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說,你別做爛好人,到時人家有什麼事賴你頭上。」

0

「呃,關我什麼事?」她做了什麼嗎?

「這個小師妹呀,看著斯文,卻很愛交友的,我很多好友都在她圈裡活動,特別是男生。」

「……」

「她要是真去整你也別管人家,小心招惹事非」

「想不到平時大大咧咧的你也有細心的時候(壞笑)」

「呵呵(叉腰大笑),姐就是姐,白叫的么!」

「得啦,要回來二人世界不?」看看也差不多晚飯時間了。

「你不和你那位二人世界?」

葉靈看著一愣,自己好像是遺漏了什麼?偷偷的去翻了翻信息,暗暗鬆口氣,沒有發信息過來。

突然靈光一現,進圈看了看,還有三個評價沒點開。

楚寧晨:一起吃晚飯?

葉靈捂臉:他竟然在朋友圈裡約!

隨後又想想,好像不是好友的看不見?她的好友好像沒誰加了他?

那她放心了。

終究還是不敢在朋友圈裡回他。

還沒寫好回復,錢三寶就發來信息:看來我是被遺忘了,不用管我,我習慣了孤孤零零一個人(凄慘)(可憐)(流淚)

字都不知怎麼打的葉靈:………… 裝睡,一個人吃!

葉靈發覺自己並不愛做選擇題,特別是女朋友與男朋友之間。

她更喜歡「兩全其美」的方式!

後來錢三寶說她是膽小鬼,不敢得罪人!

說就說吧。

其實她不是做不了決定,只是不想楚寧晨知道自己不願和他吃飯後會不開心,與其這樣,不如一個人吃也挺好的。

一一一

葉靈又給胡主任送資料的時候,看見一個母親帶著蒙了臉的女兒在央求:「胡主任!你看我這女兒,臉到底是怎麼了?」

揭開面巾,一張浮腫的臉出現在面前。

葉靈駐步,有點好奇。

「有沒有吃什麼不該吃的東西?有之前有過敏史嗎?什麼時候開始的?」

胡主任例行詢問,女孩就開始抽泣,原本還支吾遮掩的家長心急的一五一十都告訴了胡主任,女兒嫌自己黑,去打了美白針。

葉靈好想截張圖發給哆啦A夢,但是涉及到隱私,還是忍住了。

看著女孩年紀輕輕,穿著潮流,是她這些「成人」不也比的人。

結果自然是被主任狠批,住院治療。

不然還能怎麼辦?

葉靈離開。

往自己身上用什麼東西前,想想後果,或者就沒有那麼衝動了。

若是非用不可,那什麼後果要學著去接受才是。

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上班上到一半,盡頭病房的家屬被投訴。

葉靈走過去,看見一大家子的在開心的聚餐。

吃得還不錯。

葉靈眯了眯眼。

「艾護士,你來了?謝謝你啊!來來來,一起吃一起吃……」中年男人感激的遞上一份筷子。

吃的烤鴨。

葉靈斂斂眸,看了看吃得滿嘴油的三個孩子,連老人家都在用手啃著肉,可能牙齒不好,咬得有點費勁,眼睛卻是一直往放肉的盒子上瞟。

應該是不經常吃吧?

隔壁床新住進來的病人已經不在,大概是出去走動了。

女人坐在床上,還輸著液,看見她來,也一副感恩的樣子。

葉靈不太習慣。

也不受影響。

淡淡的說:「這裡是醫院,請注意保持安靜。還有,注意衛生。」

葉靈檢查了針管情況,一切正常,也不再待。

「艾護士,你等等……」女人叫住她,然後給她老公使眼色,她老公好幾秒才明白過來,跑去把吃了一半的快餐盒合上,拍開伸手要再拿的孩子的手,然後遞到葉靈面前:「艾護士,謝謝你!這個,你拿去吃吧。」

快餐盒捧到她面前,一副真心實意給她的樣子。

「我在上班。」

葉靈自然不會接。

「不是,艾護士,這個……我們都是剛買回來的,就小孩嘴饞吃了兩塊,你別介意啊……」

葉靈剛才瞥了那一眼就知道盒裡的份量連一半都不到了,她自然不會嫌棄小孩吃,她們那樣子,至少一個月沒吃過了吧?

「給孩子吃。」

她不會跟孩子搶食物。

不對,她怎麼可能要他們的東西。

「艾護士,你別嫌棄……要不,再買一盒新的給艾護士?」女人後半句是轉過去小聲的與丈夫商量。

一旁的母子同時瞪了一眼女人,女人直覺自己說錯話了,瞬間低了頭。

總裁蜜蜜寵:老婆有點甜 「不需要。」葉靈想說,烤鴨別多吃,它的色香味都是靠化學調料配出來的……想想錢三寶的勸誡,她忍住不出口。

情陷小辣椒 「艾護士,我們是真的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們都想不到這麼好的辦法弄來錢……」中年男人看她真的不拿快餐盒,往後放了回去。

三個小傢伙瞄了瞄幾個大人的臉色,小男孩偷偷把手伸過去,悄悄打開,拿了一塊在手裡啃,其他兩個也抵不過美味都伸了手。

葉靈收回目光,「現在對於重症疾病,各個地方都有一些專門的慈善機構在做相關的補助,眾籌也是慈善的一種方式,我只是提醒,沒做什麼。」

「要是沒你提醒,我們也不知道上哪找呀,總之還是要謝謝你!」

「不用客氣。」

葉靈離開病房。

走之前又吩咐他們控制音量,保持安靜,免得影響他人。

在走廊遇到了回來的病人,聽見裡面的聲音搖搖頭。

「媽,我們在外面再坐坐吧,滿屋子的燒烤味,聞著難受!」

陪護的女兒故意說得大聲,屋裡面的人不知道聽到沒,她是聽得一清二楚。但是病人的吃飯習慣,也輪不到她們這些護士來管,頂多就是提醒一下而已。

葉靈想裝作聽而不聞,可是陪護的女兒喊住她:「護士,你們醫院允許這樣影響他人的嗎?」

臉往屋裡甩了甩,很明顯讓她出面管管吧?

「我已經提醒他們注意了。」

女子噎了噎,剛才自己在房裡也表現出了意願,但這世上,不願意聽你話的人多了去了。

女子終於還是放了葉靈走。

走遠的葉靈還時不時聽見女子高聲量的一兩句明裡暗裡的嘲諷,一些人聽見,好奇的往那屋裡瞧了瞧,但事不關己,頂多看個熱鬧罷了。

倒是女子用盡心思都沒效,把自己憋了一肚子氣,老母親反倒過來勸女兒遷就點。

不遷就還能怎樣?

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花錢去住單間。

單間也不多。

葉靈嘆了嘆氣,本來工作夠累了,還要理這些瑣事,有點不開心。

科室的人看她嘆氣的樣子,知道她是剛去完558回來,有人就笑了一聲:「你也管不掂嗎?」

葉靈看了看人,聳聳肩,她怎麼就能管掂?

「他們可是把你當恩人的呀。」

當時那家人激動的來感恩的時候,可是驚動了整層樓的人,彷彿葉靈成了他們再生父母一樣,差點就給她送來錦旗的樣子。

也是那一天,整層樓的人都在議論從籌的事情,第二天,幾乎每個護士都被拉著加微信,「請」她們幫忙轉發朋友圈,一分也是愛,一元也是在救助生命。

還好只是幾個病情比較嚴重的用了這種方式,鬧騰半天也就完了。

而最先開始並且是癌症的那一家人,聽說籌款情況還不錯,所以才有了現在看見的「一家和睦」的情形出現。而那一家人,正如她們說的,把葉靈當成了他們的「恩人」看待。

葉靈又深深的嘆了口氣。 ……

林逸愣在了當場,沒想到月霓裳會這麼弄,月霓裳確實潑辣,可這一次實在是太潑辣了,連林逸都沒有反應過來。

不得不說,月霓裳早已經被林逸調教的非常出色了,兩三下把林逸弄的渾身燥熱不已,最後一個翻身,把月霓裳壓在了身下,準備進行下一步行動。

可是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月霓裳挑了挑秀眉,擋住了林逸的咸豬手,輕哼一聲道:「起來,放開我,我要回去睡覺!」

「?!」

林逸的表情當中儘是詫異,不解的望著月霓裳,月霓裳扭過頭去,不搭理林逸,林逸當下沒好氣道:「我的姑奶奶,你把我的火勾起來了,不打算幫我降一降嗎?」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有關係么?」月霓裳冷聲道。

林逸這才明白了,原來月霓裳這是有預謀的,為了對付林逸,連這一招都用出來了,不過林逸沒有強迫女人的習慣,只好站起身來,坐在了一旁的床上,點上了一支煙,生著悶氣。

月霓裳整理好了衣裳,看到林逸這一副欲求不滿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來:「林逸,你知道你現在像什麼嗎?」

高冷大叔求放過 「什麼?」林逸頭也不抬道。

「你現在就像那些沒有被老公滿足的深閨怨婦一樣,你說你一個大男人,怎麼會這麼矯情?」月霓裳笑著道。

林逸沒有搭理月霓裳,繼續抽著煙,月霓裳坐到了林逸的身邊,攬住了林逸的肩膀:「好了好了,不生氣了,我錯了還不行么,你想怎樣就怎樣,如何?」

「不行,我可是有脾氣的人,」林逸彷彿找到了自信一般:「走,你馬上走,離開了你,難不成我林某人就不睡覺了嗎?」

「喂,林逸,你別嘚瑟,給你二兩顏色你就開染坊呀?」月霓裳沒好氣道。

林逸則是不搭理月霓裳,就靠在床頭上面抽煙,看林逸這個模樣,月霓裳當下輕哼了一聲,站起身來就準備離開,不過步伐特別慢,很顯然,是在等著林逸說話,可一直走到了門口,打開了房門,林逸仍舊一點動作都沒有。

月霓裳有些急了,林逸這傢伙脾氣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倔了啊,心中暗罵,臭小子,你要是再不開口,我可就要走了!

等月霓裳一條腿邁出了門,林逸仍舊沒有任何反應,月霓裳也是有些生氣了,好,既然你不開口,那你以後別求我。

說著月霓裳就要離開,可是身體一輕,被人抱了起來,緊接著「砰」的一聲,門被關上了,林逸把月霓裳扔在了床上,一把壓了上去。

月霓裳忍不住「嗚嗚」道:「林逸,你幹什麼?你再這樣我可生氣了……」

可林逸哪裡管那些,三下五除二就讓月霓裳變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任他宰割。

不過林逸的手段也非常厲害,不亞於月霓裳,畢竟是在花叢當中混跡過這麼長時間的,沒兩下,月霓裳就忍不住了,很快,兩個人就達到了靈與肉的結合。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這場戰鬥才結束,林逸抱著月霓裳靠在床上,心中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事情,而月霓裳則是靜靜的看著林逸,過了一會兒埋怨道:「林逸,你就和一頭倔驢一樣,就不能說幾句好聽的安慰安慰人家嗎?」

「拉倒吧,」林逸沒好氣道:「說那些肉麻的話,我可說不出來。」

「喂,你怎麼就說不出來?我可聽說了以前你那些光輝事迹了,你別騙我。」月霓裳嘟起了粉嫩的小嘴唇道。

林逸有些好奇了,不解道:「我以前那些光輝事迹了?你說來聽聽。」

「聽說為了泡上那些浪漫豐滿的法國美女,你還專門學了法語,結果剛剛學了三個月,就按耐不住內心當中的蠢蠢欲動,用你那半生不熟的法語把一個法國美女弄到了床上,有這種事情嗎?」月霓裳輕哼一聲道。

「呃……」林逸的冷汗直流,沒好氣道:「這是誰告訴你的?」

「你就別管是誰告訴我的了,你先說有沒有這種事情?」月霓裳質問道。

林逸苦笑一聲,無奈道:「確實有這麼個事情,不過沒有他們說的那些邪乎,我林逸要真是有那樣的能耐了,還用得著每天這樣徘徊在生死邊緣嗎?我直接找幾個富婆,把她們伺候好了,我不就什麼都有了?」

「噗嗤——」

月霓裳差點噴血:「林逸,我可沒想到,你就這點能耐?」

「你以為呢?」林逸聳了聳肩道。

月霓裳不再和林逸繼續探討這件事情,繼續探討下去,恐怕會讓林逸本來在她心中有著不錯的印象全部消失殆盡。

兩個人就這樣相擁而卧,慢慢的閉上了眼睛,畢竟那種事情還是相當耗費體力了,兩個人又是那麼長時間沒有見面,如同乾柴烈火一般,俗話說的好,小別勝新婚,這倆人可是折騰了不斷時間。

第二天一大早,林逸和月霓裳從房間裡面出來吃早點,櫻花玉早早的就起來把早飯做好了,現在的櫻花玉,就如同這棟別墅裡面的保姆一般,伺候著林逸和他的那些女人們,不得不說,櫻花玉的手藝還算可以,征服了這些女人的心。

美姬子也早早的就起來了,此時看到林逸,美姬子忍不住低下了小腦袋,不敢正視林逸,更不敢正視月霓裳,她可是一宿無眠,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就俏臉通紅、心跳加快。

櫻花玉可是過來人,美姬子這個模樣似曾相識,一下子就看出來了,內心當中忍不住有些好笑,當初和美姬子說那些話的時候,只不過是想要戲弄一下她,瞬間刺激一下,估計昨天晚上肯定主動去找林逸了,只是一大早林逸是和月霓裳一起出來的,看起來她的計劃並沒有成功呀。

吃完了早飯,月霓裳和林若煙兩個人就離開了,林若煙的事情也不少,離開了這麼長時間,公司裡面的一些事務可都還需要她來拍板定音呢。

美姬子也逃似的跟在了林若煙的身後,不敢和林逸獨處一室,畢竟是一個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遇到了這種事情自然會非常害羞了。

一直等眾人都離開了之後,林逸才望向了櫻花玉,沒好氣道:「你是不是給美姬子說了什麼?」

櫻花玉忍不住抿嘴輕笑了起來,輕輕的點了點頭:「嗯,是啊,我本來是看美姬子那麼清純,用這種話題逗一逗她,卻沒想到美姬子這麼承受不住激將法,昨天晚上是不是去找你了?」

「嗯!」林逸點了點頭:「你說你也是,美姬子是什麼人你還能不了解么,戲弄她幹什麼?」

「好了,我知道了,以後不敢了!」櫻花玉吐了吐舌頭道。

林逸也不好再說什麼了,站起身來,瞥了一眼櫻花玉:「就罰你今天晚上給我暖被窩好了,我先走了!」

說著林逸轉身離開了,留下了櫻花玉一個人,不過櫻花玉那粉嫩的臉頰之上瞬間浮現了一抹羞紅,誠然,她是一個過來人,更和林逸發生了一些什麼,可別看櫻花玉和別的女人探討這種事情一副大大咧咧什麼都不怕的模樣,可當真和林逸說起這種事情,也是忍不住臉紅了起來。

望著林逸遠去的背影,櫻花玉沒好氣道:「你也就會欺負我,你還會什麼?」

說著輕哼一聲,開始收拾餐桌上面的餐盤,只是櫻花玉突然想起了她的女兒櫻花清影,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嘆了一口氣,輕輕的搖了搖頭,把這些念頭甩出了腦海。

…… 葉靈想起自己被迫發朋友圈,轉發求助捐款的時候,眉頭皺得能夾死蚊子。

那天剛好把手機揣兜里,男人女人熱情得像中了獎一樣,講述著前前後後,告訴她申請成功了,也有一份她的功勞,因為申請的時候,中年男人一臉迷茫,葉靈就告訴人家可以去找誰誰誰……

她只能說大恩不言謝。

不對,也不是什麼大恩。

就提供了一下自己的已知資訊而已。

知道多了也能幫到人是件好事。

但這件好事讓她並不太愉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