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才明明見到你手裡有一個瓶子,裡面裝著副族長的元嬰。」

0

葉雄伸出手,掌心之中,馬上幻化出一個小瓶子,裡面裝著一個迷你小人。

「幻術?」藍蘭十分意外。

「那元嬰小瓶子被佘圓扔落湖裡,引誘你上當,現在估計已經落入飛蛟獸的肚子裡面,如果瓶子沒碎的話,應該還沒死吧!」

藍蘭馬上來到飛蛟獸面前,把飛蛟獸的肚子破開。

「喂喂,內丹是我的,你別跟我搶。」葉雄急道。

飛蛟獸是他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殺死的,此蛟不知道存活了多少年,內丹珍貴無比,而且顯然是冰屬性的,煉化之後,對自己的凝冰功作用非常大,他可不能丟掉。

「內丹在飛蛟獸腦袋裡,你自己不會去拿。」

藍蘭破開肚子,找了很久,終於在蛇腹之中,找到一個裝著元嬰的小瓶子。

葉雄也在飛蛟獸的腦袋裡,拿出了一個拳頭大小,散發著徹骨冰寒的內丹,還帶著血絲,輕輕地擅動著。

德魯賽的騎士 他正準備將飛蛟獸的內丹收起來,突然藍蘭說道:「飛蛟獸內丹已經有了靈性,最好現在煉化,不然等靈性消失,到時候效果會大大減少。」

聽完,葉雄馬上將整顆內丹服了下去。

「你瘋了,這樣吞食,不想活了。」見葉雄一口把內丹吞食了,藍蘭嚇了一跳。

飛蛟獸的厲害,她親自見識過,那寒氣就是從內丹散發出去的,現在他一口吞食內丹,就等到吞食一塊有著暴發冰屬性的能量塊,不是找死嗎?

葉雄已經蹲坐在地上,開始煉化起來。

內丹入腹,一股刺骨嚴寒馬上從身上擴散出去。

好在葉雄已經修鍊到《凝冰功》第三層,知道怎麼控制冰寒。

儘管如此,他身上還是被一層厚厚的冰層給包裹住,包了一層又一層,足足十幾層。

他被冰封在裡面,好像一個冰雕一樣。

「沒見過這麼蠢的笨蛋。」見葉雄被冰封,藍蘭以為他承受不住嚴寒,快要完蛋了。

就在這時候,突然卡擦一聲響,冰層破碎,嘩啦啦從葉雄身上掉下來。

「舒服,真是太舒服了。」葉雄伸了伸懶腰,感覺無比的舒暢。

他明顯感覺到,煉化飛蛟獸的內丹之後,元氣大增,特別是冰元氣,已經比木元氣,火元氣,土元氣強了很多,只是比起金元氣,還是差了一些。

如果他此刻有《凝冰功》第四層,他敢肯定,自己一定可以突破第四層。

可惜,除了梵聖功有第五層,其餘的五行功法,他只有前三層的修鍊方法。

藍蘭傻眼了,見鬼一樣看著他。

哪怕是她,也不敢如此膽大,一下子就煉化飛蛟獸的整顆內丹,沒想到這個傢伙,居然真的煉化了,而且實力還大漲的樣子。

這傢伙,真是元嬰初期修士嗎?

「藍族長,危機已經解除,你答應我的事情,該兌現了吧?」葉雄笑道。 「你說什麼?」 神級修煉系統 藍蘭故作不知。

「你的臉呢?」葉雄怒道。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隨便你怎麼說。」藍蘭冷哼一聲。

「喂喂,你怎麼能出爾反爾,有你這麼當族長的嗎?」葉雄怒道。

「想我歸順你,你得看看自己有多少斤兩。」藍蘭冷笑一聲,突然說道:「這樣吧,咱們打一架,如果你能贏我,我就答應你歸順於你,如果你輸了,這事情以後別再提,怎麼樣?」

葉雄想來想去,還是沒有把握。

除非他變身真猿五變,才有可能打贏藍蘭,不然的話,根本沒有把握,最多打個平手。

藍蘭是藍族族長,手上還有那厲害的長鞭,不比自己的菩提劍差多少,除非他能進入元嬰中期,不然的,這一仗,不好打。

「打就打,誰怕誰。」葉雄哼了一聲,說道:「不過我現在剛跟飛蛟獸打完,沒有力氣,這一戰推后。」

「我隨時恭候。」

女人的臉,六月的天,堂堂一個族長,居然說話不算算,這都是什麼世道啊!

「你出爾反爾,我可以不跟你計較,但是我現在要你幫忙做件事情。」

「什麼事情,先說。」

「幫我約見蛇族的族長佘明春,量商三族結盟的事情。」

「什麼三族結盟?」

「新雷族,藍族,還有蛇族啊,不然的話,以你們兩族的實力,遲早被角族吞併。」

「就憑你們,一個剛建立起來沒幾天的族,跟我們結盟?」藍蘭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葉雄臉黑了,這聲音之中的嘲笑之聲,他怎麼可能聽不出來。

「別忘了,你現在嘲笑的這個人,剛才殺了飛蛟獸,救了你一命,讓你們藍族不落到大祭司手裡。」葉雄不爽道。

藍蘭似乎也覺得自己有點笑過份,當下點了點頭:「行,我幫你約佘明春,至於他答不答應結盟,我就不保證了,無論如何,你救過我,藍族是可以跟你結盟的。」

「那我把人召過來。」

「召什麼人過來?」

「我準備把新雷族遷移到這黑荒森,從今天開始,這黑荒林就是我們新雷族的地盤,不然我拚命把飛蛟獸幹掉,圖啥?」葉雄道。

藍蘭嘴巴張得老大,半晌才說道:「原來,你從一開始就打黑荒林的主意。」

葉雄咧嘴一笑:「藍族長,你真聰明,猜對了。」

「你就不怕,還沒安置下來,角族就把你們給滅了?」

「你不是有你嗎,還有蛇族,我怕啥?」葉雄嘻嘻一笑。

藍蘭開始嚴肅起來,她覺得,自己應該重新審視這個傢伙了。

這傢伙,嬉皮笑臉之下,絕對沒那麼簡單。

……

葉雄利用本命元氣,溝通雷徹。

「族長,你的時間觀念跟我們不一樣嗎?」水鏡剛接通,雷徹就忍不住挖苦。

葉雄說離開三天,結果這一個多月都不見人影,雖然雷族現在沒有危險,但是一些瑣碎的小事,煩得雷徹都想甩手不管,能不來氣嗎?

「我辦事的時候,突然出了點狀況,離遠了一點,不過現在忙完了。」葉雄一本正經,臉上半點忽悠的模樣都沒有。

「族內現在怎麼樣了?」

「新招了些人,但是人數不多,現在也就幾十人左右。」雷徹回道。

葉雄雖然幹掉了飛禽族,但是畢竟名聲還是太小了,知道他厲害的人,也就是舊雷族,但是舊雷族,沒有幾個人的實力是拿得出手的。

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人少正好,搬起來也容易,你傳命下去,明天開始,舉族搬遷,搬到黑荒林。」葉雄說道。

億萬總裁【完結】 「什麼,黑荒林?」雷徹嚇了一跳。

「沒錯,就是黑荒林。」

「你沒開玩笑吧,那裡可是死亡之地,不但三族鼎立,而且還有九階凶獸。」

「三族之中,兩族成了盟友,至於那九階凶獸,已經進了肚子,沒啥好擔心的,快點傳令下去,我先掛了。」葉雄說完,不等他回話,直接掛了水鏡,留下雷徹在那邊一臉蒙逼。

接下來,雷徹傳令下去,當雷龍,雷洛他們聽到葉雄要搬到黑荒林之後,同樣一臉蒙逼,最後一行人,帶著狐疑,舉族搬遷,向黑蠻林進發。

葉雄離開黑荒森,朝藍族方向飛去,突然面前出現一道人影,擋在他面前。

「你終於回來了,嚇我一跳,我還以為你死了。」藍紫看見他,鬆了口氣。

「我有九條命,哪有那麼容易死,你們族長死,我還沒死。」葉雄笑道。

「你瘋了,敢這樣罵族長,被你聽到,有你受的。」藍紫嚇了一跳,連忙提醒她。

「她還能吃了我不成?」葉雄笑了笑,問:「咦,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在這裡,其餘的人呢?」

「都回去了,副族長的元嬰找到了,族長要所有人回去族裡開會,我擔心你出事,在這裡等著。」藍紫道。

「多謝你擔心,咱們走吧,回族裡看看。」

報告!萌妻要離婚 兩人剛回到族裡,遠遠就看到族內廣場上,聚集了很多女修士,足足有好幾千人。

藍蘭正站在人群,大聲說著什麼,周圍的人靜靜地聽著。

「大祭司私通角族,謀害於我,幸好族長相救,不然的話,我連元嬰都要死了。」

半空之中,一顆拇指大的光團在訴說著,正是副族長在訴說著大祭司跟角族的罪行,還有自己被兩人設陷阱遇害的情況。

「現在大祭司跟副族長都死了,我會在你們之中,重新選拔兩個人,暫時代替副族長之位。」藍半說完,目光在周圍掃了一圈,突然落到藍紫身上。

「藍族,從今天開始,你暫時代替副族長之位。」

「族長……我……我,這怎麼行,我還沒準備,怕做不好。」

藍紫蒙了,完全沒有想到,族長會臨時做這樣的決定,嚇得她說話都不利索了。

「只是暫替,你那麼緊張做什麼,上來。」藍蘭喝道。

不得不說,藍蘭還是挺有威壓的,哪怕周圍的人,很多人都覺得藍紫資歷太少,實力也不太夠,但是還是沒有人反駁。

藍紫上前,緊張地說一番話,下來的時候,連自己說什麼都不記得,心跳都快要跳出胸口了。

「副族長而已,就緊張成這樣,沒出息。」葉雄忍不住笑道。

「你懂什麼,這裡可是面對著幾千人……」

「幾千人算什麼,當初我面對的可是幾萬,幾十萬的修士。」

「吹牛,誰信你。」藍紫冷哼一聲,一點都不相信。

葉雄沒跟她解釋,反正她遲早會知道,面前的是一親蛟龍,遲早會化蛟成龍的。 接下來,藍蘭又任命一名叫藍尼的元嬰中期修士,暫替大祭司之位。

藍尼年紀很大,是上一界大祭司,現在大祭司死了,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她只能重新出山。

散會之後,葉雄說道:「藍紫姑娘,給我安排個地方住下。」

「不是跟你說過,藍族之內,不允許男修士夜宿。」藍紫重申。

「你又沒問過族長,怎麼知道不行?」葉雄笑了笑,朝遠處還在台上的藍蘭說道:「藍族長,天色已晚,我沒有地方落腳,能不能讓我在此住宿一晚上?」

「副族長沒告訴你嗎,藍族之內,嚴禁男修……」

「藍族長,黑水湖上,你偷窺……」

「閉嘴。」藍蘭連忙打斷他的話。

要是讓族人知道她把這個傢伙看光光,雖然不關自己的事,但是三人成虎,到時候指不定會傳出些什麼流言。

「副族長,找個地方安排一下他住下。」藍蘭說完,頭不回地走了。

族長居然讓他留下來了。

藍紫一臉呆蒙地看著葉雄,目光之中,全都是詢問。

「別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長得比較帥。」

藍紫做了個噁心的動作,這才找個地方,讓他住下。

……

第二天一早,葉雄剛起床,藍紫就來找他。

「族長有事情找你,讓你去大殿見她。」藍紫奇怪地問:「你跟族長之間,是不是有些什麼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她從來沒見過,族長讓男人留下來過夜,也沒有見過,族長用那種眼神看一個男人。

那眼神彷彿是,又恨又無可奈何。

「這是我跟你們族長之間,不能說的秘密。」葉雄笑道。

去到大殿的時候,藍蘭已經在等了,見他進來,說道:「你不是想去見佘明春嗎,我現在帶你去見他。」

「族長這麼焦急,不會出什麼事情了吧?」葉雄問。

藍蘭點了點頭,說道:「角狂已死的消息,角德已經知道了,雖然這事情是角狂咎由自取,但角德這個最是記仇,遲早會來找我們藍族報仇,咱們要抓緊時間跟蛇族結盟。」

「你們藍族在角族有內應?」葉雄問。

「廢話,哪一個族沒有個外族內應,走吧!」

兩人化成兩道流光,衝天而起,朝外面遁去。

一個小時之後,兩人已經到了蛇族的大本營。

蛇族大本營在一片大陝谷,建築的風格就像蘑菇一樣,遠遠從高空看去,就彷彿一朵朵蘑菇生長在地上一樣。

兩人從天而落,來到中間一幢建築面前。

「你們族長在裡面嗎?」藍蘭上前便問。

兩名手下顯然對她很熟了,讓開一條路道:「族長已經在裡面等著,請進。」

藍蘭帶著葉雄,長驅直入,很快就來到了客廳,那裡有一名矮矮瘦瘦,帶著帽子的老者在等候已久。

「藍族長,來了,快請坐。」佘明春目光落到葉雄身上,奇怪地問:「這位是?」

「這位就是前陣子傳得沸沸揚揚,雷族的飛升者,葉雄,現在是新雷族的族長。」藍蘭介紹道。

「原來是葉小友,久仰大名。」佘明春拱了拱手,常見的客套行禮。

葉雄知道佘明春之所以這麼客氣,完全是給藍蘭的面子,不然的話,自己這麼一個才飛升幾個月的新人,他才不會看在眼裡呢!

「佘族長,久仰大名,今天一見,果然氣勢不凡。」葉雄也跟著客套起來。

「兩位請坐。」

三個坐下來,藍蘭這才開門見山,直入正題。

「佘族長,我今天來,是跟你說件事情的。」

當下,藍蘭將大祭司跟角狂殺了副族長,布陷阱企圖謀害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還將葉雄相救的事情也說了出來。聽葉雄將角狂跟大祭司殺了,佘明春目光完全不同了,眼神之中,少了些輕視。

「沒想到小兄弟年紀輕輕,就有這等戰力,不愧是飛升榜上的強者。」佘明春贊道。

「佘族長,言重了。」葉雄客套著。

「佘族長,角狂死了,角德絕對不會善罷干休的,遲早會查出真相,算到我們藍族頭上,到時候,還請佘族長伸以援手。」藍蘭說道。

「藍族長你放心,咱們蛇族跟你們藍族現在是唇寒齒亡,任何一族出事,另一族都不會好過,這道理我明白。」佘明春說道。

「佘族長明白就好。」藍蘭點了點頭。

葉雄一直在旁邊聽著,整個過程都沒怎麼說話,這時候突然站了出來,說道:「佘族長,我們新族長,正準備搬遷過來,到時候咱們三族結盟,更加不懼角族了。」

「新雷族?你們要搬到這裡?」佘明春愣了一下。

「沒錯,已經在路上了。」葉難笑了笑,說道:「兩位,你們可別小瞧咱們新雷族,現在加上我,新雷族已經有四名元嬰修士,其中一名實力不在我之下,已經進入元嬰後期,另外還有一名元嬰中期,論戰力咱們不弱的。」

「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雷族還有元嬰後期修士?」佘明春頓時震驚起來。

就連藍蘭,也有些震驚,因為葉雄從來沒有說過,新雷族還有這樣的底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