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兄弟,你以前和許珍珍認識嗎?」何炳豪開口問道。

0

「我是從蓉城來的,今天才第一次見到她!」葉星辰老實回答道,眼中卻是一陣疑惑。

「哇撒,情聖啊,當真情聖啊,沒想到你第一天見到她就把她收服的服服帖帖,偶像,收我為徒吧!」左邊陳運恆說著就要行拜師禮,卻被葉星辰一把扶住。

「我說你們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和許珍珍只是普通同學關係,她只是因為我是新生,帶我來宿舍而已!」葉星辰奇怪的問道。

「嘿嘿,誤會,怎麼可能誤會,許珍珍可是我們班的班長,更是我們學校……」

「恆子,你是不不想活了?」陳運恆話還沒說完,忽然被旁邊的何炳豪打斷。

「嘿嘿,總之,她可是從來沒有對一個男生這麼好過?」陳運恆趕緊將話題一轉,卻聽得葉星辰疑惑更濃,難道許珍珍的背後還有什麼龐大的勢力不成?不過看三人這幅表情,應該是不會說出來的。

「呵呵,是么,那可真是我的榮幸!」葉星辰知道從三人的口中問不出什麼,燦燦笑了幾聲。

「嘿嘿,且止是榮幸,簡直是飛來橫幅啊,哎,我怎麼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呢?她家裡那麼有錢,要是能夠看上我就好了……」陳運恆長嘆道。

「就你這鳥樣,誰會看上你,林兄弟,來,看看你的床,被子床單都是新的,這是學校統一安排的,其他的還有什麼地方不滿意,告訴我們,我們幫你弄,大家一個寢室的,不用客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許珍珍的餘威尚在,何炳豪等人對葉星辰很是客氣,這讓葉星辰心裡很不爽快,怎麼感覺自己像個小白臉一樣呢?

隱隱之間,葉星辰猜出了許珍珍肯定有一個很不簡單的身份,難道又是哪個超大集團的千金?又或者哪個名門望族的公主?

心中雖然充滿疑惑,不過葉星辰還是面帶笑容的隨著何炳豪幾人走進了寢室,發現裡面的寢室也很大,擺放著四張單人床,床單都是天藍色的高質量棉布,看上去很是新鮮,和幾人隨便聊了一些,葉星辰靜靜的躺在床上,腦海中思量許珍珍的身份,最後竟然沉沉的睡去。

「噹噹……」下午一點五十左右,門外響起了鈴聲,正躺在自己床上休息的葉星辰和何炳豪幾人被驚醒。

「快,起床了,是班長大人來了!」何炳豪一掀被子,趕緊從床上爬了起來,更是以從未有過的速度疊起了被子。

再轉頭看向其他兩人,發現也同樣專註的疊著被子,理著床單,似乎面對各大領導的檢查一般,看來這個許珍珍在他們心中真的有著很高的威望呢?葉星辰暗自嘆道,卻快速的將被子疊在一起。

當四人弄好一切打開房門的時候,就見到許珍珍和三名同樣美麗的少女站在門口,許珍珍換上了一件淡藍色的圓領短袖,將那發育完全的胸部凸顯出來,脖子上戴著一根價值連城的寶石項鏈,下身還是早上的那條百褶裙,腳下是一雙藍色的皮鞋,烏黑微卷的頭髮披在腦後,長長的睫毛一抖一抖,看得葉星辰一愣一愣,怎麼剛才沒見她這麼漂亮呢?

「林靖,我給你、介紹一下,她們是我的好友尹姍玫,齊思妍,林珊,可都是我們學校數一數二的大美女噢!」剛剛開門,許珍珍就面帶微笑的朝葉星辰介紹道。

「呵呵,你們好,我叫林靖!」葉星辰面帶微笑,目光掃向了三人,發現三人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其中尹姍玫穿著一件白色的時尚襯衫,下身是一條淡藍色的休閑長褲,腳下卻是一雙高跟涼鞋,頭髮燙成微卷,還染成了酒紅色,看上去最為成熟,要不是她和許珍珍在一起的話,葉星辰還以為是哪個美麗的少婦。

齊思妍長得最為清純,一張瓜子臉,有著一雙如寶石般的眼眸,鼻子微挺,穿著一件學生服,腳下卻套著長腿棉襪,看上去竟然和慕容蓉不分上下,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總給葉星辰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林珊的長著一張娃娃臉,眼睛在三人之中是最大的,一閃一閃,就像芭比娃娃一樣,惹人喜愛。

「聽說你今天狠狠的揍了太子一頓,很不簡單噢?」尹姍玫朝葉星辰媚笑一聲,很是意味深長的說道。

「厄,這個純屬誤會,要是早知道他是太子,我肯定不會動手了,現在還不知道他會怎麼報復我呢?」葉星辰很是謙虛的說道,用他的話來說,做人要保持低調。

此話一出,許珍珍只是輕笑幾聲,尹姍玫眼中卻是露出了感興趣的目光,齊思妍則是一臉的不屑,似乎在為他的話感到羞恥,而林珊大大的眼睛卻是眨了眨,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到是一旁的何炳豪三人眼中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他一個剛剛來的新生,竟然敢揍七大巨頭之一的太子一頓,這……也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呵呵,好啦,快上課了,我們走吧!」許珍珍笑著說道,率先帶著眾人外面走去,舉手投足之間竟是大姐風範,這跟葉星辰早上認識的那個溫柔可愛的許珍珍似乎完全不同。

不過葉星辰也並沒有太在意,反正要查出誰是幕後,並非那麼容易的事情,短時間內也不可能離開這裡,對於許珍珍的身份,遲早也會知道的。 一行人走上路上,葉星辰才逐漸發現許珍珍四人的魅力所在,幾乎所有過往的人都把目光朝這邊移來,眼中充滿了各種目光,這曾讓葉星辰很是疑惑,她們真的有這麼漂亮嗎?可為何自己最初沒有這種感覺呢?

最後他才恍然大悟,自己身邊以前的哪一個不是美女?不管是慕容蓉,還是李筱婷,又或者蘇姍,都是數一數二的大美女,經常和她們混在一起的自己眼光自然變得很高。

恍然大悟的葉星辰又有些得意,自己似乎命犯桃花,走到哪裡都是美女雲集,這是一種幸運還是悲哀呢?

來到教室,班裡的同學基本都來了,當看到葉星辰竟然和許珍珍四名美女一起前來后,都露出了驚訝的目光,特別是早上還想著敲詐葉星辰一筆的幾名男子,一個個眼珠亂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珍珍,我看同學們似乎都很怕你呢?」回到座位后,葉星辰小聲嘀咕道。

「哪兒有啦,我很和藹的好不好!」許珍珍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辯解道。

「呵呵,我又沒說你凶啊!」葉星辰眼見剛才還威風八面的許珍珍這個時候忽然溫柔的像一頭小綿羊,不免心中好笑,難道真的是自己的魅力太大?第一天來就征服了她?

「討厭死了!」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許珍珍卻是翻了一個白眼,嬌嗔說道,神態嫵媚,就連葉星辰也為之一愣,至於不遠處聽到許珍珍這種聲音的尹姍玫幾人更是驚訝的望向葉星辰,似乎在想他到底什麼樣的魅力,會把女王許珍珍變得如此羞澀?

很快,上課鈴聲響起,這一趟是英語課,一名四十多歲,頭髮輸的光亮,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的金髮女子走了進來,竟然是一名老外,可惜長得不怎麼樣,身材也不知道發福,完全沒有那種西方人的豐滿身軀。這讓葉星辰再次想到了美麗的李筱婷,她上課的時候那感覺多好?

哎,還是儘快查出那幕後之人吧!葉星辰暗暗嘆息了一聲,又轉頭低聲對許珍珍說道:「珍珍,這學校里除了太子黨外,還有其他的幫派嗎?」他知道,既然能夠暗中操控靜海市的人一定大有來頭,他的子女或者孫子之類的要是在靈山中學讀書的話,肯定不可能一點名氣都沒有,如果他沒有子女在這裡讀書,那也能通過一些學生查出點什麼,雖然這種機會有如大海撈針,但這也是葉星辰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傾以南兮 京都不比靜海市,這裡高官雲集,關係網更是錯綜複雜,只要自己能夠找到一條網,慢慢查探總會有一些收穫的。

「你問這個做什麼?」許珍珍卻是驚奇的問道。

「厄,我今天不是揍了太子一頓嗎?我想如果還有其他組織的話是不是考慮加入其它組織的問題,不然太子找上我的麻煩我該怎麼辦?如果學校只有太子黨一個組織的話,那我還是直接閃人算了!」葉星辰趕緊解釋道。

「這樣啊,我們學校有七大組織,分別是太子黨,東洋館,粉仙社,國術館,白虎幫,經貿會,跆拳社七大組織,其中太子黨主要是一些高官子弟組成,東洋館是一些喜歡柔道和空手道的傢伙組成的,粉仙社全是由美女組成噢,國術館自然也是喜好中國功夫的學生組成的,白虎幫的幫主是京都一個黑道大佬的兒子,經貿會則是由一些商人的子弟組成,至於跆拳社,你聽這個名字就應該明白啦!」許珍珍輕笑著說道。

「這麼多組織?」葉星辰一愣,他實在沒想到一個學校竟然有這麼多組織,而且聽許珍珍的口氣來看,這些組織的人數還很多。

「呵呵,那是當然噢,靈山中學好幾萬人,這才七雄爭霸而已,不過林靖啊,你揍了太子一頓,我估計沒有哪個組織會收留你,畢竟太子黨雖然都是一群窩囊廢,但背後的勢力的確是整個京都最大的,他們都不願得罪太子黨!」許珍珍又繼續說道。

「哎,看來這事情難辦了,我看我還是轉學吧,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葉星辰嘆息了一聲,其實他的心中卻充滿了不屑,對於這些都生活在溫室里的花都,他可一點都不在乎,到是一個國術館和一個白虎幫引起了他的注意。特別是國術館,如今社會風氣浮躁,很多人崇洋媚外,特別是一些小娃娃,總以為國外的空手道,柔道,跆拳道這些多厲害,卻不知道中國功夫的精髓所在,都跑去練什麼柔道之類,卻沒想到在這所學校里,還有一群人組成了國術館,而且聽許珍珍的口氣,似乎戰力的確不俗?

「呵呵,你在揍太子的時候可不像現在這樣沒自信噢?」許珍珍看到葉星辰一副沒精打採的模樣,輕輕笑道。

「哎,那時候不知道他是太子嘛!」葉星辰無奈的又是一聲嘆息。

「可我怎麼感覺就算你知道他是太子,也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呢?」許珍珍卻是一臉的好奇。

「厄……這個一定是你的錯覺,算了,不說這個,我還是給我老爸打個電話,轉學吧!」葉星辰搖了搖頭,繼續說道。

「呵呵,好啦,其他的組織可能不會要你,但有一個組織說不定會收留你噢?」許珍珍見到葉星辰不住的搖頭,忍不住開口說道。

「噢?現在哪個組織還敢收留我?」葉星辰卻是一愣,目光炯炯的望著許珍珍。

「粉仙社啊,我們班的齊思妍大美女可是粉仙社的高層人員噢,只要由她出面,太子黨也不敢拿你怎麼樣的?」許珍珍神秘的笑了笑。

葉星辰朝不遠處的齊思妍看了一眼,正巧齊思妍也轉過頭來,兩人目光相碰,齊思妍卻是一陣不屑,看的葉星辰一陣火氣,這娘們也太高傲了吧。

「算了吧,粉仙社都是一群女孩子,我一個大男人的,摻和進去做什麼?」葉星辰不知道許珍珍和齊思妍幾人的關係怎麼樣,所以儘管心中很是憤怒,依舊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

「就算你不加入粉仙社,只要得到粉仙社的友誼,太子黨也不敢亂動啊?」許珍珍不知道是擔心葉星辰的安慰,還是其他的原因,依舊不肯放棄。

「算了,我這人雖然膽小,但還沒到要女人保護的地步,我再想想其他的辦法吧?」葉星辰搖了搖頭,讓他去求那個高傲的齊思妍,根本沒這可能。

葉星辰雖然對女人很是了解,但卻從來不是一個主動出擊之人,特別是對這類高傲之人,他有著自己的自尊,不管再漂亮的女人,他也不會主動去巴結的,就像當初慕容蓉一樣,要不是在那次吃夜宵的時候知道慕容蓉內心的孤獨,他肯定也不會和慕容蓉走到一起。

歐陽俊或許喜歡這種冷傲的女人,可葉星辰對這類女子卻是極其反感,沒有以暴制暴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

許珍珍眼見葉星辰如此固執,也不好再多說什麼,轉頭開始聽起課來。

這個英語老師是英國牛津大學畢業的,雖然長得不咋滴,但英語教的得的確不錯,就算葉星辰這種口語過關的人此時也聽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覺就已經下課。

下課鈴聲剛剛一響,葉星辰正打算出去走走,剛剛走出教室,就見到一伙人朝這邊走來,帶頭的正是被自己砸傷的太子黨黨魁余洋。

我操,這報復的速度也太快了嘛?和葉星辰一起出來的許珍珍也注意到這群人的到來,不由的眉頭一皺。

「小子,今天你死定了!」余洋身為太子黨黨魁,要調查葉星辰的檔案簡直易如反掌,此時見到葉星辰,不由的火從心起,人還沒到,已經大聲喝道。

「余洋,你這是什麼意思?」葉星辰還沒有說話,一身校裙的齊思妍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出來,她雖然穿著清純,可說起話來,卻自有一股威嚴,這讓葉星辰微微有些吃驚,沒想到這個看上去清純的女子竟然這麼夠味,只是她為何要幫自己。

「齊思妍,你少管閑事,我今天只是想教訓教訓這小子一頓!」余洋似乎有些顧忌齊思妍,竟然強壓住心中的怒火說道。

「你要教訓誰我不管,但這裡是高二十班的教室,我不希望在這裡看到鮮血!」齊思妍卻是冷哼了一聲。

「好,我今天就給你們粉仙社一個面子,就不在這裡動武,小子,是個男人的下午到天台等候!」余洋惡狠狠的朝葉星辰說道。

一旁的許珍珍聽到這句話后明顯鬆了一口氣,只要余洋不是現在動手,等下午的時候她有很多的方法讓葉星辰逃離余洋的追蹤,可誰料到一直沒開口的葉星辰卻忽然說道:「何必等下午,現在上去也一樣!」

此話一出,不僅許珍珍感到驚訝,就連齊思妍也是一臉驚愣的看向葉星辰,似乎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說? 重生之萬界天尊 難道他沒有看到余洋身後的幾十人么?或者說他白痴了不成?

而余洋更是沒想到葉星辰會說出這樣的話,最後竟然狂笑出來:「你有種,跟我來!」說完,頭也不回的朝天台走去。

葉星辰邁動步子,跟在余洋一群人的身後朝天台走去。

「林靖……」許珍珍趕緊叫道,可惜葉星辰卻根本沒有回頭,繼續朝天台走去。

「珍珍,你讓我做的我都做了,是這個小子不識抬舉,可怪不得我噢!」齊思妍兩手一攤,一副不關我事情的樣子。

「是啊,珍珍,這小子是不是有病啊?竟然敢答應太子,難道他不知道這次太子真的想弄死他嗎?以太子的勢力,在學校殺一個人根本算不得什麼!」一旁的尹姍玫也開口說道。

「走,我們去看看!」許珍珍咬了咬嘴唇,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邁動步子就朝天台走去。

「喂,珍珍,你這是怎麼了?你不會第一天就喜歡上這小子了吧?」齊思妍趕緊一把拉住許珍珍,開口問道。

「你說什麼呢,他是我們班的新同學,我作為班長自然要保證他的安全了,走吧!」許珍珍聽到齊思妍這麼一說,玉臉一紅,不過很快被她掩飾過去。

齊思妍幾女相互對望了一眼,緊緊跟在許珍珍的身後,朝天台走去……

天台之上,葉星辰兩手插進褲兜,神情瀟洒的望著余洋,口中淡淡說道:「我想我們之間只是一場誤會,我和李妍那一天才剛剛認識,她不過是找我做擋箭牌而已,我們之間的打鬥根本毫無必要!」葉星辰的確不想將事情鬧大,所以在這樣的關頭,他還是解釋道。

「誤會?哼哼,這世上哪兒有那麼多誤會,少說廢話,馬上跪下認錯,我可以大發慈悲的饒你一命!」余洋卻是一聲冷笑,他長這麼大何曾被人揍過,現在對方竟然說是誤會。

「余洋,你不要欺人太甚!」葉星辰不想將事情鬧大,但並不代表他會懼怕,相反,他骨子裡從來就沒有怕這個字,哪怕如今他的身份還是一名通緝犯,但只要誰真的得罪了他,他依舊會以最強大的力量給予打擊,這是他做人的原則。

「欺人太甚又怎麼?」余洋卻是大吼一聲。

「看來我再多說什麼也沒用了,既然如此,你們就放馬過來吧!」葉星辰嘆息了一聲,手腕一翻,拇指寬,一指長的小刀已經出現在手中,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出奪目的光芒。

看向葉星辰亮出那把小刀,余洋的身體明顯一顫,似乎是想到了今早自己的手下被他一刀捅傷的血腥場景,不過想到自己這次來早有準備,快速穩定下來,朝身後的眾人命令道:「上!」

一時間,余洋身後的幾人同時從腰間抽出了一把一尺長的匕首,竟然就這麼捍衛不死的朝葉星辰衝來……

面對呼嘯而來的眾人,葉星辰神情嚴峻,沒有絲毫的懼怕,也沒有絲毫的退縮之意,有的只有無奈的嘆息,原本以為到了這裡能夠低調的學習,暗中的查探幕後之人,卻沒想到剛來的第一天就和太子黨的人鬧上了矛盾,看來自己不管走到哪兒,都不會太平靜,既然不能平靜,那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手中的飛刀兵並沒有脫手而出,對他來說,飛刀一出,必定要有人償命,剛剛來到這裡的他並不想殺人,所以,他緊握手中的小刀,沖向了太子黨的人。

太子黨都是一群高官子弟組成的幫派,但他們手下卻有很多打手屬下,這些都是為了巴結這些子弟,以求以後更有出路,所以太子黨在學校才有著極大的勢力,身為太子的余洋更是權勢滔天,就算是在學校殺了人,只要對方的後台不是很硬,也絕對有辦法平息下來。

這就是靈山中學的殘酷,也正因為如此,凡是能夠從靈山學校畢業的學生,後來都成為了全國黑白兩道的人才,這也是為什麼那麼多家長明知道這裡很危險還要送孩子來讀書的原因。

當然,像余洋這樣的人殺一個人雖然沒什麼,但畢竟這裡是學校,人命案還是很少發生的,一年也最多一兩個人被殺而已,不過被打殘,打傷之人卻數不勝數。

葉星辰不知道這個學校的潛規則,但他卻有著自己的原則,既然對方已經惹到這種份上,不好好的給他們一點教訓,他們還會再來的。

想要讓敵人不再騷擾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徹底的消滅敵人,不過在這裡顯然不行,所以,他只能以另一種方法震撼敵人。

腳下步子一動,葉星辰已經來到了沖在最前面的那人的身前,那人手中的匕首直接朝葉星辰的胸口刺去,在他想來,對方不過一人,而且只拿著一把那麼小的水果刀,怎麼可能傷害的了自己,只要捅傷了他,那一定能夠得到太子的重用,等畢業以後還不是錢財滾滾來。

他的眼中沒有一絲的猶豫,顯然這種事情以前也經常干,只可惜這一次他遇到的不是一般的人。

葉星辰身影一晃,已經躲開了他的一刀,反手一刀,刺進了他的手心,在他的慘叫聲還沒響起之前,已經抽出小刀,狠狠的插進了他的右臉,用力一拉,整塊臉皮被撕開,上排的牙齒更是連根拔起,鮮血狂噴而出,殺豬般的慘叫聲響起,整個人倒在地上,用那隻還能夠動的手捂住自己的半邊臉,痛苦的嚎叫著。

其他還衝向葉星辰的人同時一震,顯然沒想到葉星辰竟然如此殘暴,眼中露出了一絲恐懼,可面對余洋的威脅,他們終究還是沒有敢後退,而且想著葉星辰只有一人,繼續朝他衝去,不過卻小心了許多。

然而,葉星辰卻是毫不在意,這些人或許平日里憑藉著人數優勢,在學校里耀武揚威,可在自己看來,就是一群廢材,就算是星曜會最弱的小弟,也能夠單挑他們其中的任何一人,又何況是自己呢?

猛然踹出一腳,狠狠的將左邊的那名匕首才舉到一般的少年踹飛出去,連續砸到了好幾人,其中一人的匕首更是不小心刺進了自己同伴的小腹,鮮血流淌出來,而葉星辰卻是一把抓住另一人拿刀的手腕,用力一擰,那人吃痛,手中的匕首脫手而落,葉星辰並沒有去接住他的匕首,反而雙手抓住他的手臂,狠狠的用膝蓋頂去。

「咔嚓……」骨頭斷裂的聲音驚響整個天台,接著便是那人比嚎叫還要悲慘的叫聲,那森森白凸顯出來,葉星辰卻並沒有就此放過他,直接一手握住他斷裂的那隻手臂,直接以斷裂的骨頭刺進了他的大腿,神經也因此被扯斷,大腿上血箭狂飆,而那人更是直接痛得暈了過去,這一切看似很長,其實都是在電石火花之間完成,當那人暈過去的時候,另外一名男子的匕首才來到葉星辰的身前。

葉星辰反手一刀,小刀重重的撞擊在匕首之上,發出噹啷一聲脆響,巨大的力道讓匕首脫手而出,葉星辰的小刀卻趁此機會瞬間劃過,鋒利的刀身犀利的划斷了他的四根手指,又是一聲響徹雲霄的慘叫。

十指連心,他所承受的痛苦不下於剛才的兩人,可惜他卻沒有那兩人的好暈,還沒有暈過去,葉星辰已經一步上前,猛然踹出一腳,那人的身體再一次倒飛出去,後面想要撲上來的人再次被他砸飛。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地下已經躺下了三名血人,其中有兩人痛暈了過去,一人口吐白沫,每一個人要麼斷手,要麼毀容,手段之殘忍,簡直前所未見,這些平日里只只要欺壓別人的少年哪裡見過這等血腥的場面,一個個嚇得愣在原地,哪裡還敢上前。

就連余洋整個人也一臉的驚愣,彷彿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一樣。

然而,他們不攻擊,不代表葉星辰會不攻擊,面對驚愣的眾人,葉星辰收起了小刀,身影快速傳出,直拳,勾拳,橫踢,旋踢,格鬥術發揮的淋漓盡致,只花了一會兒的功夫,余洋帶來的幾十人就全部倒在了地上,一個個雙手捧著小腹,不斷的哀號著,葉星辰看得明白,有些人自己還沒有動手就已經倒在了地上,不過他也沒在意,反正只要震撼的效果達到就行。

此時,偌大的天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幾十人,有的鮮血直流,有的口吐白沫,有的臉色鐵青,有的佯裝痛苦,只剩下葉星辰和余洋兩人還站著。

葉星辰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彷彿佛陀一般慈悲,可這笑容看在余洋的眼裡,卻彷彿來自地獄的惡魔一般,也只有來自地獄的惡魔才會如此恐怖。

余洋臉色慘白,眼中露出驚恐之色,看著葉星辰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他的雙腿竟然有些發顫。

就在葉星辰要動手教訓教訓他的時候,樓梯口忽然傳來了許珍珍的聲音。

「林靖……」

緊接著就見到許珍珍,尹姍玫,齊思妍,林珊,還有好幾名身材苗條,面容姣好的女子一起沖了出來,當看到所有人都躺在地上,只有葉星辰和余洋站在那裡,其中,葉星辰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他的身上似乎還有血跡,不過他的衣服卻是完好無損,看不出一點傷痕,到時一向飛揚跋扈的余洋,此刻竟然面露驚恐之色,雙腿更是忍不住一陣發顫,似乎受到什麼大的刺激一般。

「這……這到底怎麼一回事?」齊思妍看到現場的情況,終於忍不住問了起來,當許珍珍決定前來天台救葉星辰的時候,她就打電話叫自己的姐妹們趕了過來不過晚了幾分鐘的時間,卻完全變了一個樣。

原本想象中應該被揍得不成人樣的他竟然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反倒是這些想要教訓他的人一個個躺在地上不斷慘嚎,其中還有幾人的身體還在留著鮮血。

難道這一切都是他一個人乾的嗎?

「似乎我們來晚了,又或者我們根本不用來……」一旁的尹姍玫也喃喃叨念了一句,眼中也充滿了驚愣之色,看向葉星辰的目光就像怪物一般,一人之力,只用了幾分鐘的時間,竟然就把幾十人全部放翻在地,而他卻似乎一點事情都沒有,這還是人么?

「林靖,你……你沒事吧?」儘管已經猜出了事情的經過,許珍珍依舊忍不住開口問道,似乎一個人打這麼多人不受一點傷就不正常一樣。

「現在沒事,就是不知道以後會不會有事了?余洋同學,你說呢?」葉星辰似笑非笑的望著余洋,那把收起來的小刀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出現在手中,不斷的挽著刀花,在陽光的照耀下發出刺眼的光芒,看得余洋心驚膽戰,這是一頭魔鬼,絕對是一頭魔鬼。

「以後也……也……不會……不會有事……」余洋毫不懷疑,自己要是一個說不好,他手中的那把小刀會直接刺進自己的身體,所以,哪怕自己是太子黨的黨魁,在這種情況下,他也不得不屈膝與葉星辰的淫威之下。

「謝謝……」葉星辰點了點頭,卻是收起了小刀,朝許珍珍幾人走去,雖說余洋此刻的承諾比處女膜還要脆弱,但他相信經過這一戰以後,就算他要對付自己,也得估量估量自己的實力。

「這些全部都是你一個人乾的?」來到門口,齊思妍眼中的不屑之色全部被驚訝說代替,直接開口問道,她身後的幾名女子也是一個個面露驚訝之色,看向葉星辰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愛慕之情,畢竟,強勢的男人到那裡也會有女人喜歡。

「當然,難不成你以為是武曲星下凡么?」葉星辰翻了一個白眼,卻是朝旁邊的許珍珍笑了笑,以感謝她的關心,接著直接離開了天台,對於齊思妍這樣的自以為是的冷傲美女,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甚至說,還有些討厭。

齊思妍還處於驚愣之中,對於葉星辰的冷淡並沒有注意,反而回頭看了看下場,發現有幾人傷勢慘重,簡直就是被折磨的不成人樣,心裡不由的又是一驚,她還沒有見過如此殘忍之人。

許珍珍看到葉星辰沒事,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對於天台上的那些倒在地上的人卻是看也不看,轉身就朝葉星辰追去,尹姍玫,林珊等人都是看了一眼天台上的眾人,不管是那些骨頭斷裂,又或者臉皮被撕裂的傢伙,眼中除了驚訝外,竟沒有半點恐懼,似乎對這樣血腥的場景早已經習慣。

最後又看了看身體還有些發抖的余洋,微微嘆息了一聲,轉身離開了天台,齊思妍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也跟著眾人離開了天台,不過她帶來的那名女孩卻嘰里呱啦的打聽起葉星辰的消息來。

直到後面再也沒有腳步聲,余洋才一個踉蹌坐到在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衣服竟然全被汗水打濕,嘴裡喃喃念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眼中更是被驚恐之色代替。

葉星辰來到洗手間,將自己身上的血跡用清水洗掉,然後才朝教室走去,當來到教室走廊的時候,卻見到幾名穿著妖嬈的女子站在那裡抽著香煙,應該是剛才和齊思妍一起來的,其中一名身穿迷你短裙,低胸弔帶的女孩見到葉星辰走來趕緊跑上來,笑著說道:「帥哥,你有女朋友嗎?我叫張楊楊,你要是沒有女朋友的話我做你女朋友行嗎?」

葉星辰上下打量了一番女子的,發現長得還是不錯,特別是那胸脯,竟然發育的完全,從上看下去正好能夠看到細白滑嫩的乳溝,只可惜他現在沒這個興趣獵艷,而且不遠處的幾個女生還對這邊指指點點,似乎在打賭什麼的。

「對不起,我對吸煙的女孩子沒興趣!」說完再也不看張楊楊一眼,繼續朝教室走去。

「哎呀,帥哥,只要你答應做我男朋友,我可以改嘛。」那張楊楊卻是上前挽著葉星辰的胳膊,然後用自己的胸脯一蹭一蹭,顯然是在用自己的身體勾引葉星辰。

葉星辰停了下來,轉頭看向了那名少女,冷冰冰的聲音自口中響起:「真想做我的女朋友?」

張楊楊本來想說是,可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感覺到全身一陣冰涼,彷彿掉到了冰窖一般,身體一陣發抖,上下兩排牙齒更是不停的打鬥,發出咔咔的聲響,而葉星辰的那目光更是彷彿變成了毒蛇眼睛一般……

「還……還是……不……不要了!」張楊楊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說出這句話的,她本來是和自己的姐妹打賭,能不能成為葉星辰的女朋友,原本她以為憑藉自己的魅力應該沒問題,可那裡想到葉星辰竟然如此冰冷,而且此時就像一個惡魔一般,根本不敢說一個是字。

最後只能夠言不由衷的說道,可當她說出這句話之後,周圍的那股氣息明顯消失不見,整個人明顯鬆了一口氣,彷彿從地獄回到了天堂一般。

葉星辰朝張楊楊點了點頭,轉身走進了教室之中,對於這種別人的賭注的遊戲,他可是沒興趣。

「呼……」等到葉星辰走進教室之後,張楊楊卻是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她的幾個姐妹也圍了上來,嘰里呱啦的不詢問到底怎麼樣了?

她卻說了一句:「你們以後可不要再害我了,當時可是嚇死我了……」

葉星辰沒有理會她們的話語,進教室后也沒有注意到齊思妍,尹姍玫,林珊等一直注意他的眼神,而是直接來到了自己的方位坐下,從容的拿出課本,彷彿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覺一般。

「林靖,下午我帶你去買點衣服好嗎?我發現你似乎沒帶衣服過來?」一旁的許珍珍卻是轉頭微笑著說道,臉色平常,似乎剛才的事情也是幻覺一般,這讓葉星辰更是疑惑,她到底是誰? 「厄,好啊,謝謝!」雖然不知道許珍珍身份到底是誰,但葉星辰卻從她的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的不安,甚至覺得異常的溫馨,所以他也微笑著點了點頭,要是能夠在這裡交到一個像她這樣善良的好朋友也不錯。

下午的課程就這樣無聊的結束,葉星辰有意無意的打聽著各大勢力的消息,不過不知道是許珍珍本身就知道的不多,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並沒有告訴他多少。

放學后,許珍珍帶著葉星辰逛起了學校,不得不說,靈山中學的確夠大,好幾個山頭連在一起,簡直比一般的社區還要廣闊,而余洋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畏懼了葉星辰的手段,並沒有再來找他的麻煩,這讓葉星辰心裡稍微有些輕鬆。

就在葉星辰潛伏在靈山中學的時候,遠在靜海市的雲龍高中,李筱婷,蘇姍,慕容蓉,三人卻是呆在一起,一個個眼中充滿了憂愁。

「蘇姐姐,你說星辰為什麼這麼久都沒有和我們聯繫了呢?」李筱婷首先開口說道,自從入獄后,她們很快就聽到了葉星辰越獄的消息,可惜這麼久來葉星辰卻從來沒有聯繫過她們,這讓她們心裡很是擔憂。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相信星辰一定不會有事的,歐陽俊他們那邊有消息嗎?」蘇姍也是眉頭緊鎖,可以說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為一個人擔心過。

「菲菲昨天告訴我,星辰那晚轟殺了董浩天就遠離了靜海市,從他們那得到的消息來看,應該已經出國了!」慕容蓉眼中的擔憂之色不比任何人少,擔憂之中還有深深的譴責,她總感覺自己就像一個累贅一樣,遇到這麼大的事情,竟然幫不上葉星辰什麼忙。

「或許他現在還沒有穩定下來吧,一旦他穩定下來,一定會聯繫我們的!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早點休息吧!」蘇姍最後喃喃嘆息了一聲,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多想也已經沒用。

李筱婷和慕容蓉也同時嘆息了一聲,眼中充滿了無奈。

三女還在這邊擔心葉星辰的下落,靜海市黑道已經掀起了一陣血雨腥風,洛雲德一死,整個神龍會土崩瓦解,何雲松,古雲嘯兩人趁機奪權,連續斬殺三名堂主,將神龍會的部分勢力囊如手中,成立了雙龍會,天門會,星曜會,白雲幫,甚至連一些小幫小派也趁此機會對神龍會的其他勢力進行吞併,不過有羅明海在,一直打壓著星曜會和天門會,這讓兩大幫派在鬥爭之中並沒有佔到多少便宜,反而有部分兄弟被抓緊了看守所,到是韋賢超趁此機會崛起,幾乎將神龍會剩下的勢力全部吞併,成為了自天門會,星曜會之後靜海市的第三大幫派,而何雲松和古雲嘯的雙龍會則成為了第四大勢力。

這一夜,月影朦朧,靜海市海邊的一座咖啡廳內,原本屬於神龍會的產業,如今卻隸屬雙龍會,雙龍會會長古雲嘯,何雲松兩人此時正坐在咖啡廳的大廳之中,周圍都是身穿黑色西服的大漢守護。

這個時候,外面響起了汽車的馬達聲,兩人同時望向了窗外,就見到一排高級跑車停在了外面,接著一名有著一頭披肩紫發的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名身高接近兩米的男子,接著就是一群全副武裝的黑衣人。

「楓哥,老七……」何雲松和古雲嘯立馬從沙發上站起來,迎了上去,如今靜海市形式微秒,而他們的勢力最弱,由不得他們不小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