的,沒完了。」


我出劍攻擊著這些蠱蟲,一個影子朝我跑了過來,「黑主!」

「你媽,鍾離,師傅呢?」我道。

「不知道!」

我看了看手上的表,「媽的,師傅一定是睡著了,睡的如同死豬,一定不會醒的。」

「呵呵,來了,上等的蠱制材料。」

草叢中,一個男人的聲音傳出,我立刻看向那聲音的來源處,想要去抓住那男子,在我想要衝過去的時候,那團黑霧朝我攻擊了過來,我躲開攻擊,那黑霧居然朝鐘離攻擊而去,「你說你來幹什麼,搗亂嗎不是。」

我說道,鍾離委屈的看著我,「我只是想幫你而已。」

「好吧好吧,你變身,拖住它,我去那草叢裡看看。」

鍾離點了點頭,在她變身後,我流出了鼻血,我擦,鍾離拖住那團黑霧,我衝進草叢中,黑影瞬間逃脫,,么剛要追上去,鍾離發出了慘叫,發現她被黑霧打到了法陣上,壓碎他八卦鏡,鏡子一碎,法陣一破,師傅立刻從床上跳起,看著樓下,看見了我和鍾離,立刻跳下窗戶,朝我們跑了過來。

我拿劍砍在黑霧身上,黑霧散開,又瞬間結合在一起,「我去,厲害啊!」我道。

「小黑,把劍扔給我。」師傅喊道。

「我去,你可他媽出來了,能不能穩妥點。」我喊道。

師傅接過劍,在劍上貼了爆破符,劍砍在黑霧身上,霧突然散開,「急急如律令!」師傅喊道。


轟的一聲,蠱蟲身體被炸開兩半,黑霧變小了許多,黑霧瘋狂的散開,變成了一個個小飛蟲,朝天空飛去,師傅扔出萬符,轟的一聲,那些飛蟲的屍體都落在了地上。

「師傅,剛才那草叢中有人在控制蟲蠱。」

師傅看了眼草叢,「走,回去,人已經跑了,沒了線索。」

我們回了宿舍,「鍾離,晚上小心點。」我扒拉著鍾離頭上那兩雙毛茸茸的耳朵。

「嗯!知道拉。」鍾離變了回去。

「我還沒玩夠呢,怎麼變回去了,好可愛的耳朵,好像狗的。」

鍾離瞪著我,「你才狗呢?」鍾離關上了宿舍的門。

「你怎麼能說她是狗呢?在怎麼說也是因為你人家才變成那樣的。」師傅道。

「不是,我,我只是個比喻啊!」

師傅道:「起碼說是貓或是兔子啊!」師傅做了個招財貓的表情,轉身朝樓上走去。

我也轉身上樓,蒙在了被子里睡著了,我似乎忘了什麼?吵鬧聲沒有了,很安靜,師傅又在宿舍布了法陣。

清晨,我被警笛聲吵醒,「我去,幹什麼啊,哪來的警笛聲?」

我迷迷糊糊的走出宿舍,宿舍里所有的人都跑出去了圍觀什麼?都在隔壁不知幹什麼,警察都圍在那裡,「黑主!」一個大叔的聲音叫著我。

「幹啥?」我回過頭,「欒局長?」

「小黑不是不上學了嗎,怎麼在這?」欒局長道。

「我在這是為了保護我老婆,我老婆在這上學,我和師傅同時出馬。」

「是嗎?那美少女在哪,我得看看,能入你黑主眼的女子,一定不一般。」

「呵呵呵呵,是嗎?也不算漂亮,就一普通人,哎欒大爺怎麼在這?」

欒局長四處看了一眼,「大爺在哪?」之後瞅向我,「原來叫我啊!我是大叔,還不到老年呢?我是來破案的。」

六零錦繡小嬌妻 破案,怎麼了?」我打了個哈欠。

「宿舍死了六個人。」

「啥,六個人。」我驚訝道。

「嗯,死的很嚇人。」

我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吵鬧聲沒了,王碩他們…………

我看向旁邊的宿舍,圍了一大群人,「欒局長,我可以進去看看嗎?」

欒局長點了點頭,「可以。」

我沖了進去,發現了王碩和他的室友,他們的喉嚨被不知名物體咬破,血流了出來,「怎麼回事,難道是被殭屍咬的。」

「不對,看他們的表情,和傷口。」師傅走了進來。

「那是?」我看著四周,發現了六個礦泉水瓶,裡面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動。

我拿起瓶子,聞了聞,沒什麼味道,這是什麼東西?


師傅一看,「是蠱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