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上一次狐狸親自交過我了,比想象中的要簡單。」白羽臉上浮現出一抹憨厚的笑容道。

0

「那就行,不過還是不能粗心大意,一會兒發起槍戰了,能躲避,就躲避,實在是太密集的話,記住試著調動體內的內力,外放形成粗淺的場域,能夠阻擋住子彈!你現在可是宗師之境了,要是被子彈打中就搞笑了啊!」

秦穆然不放心地提醒了下。

「我知道了!」

白羽點了點頭。

「那行動吧!」

秦穆然看著眾人,一時間,狐狸,周瀟都點了點頭,然後便是按照計劃,摸著黑向著倉庫圍剿了過去。

「嗖!」

秦穆然和白羽身手很快,輕而易舉便是趁著巡視燈的間隙翻進了倉庫的範圍之內,一手攀住塔樓的樓梯,手臂發力,整個人身體一輕,便是直接來到了塔樓之中觀察的一名雇傭兵身後。

「咔嚓!」

秦穆然和白羽同時出手,一手捂住雇傭兵的嘴巴,另一手直接便是扭斷了他們的脖子,輕悄悄地將他們放在塔樓裡面,白羽和秦穆然拿起他們手中的槍,直接朝著塔樓下方巡視的雇傭兵開槍。

「嘭!嘭!嘭!」

槍聲響起,頓時塔樓下方的金三角雇傭兵們便是被打中,倒在了血泊之中,甚至連死都沒有猜到到底是從哪裡打來的。

這邊槍聲響起,狐狸周瀟等人那邊也得手,槍聲從四方同時響了起來,一時間,整個人倉庫都陷入到了混亂之中。

不過,幸好這裡大部分都是職業的雇傭兵,面對這種突發的情況,也是訓練有素,迅速便是調整了狀態,整合在了一起,判斷了他們的位置,開始反擊。

只是,他們是雇傭兵,但是周瀟可是孤狼傭兵團的隊長,而秦穆然更是傭兵界的神話,尤其是此時他們的手中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AK47,連瞄準都不用瞄準,抬手便是扣動扳機,所到之處,槍聲響起必然伴隨著一人倒在血泊之中。

「不好!有人偷襲!」

金三角的雇傭兵們也是反應過來,扣動手中的槍還擊,一時間整個倉庫都陷入激烈的槍戰之中。

「走你!」

白羽拉開安全環,然後便是將從剛才被自己弄死的一個雇傭兵身上順來的手榴彈扔了出去。

「嘭!」

手榴彈落入一組雇傭兵的隊伍之中,迅速炸開,地上被炸出了一個大坑,而剛剛那組雇傭兵們有的被炸的四分五裂,有的被炸的飛了出去,有的則是直接連殘渣都不剩了。

「我去,這也太猛了吧!比電影里還要牛!」

白羽看著剛剛自己弄出來的場面,自己都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真的手榴彈會這麼的厲害,威力會這麼的大,何著電影里,那些看到手榴彈向外面撲都是假的啊!

「小白,小心!」

就在白羽看著眼前自己傑作的時候,一聲槍響,只見一個突襲到白羽身後的雇傭兵應聲倒在了血泊之中,秦穆然一槍正中那人的眉心。

「發什麼呆!這時候不想活了啊!」

秦穆然怒斥了一聲道,若不是自己剛好看到,後果不堪設想。

「知道瞭然哥!」

白羽尷尬地摸了摸腦袋,隨後臉上便是出現狠辣的神色,朝著近前的一個雇傭兵殺了過去。

另一邊,狐狸和周瀟同樣也彷彿黑夜之中的殺神,所到之處必然是血流成河,這些雇傭兵的實力都不低,但是他們今天面對著的可是當年雇傭兵界最強的雇傭兵團孤狼傭兵團的兩任隊長,光是這種合戰速擊的技術,就不是他們所能夠抵擋的出來,傳聞,孤狼傭兵團曾經可是憑藉著一個團和某個國家一個軍對抗,然後完好無損的離開了!

一槍,便是帶走一人的生命,一槍,便是收割著這群未經允許入侵夏國的雇傭兵。

沒多久,守護在這裡的金三角的雇傭兵們便是被迅速的解決了,其實不是這群人的實力太弱而是他們的對手實在是太強了,無論是狐狸還是周瀟,都是一流高手裡面算厲害的存在,而白羽是初入宗師之境,一流高手更不是他的對手,秦穆然就更不用說了,脫離了現武的古武高手,基本上來多少都是挨虐的地步。

就在秦穆然等人收拾掉這群雇傭兵,準備走進倉庫查看到底是什麼東西,讓聞生這麼緊張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突然從倉庫裡面傳來。

「沒想到,你們還真的來了!」

眾人循聲看去,只見一道身影從漆黑的倉庫裡面走了出來。

「你是什麼人!」

秦穆然冷著聲問道。

「青龍幫儲柯林!」

聽到來人的回話,狐狸目光一愣,身軀一震,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來人竟然是儲柯林!

「你…你是儲柯林?不可能!儲柯林不是已經死了很久了嗎!」

別人不知道儲柯林,可是狐狸卻是知道,儲柯林在青龍幫名聲赫赫,甚至有著青龍幫第一高手的稱謂,只不過青龍幫不都說他已經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呵呵!我是死了,我若是不死,你們這些江湖宵小怎麼會跳出來!敢亂我青龍幫的根基,老夫饒不了你們!」

儲柯林話音落下,整個人便是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而他真正的面目也暴露在眾人的眼前,竟然是一個五六十歲的老者,不過他的一雙眼睛卻是異常的明亮,身上的氣勢不怒自威,令人不敢直視! 然後身形快速的動作着,也就是一晃神的功夫,連染就被他給踹出去了老遠,站在連染身邊的葉寒臉色就是一變,憤怒的看了楚珂一眼,直接就衝了上去,“你這個混蛋,看小爺怎麼收拾你!”

楚珂不屑的眯起眼,然後迅速的就衝到了葉寒的身邊伸手用力的掐住她的脖子,手不斷的收緊,聲音冷冰,“既然你們想送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鄭恆眉頭一皺,趕緊衝上去,楚珂見狀這纔將葉寒放開,跟鄭恆打在了一起。

我看着楚珂輕鬆地樣子,心一點一點的下沉,看來之前鄭恆說的沒有錯,我們幾個人就算是全部加起來,都不一定會是楚珂的對手,這樣對決,毫無懸念。

楚珂都已經十分的厲害了,那麼一直不露面的楚老對付我們,肯定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那麼容易。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都沒有動作的族長突然之間也衝了上去,緊接着一條長長的蠱蟲就直接從族長的身體裏面竄了出來。

我眼珠子猛地就是一瞪,滿臉震驚的看着族長,是蛇形蠱!

難道這就是族長的養出來的本命蠱蟲嗎?

我以前在外婆的蠱書上面曾經看到過,蛇形蠱雖然長得很像是蛇,但是氣勢並不是真正的蛇,而是由人的血肉幻化而成的,雖然比不上血蠱,但也是極其厲害的一種了,而且上面還有劇毒。

它會噴毒液,只要噴到人的身上,那人就會必死無疑。

我怎麼也沒有想到族長身上的本命蠱竟然是這種毒性的東西,要是噴在楚珂的身上,後果當真是不堪設想!

我緊緊的盯着族長,只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被人攥在了一起,緊張的不得了,雖然知道族長現在將本命蠱喚出來,其實是最正確的選擇了,但是我的心裏面還是忍不住十分的擔心,甚至,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替楚珂擋住這條毒蠱。

但是他們並沒有給我這個機會,從開始的時候,裴俊星就一直都沒有跟着鄭恆等人一起進入戰場,而是一直都在跟在我的旁邊,後來好像是看出來了我在想什麼一樣,直接就站在了我的身前,緊緊的攥住了我的胳膊,臉色十分的冷,“你難道忘記了,來之前說的什麼了?”

我和傲嬌領妹的青春 我看了楚珂的方向一眼,只覺得整顆心臟都好像是當初被挖出來似的那麼疼,整個人都好像是魔怔了一樣,發瘋的看着楚珂的方向,

只見鄭恆此時正跟楚珂打成一團,但是很明顯,鄭恆敵不過楚珂,臉色已經開始微微的發白,而且身上還有好幾道的傷口,反觀楚珂那邊,倒是輕鬆了不少,明顯就是處於上風。

連染也已經將躺在地上的葉寒扶了起來,眼瞅着就加入了戰場,讓而旁邊的族長,則是冷着一張臉,緊緊盯着楚珂,手裏面拿着那條蛇蠱,還在按兵不動。

我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是被提到了嗓子眼上似的,快要跳出來了,想要衝上去,但是裴俊星卻死死的抓住了我,怎麼都動不了。

就在這個時候,族長突然就靠近了楚珂,然後將手裏面的蛇蠱用力的甩在了楚珂的身上,我在旁邊看着,只覺得心臟都快跳出來了,要不是裴俊星用力的捂住了我的嘴,恐怕現在我都已經叫出來了!

我紅着眼死死的盯着楚珂,就在這個時候,楚珂突然就好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似的,猛地一個轉身,就將那一條蛇蠱牢牢的抓在了手裏面,眼神落在了不遠處的族長身上,嘴角一勾,彷彿是在嘲諷族長一般。

我頓時鬆懈下來,只覺得後背已經是一身的冷汗,渾身都有點脫力了,楚珂沒事就好。

裴俊星鬆開了我,臉上的表情已經變成了濃濃的嘲諷,一言不發的看着我,面色看起來很冷,半晌後才朝着我怒吼道,“你很滿意現在的結果?冉茴,你知不知道,這樣下去,我們全都會沒命的!除可現在已經不認識我們了!”

我垂下腦袋,沒有吭聲,心亂如麻。

裴俊星說的話,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楚珂現在的情況,我是看在眼裏的,他不光是已經不認識我了,而且還想要殺了我!

今天的時候,他是真的想要掐死我!

裴俊星恨鐵不成鋼的看着我,我吸了吸鼻子,擡起腦袋看向族長,發現族長的臉上突然就露出來了一絲笑意,突然就吹了一聲口哨,緊接着,我就看到楚珂手裏的蛇蠱直接就噴出來了一股血紅色的液體。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不光是我,就連楚珂都沒有反應過來,等他發現的時候,臉上早就已經沾滿了蛇蠱的毒液。

一瞬間,我只覺得自己的腦袋翁的一聲炸開,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蛇蠱跟壓痕不一樣,它並不是用咬人來攻擊的,而是用毒液@!

所以槓槓的時候,其實族長早就已經預料到了楚珂會發現這條蛇骨,也本來就沒有打斷讓蛇蠱去咬楚珂的,而是想讓楚珂先抓住蛇蠱,等楚珂鬆了一口氣的時候,突然之間就噴出來毒液。

我只覺得自己腿都有點發軟了,雖然說楚珂現在是個傀儡,但是楚珂他還是個人啊外婆的蠱書上說,只要是碰到了蛇蠱的毒液的,沒有例外,必死無疑!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發就看到楚珂的身體劇烈得晃動了下,然後用力的將手裏的蛇蠱扔到了地上,還用教用力的碾壓了幾下,眼瞅着,地上的蛇蠱就已經被楚珂碾碎了,流了一地的血。

而族長,臉色也是突然一變,審議劇烈的晃動了一下,臉色變得越來越白,好像馬上就能暈過去一樣,十分的虛弱!

蛇蠱本來就是族長的本命蠱,現在死了,族長雖然不至於會死,但是身體現在肯定也已經受了很大的創傷!

族長惡狠狠地看了楚珂一眼,終於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然後跌坐在了地上,。然後抹了抹嘴邊的血,朝着楚珂冷笑道,“別得意的太早,還沒有人能過逃過蛇蠱的毒液,你會死,你馬上就會死了!”

聽了族長的話,我臉色頓時就是一變,發瘋一樣朝着楚珂的防線除了過去,以外的是,這次裴俊星並沒有攔着我。

但是遠處的楚珂,就好像是沒有聽到族長說的話一樣,動作還是一樣的快,除了臉色原來越蒼白了以外,壓根就沒有反常的地方,就好像剛剛被蛇蠱傷了的人並不是他一樣!

但是我的心裏面卻愈發的着急了,楚珂現在可是傀儡!

傀儡沒有自己的思想,而楚珂現在,就好像是出城的分身一樣,只要楚成不讓他死,只要楚成還控制着他的身體,楚珂就算是死了,也不會倒下的!

所以現在就是爲什麼,楚珂明明就已經中了劇毒,但是身體好像卻是沒有影響的樣子。

我忍不住捏緊拳頭,看着楚珂越來越白的臉,和額頭上的汗,我真恨不得現在就掐死楚成那個老不死的怪物,他現在不過是想要爲了達目的,而且開始不擇手段!

看來,他之前就根本沒有想過讓楚珂過下去吧!

楚珂閒雜是明顯就已經中了劇毒,如果是劇烈運動的話,劇毒擴散的就會越來越快,現在,楚珂的臉上不僅僅只是泛白了,最近還泛着青黑,明顯就是中毒已深的樣子!

很快,我就已經跑到了楚珂的身邊,將連染一吧推開,然後咬破自己的手指就衝了上去,血蠱是萬蠱之王,現在血蠱已經跟我融合在一起了,而且我的身體裏面現在不僅僅之後血蠱,還有龍鱗,上次楚珂被燒成那個樣子都能活過來,是不是現在只要喝了我的血,也不會有事了?

但是我剛一靠近,就被楚珂掐住了脖子,我被迫仰起腦袋看着他,發現現在不僅僅是隻有他的嘴脣,就連他的臉上此時也已經泛着青黑色了,而且看起來十分的可怖,隱隱約約還有幾分猙獰。

楚珂就好像是個木頭人一樣,臉色一丁點的表情都沒有,只是冷冷的吐出一句,“找死。”然後手就越掐越緊了。

鄭恆等人想上前來救我,但是都被楚珂給躲開了。

我一隻手用力的握住楚珂的手,另一隻手則是使勁的往楚珂的面前送,艱難的吐出來一句話,“喝、喝了它,你就不會死了。”

但是現在的楚珂,根本就沒有辦法跟我交流,他就好像是聽不到我的話一樣,只是一味的將手收緊。

絕望漸漸瀰漫了我的身心,我突然擡起腦袋,就看到楚研正站在不遠處,一臉焦急的看着楚珂。

我就好像是重新的有了力氣一般,衝着楚研大吼道,“剛剛的情形你也看到了,你難道就想眼睜睜的看着楚珂去死嗎?”

如果楚珂只是單純的變成了楚老的傀儡,想必楚研並不會管,但是現在,楚珂中了劇毒,楚老明顯就是不想管他死活了的樣子,楚研一直就在旁邊看着,想必也已經看出來了楚珂現在的狀況,

所以,楚研現在絕對不可能會無動於衷。

果然,楚研聽了我的話以後,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隱隱約約的透着一股子蒼白,焦急的飄到了我的身旁,看着我問道,“你肯定有辦法救我哥,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 儲柯林爆發出強大的威勢,一股無形的威壓向著他們襲來,瞬間,除了白羽和秦穆然外,狐狸和周瀟都感覺有些壓抑,喘不過氣來。

「哈哈!本來今晚就想給青龍幫一個下馬威,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些意外收穫。」

秦穆然突然朗聲大笑,一股無形的氣勢從他的身上也爆發而出,瞬間包裹住自己這邊的幾人,頓時狐狸和周瀟原先的那種不舒服感消失殆盡。

「意外收穫?什麼意思!」

儲柯林看到秦穆然如此輕而易舉地化解了自己散發的氣勢,不由自主地皺了皺眉毛,問道。

「本來打算看一看聞生這麼在乎的是什麼,沒有想到,殺了四個堂主后,又蹦出了這麼一個老不死的傢伙,沒想到,青龍幫竟然還有隱藏的宗師!」

秦穆然一雙眼睛盯著眼前的儲柯林,就好像一頭猛狼盯著獵物一般。

甚至此時,在他的腦海里,已經在想,要是將儲柯林的人頭送到了聞生的面前,會不會氣的吐血呢?儲柯林從狐狸的口中得知,那可是底蘊一般的人物啊!這要是這麼折損了,那聞生可不得肉痛死。

「不知道將你的人頭放到聞生的面前,聞生會是什麼反應呢?好想看!我感覺一定比四個堂主的人頭更加的震撼!」

秦穆然饒有趣味地說道。

「呵呵,年輕人,你的身手是不錯,但是你未免太自信了吧!年輕人有自信是好事,但是過分的自信,那就是狂妄自大了!」

「還想將我的人頭放在聞先生的面前,你怎麼不知道我是為其他四堂的堂主報仇,將你的人頭放在聞先生的面前呢!」

儲柯林冷笑幾分,道。

「憑你,還不夠資格!」

秦穆然搖了搖頭,絲毫不將儲柯林放在眼裡。

「我夠不夠資格,殺了你就知道了!」

儲柯林說著便是一步踏出,搶先向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老頭兒,想跟我然哥動手,我先會會你!」

不等秦穆然出手,白羽便是搶先一步!

他進入宗師之境,欠缺的就是磨鍊,跟狐狸和周瀟等人打,宗師之境打一流高手有點欺負人,跟秦穆然這個暗勁初期的高手打,明顯就是自己被欺負了。

儲柯林看到白羽,從後者的氣勢上來看,竟然也是宗師之境的高手!如此年輕的宗師之境的高手,怎麼可能!儲柯林本身就是宗師,所以他比其他的人更加知道想要踏入宗師之境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可是白羽怎麼看也才二十幾歲,如此年輕便是宗師,難不成是在娘胎裡面便是開始修鍊了嗎?

不過,有句夏國俗話說的好,姜還是老的辣,相比於白羽,儲柯林自問自家的經驗絕對老到,所以對上陣來,誰勝誰負還猶未可知!

儲柯林一步踏出,全身的氣勢在剎那爆發,原本看起來是一個極為蒼老的男人,這一刻卻是容光煥發,殺氣騰騰,戰力十足。

「嘭!」

儲柯林一拳打出,空氣呼呼作響,向著白羽的面門打了過去。

同樣的,白羽也是一拳迎了上去,與儲柯林的拳頭觸碰到了一起,兩者糾纏在一起,剎那間便是連續對上了數拳。

內力咆哮而出,順著拳頭擊打在彼此的身體上面,雙方紛紛被震退一步,臉上有些忌憚並且興奮地看著對方!

「不錯,不愧為宗師之境的老怪物,沒讓我失望!老頭兒,再來!」

白羽朗聲一笑,言語之中儘是興奮,別看他身材瘦小,但卻是個十足的戰鬥狂魔,要是發起瘋來,連秦穆然都夠喝一壺的,今天來,白羽並沒有帶上他的太白劍,要是太白劍在的話,恐怕儲柯林一招都接不下來,自從白羽進入宗師之境后,劍法幾乎大成,即便是秦穆然,都不敢輕易接下白羽的這一劍,更何況是儲柯林?

白羽聲音落下,便是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再次主動殺上前去,一拳再次朝著儲柯林打了過去,儲柯林的拳頭有些疼,但是此時,若是不盡全力,等待他的可能就真的是死亡了,所以儲柯林也不敢粗心大意,再次抬起拳頭,朝著白羽呼嘯而至。

「嘭!」

兩拳堆擊,再次紛紛震退了幾步,白羽的手倒是沒有什麼事情,不過儲柯林在這一次對拳后,拳頭算是徹底的發麻了。

秦穆然目睹著兩人的戰鬥,沒有一絲的鬆懈,哪怕白羽的實力不如儲柯林,但是一旦發生什麼意外,他也能夠及時出手,更何況如今白羽的實力根本就不是儲柯林所能夠抵抗的,對此,秦穆然沒有任何的擔憂。

只見白羽與儲柯林對了一擊之後,臉上露出了濃濃的戰意。

「老頭兒,今天你要讓我動全力了!」

白羽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彷彿出鞘的利劍一般,銳不可當。

「沒想到有兩下子,但僅僅是如此的話,那麼,下面你就要死了!」

同樣的,儲柯林毫不避讓,針鋒相對。

「是嗎!那老頭兒,受死吧!」

白羽聽到儲柯林這一句話,心中大怒,當即一步踏出,頓時周身自起罡風,衣襟獵獵,氣勢十足。

「八極,貼山靠!」

白羽健步如飛,迅速便是靠到儲柯林的身前,一記八極拳,便是有如猛虎撲羊,恐怖至極。

「嘭!」

儲柯林也是老練,看到白羽狂奔而來,腳步向後連退數步,拉開一定的距離,同時一記掌刀呼嘯而下,便是要劈斷白羽的這半邊身子。

可是不要看白羽看起來很是老實,但是真的對抗起來,他可是十分雞賊的,看到儲柯林躲閃這下,頓時便是感覺到不妙,一步前踏,身軀立刻改變了方向,同時,以指代劍,攻擊向了儲柯林。

「太白劍式!」

白羽眼睛之中閃過一抹劍芒,在白羽的周身赫然爆發出強烈的劍氣,劍氣橫掃而去,有如黃河般咆哮,瞬間將儲柯林籠罩在其中,浩浩蕩蕩,威勢逼人。

後方,狐狸和周瀟看到這一切都驚呆了,周瀟還好,因為之前也見識過秦穆然的變.態之處還好,可是狐狸卻是難以置信,要知道前不久他們兩個還一起受傷了,短短時間,白羽的實力竟然進步到了如此的程度,簡直是匪夷所思! 我只覺得自己渾身的力氣好像都快要被抽乾了一樣,用力的閉了閉雙眼,然後有氣無力的說,“讓他放開我,我的血或許可以救他。”

楚研聽了我的話以後,雙眼頓時就是一亮,然後突然就衝到了楚珂的面前,用力的掐住他的脖子,楚珂臉色刷的就是一沉,然後低頭看了楚研一眼,將我甩開,直接就像是拎小雞一樣,將楚研拽了開來,然後一巴掌用力的摔在了楚研的臉上。

楚研被楚珂打出了老遠,緊接就再次飛了過去,然後用力的抱住了楚珂的腰,楚珂看起來很憤怒,伸手就用力的拽住了楚研的頭髮。

楚研朝着旁邊鄭恆等人大叫道,“還冷着幹什麼?快動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