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這下老大可享福了,我看我們也沒必要跟這個廢物浪費什麼時間了,直接把這女子搶回去,就是我不是帶回去。能跟着老大有更好的生活。還有什麼可問的,她肯定願意。」

0

「對呀!就這樣的廢物,什麼事都需要別人照顧著,恐怕在房中都是不行呢哈哈哈哈哈…」

黃德勇聽着手下的誇讚,也有一些飄飄然,剛才在街道上走路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這小娘子啦!這身段真是沒的說,可欣一直戴着面紗,看不見才走的離了近了些,就被撞到了,這下可真是如了自己的願了。

黃德勇像蒼蠅一般搓了搓手。舔了舔肥厚的嘴唇,走到了蘇月影的面前,剛伸手,想要扯下蘇月影的面紗。

「好了,不要再說那麼多沒用的廢話了,跟這種的廢人浪費什麼時間,小娘子快讓我來看看你的樣子~不要害羞~相信我,我能成為你更好的夫君的。就這樣的廢物能滿足得了你嗎?」

才伸出手,就被白星塵一把抓住手,往前一拽,讓黃德勇失重往旁邊傾斜著要倒下,白星塵順着力氣把黃德勇手腕一翻,反關節制服住,讓黃德勇不能動彈。

黃德勇哪裏經歷過這些,平時都是自己欺負別人,再加上手下的人很多,所以以多欺少,基本上也沒有人敢反抗,沒有想到今天碰到個硬骨頭,不僅反抗了不說,現在還抓住的是自己。這身子骨已經好久都沒有動彈過了,疼的還有哎呦哎呦的直叫喚。

不僅黃德勇慌了神,就連他手下的人也慌了神。誰也沒有想到,他們嘴裏面的殘廢,確在這轉瞬之間就控制住了身強力壯的黃德勇,而且看起來似乎還無法動彈的樣子。這擒賊先擒王這一手讓這手下的人瞬間的慌了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敢先行動。 走上舞台的人正是申雅緻!

「申雅緻怎麼會在這裡唱歌?」蕭何滿臉的疑惑!

旁邊,蕭夢情察覺到蕭何神色不正常,好奇詢問:「你認識?」

蕭何點了點頭:「她是一個明星,還是邊荒一位統領的女兒,那位統領已經戰死!」

蕭夢情冷聲道:「堂堂明星居然來這裡唱歌,這裡面肯定有事!」

蕭何皺起眉頭沉默不語,他決定等跟洛溪會面之後,在去找申雅緻詢問清楚!

舞台上,燈光明亮,申雅緻穿著的十分性感,單薄……她裡面的蕾絲都能隱約看到,圍著舞台的人,瘋狂叫囂了起來:「申雅緻!」

「申雅緻!」

「申雅緻!」

……

申雅緻手裡拿著話筒,開始唱歌!

她清脆如黃靈般的聲音,很快蓋過了酒吧里的喧鬧。

酒吧里的人幾乎都在注視她。

她一口氣唱了五首才結束!

眾人意猶未盡,舞台下響起雷鳴一般的掌聲。

申雅緻拿著話筒鞠躬致謝道:「感謝大家捧場,今天我的演出就到此為止!希望下次我們在有機會再見面!」

說完這些,她就要走下舞台!

卻在這時,一個男人,突然衝上舞台,抓住了她的手,不讓她下去……

「啊!」申雅緻立刻發出尖叫,不少人看到這一幕,臉上都露出憤怒的神情。

有人想上去阻止,但看清楚那個男人是誰后,全都停住了腳步。

因為那男人是陳虎,龍都里的豪門公子,這酒吧就是他家產業之一。

陳虎一身酒氣衝天,他拉著申雅緻冷笑道:「還沒玩夠呢,誰讓你下去了?」

申雅緻道:「之前簽訂的合同,我每次只唱五首歌!」

陳虎冷笑:「合同老子已經撕了,從現在開始,你要重新簽訂一份合同……唱歌結束后,你還要跳舞!」

「我……我不會跳舞!」申雅緻搖頭拒絕!

「你以前是明星,怎麼可能不會跳舞?」陳高強迫申雅緻道:「你要是不聽話,老子讓你跳脫衣舞!」

「陳公子,你太過份了!」申雅緻不在忍耐,一把推開了陳虎!

「曹!賤人,給臉不要臉是不是?」陳虎大怒,抬手一巴掌就狠狠抽在申雅緻的臉上。

頓時申雅緻被打的摔倒在了地上。

陳虎從身上掏出一張銀行卡,扔在了申雅緻的臉上,然後破口大罵:「銀行卡里有五百萬,你馬上給老子跳脫衣舞,裡面的錢就是你的了!」

「你不是缺錢嗎?老子現在把錢送上門來了,你還在猶豫什麼?」

舞台下的觀眾,在酒精的刺激下,瘋狂吶喊了起來:「跳,趕緊跳!」

「申雅緻,你在啰嗦什麼?你以為你還是以前那個明星嗎?」

「你今天不跳,陳哥不會放過你!」

「老子手機準備好了,就等你跳的時候拍攝視屏,你不要讓老子失望!」

舞台下的人都瘋了。

之前還有點正義感良心的人,此時內心獸慾都被激發了出來。

所以沒人在想過去幫申雅緻這個柔弱可憐的女子,不要讓她在被陳虎欺凌傷害。

吧台那裡,蕭何看到這一幕,頓時捏緊了拳頭!

「你要出手救她?」蕭夢情詢問蕭何。

「等等在說!」蕭何皺眉,拳頭也張開了。

他和蕭夢情來這裡是為了跟洛溪見面。

洛溪還沒有來,他們都不能輕易暴露身份。

所以蕭何才決定先忍耐下來,看看情況……然後在決定要不要出手。

舞台上!

申雅緻趴在地上,臉上有一個鮮紅的掌印。

陳虎還在她身邊吶喊:「死賤人,你到底跳不跳?你要是不跳,老子幫你!」

說完這話,他沖了過來,伸手撕扯申雅緻身上的衣服!

「啊啊……「申雅緻發出刺耳的尖叫,她拚命用手阻止,奈何她是女子,力氣哪裡比得過陳虎?

很快她身上的衣服就被扯爛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膚暴露出來,舞台下的人更瘋狂了。

「陳哥威武,快點扒光申雅緻!」

「今天一定要讓她在這裡跳舞!」

「陳哥,不如你今天就在舞台上把她幹了吧!」

有人起鬨,滿身酒氣的陳虎更加興奮。

特別是聽到,有人建議他在舞台上就把申雅緻辦了……他覺得這個注意真的十分不錯。

所以他也開始脫自己身上的衣服。

「不要,不要……」申雅緻眼睛里都是淚水,她絕望了。

轟!

吧台那裡的蕭何,再也忍不住,一個跳躍,重重落在舞台上。

這一幕,驚呆所有人!

吧台那裡離舞台至少有十幾米,蕭何是怎麼跳躍過去的?

有人看到這一幕,以為是做夢,許久都沒回過神來。

砰!

蕭何出現在吧台上的那一剎那,直接一腳將陳虎踹飛了出去,然後又脫下自己身上的潮流外套,披在了申雅緻的身上。

「你是誰?」申雅緻感覺救她的人有些熟悉。

她之所以沒認出蕭何來,那是因為,蕭何為了隱藏身份,帶著墨鏡和口罩,半個臉還被帽子遮住了。

「你趕緊跑!」申雅緻又著急喊道:「你惹不起陳虎!」

「呵呵!」舞台上,陳虎爬了起來,嘴角露出一陣嘲笑:「在老子的地盤,打了老子,想逃走?你們是做夢嗎?」

「來人!」

隨著他一聲呼喊,幾十個保安朝舞台這裡洶湧而來。

保安手裡都拿著傢伙,一臉凶神惡煞!

「陳哥,怎麼回事?」一個保安衝到陳虎面前詢問。

「這王八蛋踹我,把他腿打斷!」陳虎指著蕭何,咬牙切齒吼道。

「上!」保安頭子沒有絲毫猶豫,輕輕一揮手,一群保安就拿著傢伙朝蕭何沖了過來。

「找死!」蕭何發出一聲怒吼,抬腿一腳,將沖在最前面的那個保安踹飛了出去。

其餘保安都驚呆了,一腳將一個人踹飛,跟被車撞了似得,這力量是不是太恐怖了,這他瑪還是人嗎?

他們不敢上前,只能在遠處威脅:「小子,你他瑪到底是從哪裡來的?你知不知道這裡是誰的地盤?陳虎陳哥的地盤,你知道陳家勢力有多強大嗎?」

蕭何淡淡一笑:「不知道!」

陳虎走到蕭何面前,囂張道:「老子家裡至少有幾百億,你給老子跪下!」

「呵呵!」蕭何冷笑了起來:「幾百億就想讓我跪下?那不可能!你在添一個萬吧!」

蕭何伸手,摘下了口罩和墨鏡……剎那之間,陳虎驚呆在了原地!

「皇……皇主王!」陳高做夢都沒想到,他面前的男人竟然是皇主王!

噗通!

他跪在了舞台上!

「皇主王饒命!」他拚命磕頭,拚命大喊!

「居然是皇主王,快跑!」那些保安,拔腿就跑了,舞台下,也有不少人迅速離開這裡。

剛進酒吧的洛溪看到這一幕,也轉身就走了!

著筆中文網 陳喜嗯了聲,看著他們這群小鬼頭,於是笑著說道:「過來打聲招呼?」

小少爺點點頭,徑直朝這邊走過來,然後挨著她蹲下。

陳喜望著他的腦袋,發現他蹲著居然跟自己坐著快持平了?

「喲,最近你身量見漲啊?再過段時間我怕是都追不上你了。」

陳喜說著還伸手摸上他的小腦袋,這傢伙最近營養均衡頭髮都被她養黑不少,不能說跟黑綢緞似的但也不錯了。

小少爺有些彆扭地不看她,臉蛋紅紅的,又朝那邊喊了聲婆婆,聲音低沉又帶著些許不確定和遲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