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他的眼光很毒,在全世界各地投資,沒有一處是虧損的。」

0

這個人可以說是一位傳奇人物,曾經在很多看似不賺錢的地方投資備受嘲諷,結果賺得盆滿缽滿,一次又一次證明了自己。

他像是一個不敗的王者,後來James這個名字就成了神話。

他所到之地會引來很多人的追捧,其它投資商都想要和他合作。

不是任何一次投資都是能賺錢的,有時候投資一個項目會虧得血本無歸。

如果跟著一個不敗王者,你根本就不用擔心。

James才出現在國內的風聲一出來,一堆人就瘋了。

「顧總,你看咱們是不是也去爭取一下?」

「嗯,你去準備一下吧。」顧錦把玩著手指上的戒指,她到底不是一個普通的母親,身上還肩負著顧家的重擔。

既然坐到了這個位置,她也要做該做的事情。

「這一張是晚宴的邀請函,James舉辦的慈善晚宴,雖然不談合作,不過也是給大家巴結他的好機會。」

「我知道了。」

顧錦收好邀請函,看了看錶已經到了下班的點。

「蘇蘇,下樓。」手機屏幕閃爍著光亮。

顧錦勾唇一笑,將錦諾從搖籃里抱出來,「寶貝兒,爹地來接我們啦。」

司厲霆從顧錦手裡接過孩子,「照顧了他一天,你很累吧。」

「還好,諾諾很乖,大多時候都在睡覺,也不算累,這麼早就下班,可不符合你的性格。」

「班天天都是要上的,老婆和孩子也是要陪的。」

「對了,James的晚宴你要去?」

「這種機會帝凰肯定不會放過,怎麼,蘇蘇差個男伴?正好,我差一個女伴。」

兩人相視一笑,如今她們都在同等的位置上,做事說話會更加方便。

「需不需要我幫你?」

「厲霆哥哥管好自己就好。」顧錦挑眉,好歹她也是顧家家主。

「那就各憑本事看誰能拿下James了。」

兩人的公司是競爭關係,兩人說話也是調侃的口吻。

很快就到了晚宴當天,顧錦將錦諾交給小竹,兩人這才打扮好去了酒店。

今天顧錦穿了一條深紫色長裙,而司厲霆卻是穿著同色西裝,就連西裝的顏色都正好和顧錦相配。

這個男人……

兩人分明沒有約好,司厲霆看到顧錦讓人熨燙了紫色禮服,便悄悄也換了同色衣服。

兩人如同穿著情侶裝,一出現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厲霆哥哥,我記得你向來喜歡黑色。」

出席這種場合,司厲霆大多數都是穿著黑色禮服,怎麼會突然穿暗紫的。

「這樣的話別人一眼就知道我們是一對,才不會找你麻煩。」

大唐仙魔傳 聽到他的解釋,顧錦輕輕一笑,這個幼稚卻又認真的男人,獨佔欲也是非常強。

不過她很喜歡。

顧錦挽住他的胳膊,有說有笑進入會場。

唐茗遠遠就看到那一雙璧人走來,這樣天作之合的一對看著也是讓人很羨慕了。

「三叔,錦兒你們來了。」

「茗哥哥。」顧錦甜甜一笑,「你也有興趣?」

「是啊,今晚是慈善晚宴,你們帶什麼來捐贈。」

那位James很神秘,一般的人根本就見不到,哪怕這個晚宴本來就是他舉行的。

所以很多人就在捐贈物上起了心,說不定打動James就能和他見上一面。

這面都見了,其它的還不好談嘛?

「我拿了一個玉鐲,厲霆哥哥,你呢?」

「戒指。」

他拿出的正是當日那枚天價鑽戒,本來是想要給顧錦求婚,卻被別人撿走,再捐出去來才是最合適的。

「其他人為了能見到這位James,可是花了大價錢,甚至有人連齊白石的真跡都拿出來了。」

如今這些著名畫家的真跡可是炒到了天價,可想而知大家想要見James的心。

「茗哥哥,你呢,你拿了什麼過來?」

「和你們比起來我就只是來陪跑的,我準備的是一串珠子,不過百萬而已。」

唐氏集團這幾年在唐茗手中蒸蒸日上,發展得很不錯,但是要和帝凰這些公司比起來就不算大了。

況且唐茗走的是穩定路線,每一步穩中求勝,別人都以為捐出的東西越貴越好,他只是隨便參與而已。

「茗哥哥才是理智的人,看那些人拿出的東西,未必能得到James的青睞。」

剛剛說完,人群中又出現了一人,正是好久不見的南宮熏。

他大多時間都是在美國和歐洲,今天怎麼來了國內?

「熏,你怎麼也來了?」顧錦主動打招呼。

南宮熏一出現也被眾多女人的視線掃射。

「哇,他的眼睛竟然是紫色的,好帥!」

「這人看著眼生,是何方神聖?」

「誰知道呢,沒看到他帶女伴,要不然我一會兒去要個電話號碼?」

南宮熏沒有理會眾人,而是徑直走到了顧錦身邊,臉上冷漠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一些。

「我來見James。」

「說起來你們都是在歐洲發展的,熏,你肯定見過他吧,他長什麼樣子?」

「我還真沒見過,他一直都很神秘,見過他的人極少,都不會透露他都長相。」

「連你都沒有見過,我倒是越來越好奇他了。」

「好奇?」司厲霆陰森森的聲音在顧錦耳邊響起,嚇得顧錦渾身一個激靈。

「不不,厲霆哥哥你不要誤會,我說的好奇不是女人對男人的好奇,只是……只是對他這個人好奇。」

她覺得不解釋還好,怎麼一解釋感覺更奇怪了?

「對他這個人好奇?」「也不是,哎呀,厲霆哥哥,算起來James活躍了二三十年,他起碼也得四五十歲了,你幹嘛跟一個可以當我爸的中年男人吃醋?我只是想要看看這麼厲害的人物長什麼樣

子。」

「別說是像你爸,就算是你爸也不許好奇,這輩子你只能對我一個男人好奇,錦諾都不可以。」

司厲霆霸道起來是完全不講任何道理的。

南宮熏皺了皺眉,「錦兒分明不是那個意思,你至於佔有慾這麼強?」

「南宮熏,你是單身狗我不和你一般見識,等你有了女朋友你就知道這是什麼心情。」

唐茗見氣氛不對,趕緊出面協調。

「錦兒已經習慣了三叔的霸道,我們終究是外人,就不要干涉他們的事。」

南宮熏冷哼一聲,虧就虧在司厲霆才是顧錦的男人。

「單身狗怎麼了?吃你狗糧了?」

顧錦:「……」

幼兒園又添一位南宮小朋友。

南宮熏現在確實無法理解,直到那個人出現,他才知道,司厲霆今天說的話一個字都沒有錯。他比起司厲霆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顧錦今天就穿了一條簡單的連衣裙,長發散落在腦後,懷中抱著一本書。

怎麼看都是人畜無害的溫柔模樣,絲毫沒有威懾力。

齊嫣然看著走進來的女人,比起三年前她變得成熟了,一張臉在沒有刻意打扮的情況下還能有這樣的美貌。

原本她還想要借著自己年輕打敗顧錦,今天為了過來見司厲霆,她在家裡收拾打扮了多久。

可當她出現在顧錦面前的時候,那個女人什麼都沒做,一身簡單的裝束就徹底打敗了她。

每個女人都會羨慕甚至是嫉妒顧錦的那張臉!

她的眼睛竟然變成藍色的了,應該是戴著什麼美瞳吧,畢竟之前在日本的時候都還是黑色的。

「我沒有打擾到你們吧?」顧錦柔柔的開口。

見她這樣的口吻,又想到當初司厲霆在宴會上不理她的模樣,齊嫣然根本就沒有將她當成對手。

「我在和厲霆哥哥說話,你自己去一邊等著吧。」她的口吻很不客氣,以一副高高在上的語氣。

司厲霆有些不悅朝著她看來,「剛剛就和你說過,不要叫我厲霆哥哥。」

那一晚顧錦的話他記得很清楚,這個稱呼既然是顧錦要了,那就只是她的專屬。

嫣然有些委屈,「可是我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叫你的。」

「從這一刻開始,你不許再這麼叫。」

「哦。」

司厲霆上一秒對齊嫣然還是冷冰冰的模樣,轉頭看向顧錦的時候就變了。

「忙完了?」

「嗯,在這附近買幾本書,順便過來看看你,你先忙。」

顧錦識趣的走到沙發邊坐下看書,司厲霆面前堆了一堆的文件,她也就沒有打擾他。

當然最重要的是她想要看看這個齊嫣然有些什麼手段。

表面上她和顧安南一個在東,一個在西,兩人是截然不同的人,其實骨子裡都是一樣的血。

顧錦大概是覺得最近生活太枯燥,所以想要找點樂子。

齊嫣然看著在沙發上乖巧看書的顧錦,覺得自己沒有猜錯,果然他們夫妻關係一般。

而顧錦肯定是最沒有家庭地位的,自己剛剛用那樣的口氣說話她也沒說什麼。

齊嫣然又怎麼知道,司厲霆沒有多說什麼是想要儘快完成他手上的工作,不要讓老婆久等。

兩人一人認真處理文件,一人安靜的翻書,誰也沒有理會誰。

看似毫無交集的兩人,不知道為什麼,齊嫣然卻覺得這兩人的氣場莫名和諧。

這個女人雖然很溫柔,也並沒有說些什麼,按理來說她應該是毫無存在感的。

可為什麼她身上卻有一種讓人不可忽視的光芒?這種光芒和司厲霆穩穩聯繫在一起。

默契,對了,就是這樣的感覺,兩人連個眼神交流都沒有,便便給人很默契的感覺。

在顧錦沒有出現之前,自己才說了兩句話就被司厲霆打發,說等他處理完事情再說。

漫長的等待時間之中,齊嫣然很無聊,她不敢打擾司厲霆卻又想靠近他。

心裡彷彿有隻小貓一隻在抓著她的心,讓她又急又怒。

至於顧錦來了以後,兩人身上的氣息融合,自己反而成了和她們格格不入的人。

意識到這一點,齊嫣然不甘心,而且是很不甘心。

小精靈武道 她越看顧錦越不順眼,礙於司厲霆在工作,她也不敢出聲打擾。

直到日落之時,司厲霆處理好所有事情,朝著顧錦看來。

「蘇蘇,久等了吧?」

顧錦合上書籍,抬頭朝著他微微一笑,「不久,剛好看完。」

「附近新開了一家西餐廳,我已經訂好了位置,我們去嘗嘗。」

「好。」

顧錦自發走到一旁的衣架邊,拿下外套遞給司厲霆穿上。

兩人的動作很順暢,彷彿早就做過了很多遍。

齊嫣然雙拳緊握,司厲霆的眼裡難道就看不到自己這個大活人嗎?

「厲,厲哥哥。」她出聲找了存在感,想到他之前的警告,她連忙改口。

然而這個稱呼還是不能讓司厲霆滿意,「以後你還是叫我司先生,或者史密斯都可以。」

一句話徹底將兩人的身份給拉開。

「司……先生。」

「對了,嫣然小姐還沒有吃飯吧,要不要和我們一起?」顧錦是時候出聲。

「司先生,那個,我們家新開了一家餐廳,我今天過來是想要邀請你去吃飯的。」

本來談一個飯局,誰知道司厲霆一直沒有給她開口的機會。

「我已經訂好了位置。」司厲霆有些不悅,他定的那家是情侶餐廳,本來顧錦邀約別人他就不開心了,這會兒齊嫣然還讓他一起去其它地方。

「老公,嫣然小姐等了你一下午,換一家也沒關係吧?」顧錦仍舊笑眯眯道。

「那就換吧。」

這樣的結果嫣然一點都不開心,是通過那個女人來的。

她怎麼覺得今天這兩人的氣場有些變了,明明在日本的時候他還親口說她不是自己的老婆,甚至是嫌棄的表情。

今天顧錦三兩句話就讓他改變了主意,而且兩人相處得十分和諧。

是自己弄錯了?

不,一定是假象,他才不會喜歡這種花瓶女人的。

司厲霆攬著顧錦的纖腰率先走了出去,「蘇蘇,餓了沒有?」

「不餓,中午我吃得挺飽。」

婚心蕩漾:老公好凶猛 「你那點食量我還能不知道么?你這體質一點都不好,怎麼吃都不胖,讓我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要是我變成大胖子了,你估計看都不會想要看我一眼的。」

兩人在前面交談,齊嫣然傻了眼睛,她從來不知道那個冷酷的男人竟然會有這樣的一面。

以前的他寡言少語,就算是自己能接近他的身邊,他也不會像是這樣和自己交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