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顧銘能不招惹,就盡量不去招惹。如果真的招惹了,那我們狄家也不怕事,畢竟神尊強者是不會輕易出手的。」

0

說到這裡,狄雄停了下來,眼中閃過恐怖之色。

腦海中閃過百年前,兩大神尊強者的戰鬥。

那可真是驚天動地,舉手投足間,便毀滅了一座小島。

如今武道界只知有神話,卻不知道神話上面是神尊,而神尊的上面還有更高的級別。

這些東西,只掌握在隱世家族之中,而且僅僅只有家族中的神話才有權知道。

今天,狄雄當著狄家眾人的面說出來,已經破壞了規矩。

眾人聽了他的話后,驚訝的張著大嘴。

一直以來他們只知道神話已經是最強大的存在,卻不想神話之上是神尊,而且這個世上竟然還有神尊存在。

這個消息,無遺讓所有人深深的震驚一把。

「今天所說的話,任何人都不許說出去。 總裁追妻:搞定摳門助理 否則,家法侍候!」

假婚晚愛 狄雄雙眸冷光一閃,從眾人身上掃過。

「是,我等絕不外傳!」

眾人急忙起身。

聽到家法二字,所有人心中不由地顫抖起來。

狄家的家法可以說是非常殘酷的,就算不死也要扒層皮下來。

這也是為什麼狄家屹立千年而不倒的,其中的一個原因。

「都坐吧!我們還是談談顧銘的事吧!今天,鵬鯤的一個手下,私收錢財,為人辦事,得罪了顧銘。神話是不可辱的,這件事,我們狄家必須要給顧銘一個交待。」

狄雄扭頭看向狄鵬鯤。

「鵬鯤呀,你那個手下,放棄吧!反正他的手腳已廢,留著也沒有什麼用,而且他還是個普通人。」

言外之意,已經決定了光頭男的生死。

狄鵬鯤聽后,心有不甘,也很憤怒。

可是在狄家這些最小都是曾祖輩人的面前,他哪裡敢表現出來。

更何況是當著自己的親太祖爺爺面。

「是,乃孫知道了!我會處理的!」狄鵬鯤躬身行禮。

可卻目光中卻閃過一絲殺機。 狄鵬鯤低著頭,並沒有人發現。

狄雄滿意的點了點頭。

「顧銘的面子,咱們給了,可是咱們的面子,他也要給,這件事就由狄秋和鵬鯤去辦吧!」

……

第二天清晨,葉家別墅內,顧銘周身圍繞著濃濃的靈氣,隨著他的每一次呼吸,靈氣迅速地鑽入他的體內。

「靈氣還是太少了!」

睜開眼睛后,顧銘無奈地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銀狐手裡提著早餐小心翼翼地走進別墅。

看著她的樣子,顧銘不由苦笑,看來以後這種玩笑不能開呀。

好好的一個姑娘,給人家嚇成這樣,真是造孽!

起身離開房間。

剛吃過早餐,門鈴響了。

銀狐去開門,隨後皺著眉頭回來。

「顧先生,有人拜訪!」

「看來他們的動作很快嗎?」

顧銘淡淡一笑,早就知道來者是什麼人了,本以為還要兩天,卻不想今天就找來了。

「讓他們進來吧!」

「顧先生,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

銀狐驚訝地看著顧銘。

「知道也不知道!」顧銘淡淡一笑。

銀狐疑惑地轉身,將人帶了進來。

顧銘看去,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和一個三十左右的年輕男子。

兩人都是化勁武者。

來人正是狄秋和狄鵬鯤。

顧銘注視兩人的同時,狄秋二人也在觀察著他。

狄秋目光中滿是驚訝,雖然他知道顧銘很年輕,可是看到本人,還是和照片上有所不同。

站在顧銘面前,無形中感覺很有壓力。

反觀狄鵬鯤,雙目怒視,閃過一絲的殺機。

「想必這位就是顧先生吧,久仰大名,聞名不如見面!」

狄秋微笑,主動打著招呼。

顧銘瞅了他一眼,不由地笑道:「兩位今天來應該不是我說這些廢話的吧,如果是這樣的話,不好意思,我沒有時間!」

此話一出,狄鵬鯤臉色頓時大變。

正準備訓斥顧銘時,只聽狄秋大笑起來。

「顧神者就是顧神者,這脾氣性格真是不一般呀!老夫狄秋,是狄家人!」

「那又如何?」顧銘冷笑,「你認為一個化勁武者有資格和我對話嗎?」

「顧銘,給你臉了是吧?信不信我們狄家分分鐘滅了你。」

盛夏是擁有你的最好時光 狄鵬鯤早就忍不住了,被顧銘傲慢徹底激怒。

狄秋也皺起了眉頭,臉色變得冰冷。

「鵬鯤,退下!」

雖然心中不快,但還是阻止了狄鵬鯤。

「顧神者,昨日鵬鯤的手下得罪了你,我們昨夜已經將他處理。我們族長說了,神話的威嚴不可辱,我們狄家這個面子要給。但是……」

說到這裡,狄秋語氣一變,聲音提高了一倍,「但是我們狄家的面子,也不是任人隨意踐踏的。」

「是嗎?你們狄家還有面子嗎?」

顧銘冷冷一笑,看向狄秋,「看來狄家是存在的時間太久了,一個比一個狂妄,說心話,我還真沒把你們狄家放在眼裡,更不要說給你們面子了。你們的面子很值錢嗎?」

狄鵬鯤一聽,頓時大怒:「顧銘,我看你是活夠了。」

一聲厲喝下,狄鵬鯤身上暴發出幾分兇悍的氣勢。

可是他卻忘記自己面對的是誰了。

顧銘不屑地抬頭瞥了他一眼,「你所說的話是代表狄家嗎?」

「你……」

狄鵬鯤頓時無語,到嘴邊的話卡在了嗓子里,憋的滿臉通紅。

因為顧銘的話,讓他陷入了兩難的地步。

地表前線 深吸了一口氣后,狄鵬鯤冷笑道:「顧銘,我自然代表不了狄家,但是我也是狄家中的一員,你侮辱狄家,我絕對不允許!」

天垂象:一個又一個詭故事 「顧銘,別人怕你,可我們狄家不怕你。既然你不打算給我們狄家面子,那咱們就用武道界的規矩來辦!」

「武道界的規矩?」

顧銘眯著眼睛,疑惑地盯著狄鵬鯤。

武道界的規矩,他還真不知道,不過也能猜出個大體,無非就是對賭或者是挑戰之類。

「沒錯,我們狄家出人與你決鬥,不知道你敢不敢與我賭一把?」

「決鬥?與你賭一把,你有什麼可能跟我賭的?你又想怎麼對賭?」顧銘微微一笑,還真和他猜測的一樣。

「很簡單,你贏了,我向你道歉,並且給你一百億。你和我們狄家的事就此揭過,就當沒有發生過。」

「如果我輸了呢?」顧銘問道。

「這個簡單了,公開給我們狄家道歉,給我們狄家當百年的下人。」

狄鵬鯤這話一出,銀狐頓時大喝:「大膽!狄鵬鯤,你認為這樣的賭注對等嗎?」

被銀狐這麼一喝,狄鵬鯤半天沒反應過來,他完全沒想到一個小小明勁武者,竟然敢沖他吼。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狄鵬鯤回過神后,玩味地看向銀狐。

美麗苗條,可以說是女人中的極品,竟然還是初,這要是弄到榻上,一定棒極了。

被狄鵬鯤那不好懷意的目光盯著,銀狐大為怒火,憤怒的瞪了他一眼。

「哼!」

顧銘冷哼,威壓直接將狄鵬鯤籠罩。

頓時,狄鵬鯤跪倒在地,一口鮮血噴出。

「我的女人你也想打主意嗎?」

狄秋頓時大驚,驚恐地看著顧銘。

他想出手救下狄鵬鯤,可是自己的實力不允許。

反而銀狐,臉蛋瞬間紅潤,羞澀又激動地看向顧銘。

做夢都沒想到,顧銘會說自己是他的女人。

一時間,銀狐的小心臟砰砰地狂跳不止。

「顧神者,還請息怒!鵬鯤年少不懂事,還請原諒。不過,他剛才說提出的,不知道顧神者是什麼意思。」

狄秋也很無奈,本想讓顧銘讓一步就算了,卻不想狄鵬鯤自作主張,竟然提出了決鬥的賭約。

話都說出口了,他也不好反駁,只好默認了狄鵬鯤的意思。

「我答應了,不過賭注要改一改。」

顧銘淡淡一笑,瞅著狄秋。

狄秋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心臟猛然加速跳動,有種不好的預感。

就在這時,顧銘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輸了要付出如此大的代價,那麼你們狄家是不是也應該付出相應的代價呢?」

「我想你們狄家也是要臉之人,這樣吧,對於賭注等到決鬥時,你們再告訴我,如果我不滿意的話,我會親自來取!銀狐送客!」 顧銘冰冷地掃了一眼已經趴在地上的狄鵬鯤,嘴角不由揚,抬手一道靈力打入他的體內。

撤掉威壓,狄秋扶起狄鵬鯤。

「具體決鬥時間,到時會有通知你。」

說完,二人轉身離開。

臨走時,狄鵬鯤陰冷的目光不甘地盯向顧銘,心中更是憤怒到極點。

二人回到狄家后,狄家再次召開會議,說是會議,還不如說是狄雄在下達命令。

七日後,他與顧銘約戰京都之外,並且廣發邀請給武道界中人,至於那些隱世家族自然也要送去請帖。

一時間,整個武道界轟動了。

可非常巧合的是,李德方安排許爭的拜師也在七日後,兩張請帖不分先後的,同時送到了武道界中的強者手中。

當得知這一情況后,李德方和狄家都是十分驚訝。

李德方更是打電話詢問顧銘的意思,是否更改時間。

顧銘聽后,直接兩個字回復:不用!

兩件事都在同一天,而且影響十分巨大,各方勢力竟然把一切活動全部停下,等到七日後這兩件大事過後,再展開。

特別是珍珠節。

原本是後天召開的,卻直接推到了七日後,顧銘與狄家決鬥的第二天去了。

當聽到這個消息時,顧銘更是無語。

不過,胡敏到是很高興,匆匆跑過陪了顧銘一夜后,再次消失不見,也不知道在忙什麼。

轉眼三天時間過去了,還有四天就是顧銘與狄家決鬥,以及他收徒的日子。

外面緊張地布置著,可顧銘就根沒事人一樣,非常悠閑,除了修鍊就是逗逗銀狐。

自從那日顧銘說她是自己的女人後,銀狐也變得大膽起來。

就算是被顧銘佔了便宜,也變得大大方方,再也看不到羞澀。

……

這幾日來,宮偉宸的小日子過的相當不錯。

說的誇張點,可以說就是皇帝般的生活。

自從攀上狄鵬鯤后,狄鵬鯤對他還真的不錯,好吃好喝的招待著,別墅豪車開著,每天更是有著不同的漂亮陪在身邊。

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臉上的傷已經好了,也不知道狄鵬鯤派人送來的是什麼葯,塗在臉上冰冰涼涼的,一天就消腫,第二天就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這讓宮偉宸一時間激動不已。

特別是聽到,狄鵬鯤準備為他報仇時,更是感恩戴德,痛哭流涕。

京都狄氏娛樂的攝影基地。

能夠在京都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擁有近千平米的攝影棚,足以證明狄家在京都的地位跟財大氣粗。

而做為狄氏娛樂的董事長狄鵬鯤,更是充滿了野心。

為了得到虞煙,不僅請來了圈內著名的導演和編劇,更是把宮偉宸這個當紅的明星招攬過來,投資了近十億,打造一部唯美的愛情電影。

當然,故事情節也很是狗血,竟然是根據他和虞煙的身份進行改編的。

女一號毫無疑惑,是虞煙。

而男一號就是宮偉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