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喜歡喬語,但這都幾天過去了,她要是醒不過來……」

0

梁母深嘆一口氣,「左左跟右右年齡還小,不能夠沒有媽媽。」

話說到這裡,意思已經是非常的明確了,她想讓梁景銳在找一位妻子。

「你覺得紀末這個人怎麼樣,聰明伶俐不說,還特別的孝順,到時候肯定能夠照顧好兩個孩子。」

梁母的第一選擇,就是紀末。

這幾天紀末也沒有閑著,整天就在醫院還有家裡面來來回回的奔波,就是她這個兒子不識好歹,沒有發現紀末的好。

不過她還不相信了,自己兒子的心是鐵做的,時間久了,肯定會發現紀末要比這個喬語,好的太多了。

感情嘛,就是要慢慢培養的。

梁景銳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所以梁母的提議,他自然是不會答應的。

梁母一聽,頓時在他的身邊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搞的梁景銳心煩意亂。

「要她真醒不過來,我在重新找一位。」梁景銳眉頭緊皺,話裡面滿是不太耐煩。

不過他願意等,等到喬語醒過來的那一天。

「不行,你要給我一個準確的時間,要是一周之內她醒不過來,你就答應。」

梁景銳看著自己的母親,臉上滿是疲憊。

「媽,喬語現在這個樣子,你能不能不要再鬧了。」

他現在真的沒有心情,去想這些東西。

「我沒有胡鬧,我是很認真的跟你說,你難道真的想讓孩子年紀輕輕就失去了媽媽,紀末那個孩子對你做的那些,我都看在眼裡,你就不能夠給她……」

「媽!」梁景銳不悅的喊了一聲,喬語就在他們身邊躺著,這話她也能夠說的出來。

喬語現在能夠聽到他們說的話,只是沒有辦法開口回答罷了。

母親這樣做,不就是讓喬語心寒嗎。

梁母見他這樣,也不好多說什麼,不過特意讓紀末過來,陪著梁景銳。

左左跟右右原本就跟普通的孩子不太一樣,看著紀末這麼殷勤,心裏面很不高興。

「阿姨,我口渴了,我要喝水。」

紀末看到這兩個小孩子,就格外的頭疼,但是當著梁景銳的面,她不能夠發作。

「好。」她輕輕一笑,接著去病房外面給他們兩個人接水。

就在她進入病房的時候,左左不小心撞了她一下,杯子裡面的水全部灑在了她的衣服上面。

不過還好水是溫的,要不然真的就被燙傷了。

「阿姨,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左左連忙在一旁承認錯誤。

紀末臉色鐵青,過了半晌才面漏微笑,「沒事。」

紀末到了衛生間裡面,眼睛變得通紅,這兩個孩子,始終是一個麻煩。

梁母得知紀末被潑水之後,連忙跟她講話。

「這兩個孩子一直跟喬語生活在一起,被她給慣壞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其實他們本性不壞。」

梁母拉著紀末的手,語重心長道,「以後你就是他們的母親了,他們早晚都會接受你的。」

左左跟右右在不遠處聽到這句話,便在一旁竊竊私語。

「這奶奶也太壞了,竟然想讓那些壞女人跟爸爸在一起。」

「要不……」

左左跟右右嘿嘿一笑,接著消失在醫院的走廊之中。

他們拿出自己的水彩筆,在梁母的身上畫了好多道。

「你們這是幹什麼。」

這個舉動,讓梁母頓時嚇了一跳,自己等下還怎麼出去見人。

「誰讓你給我們找后媽的,我不要。」

而且她看人的眼光也太差了,就這樣的女生,也配跟他爸爸在一起。

「奶奶不是要給你們找后媽,只不過是想讓她幫忙照顧你們而已。」

「我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能夠照顧好自己,不需要她。」

他們又不傻,這照顧跟后媽,又有什麼區別,並沒有被梁母糊弄過去。

「那你們以後上學下學,就沒有人接送了啊。」

梁母柔聲細語,希望這兩個孩子能夠接受紀末的存在。

這樣,即便是景銳心裏面不願意,但看在孩子的份上,也會點頭答應的。

「我只讓媽媽跟爸爸接送。」

「那紀阿姨,也能夠成為你們的媽媽啊。」

「說到底,不還是想讓那個壞女人跟爸爸在一起。」

左左跟右右臉色鐵青,直接上前捶打梁母,「我就只認喬語一個媽媽。」

原本他們對梁母的印象並不是特別的差,但是現在,已經對她討厭到了極點。 被感情傷過的男人原來也有這麼傷情這麼落寞的時候嗎?

雪雨一步一步的朝著他靠近,根本就不懷疑為什麼這麼多人之中,自己能夠一眼認定這人就是蕭閻雲,她只知道自己不想看到他傷心的樣子!

身上一暖,帶著淡淡香水味的衣服披在自己的身上!讓他忍不住側目!

看著一旁同樣望著眼前一片金光閃閃的大海的雪雨,將身上的外套又給脫了下來,披在了她的身上!

「深秋了。晚上海風有點涼!不要感冒了!」

雪雨忍不住多看了蕭閻雲一眼,光芒照射在他的臉上,長長的睫毛下投下淡淡的陰影,像是他此刻放不開的心一樣!

「其實我真的不是有意要為難她的! 星際艦娘快遞公司 我就是有些氣不過!明明她都有你們兩個這麼優秀的人疼著愛著了,為什麼還不珍惜!我就是想要有一個人這麼對我,我就心滿意足了呢!」

「你說什麼?」

海風有些大,雪雨又只是自顧自的嘀咕著,難免蕭閻雲沒有聽見,如果他聽見了的話,一準會解釋清楚,並深情的表白!

許多事情,錯過了,想要再彌補回來就不只是一兩句話的事情了!

雪雨乾乾的一笑,這樣的場景這樣的氣氛,總是讓人忍不住的放下心中的防備,將最脆弱的心給留出來!

「我說!我早晚有一天要踏平這一片海,站在太陽上面!」

「那我就祝你一臂之力!」

「謝謝!」

蕭閻雲看著眼前這個大大的笑臉,好像剛才所有的煩惱全部都不值得一提。只要她能夠每天這樣笑著,其它都不重要了!

「明天有空嗎?過來做客吧!」

「你明天有什麼事?」

「小可愛他們從國外旅遊回來了,想要一家人樂一下!」

你走的時候。他們還沒有多少的記憶力,可是終究還是知道有個媽媽的,就算是現在在國外待了一年的時間,小孩子找媽媽的天性不會變!我不想讓他們失望!

「小可愛?」

雪雨有些疑惑的看著蕭閻雲!

雖然吧,他是一個有些時候看上去呆萌呆萌的男人,可是他卻是將自己定位在成熟男人的上面的,一個成熟男人會取這麼可愛的名字?

「我的兒女!許久沒有見媽媽的,想得緊,看一下你明天有沒有時間……」

「你想要讓我扮演你的妻子?」

小可愛嗎?一定很可愛吧!她的父母一定很愛她,不然也不會取這麼可愛的名字!你跟你妻子的感情一定很好吧!

可是明明你們之前那麼相愛,為什麼現在她有投入到另外的人的懷抱了呢!真是想不通,到底有怎樣的氣,才會連孩子都不要了!

「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沒有什麼事!」

不就是扮演一個小孩子的媽媽嗎?只要耐心一點,多陪著她玩玩遊戲應該就行了吧!不過……

「我過去行嗎?他們不會說什麼?」

我跟那個美女可是長得一點也不像呢!就算是想要扮演,好像也沒有什麼硬性條件,到時候不會惹來孩子的反感吧!

還是你打算我以他們后媽的形式出現!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在人家回國的第一天就做這樣的事情。會不會太損了一點?

「放心吧!他們一定會喜歡你的!」

「這個……你既然都這樣說了,那我就過去了啊?」

雪雨忍不住偷偷打量起眼前的這個男人。實在是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麼想的!哪有小孩會隨便認媽的呢!你該不會是被刺激過度了吧?

「餓了嗎?我們回去吧!」

「額……哦……好!」

雪雨在想她要不要好好的畫一下妝,就算是趕不上那個漂亮的女人,但是也不能太丑丟面子不是!只是……

「你方向開錯了!這裡不是我家的方向!」

「反正你也沒什麼事!今天晚上就到我家先住著吧!明天一早也不用那麼趕!」

反正都已經跟慕容墨軒攤牌了,這種情況下,我還怎麼可能會放你回去!到時候不要又被他動手腳!

他以為剛才那樣的情況下,她至少也會猶豫一下,卻沒有想到她想也沒想就拒絕了!還特別嚴肅!

「你又不是不知道墨軒哥哥那個脾氣,要是被他知道我夜不歸宿的話,以後就不要出門了!」

「你到底是怕他還是不願意留下來!」

「不是,我只是……」雪雨有些懵,實在是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解釋這個問題,但是好像不解釋的話,又總覺得不厚道,真的是,磨死個人!

「算了,我知道了,反正在你的心裡最重要的那個人永遠都是他!」蕭閻雲不由得凄苦的一笑,急急地踩了一個剎車就轉彎往另外一個方向而去!

「那個……你生氣了?」雪雨有些不安的看著蕭閻雲那緊繃的側臉,陰惻惻的,感覺到整個空間都瀰漫著濃濃的寒氣一樣,讓人莫名的有些害怕!這人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陰晴不定的!

該不會是因為那個女人拋棄了他選擇了墨軒哥哥,所以他心裡不平衡,所以要找另外一個女人陪在自己的身邊,而且這個女人最好還是墨軒哥哥在乎的人!想來想去,還真的就只有自己了啊!

可是人家墨軒哥哥也是受害者啊,如果他真的跟那個女人在一起還好,偏偏我今天看到的是她跟另外一個男人在一起啊!

你現在還覺得委屈傷心了,人家墨軒哥哥現在還知道是不是在賠禮道歉呢!不過墨軒哥哥也真是的,那樣的女人我打她就算是便宜了的,幹嘛還要去賠禮道歉呢!哼!沒有原則,平時教訓我們振振有詞的,現在自己又是怎麼做的!

「哎呀!不要生氣了啦!我知道你在氣什麼,回去的時候我就幫你教訓他,不過……」

雪雨有些惴惴不安的看著蕭閻雲小心翼翼的說著:「其實真的不是我說你,就算是你現在生悶氣也沒用了啊,這些都已經成為事實了,最多下一次我見到她的時候多幫你罵罵她,但是你還是要放開一點!」

見蕭閻雲沒有理會自己的意思,忍不住大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小氣!」

「不能!」

蕭閻雲冷冷的看著身邊的雪雨譏諷一笑。

「我是一個男人,我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女人投入別人的懷抱!我沒有那麼大的胸襟!」 「景銳,你看看,這原本很聽話的孩子,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

梁母看著他們兩個人的眼中,已經沒有了自己這個奶奶的存在。

「左左右右,你們說,我跟媽媽對你們來說,誰更重要。」梁母還在一旁討好他們,「我可以讓你們做喜歡的事情。」

她還就不信了,自己這個地位比不上喬語。

左左右右想也不想,直接搖搖頭,「我的奶奶,從來不會想著跟我們找后媽。」

更可況他媽媽現在只是太累了,躺在病床上睡著了而已,其他一點事情都沒有。

可就是這個人,打著為爸爸好的名義,給他灌輸一些他不喜歡的事情。

「左左右右……」梁母的心頓時打了一個冷顫,「我的意思你也已經明白了,我希望你能夠考慮清楚。」

梁母轉念一想,覺得肯定是喬語在梁景銳的身邊說了自己什麼壞話,才讓他們兩個人的關係變成這個樣子。

到時候紀末他們兩個人結婚,慢慢的,他們之間的隔閡也就可以化開了。

梁母離開之時,扭過頭看著梁景銳,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你怎麼就是不能夠明白,我的苦心呢。

等到梁母離開之後,喬語的手突然動彈了一下。

不過這一切,並沒有被待在病房裡面的人看到。

深夜,紀末來到了喬語的病房之中。

等到梁景銳過來的時候,眉頭微微一皺,冷冷的掀開被子。

「你不是喬語。」

紀末見瞞不過他,便落落大方的承認,「對啊,是不是特別的驚喜。」

「喬語呢!」梁景銳心中又氣又急,生怕紀末對她做了什麼。

「你別慌啊,她不就在那裡。」紀末挽著他的胳膊,眼眶一紅,「景銳,你什麼時候才能夠看到我的存在,我明明不比喬語差。」

隋唐君子演義 梁景銳語氣冰冷,「你永遠也成為不了她。」

接著,就把她的胳膊甩開,將喬語放在病床之上,紀末只好憤憤不平的離開。

即便是昏迷不醒,還能夠讓梁景銳這麼在意,紀末只覺得自己嫉妒的都快要瘋了。

她從小被人捧在手心中長大,想要什麼都會有人乖乖送上。

官場先鋒 可偏偏這個梁景銳,愣是不為所動。

看來,只有喬語徹底從這個世界上……

紀末勾唇一笑,反正這都是早晚的事實,自己還不如提前一些,給她一個解脫。

這幾日,沒有紀末在一旁打擾,梁景銳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在病房內,為喬語擦拭身子,還在那裡說著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的悄悄話。

殊不知這一切,都被躲在暗處的紀末看在了眼中,不過這次她沒有過去吵鬧,反而來到了梁母的身邊

「伯母,我想我這輩子都沒有機會,你成為真正的一家人了。」

梁母輕輕拍著她的背,「不要著急,梁景銳早晚都會發現你的。」

我能看見狀態欄 「可是他整天就在喬語的身邊受著,我就算是想,也沒有機會。」

梁母一聽,頓時火冒三丈,醫院裡面沒有一個陪護嗎,有必要親自在那裡陪著。

想到這裡,梁母就拉到了病房之中,打算好好的說梁景銳,讓他不要再這樣執迷不悟下去。

可就在她進入病房的那一刻,就聽到了梁景銳的聲音。

「你終於來了。」

此時。紀末在醫院的走廊中來來回回踱步,也不知道梁母做的怎麼樣了,有沒有成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