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那就這麼定了,其他人記住,一旦得手,率先支援小安他們。」李璽最後定了下來。

0

眾人點頭。 就在這時。

大殿外,傳來了一陣蒼老卻歉意的聲音……

「呀呀呀,真是對不住啊,老夫來晚了,剛剛出關,就趕過來了。」

聲音落下,楊恆已經跨門而入。

同時大袖一揮,大殿里捲起了一股狂風,將煙霧一下子吹出了大殿,視線豁然一亮。

對面。

七個禿頂老頭齊齊起身,迎了上來,臉上都露出了歡喜的笑容,哪裡有絲毫不滿。

「老楊啊,聽說你壽元乾涸,就要歸天了,還閉關啊?」一個山羊鬍子的老頭第一個開口問道。

他是老劉,隔壁山雞宗的老祖,供奉的祥瑞是一隻神嘴山雞。

「就是,我們這群老傢伙,潛力早已耗盡,半個身子都已入土,不如安安穩穩的享受幾年快活日子,還閉關作甚,莫非,你是在密室里玩蜜桃臀?」

另一個胖墩老者也附和說道,眨了眨眼,露出一臉猥瑣的笑容。

他是老張,隔壁火鴉宗的老祖,供奉的祥瑞是一隻天火冥鴉。

楊恆認出了二人。

這兩人和前身的關係最好,而且臭味相投,都是老色批,愛美女,又愛抽煙,當年剛一接觸,就如蛤蟆看綠豆,對上眼了。

「老張,老劉,看你們說的,老楊能和你們一樣嗎?人家老楊可是說過,未來要證道大帝,橫推大荒的。」

又一個高個子老頭瞪眼說道。

他嘴裡的旱煙鍋格外大,煙桿足有半米長,煙鍋大如碗。

此人是隔壁老王,青山宗的老祖,供奉的祥瑞是一株異草,全名叫奪命魔草,非常詭異。

而這位老王,也是明面上眾老祖里,實力最強者,達到了法相境,據說當年還是聖人,只不過遭遇重創,修為掉落為法相境。

但是。

在他們這群老煙鬼里,不是誰的實力強,誰就是老大。

而是比抽煙。

誰抽煙抽得瀟洒,抽得有氣質,誰就是老大,會被尊稱為「旱煙鍋王」。

老王抽煙最瀟洒,吐煙能成蛇,所以,他是一群老煙鬼里的旱煙鍋王。

他的旱煙鍋又長又大。

此刻。

他的一句話說完,一群老頭子都哈哈大笑起來。

因為他們自認為對彼此都很了解,尤其是洗髓宗的這位老楊,修為比他們還差,資質也比他們爛,證道大帝,根本不可能。

所以,這句話都被他們當做笑話來聽。

楊恆聞言,也不由輕鬆的笑了。

他能感覺到,前身的這群老煙友的坦誠和真實,彼此感情極為深厚。

也許是因為一個個都死氣纏身,壽元無多了,所以格外珍惜最後的時光,沒有什麼鉤心鬥角與爾虞我詐。

相反,非常純粹,就是好煙友。

楊恆招呼一群老煙友入座,吩咐李大秋上茶,準備豐盛的宴席。

眾老頭酒足飯飽后,心情大悅,一個個墊著肚子嘴裡叼著旱煙鍋,又開始吧嗒吧嗒的抽了起來。

每個人的動作,都瀟洒自如,各有一股風範和氣質。

畢竟,他們可都是抽了上百年的老煙鬼了。

楊恆也點了一根旱煙鍋,開始抽煙。

可他一抽煙,那行雲流水的操作,賞心悅目的點煙姿勢,以及往嘴裡插煙的動作,立刻讓一群老煙鬼都吃驚了。

因為他們發現。

楊恆的抽煙姿勢格外有氣質,每一個動作都拿捏非常到位,渾然天成,看起來有一種難言的玄妙和高貴的意韻,看似隨意,卻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翹著二郎腿,雙指夾著旱煙鍋就那麼一坐,一股無敵的霸氣就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來,讓人不由得心生敬畏。

彷彿,在面對一尊大佬。

而且,楊恆吸一口煙進去,吐出來的時候,嘴巴縫隙里,鼻子里,眼眶裡,甚至耳朵里和肚臍眼裡,都冒出了一條條煙龍,惟妙惟肖,非常逼真。

「嘶——!」

「一段時間未見,老楊的煙技大進啊!」

「是啊,比老王的煙技都要好,都吐煙成龍了!」

「看來老王的旱煙鍋王要換人了。」

一群老頭子驚呼。

老王冷哼一聲,不服氣的道:「哼,這算什麼,有本事,你用這裡也冒個煙看看!」

他起身,指了指自己的屁股。

而後,挑戰似的看了楊恆一眼,拿起他那半米長的旱煙桿,挑起碗口大小的煙鍋,點火吸煙。

一口煙下去,吐出來的時候,他的耳朵,鼻子,眼眶,嘴巴,肚臍眼,紛紛冒出了煙霧,煙霧化作長蛇,在虛空遊走,格外神異。

尤其,他的屁股後面,也冒出了一股煙。

這煙霧聚集,也化作了一條煙霧之蛇。

一群老煙鬼看到了這一幕,紛紛驚為天人,豎起了大拇指贊道:

「老王牛皮啊!不愧是旱煙鍋王,屁股冒煙蛇,天下無敵啊!」

「是啊,老夫抽煙一百八十年,從未想過有人的煙技會如此高超!」

「老楊估計不行,不是老王的對手。」

「胡說,老楊肯定也可以,我們支持老楊。」

老煙鬼們議論紛紛。

和楊恆關係最好的兩個老煙鬼老劉和老張,一臉不服的樣子,力挺楊恆。

眾人都看向了楊恆。

楊恆咧嘴一笑,道:「老王的煙技,的確不凡,但比起老夫來,他還差得遠。」

「哼!大話誰都會說,有本事,你也屁股冒煙來一個!」老王冷哼道,一臉鄙視之色。

楊恆當即拿起旱煙鍋,一口抽了下去。

然後,吐煙。

煙霧從鼻子,耳朵,眼眶,嘴巴,肚臍眼都冒了出來。

一群老煙鬼不關注這些,他們紛紛彎著腰,探著禿頂腦袋,盯著楊恆的屁股看。

這時候。

楊恆的屁股後面,也冒出了一股煙霧。

煙霧化龍,栩栩如生,在虛空遊走。

一群老煙鬼看到了,又是吃驚又是激動。

他們沒想到楊恆的煙技竟然也如此高超。

老劉和老張甚至激動的摸了一把楊恆的屁股,贊道:「老楊,行啊,真有你的!」

對面。

老王的臉色變得凝重和嚴肅,渾身緊繃,盯著楊恆,覺得自己可能遇到了不世大敵。

可就在這時。

老劉忽然指著楊恆的褲襠,驚呼一聲:「看,那是什麼?!」

「天哪!老楊的褲襠里,也冒出了一條煙霧之龍!」

「草,怎麼可能,褲襠里冒煙霧之龍,莫非是那個地方?…….」

「嘶——!」

一群老煙鬼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大殿里,如空調開了一樣,瞬間冷風嗖嗖。

老煙鬼們震驚了,獃滯了,眼珠子都掉地上了。

他們愣愣的看著從楊恆的褲襠里飄出的一條煙霧之龍,喉頭乾澀,震驚的久久不能回神。

老王,早已驚呆了。

他萬萬想不到,有人的煙技竟會如此高超。

唧唧冒煙,還能化煙霧之龍,那是什麼樣的絕頂煙技啊!

楊恆將眾人的神色變化看在眼裡,微微一笑,旋即又抽了一口煙。

而後,吐煙。

這次。

他的嘴裡,鼻子里,耳朵里,眼睛里,肚臍眼,屁股眼,褲襠里,以及頭頂,胳膊,脖子,都冒出了煙。

接著,全身上下億萬毛孔張合,都開始冒煙。

煙霧道道,化作煙霧之龍,有億萬條,在虛空遊走,驚呆了一群老煙鬼,滿臉全是驚駭和震撼之色。

「撲通撲通……」

老煙鬼們膝蓋一軟,全部跪在了地上。

「老楊,請收下我的膝蓋!」

「你的演技,已經大荒無敵了,你是真正的小母牛倒立,牛逼衝天啊!」

「教教我吧,我只想學褲襠里冒煙的這一招,就夠了!」

老煙鬼們激動的請求。

「撲通~」

老王也跪了,將那個煙桿半米長,煙鍋碗口大的旱煙鍋,雙手送到了楊恆的面前,嚴肅而認真的道:「老楊,從今以後,你就是新的旱煙鍋王!」

此話一落。

一眾老煙鬼們同聲喊道:「旱煙鍋王,旱煙鍋王,旱煙鍋王……」 歐荷嘲諷的嗓音更大了,「難不成你有多金貴啊,我當初就是瞎了眼,才會讓你跟你那個賤婢母親住在後屋,當初就該把你們趕出北城。」

溫惜緊咬着唇,雖然是意料之中的答案,但心裏還是抑制不住得堵得慌。

與此同時,地下停車場。

一輛車子緩緩的駛入,黑色的平治轎車內,沐舒羽驚呼一聲,「有人來了!」

江旭愣了一下,連忙關上車門,他抬起頭,看着車窗外一輛白色的寶馬駛過,他壓低嗓音,此刻谷欠望勃發,又得不得壓着,極其的難受,「你不是說這裏沒有人停車嗎?」

沐舒羽嚶著,「確實沒有啊,你沒有看見除了咱們這輛車,就只有幾輛車停在這裏,許久都沒有開過嗎?」

他們這個高檔小區,都是有地上停車位的。

等到車子走遠了,江旭就開始動起來,沐舒羽的叫聲是越發的放蕩不堪,似乎是一點都沒有壓抑自己的聲音,而江旭,也越發的賣力。

這一切,都被二十米開外站在柱子后的女生拍了下來,原本,這個女人只是拍了沐舒羽跟江旭上了車,車子劇烈搖晃震動,很明顯就能猜到裏面的人在幹什麼。

距離的有些遠,聲音自然是錄不上。

但是沐舒羽的聲音忽然加大了,女人連忙錄音跟視頻並存,她伸手,扶了一下墨鏡,隱約看見眼角有一顆小痣。

等了一會兒,女人似乎是怕自己暴露了,連忙彎腰悄聲從一扇門溜出去,上了自己的車,急忙駛離。

車子在路上疾馳了一會兒,過了兩個紅綠燈,左轉彎到了一邊的停車區。

駕駛座上,女人將口罩跟墨鏡取下來,赫然是方萬。

方萬低頭,打開手機,看着拍攝的視頻畫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