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是直男。」

0

林塵也是笑了起來:「趙星,關於靳一川這個人物之前我也告訴你了,在劇中,你是第二糾結的人物,因此你一定要臉色上展現出那種糾結。」

趙星和吳海都是米樂影視的藝人,兩人的演技林塵覺得沒得說,這就屬於那種有演技、不炒作、也沒法出頭的藝人。

相比較於原著飾演靳一川的李東學,林塵倒是覺得趙星的臉上確實有那麼一絲邪氣,還有那麼點痞子的味道。

不知為何,看著趙星,林塵倒是想起了吳景。

不提《戰狼2》讓吳景聲名大振,林塵對於吳景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殺手形像。

沒錯,就是那部演一個僅有幾句台詞,諢名「阿傑」的殺手的電影《殺破狼》!

當時吳景和真子彈的打鬥可以說是堪稱經典,尤其是吳景的乾淨利落的殺人,絲毫沒有任何一點拖泥帶水,和真子彈打的時候,打到後邊死了還讓林塵有點意猶未盡。

太他媽經典了。

至於這部電影背後的故事我們就不說了,最近炸號比較多,咱們要穩住,只說電影,只講正能量。

所以,明白了嗎?

「明白了。」

趙星也是輕輕點頭。

「好,那麼我們先走一下位。」

林塵輕輕點頭,至於杜薇則是拿著喇叭大聲說道:「各部門是否準備好了?這,林導說了,三號機位和四號機位排在這裡。」

《綉春刀》的攝影同樣是重中之重,可惜的是馮天放已經拉到投資迫不及待的要拍攝電影了,因此這次的掌鏡依舊是月未。

雖然比不了馮天放,但是月未這妹紙對於畫面感還是非常的有天賦的。

布景並不是容易的,尤其是今天第一場戲,而且還是夜戲。

這是影片的第一場戲,在影片開始追捕許顯純后,丁修就和靳一川上演追債的戲了,靳一川在抓捕順利后卻突然聽到了哨子聲,他知道這是丁修又來了。

兩人的關係已經熟悉了。

布景完畢,林塵則是簡單的看了一下,然後朝著月未說道:「稍後,要把焦點對到吳海的臉上,給他近寫,一定要展現他這個人物的無賴樣子……」

月未輕輕點頭:「林導,我明白。」

行了,其它的也沒有要說的了。

大家都是熟人了,各自的脾氣也都知道了。

這個時候,直接開拍就是了。

「第3場,第1鏡,第一次.」

杜薇拿著場記板咔嚓一下。

電影正式開拍。

林塵的第二部電影《綉春刀》在這個時空閃亮登場。

……

…… 在鏡頭下,靳一川奔跑著,巷道里他的身手顯得異常的凌厲,一旁,攝影師提著機位也是跑的相當厲害.

要不為啥有人說每一個攝影師都他娘的是武林高手呢?

曾經據說還有攝影師比短跑冠軍跑的還快呢,為的就是拍攝鏡頭。

沒有找到人的靳一川有點喪氣的準備離開.

口哨聲響起,靳一川腳步一停:「師兄!」

釣魚青年的快樂生活 遠處樹下,丁修肩膀扛刀,同時右手咬著包子出現了,然後不緊不慢的走到了靳一川的面前,四處打量了一翻。

「看什麼呢?怕你那幾個當差的朋友看上我?」

丁修說到這裡突然笑了起來:「甭擔心,都已經走遠了。」

「師兄,拿了銀子快走吧。」

靳一川壓著怒意,從腰間拿出了銀兩。

「蒼蠅再少也是肉啊。」

丁修一點一點的從靳一川手裡拿著銀兩,至於靳一川則是閉目彷彿是壓制怒火一般。

「最後一次了,別再來找我了。」

睜眼的靳一川開口淡淡的說道。

說完,靳一川掉頭就走。

「你真的以為穿上了這身飛魚服你就是個官了?」

丁修則是淡淡的說道:「賊就是賊,你這秘密啊,我吃一輩子。」

轉身的靳一川神情露出一點狠意,他重新來到了丁修的面前。

「不服?」

丁修譏笑了起來:「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你去給我湊足一百兩銀子。」

「一百兩?」

「一百兩。」

「我一年的俸祿才二十兩,上哪去湊一百兩?」

「呃……」

丁修臉上露出沉思的神色突然說道:「那麼去賣屁.股吧,京城裡有那麼多達官貴人,都有龍陽之好,這麼好的身板……」

此時的靳一川已經悄悄的把手放到了刀上,隨時準備要出手。

「一百兩銀子,很容易啊。」

說完這句話,丁修同時有意用扛在肩頭的長刀故意磕碰了一下靳一川,然後才得意的揚長而去。

望著遠去的丁修,靳一川臉色從糾結到狠辣僅僅只有幾秒鐘,他一個飛身虎撲,從身手奔下了丁修的長刀,幾乎沒有任何停頓,立即回身斬向丁修。

此時的丁修抬頭用刀鞘擋了一下,同時用右手抓住刀柄,控制靳一川的力道,隨即纏手奪下長刀,然後將刀鋒頂在靳一川的脖子子,將他推了出去。

總裁前夫請走開 靳一川還想動手,可惜此時他的肺癆發作了。

「又想殺我。」

丁修淡淡的說道:「我真不知道師傅到底看上你哪一點,你這個肺癆鬼,三天。」

前妻歸來 說完,丁修則是離開了。

……

這一個鏡頭林塵並沒有喊停,雖然中間趙星有點錯誤,後來打鬥的時候也是略顯尷尬,不過畢竟才開始拍攝,這個時候是允許犯錯的。

「趙星,你過來看看這裡。」

林塵朝著趙星說道:「這裡,你聽到吳海拆穿你身份時你臉上的殺意你的展示有問題,你應該稍稍憤怒,但卻又有點無可奈何。」

層次感。

好的演員如果你拉片他的一場戲,你會發現他的表情是有那麼一個層次感的。

當初《亮劍》這部電視劇里,和尚死了之後李雲龍依舊習慣性的喊了一聲『和尚』,然後那個表演不得不說讓人看著都想哭。

這就是戲骨。

趙星的表演還是差那麼一點,所以林塵朝著趙星繼續分析一下。

同時,打鬥,兩人最近已經練了很久了,不過還是差那麼一點。

作為動作指導的李飛也是說道:「這一個回合的較量主要就是快,靳一穿飛身奪刀,在丁修未轉過身的時候刀已經在他的手上了,這裡,你這樣,然後再這樣。」

動作戲的拍攝往往有時是一格一格的拍攝的。

有時一個動作和下一個動作需要拼接成。

這裡必須套招,趙星倒沒事,他是武打冠軍,但是吳海不行,他不是動作演員,所以自然需要訓練一翻了。

這場戲拍攝完了之後,林塵沒有停歇,則是緊急拍攝吳海的下一場戲。

文戲。

丁修是混跡江湖的流寇,身上自然是有著一副玩世不恭的痞子氣,,但是他同時也是身懷絕技的高手,在與趙靖忠切磋時給其留下了很的印象,恰恰如此,趙靖忠想僱人殺靳一川的時候,第一個想起的就是丁修。

這就是一場文戲,而且這場戲當時周一圍的台詞功力可謂炸裂。

遠處,趙靖忠騎馬而來。

「公公。」

望著趙靖忠,丁修依舊是一副渾不吝的樣子說道。

「你武功很好,替我殺個人,二百兩。」

坐在馬上的趙靖忠居高臨下的說道。

「200兩?」

「這100兩是定錢。」

「公公要殺誰啊?」

「北鎮撫司小旗官,靳一川??」

「誰,公公難道不知道他是我師弟嗎?」

「你這樣的人……還在乎這些??」

「公公你誤會了,這個人可是我的摯愛親朋,手足兄弟呀。」

丁修的神情異常的沉重,彷彿是真的跟靳一川多麼的兄弟手足一般,但緊接著他則是咬牙切齒的說道:「得加錢」。

這個情節算是電影里的一個喜感,即是展示了師兄弟的荒誕關係,也是讓殺人為業的丁修增加了世俗的趣味。

不得不說吳海在這方面的台詞功底還是相當不錯的。

這場文戲拍攝起來相當的順理成章。

接下來,漫長的拍攝開始了。

林塵先拍攝文戲,《綉春刀》里打戲比較多,所以拍戲間隙李飛就負責讓眾人一塊練刀。

沒辦法,時間緊,任務重啊!

一周后,《綉春刀》劇組進入到了正常的運轉之中,拍攝也是逐漸的步入正軌之中。

再說另一頭,皖省衛視則是向星火影視表示《愛3》定檔4月1號。

《愛3》的官方微.博發布了一支正式版預告片,然後也是向所有關注的小夥伴們表示「4月1號,愚人節不愚人,《愛情公寓》第三季歸來!」

消息一出,《愛情公寓》的官方粉們則是激動了。

總裁老公太凶猛 「我靠,林塵導演不虧是快槍手啊,這麼快就拍攝出來了呢?」

「靠,已經等好久了,終於他妹的要開始了啊。」

「我了個去,希望《愛3》不要讓人失望啊。」

「相信林塵導演,肯定他妹的不會失望的。」

「先看一下這預告片到底怎麼樣?」

……

京城,白雨涵看著這消息也是有點意外,這真是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快《愛3》就定檔了。

不過想想也正常。

自己這位林塵學長誰不知道是出了名的快槍手呢?

這麼一想,彷彿也沒毛病。

「看看預告片吧。」

白雨涵其實倒是挺想知道《愛2》最後曾老師到底選了什麼。

點開預告片。

音效略顯震撼,看起來彷彿是大片的即視感一般。

只看著身穿著紅衣的胡一菲竟然直接拿出了飛針。

一閃而逝。

呂小布也是一副蒙面的打扮,看起來像個忍者似的。

另一邊和呂小布打鬥的也是異常的慘烈。

「史上最給力電視劇!」

這幾個大字從天空中飄過。

「霸氣側露!」

坐在皇位上的胡一菲淡淡的說道。

有著第一季開始的惡搞,對於這樣的開頭白雨涵的心裡還是有那麼一點逼數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