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句話說,如果高階符文師找到了極品的冷卻靈液,他們製作高級符文的成功率,實際上上翻了一倍?」劉鋒眼睛里閃爍著光芒,沉聲接話到。

0

「沒錯!」先是點了點頭,尼古拉斯大師又說到:「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使用極品的冷卻靈液之後,將會能夠製作三級的精華符文!」

「三級精華?」安吉拉臉色微微一變,捂嘴驚嘆到。

在當前的瓦洛蘭,精華只有一級和二級之分,而三級精華符文只在傳奇里出現過,根本沒聽說過誰擁有三級精華符文。

一個三十級的召喚師,使用三個三級精華,和使用三個二級精華,符文力翻出7倍之後,還是有些差距的,而這些差距很可能直接決定了召喚師的個人實力強弱!

「哈哈哈哈……」又是一陣突然爆發的大笑,尼古拉斯大師的行徑讓劉鋒和安吉拉都有些措手不及。

笑過之後,尼古拉斯大師又重重的拍了拍劉鋒的肩膀,說到:「既然你的筆記里提出了這樣的問題,想必符文師的天賦應該不弱,既然如此,我就收下你這個徒弟了!」

見對方開口收徒,劉鋒臉色一喜,當即作揖道:「劉鋒見過師傅!」

「嗯,一周後下次符文師大會,我帶你去見見世面,也好讓其他人知道,我尼古拉斯收了個有趣的徒弟!」點了點頭,尼古拉斯大師突然轉身往內屋走去,留下一句話:「你倆在外面等等,我去找個禮物送徒弟!」

聽到自己竟然還有禮物,劉鋒臉色又是一喜,而安吉拉則兩眼放光的看著他,那眼睛里似乎在說:如果有好東西你不分享,看我怎麼收拾你!

劉鋒也沒在意,他對這個介紹者心裡也很是感激,笑著說到:「今後你的符文,就包在我身上吧。」

聽到劉鋒這樣說,安吉拉閃爍著光芒的眼睛當即轉變成了一種溫柔,古靈精怪的她當即勾住了劉鋒的肩膀,大大咧咧的說到:「那當然,咱倆誰跟誰啊!」

符文師耶!

還是有可能給符文師業界帶來巨大變革的符文師!

今後的符文不用愁了耶!

此刻的安吉拉完全沉浸在興奮之中,早已把當初劉鋒碰過自己大白兔的不快經歷拋到了九霄雲外……

事實上,在一個這樣潛力的符文師面前,普通的女性召喚師只怕恨不得往上倒貼吧,哪還有計較這些的份?

就算安吉拉知道自己出身不錯,跟至尊潛能的英雄拉克絲關係很好,但他們畢竟是兩個人,只是閨蜜關係,安吉拉並不等於拉克絲,拉克絲也不等於安吉拉,還是要分一些彼此之間的。

如果是拉克絲在這,倒是不必太過激動,畢竟至尊潛能英雄跟符文師的身份不相上下。但安吉拉,只不過是一個普通召喚師而已,她很是清醒的把自己擺在了一個正確的位置上。

當然,依照兩人之前的關係,安吉拉還是動了些小心思,趁著現在跟劉鋒套近乎打好關係,將來有什麼要幫忙的時候,開口也會更自然一些。

以劉鋒符文師的身份,就算今後矢口否認幫她煉製符文的話,她也根本沒有任何辦法,更別想找劉鋒的麻煩。

找一個符文師的麻煩,無疑是自尋死路,尤其是這種「天賦異稟」的年輕符文師。

看了看旁邊的劉鋒,安吉拉心裡不由改變了一些當初的想法。

這拉克絲怪不得能看上他,原來這小子隱藏了這麼大一個身份! 內屋,尼古拉斯大師走到一個柜子前,取出鑰匙將其打開,從裡面拿出來一個小盒子。他的動作有些緩慢,但是讓人有種肅穆的感覺。

盒子成長方體,木質,上面雕琢了精美的花紋,而且還鑲有細碎的寶石,看起來精緻無比。不管裡面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僅僅這樣一個盒子,恐怕就值上不少錢。

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尼古拉斯大師一臉莊嚴的將其放在桌子上,隨後又把柜子關閉並鎖好,將鑰匙掛在腰間。


輕輕的撫摸了一下盒子邊框,尼古拉斯大師喃喃道:「試試看吧,如果這個小夥子都無法使用你,只怕我這輩子也見不到你認可的人了……」

抱起盒子,尼古拉斯大師穩步走出內屋,並把盒子放在了客廳的大桌上,招手讓劉鋒過來。

「師傅,這是什麼東西?」見尼古拉斯大師一副寶相莊嚴的樣子,劉鋒不禁有些好奇的問到。

看了看一臉疑惑的劉鋒,尼古拉斯大師露出一副神秘笑容,開口介紹到:「這是我從艾卡西亞帶回來的一件符文師寶貝,一直以來都不捨得用,不過看你潛能這麼好,決定把它送給你了。」


撓了撓頭,劉鋒看了看這精美的盒子,出聲問到:「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旁邊的安吉拉看了,暗地裡掐了劉鋒一下后說到:「既然尼古拉斯大師說送給你了,你自己打開看不就行了!」

「額,那倒也是。」被安吉拉的話提醒一番,劉鋒一想也是,隨後沖尼古拉斯大師說到:「那先謝謝師傅了,我瞧瞧到底是啥東西!」

符文師可都是富翁,他們珍藏已久後送出的東西,絕不是便宜貨色。現在的劉鋒雖不說是窮鬼一個,但總歸沒經歷過富裕日子,他兩眼放光的將盒子打開,隨後就看到了裡面藏著一把小刀。

嗯,準確的說,似乎是一把刻刀。

把刻刀拿起來,劉鋒瞬間感覺到一陣心神不寧,這刻刀上傳來一種力量,有種把他拖進虛空的感覺。

隱隱的,劉鋒似乎聽到刻刀在說話。

「……能量……」

臉色微微一變,劉鋒一咬舌頭,口中傳來的疼痛感讓他清醒不少,隨後他守住心神,同時凝聚好自己的精神聆聽那聲音到底在說些什麼。

「……符文能量……」

這話讓劉鋒眉頭一擰,但他覺得這刻刀里的聲音雖然有些陰森恐怖,但並沒有惡意。應該說,是一種本能。

一種生物的本能!

兩眼一閉,劉鋒把心思沉的更穩,也更加註意傾聽那聲音到底在喊些什麼。

這一次, 唯愛,總裁的甜心嬌妻

這刻刀上的聲音,也能聽的清清楚楚!

「我要吸收符文能量!」

一聲大喝傳來,劉鋒耳朵猛的一動,用心聲問到:「怎麼給你符文能量?」

似乎是受到劉鋒聲音的影響,那一直嚎叫著的聲音突然停了片刻,隨後又開口說到:「將能量輸入符文水晶,替換寶石!」

聲音戛然而止,任憑劉鋒再怎麼呼喊,都沒了反應。

這一情況讓劉鋒多少有些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他一頭霧水的問到:「師傅,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剛剛的交流只不過一瞬間,尼古拉斯大師只看見劉鋒拿起刻刀的時候閉了一下眼睛,不消片刻就睜開了,也沒意識到在對方身上發生的事情,只是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這是一把遺失在艾卡西亞的符文刻刀,相信是哪位符文宗師的遺物,我在偶然情況下才碰到,並把它帶了回來。」

「符文宗師的刻刀?」撓了撓頭,劉鋒有些疑惑。

「嗯,那些能夠製作三級精華符文的符文師即為符文宗師,他們個個都是20級以上的召喚師,戰鬥力不下於三十級大召喚師,地位尊崇不下於至尊級的英雄——注意,是真正的至尊級英雄!」說到這裡,尼古拉斯大師的臉上有著一絲難得的崇敬,看的出即使是他,對符文宗師也是相當的尊重與敬佩。

停歇片刻,尼古拉斯微微喘了口氣,看了一眼劉鋒身邊兩眼直冒星星的安吉拉后悍然評論到:「普通的20級高階召喚師在他們眼裡,都是如同炮灰一般的存在——他們是瓦洛蘭人類中,真正的頂尖力量!能夠獨自挑戰各大險境,對抗頂級凶獸的強悍存在!」

「額,然後哪個符文宗師掛在艾卡西亞了,然後他的刻刀被您撿了回來?」雖然被尼古拉斯大師的話語帶的有些熱血沸騰,但是劉鋒還是很注重現在的事情。

「額,或許是吧……」思路被打斷,尼古拉斯大師先是尷尬的點了點頭,隨後又說到:「符文宗師都是有數的名人,歷史上總計也不過那麼幾十個,他們的遺物可都是寶貝,我把它送給你,是希望你能好好利用。」

「那啥,師傅,為什麼您當時不自己使用啊?」想想刻刀里的怪異事情,劉鋒有些糾結的問到。

「它不趁手!」瞪了一眼劉鋒,尼古拉斯大師故作生氣的說到。

「額,好吧好吧……」有些無語的把刻刀收進召喚師筆記,劉鋒摸了摸鼻子答道。

這老頭的兒子剛剛出去的時候,不是還在讓斯科特去帶刻刀么……

不趁手?

鬼才信!

想起剛剛那聲音做出的要求,劉鋒又是一陣疑惑,出聲問到:「師傅,符文水晶是個什麼東西啊……」

「符文師煉製符文的程序比較複雜,分為充能、過濾、刻繪、熱熔、灌注、封能幾步——嗯,現在還要加上冷卻這一步。在這些步驟全部完成之後,一個符文才算是製作完畢。」

「而符文師製作符文時需要的東西,則分為必備器材和消耗材料兩個部分。其中的必備器材有符文刻刀和熔煉火焰,以及你剛剛提出來的冷卻靈液。而消耗材料則有符文玉板、封能膠布、符文水晶和純凈砂紙」

「當然,少不了最關鍵的一個——符文能量~!」 昨晚碼字到11點,碼完倒頭就睡了,倒是把上傳這事給忘了。

今天兩更作為補償吧

***

正式確定了雙方的師徒身份,尼古拉斯大師讓安吉拉先回去,畢竟接下來的事情就是符文師之間的授課內容了。

有些戀戀不捨的看了看劉鋒,安吉拉嘆了口氣,走出尼古拉斯大師的房門。站在門外,她左手抱著右手肘部,右手托著下巴,思索了一陣后,眼睛突然一亮。當即朝著一個平日都不怎麼去的方向走去。

目送安吉拉離開,劉鋒把視線又轉回了屋內,跟尼古拉斯大師學習起符文師的各項內容。

一天,就在這樣手把手授課的內容中結束了,劉鋒雖然並沒學習到任何具體的煉製技巧,但對符文煉製的過程卻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符文師確實比召喚師更加稀缺,除了最關鍵的天賦之外,還要依靠個人的努力,不斷的提升自己煉製符文的技巧和能力,除此之外還要具備一定的必要條件。無論是符文刻刀、熔煉火焰還是冷卻靈液,都絕對是稀缺物品,想要獲得一份普通的都很困難,弄到優秀甚至極品的自然是難上加難。

可以說,用海底撈針來形容這些必備器材,絕不為過!

市面上最便宜的符文刻刀也價值上百金幣,好一點的就上千了,如過不是符文師都是有錢的主,只怕也用不起這麼貴重的東西。

當然,真正成為符文師之後,金幣就成了數字化的東西,他們真正在乎的,是中、高階符文煉製的數量和成功率,以及符文師特殊技能的運用。

尼古拉斯大師之前使用過的符文師技能【凝望】原本是用來觀察符文煉製過程中的各項細節,但精通之後就能引發攻擊,用那動人心魄的目光引起對方的恐懼心理。

除了這個技能之外,符文師群體還有其他幾個技能。

有關聽覺的技能【聆聽】,這是在符文熔煉過程中,用耳朵來傾聽眼睛看不到的符文水晶內部,其能量轉化過程和速度的技能。練成之後不僅可以更加細膩的掌握水晶內部能量狀態,也可以用來精確的聽到方圓上百米內的任何聲音!

有關觸覺的技能【探知】,這個技能是用符文刻刀在符文玉板上進行雕刻的時候,對符文刻刀掌控能力,以及玉板上面紋路的細微調整時會用到的,在練成之後無疑會大幅度提升符文煉製成功率,同時也可以提升符文師手指的靈巧程度,以及讓人最為恐懼的單體穿透性攻擊技能【洞破】!

以符文師對符文能量的了解,能夠做到將一部分能量集中在手指間,形成巨大的瞬間爆發力,爆發力之強甚至能夠做到穿透召喚師和英雄的生命護盾,徑直打在裡面的人身上!

當然,使用【洞破】的消耗是很大的,不僅會損失大量的符文能量,也會造成一段時間內無法再次凝聚符文能量的後果,如果不是生死關頭,恐怕沒有哪個人會動用這樣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技能。


更重要的是,生命護盾是瓦洛蘭大陸相當苛刻的規則之一,絕大多數情況下,護盾不破,生命不息。因此,即使符文師使用【洞破】,想要貫穿生命護盾擊殺對手,也是不大可能的,畢竟生命護盾的防護能力在那擺著,以【洞破】的威力也會被削減大半,只能透過一絲力道傷及裡面的人。

極大幅度的削弱之下,即使【洞破】打中對手要害,也未必能瞬間致人死地,通常情況下符文師使用這個技能,都是用來攻擊對方的關節部位,造成對手行動能力的下降,掌握戰鬥主動權的,並非殺敵之道。

晚上,劉鋒並沒在尼古拉斯大師家吃飯,而是索要了一個符文水晶之後就選擇了離開。

將符文能量灌注進符文水晶的方式劉鋒已經學過了,並且也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他有些驚嘆,一塊符文水晶竟然價值高達一個金幣,而且還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也怪不得符文都這麼金貴,畢竟材料價錢在那擺著呢!

把符文水晶收進筆記,劉鋒跟尼古拉斯大師道了聲再見,辨識了一下方向後,朝著公寓走去。

路過一家商店,看著裡面售賣的地圖,劉鋒心裡一動,走了進去。

「這位小哥,進來買地圖呢?這裡有斯維爾市區地圖、曼德勒城地圖、德瑪西亞東部區域地圖,還有整個德瑪西亞的地圖,看你要哪種?」剛剛走進店鋪,一個小夥子店員就走了上來,熱情的給劉鋒介紹起來。

「都有什麼區別?」劉鋒一邊觀看,一邊問到。

「斯維爾市區是曼德勒城的中心區域,這份地圖上標註了最近三年來的市區分佈情況,提供了精確到街道、小路規模的路線圖,同時也有中小型店鋪的位置,如果你在市區居住,買上這樣一份地圖就很不錯。喏,這就是本店的位置,地圖上行都有標記的!」店員微笑著給劉鋒介紹起來,同時在地圖上的一個地方指了指,給劉鋒示意到。

定睛一看,劉鋒點了點頭,上面確實標記了這家店鋪的名字,而旁邊幾個店鋪也標記的清清楚楚。對這份地圖比較滿意,劉鋒決定買下,隨後又問起其他幾個地圖的情況。

「曼德勒城的地圖範圍就大了一些,不僅有著城區的地圖,而且郊區也有著較為清楚的繪製。」

「東部地區的地圖就更大了,覆蓋了曼德勒城和附近其他幾個城市的情況,如果您經常在這幾個城市走動,肯定是少不了這份地圖的。」

「至於整個德瑪西亞城邦的地圖,則涵蓋了德瑪西亞城邦內所有城區、城市的概況,地圖較龐大,購買的人相對少一些。」

一一介紹完之後, 朕要輸出就得吼 ,等著後者做出決定。

「嗯,都不錯,斯維爾市區的給我來一份。另外,有沒有整個瓦洛蘭的地圖?」劉鋒微微思考一番,收起最先前的那份地圖,隨後出聲問到。

「瓦洛蘭的地圖?有倒是有,不過相對來說較為粗糙,只有大型城邦、中型王國和大片區域才有的說明,很多地方的特殊地帶都是沒有標記的——畢竟很少有人去。」見劉鋒只要最小的一張,店員不禁有些怪異的看了他一眼,但還是進行了大致的解說。

「嗯,瓦洛蘭的地圖在哪,給我來一份。」點了點頭,劉鋒笑著說到。

「在這邊——喏,就是這張,兩張一共200塊錢。」微微一笑,店員把地圖交給劉鋒,報價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