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說這裡的包子口味極其獨特,要不買一個你嘗嘗?」樂天似笑非笑的看著蘇紫影。

0

蘇紫影想了想,吃一個包子也不算什麼問題,她就點了點頭。

「老闆!兩個包子。」樂天喊道。

「好咧!要素餡的還是肉餡的?」老闆問。

「一個素的一個肉的。」樂天回答。

兩個包子裝好了,這個包子大概有一個拳頭大小,算是比較實惠的食物了。

樂天看了看賣包子的老闆,是一個乾瘦的中年男人,他的身後是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看起來壯實得很,臉上帶著一股兇悍之氣,女人正在包包子。

「喏,您的包子……」老闆將包子遞過來。

樂天接過包子就離開了。

「喏。」樂天將那個肉的給了蘇紫影。

蘇紫影接過來,想也沒想的咬了一口。

樂天則是掰開了素餡的包子,他看了看包子裡面,素餡的沒有肉,但是有油,樂天聞了聞包子內的味道,他微微皺眉。

「咦?」

蘇紫影咬了一口就停了下來,她發出奇怪的聲音,然後看了看手上被咬了一口的包子。

下一刻,她閃電般的吐出了嘴裡的包子。

「怎麼了?不好吃嗎?」樂天笑呵呵的問。

蘇紫影臉色大變,她看到前面一個小賣部,她閃電般的沖了過去,買了一瓶水就瘋狂漱口,一瓶水耗光,蘇紫影才鬆了口氣。

「姐夫……」她惡狠狠地瞪著樂天。

「咋了?」樂天笑著問。

「你居然害我?這肉……這肉……」蘇紫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要不是她是一個法醫,心理素質極其強大,現在估計早就吐的七葷八素了。

「這肉看起來沒問題啊?挺新鮮的。」

樂天問。

「樂天……我咬死你!」

蘇紫影氣的連姐夫都不叫了,張牙舞爪的撲向樂天,樂天轉身就跑。

兩個人跑到了角落,樂天被蘇紫影狠狠地咬了兩口,疼得他呲牙咧嘴。

「這個肉不對!這個肉……極有可能是人肉!」

蘇紫影出了氣,她神色嚴肅的看著樂天。

「你以為啊?我昨天就吃了這個包子了……」樂天攤了攤手。

蘇紫影驚訝的看著樂天。

「這就是你的案子?」

樂天點點頭。

「怎麼樣?夠不夠刺激?」他笑呵呵的問。

「啪!」

蘇紫影興奮地一拍巴掌。

「太刺激了!姐夫……我們該怎麼辦?」她急忙問道。

樂天想了想。

「你有什麼好主意?」他反問。

「直接衝進去!將他們抓了仔細審審!」蘇紫影回答。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看也看不到,本來想找劍魂聊聊天的來着,但又想到人家爲了壓制我身體裏的蠱已經耗費了太多的精力,還是不要把人家叫醒了。閒得無聊的我只好睡覺。

在睡夢也中不知道是誰在叫我的名字,我嘟囔了一句別煩我,但那叫聲並沒有停下來。沒辦法我只好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

“你誰啊,老孃睡覺你也敢吵我,把我綁到這裏還不讓我睡覺,有沒有天理啊!”一度壓抑的情緒在被叫醒之後我完全就忍不住了,管你是誰,吵老孃睡覺就是不行!

被罵的蕭朗滿臉的黑線,明明是想救人來着,結果還被臭罵一頓。

“小娘子,你連爲夫的聲音都不記得了麼,爲夫的心好痛。”這麼欠扁的話,除了蕭朗,還有誰說得出來?!我一聽是蕭朗的聲音,頓時就沒有了睡意,“你還知道回來!”我怒道。

“我又不是故意的……”就算看不到蕭朗現在的表情,我也能夠想象到他現在一定是一副小媳婦的苦逼樣子。

現在可不是說這些事情的時候,還是趕緊逃出去要緊,要是被阿羅和小二發現了的話,蕭朗一個人可不一定能對付啊。

事情具體是什麼樣等出去再說。

“算了,你先把我救出去再說。”我嘆了口氣,覺得自己真是夠命大的,這種時候都有人能來救我。

“遵命,娘子。”蕭朗喜滋滋的說道。

汗,我能現在就弄死他麼。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一下子就很信任蕭朗了,直覺和事實都告訴我蕭朗不是一般人。其實他是二般人!

司馬靜這麼難搞定的症狀都被他治好,真真是極厲害的。不知道等我七老八十了的時候蕭朗能不能也用這一招把我變年輕呢,嘻嘻。我不知道自己的臉上露出了一種很賊的笑容,看得蕭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然而我忘記了司馬靜的病跟我的問題並沒有什麼卵關係。

一路上出去顯得暢通無阻,什麼阻礙都沒有的就出去了。也不知道蕭朗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把阿羅和小二弄走的——在被關的時候房門外面分明就一直有人在看守的。蕭朗真神奇。

蕭朗突然開口問我:“你眼睛,怎麼了。”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我就來氣,火蹭蹭蹭的就上去了。

“你問我眼睛怎麼了,我還要問你跑到哪裏去了!什麼時候你一下子就變成了阿羅!”我看也看不到,但是發起火來一點也不含糊,想想都氣到不行,狠狠的掐了蕭朗一把,也不知道自己掐到了哪裏。只是手上一個勁的使力氣。

權少心尖寵:老婆,生個娃 蕭朗悶哼了一聲,並沒有解釋什麼,也沒有阻止我的行爲。他不說話我反而覺得挺尷尬的了,畢竟他也沒有義務這樣對我,現在能來救我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想到這裏我趕緊鬆了手,咬着嘴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倒是有些慶幸看不到,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麼面對蕭朗了。 樂天咂了咂嘴,搖搖頭。

「那多沒意思?如果對方死扛呢? 纏情霸愛:寵上絕色萌萌妻 我們哪有時間和他們耗下去……這樣!你拿著這個包子去那個包子鋪大鬧!不管怎麼樣,先把它鬧的不能營業再說!這個人肉也不知道人吃了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不能再讓後面的人去買了。」他說道。

「好!」

蘇紫影想都沒想的就答應了。

樂天看著她急匆匆的步伐,這妞是個傻大膽啊……

「老闆!你這個包子是怎麼回事?裡面的肉不新鮮……」

蘇紫影一下就將咬了一口的包子扔到了一旁的檯子上,還有四五個在賣包子的顧客一看有人說包子不新鮮,一個個不都不買了。

老闆面色一變,他拿起包子看了看。

「你胡說八道!這都是我們每天買的新鮮肉!我們的客源是很好的……包子每天賣的都不剩!」他辯解道。

「是嗎?那你嘗嘗!」蘇紫影指著包子。

她就不信,老闆敢吃這個包子……

除非他不知情!

老闆娘拿起包子看了看,她居然直接將包子扔進了垃圾桶。

「我們退你錢行了吧?」她說道。

「退錢?我缺的是錢嗎?這包子我要是吃壞了身體怎麼辦?我要報警……我要讓質監局的人來查你們!」蘇紫影威脅道。

「哎哎哎……這位妹妹,沒必要鬧得這麼僵,我們也是做點小生意,都不容易,有話好好說嘛!這個包子真的是我老婆今天早上才買來的肉!這包子也是新鮮的,不信我吃給你看!」

老闆又把包子從垃圾桶拿了出來,看也不看的咬了一口。

蘇紫影驚訝的看著這個男人,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吃人肉吃的這麼香的……

一陣噁心感突襲而來,蘇紫影強大的心理素質都有點頂不住了。

拳頭大的包子被這個男人幾口就吞了,蘇紫影看著他彷彿意猶未盡的樣子,奇怪的眨了眨眼。

「老闆……你吃過豬肉餡的包子嗎?」她問。

「吃過,這就是豬肉餡的!」老闆回答。

蘇紫影看著他,久久無語,最後她獨自離開了。

「姐夫……我大敗而歸。」她無奈的看著樂天。

「怎麼了?」

樂天奇怪的問。

他正拿著一根冰棍在一旁舔著了,看到蘇紫影來了,就把自己舔了一半的冰棍遞過去,蘇紫影接過來「咔嚓」就是一口。

「包子被老闆吃了,吃的是毫不猶豫,我都差點吐了。」蘇紫影嘟囔著說道。

「你說什麼?吃了?」樂天皺眉。

蘇紫影點點頭。

樂天驚了。

老闆吃了包子……那這事可就麻煩了,要麼就是老闆也不知道這包子是人肉餡的,那麼問題就要往上繼續追訴,要追溯到賣肉的人那裡去!

要麼就是……老闆已經吃人肉吃習慣了!

但是這裡也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實心肉其實並不是誰都能吃的,這個東西吃的多了身體會出現一股臭味!

樂天並沒有在老闆的身上聞到這股臭味。

「有點意思……反正我們也閑著沒事,要不然就盯著這一對夫妻?」他提議。

蘇紫影點點頭。

沒想到這盯也沒盯多久,包子鋪在上午十點的時候就關門了。

這包子鋪只做早餐。

老闆夫妻坐上了他們的三輪車離開了。

樂天和蘇紫影在後面遠遠地跟著,一直跟到了郊外的一個村子裡面。

「他們居然住的這麼遠?」蘇紫影奇怪的問。

「那夫妻明顯不是本地人,我估計撐死了算是移民到了咱們山海市!能有個地方住估計就不錯了。」樂天說道。

看這三輪車開進了村子,樂天將車停在了不遠處。

「幹嘛不跟?」蘇紫影奇怪的問。

「怎麼跟?這村子咱的車進去了就出不來了了,你看這路……窄的過分!」樂天指了指。

蘇紫影看了一眼,還真的是這樣。

兩個人走路進了村子,村子不大,充其量百十戶人,不少的老人孩子都路邊納涼說話。

「小朋友……過來!」

蘇紫影攔住了一個七八歲的小孩。

「幹嘛?你是不是想偷小孩?我告訴你……你別犯傻,我這麼大的孩子已經能記住自己的村子了,你還是去偷兩三歲的小屁孩吧!」小孩看著蘇紫影說道。

蘇紫影驚了,她突然發現,這個孩子看自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大傻子。

樂天抖手扔出去十塊錢,小孩一看,急忙撿了起來。

「問你件事。」樂天哼了一聲。

「哥哥你說……」孩子笑呵呵的回答。

蘇紫影眨了眨眼,現在孩子已經都這麼認錢了嗎?

「你們村是不是有一家是在城裡開包子鋪的?」樂天問。

「是啊,我家就是。」這孩子點點頭。

樂天愣了一下,自己的運氣有這麼好?

「哦,你叫什麼名字?」他示意去一旁陰涼的地方說話。

孩子點點頭。

「我叫牛力力!」

「小力啊……你爸媽叫什麼名字?」樂天問。

蘇紫影想了想,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調到了錄音上。

「我爸叫牛大科,我媽叫張春。」牛力力回答。

樂天點了點頭。

「你家的包子好不好吃啊?」他繼續問。

「我家的包子……好吃,不過我不喜歡吃包子,我一看到包子就想吐,我吃的太多了。」牛力力苦著臉說道。

「小力……你家包子餡的肉都是那裡買來的?」蘇紫影忍不住問。

牛力力搖搖頭。

「這個我可不知道,不過我媽買肉,我爸和面……」他回答。

蘇紫影看了看樂天。

「看來老闆娘和這件事脫不開關係,當時吃包子的時候,老闆娘是什麼表情?她有沒有吃包子?」樂天皺眉問蘇紫影。

「沒吃,我當時只顧著看老闆了,沒注意到老闆娘的表情。」蘇紫影搖搖頭。

樂天想了想、

「小力啊,你家在什麼地方?」他問。

「就在村子的最西頭,你直走就到了。」牛力力回答。

樂天掏了掏口袋,他再次拿出了十塊錢給了牛力力,牛力力開心地離開了。

「我們要直接去那個李大科的家嗎?」 “我……”我張了張嘴,卻只說得出這一個字。看不到蕭朗的表情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沉默不語的他讓我開始心慌起來,要是他生氣了把我扔在這裏不管我了怎麼辦?我還不想被“拋屍野外”啊。

這還是第一次因爲蕭朗不說話而感到煩躁,平時還是有那麼一點討厭蕭朗的那張嘴的,不知道有多想把它給縫上。但現在一下子安靜下來,氣氛實在詭異。

就在我覺得他要把我一把扔到地上的時候,他突然說話了:“對不起啊,小娘子。”

分明就是道歉的語氣爲什麼還是那麼輕佻!要是不加上那最後三個字,我還是會很愧疚的,但是現在,我覺得一點都不!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像蕭朗這樣的人!

“好啦,不生氣。”蕭朗眨眨眼說道。

我鼓着臉不置一語。

“你要是總這樣的話臉會變形的,到時候就不用打腫臉充胖子了,因爲就是‘胖子’了啊。”蕭朗語氣幽幽的,不知道爲什麼聽起來就像是帶有一種不能不相信的魔力似的。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但是爲了避免這種事情的發生我還是鬆了嘴裏的氣。

“現在在哪裏啊。”我只聽見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並沒有聽到任何城市之中應該有的聲音。

蕭朗沒有說話,但速度慢了下來。

我又說了什麼?可是我好像什麼都沒有說吧,不過是問問現在在哪裏而已啊,就這麼難回答?我動了動有些僵住了的身子,以換得一個更舒服的姿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