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翼!」林風大喜。

0

手捧著這乳白色的珠子。隱約能感覺到翼微弱的氣息。

就彷彿疲累了,冬眠在珠子中一般。

煉化兀莵的『魂』,翼並未死!

「只要死不了,就一定有辦法活過來!」林風眼眸精光閃動。

原本的頹廢和悲傷,霎時間煙消雲散。林風緊握雙拳,握著這顆乳白色珠子。心中充滿希望。就算現在自己沒辦法,不代表將來沒有辦法,事在人為!

「當日翼放棄自己的『道』,煉化兀莵的『魂』,看來是走對了。」林風微微一笑。

若不然,此刻翼連半分活命的機會都沒有。

眼下,起碼兀莵的『魂』守護著他。

林風的心,終於安定下來。

翼仍是活著,這個消息比任何消息都要好的多。

至於自己……

「不知要多久才能出去。」林風淡然一笑。環望四周。

這裡,除了火焰還是火焰,再沒有其它任何生命物體的存在。這是一個最純粹的火焰空間,是天犬一族的體內世界。強烈蓬髮,熊熊燃燒的天火是這裡所有一切。

「星蒼瞳,星穹瞳……」林風徐徐閉上眼睛。

周圍的『感覺』模糊了許多,感應和視線都隨著雙瞳的沉睡變弱不少。

唯有與鳳凰命盤相連的本命魂,依然清醒。但缺少『星蒼瞳』的力量來源,命魂變的十分普通。若按實力來說。下降何止幾個檔次,損失相當之大。

「起碼我還活著。」林風眼眸微亮。

這一點,比什麼都重要。

活著,就有希望。

反正自己現在暫時又不需要戰鬥,便由得星蒼瞳和星穹瞳沉睡恢復。

「和當日天武大陸那小天犬的天火空間一樣。」


「要離開,只有一個辦法……」

「吞噬這裡所有一切。」

「吞噬之火!」林風雙手迅速冉起火焰。

或許。如今的『吞噬之火』仍停留在『星海級』階段,和重生之火完全沒的比。但要吞噬這裡遠比自己實力更強一個等階的火焰,唯有依靠『吞噬之火』的特性——

吞噬!

哪怕吞噬之火很弱小,但愚公都能移山,堅持下去總有出路。

要離開這裡。並沒有捷徑。

「烀!」「烀!~」火舌狂吐。

吞噬之火吸收著強大的天火,哪怕只有一絲半點可消化,但對吞噬之火來說已是相當有裨益。林風面色從平靜變的驚訝,瞬時間驚喜交加,眼眸急劇放亮。

「吞噬火焰,竟連星力都能吸收?!」林風倍感不可思議。

但想想也是,自己的重生之火,如今亦是已經與星座之力相融合,跨入星主級。

這個天火空間的主人,那是星域級的強大存在!

「絲!~」林風深吸了口氣。

片刻未停留,隨即連是開始吸收。

天火被吞噬之火所吞沒,不止迅速強化著吞噬之火,其中所蘊含的星力更由吞噬之火直接轉換為星力能量,灌輸入體內。所有過程水到渠成,十分之流暢。

「好可怕的提升速度。」林風嘴角划起一抹笑容。

不止吞噬之火的提升速度相當驚人,便是星力的提升亦瘋狂之至。

比起在三百倍時間刻紋之陣的修鍊速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果然,正如阿忠所言,實力的提升確實有捷徑。」

「當真驗證了一句老話。」林風洒然而笑。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釋羅郡。

綠野仙蹤之大變,無疑是近期最為熱鬧的話題。

但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外圍賽十個『任務之地』的獲勝名單亦是出爐。每個任務之地一千個名額,總計一萬個精英武者,如今已是完全出爐。這則消息,頓時蓋過所有一切,成為釋羅郡討論最熱鬧之事。

有人歡喜有人愁,一輪資格賽,一輪外圍賽,兩輪選拔之後。朱雀挑戰賽正式進入預賽階段。

在這個階段,星域級的強者紛紛出現,真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但對大多數武者來說,通過兩輪賽事之後——

獎勵,才是最重要的。

進入預賽階段,意味著可獲得不菲獎勵。

對『貧窮』的武者而言。這是一筆相當大的獎勵。事實上武者參加朱雀挑戰賽,不是為名便是為利,就是這麼簡單。至於還想通過預賽進入正賽,對星主級武者來說……

確實有點強人所難。

哪怕,預賽中他們的對手只是星域級三階以下武者。

但,實力畢竟有相當大的差距。

好在,有足足一年之久的提升機會。


每一個進入預賽的武者,都將獲得一把鑰匙,這是一個真正的『提升機會』。

只要到達星主級巔峰。使用這把鑰匙,便有很大希望突破。

進入星域級!

林氏一族。

此時,正是一片熱鬧歡騰。

舉族歡慶,所有族人臉上都是興高采烈,充滿著濃郁的歡樂氣息。

八個,足足八個武者進入預賽!

林氏一族,開創了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125個參賽的族人,將近一成的晉陞率。絕對是整個乾羅區最高的。雖然最強的兀家依然有足足十三人進入預賽,仍是佔據著乾羅區最強家族之名。

但原本排在第二第三位的惡龍會和青雲樓。卻是馬前失蹄,被林氏一族趕超!

最重要的是,林氏一族有族人進入外圍賽排名前十位!

林羽墨!

一顆嶄新的新星,橫空出世。

釋羅郡第一美女之名,如今更是成為一個傳說。年僅二十餘,林羽墨便獲得如此佳績。確實令人另眼相看。名氣甚至直逼外圍賽第一名的『白起』,為人津津樂道。

但……

林羽墨本人,卻是深居簡出,甚少見人。

「可惡,這臭婊子!」林樊罵罵咧咧的離去。

在羽墨的府邸等了足足六個時辰。但換來的仍是一句,「修鍊,不便見客。」

換作之前,羽墨的花園屋他完全是想進就進,羽墨對他雖算不上你情我儂,起碼也是微笑待之。哪像現在,一次次的給他臉色看,讓他吃盡閉門羹,成為笑柄。

「這林風都已經死了,還在這裡裝清純。」林樊怒氣沖沖。

「我林樊想得到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

眼中露出深深的嫉妒,林樊雙目幾欲噴火。

看得到卻得不到,最是痛苦。

事實上,此時的林羽墨並未在修鍊。

雖在時間刻紋之陣內,但林羽墨的心卻是一片紊亂,時不時的糾痛。那張傾國傾城的臉龐泛起一絲微白,吹彈可破的肌膚看起來彷彿失去活力。

右手按著飽滿的胸口,林羽墨輕抿嘴唇,眼淚止不住的下落。

「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林大哥,你真的死了么?」

芳心,充滿悲傷。

就算一直強壓著心底深處的感情,就算再能忍耐。

但隨著林風『死亡』的消息傳出,林羽墨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再騙不了自己。


她,真的喜歡上了林風。

現在,心很痛。



天火空間。

林風,按部就班的修鍊。

在這裡,沒有任何技巧,只有吞噬,再吞噬!

這些所謂的『天火』就好似食糧般,不會有任何反抗,它們是無主之物。火焰之中,有著上層和下層的關係,吞噬之火無論再弱小,但卻比天火更高一個層次,宛如軍隊之中的將軍和士兵。

或許,那幾十萬的士兵,遠比一個將軍要強的多。

但,卻必須聽將軍命令。

六十一重!

六十二重!

吞噬之火的提升,越來越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