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所在的這個世界,被稱為五行天域,總共由六塊大陸組成,各大陸之間有無盡滄海阻隔。」

0

「中央的大陸,名為聖域,雖說帶有『域』字,可聖域之大,遠非荒域等所能相比,根本不在同一個級別。聖域的浩瀚,更是遠遠超過外圍其他五片大陸的總和。」

「聖域之上,大小勢力無數,強者如雲,多如天上繁星!不成聖,終究只是螻蟻!而晴兒所在的勢力,就算在聖域這片大陸之上,都算作頂尖。」

說到這裡,蟬姬婆婆眼含深意地望著林沐晨,緩緩道:「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說完,她轉身徐徐而去,留下由於極度震撼而表情獃滯的林沐晨,獨自站在原地。 正午,耀陽高照。

林府演武場,此時佇立著一百位冰雪戰士,排著整齊的方陣,皆肅穆而立。

他們身體魁梧壯碩,披著冰藍色鎧甲,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絢麗的色彩。

雖然他們身上的修為已然內斂,靈力威壓不顯,但強大的氣息,偶爾有一絲釋放而出,都會令人心神震動。

隱約間,在他們的周圍,竟流淌著冰屬性靈力形成的紋絡,將他們的氣息凝為一個整體,猶如一尊蟄伏的獸王,若是爆發,必將驚天動地,踏破山河。

林嘯以及林家三位長老等一眾高層,也都皆在場。

雖然昨天,林家眾人就已經見到過這些氣勢恢宏的戰士,但今日再次見到,仍然心神震撼莫名。

漠里寒陽 不過林嘯在敬畏的同時,眼底深處卻又滿是羨慕。

倘若林家擁有一半這樣的高手,那股暗中打壓林家實力的勢力,或許都會忌憚不已,從而不敢輕舉妄動吧!

當然,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穿過流年的愛情 先不說這群戰士的實力,單是他們身上的鎧甲都不是凡物,皆有驚人的靈力波動散發而出,那可都是強大的靈器!

然而此時,全場的焦點是面色有些憂慮的蘇晴兒,以及平靜而立的蟬姬婆婆。

今日之後,蘇晴兒將會隨蟬姬婆婆離開,返回自己的家族,去見她的親人,或許以後都不會有機會再來林家。

突然就要離開生活了八年的地方,蘇晴兒心中自是極為不舍,有不安,有仿徨,有期待,有憂慮……

當然,最捨不得的人,現在最想見到的人,卻還沒來……

難道他不來了么?

昨晚的甜蜜與幸福,會如絢麗煙花般逝去,會因為這場離別而散去么?

「公主殿下,時候不早了,我們該啟程了!」一旁的蟬姬婆婆看了看天色,輕聲說道。

蘇晴兒渾身一震,再次看向演武場的入口,美眸中有一抹失落與黯然。

她想到成人禮那天,也是在這裡,在她最失落的時候,少年霸氣歸來的一幕。

今日此時,同樣的地方,少年還會向上次那樣,突然出現在她面前,說一句「我來了」么……

「這小子,到底在幹什麼?怎麼還沒過來!不知道晴兒今日要離開嗎?」

林嘯見狀,也是有些焦急,對身旁的林鵬說道:「大長老,立刻派人去找!」

「是!」林鵬轉身,急速離去。

此時,林家後山。

林沐晨靜靜盤膝而坐,望著遠處青龍城的民房、城郭,以及城外更遠處的山川起伏,層巒疊嶂,有些失神。

只見他雙眼通紅布滿血絲,頭髮散亂,精神似乎有些恍惚。

昨夜林沐晨一夜未眠,在此地枯坐一夜。

蟬姬婆婆所言,對他來說,既是給他打開了一扇大門,讓他知道了這片天地有多麼精彩與廣闊。

同時,也讓他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

這份壓力,壓得他感到快要窒息與絕望!

青龍城彈丸之地,他就已經遭遇諸多波折,幾經生死。

而這個世界如此浩瀚,以後蘇晴兒遠在另外一片大陸,身在那個大陸的頂級勢力之中,他們之間的距離如隔天塹。

這份距離,遠到無數人終其一生,甚至可能都不了解這個世界,連一域一洲都未走出,更何況兩片浩瀚的大陸。

不論是距離,還是身份,都將是阻隔他們之間的一道天塹,令人絕望……

蟬姬婆婆的意思,林沐晨自然是聽懂了。

恐怕她之所以肯與他說那麼多,就是為了讓他知難而退,心中不要有一絲妄想。

這也是林天齊留下來的神識,之前對林沐晨有所保留,不願多說一些秘密的原因。

境界不夠,就接觸高深的事物,往往心智稍有不堅,便會被壓垮,就會成為心中的一道坎,或許永遠跨不過去,武道一途就此斷絕,一生成就止步於此!

當然,倘若跨過這道坎,心境都會得到升華,對於之後的修鍊大有裨益!

而林沐晨雖然天賦出眾,經過三年的磨難,最近又接連經歷了數次生死考驗,心志之堅強於大多數人。

可是,他畢竟還是少年,年僅十五歲,經歷有限,一時接觸到這些多數人至死都不了解的事情,心神難免會劇烈波動。

「咿呀!」

一聲輕快的叫聲響起。

林沐晨抬眼望去,只見依依不知從何處走來,靜靜地蹲在他身邊望著他。

林沐晨摸了摸依依柔軟的毛髮,自嘲一笑:「依依,我現在的樣子是不是很頹廢?你說,一個人如果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抵達那遙不可及的彼岸,那他還那麼拚命努力幹什麼?註定徒勞無功,註定沒有結果!」

「咿呀!」

依依望著自嘲的林沐晨,水靈靈的眼中閃過一抹好奇與詫異。

它不知道這可惡的傢伙到底經歷過什麼事情,昨天還好好的,還與兩個大美女合起伙來欺負自己,怎麼突然像是遭受到打擊,以往的自信幾乎都被摧毀。

看著林沐晨那副模樣,估計心中經歷過極致的煎熬,這種狀態若是繼續下去,他很有可能會精神崩潰!

依依目光微凝,低頭沉思片刻,突然手舞足蹈的叫了幾聲。

林沐晨一愣,看向依依,問道:「你是說,凡人註定會死,為何還要吃飯維持生命?重要的不止是彼岸,還有沿途的無限風景與經歷?我是吃飽了撐得胡思亂想?」

忽然之間,林沐晨感覺自己似乎被一道晴天霹靂劈中,識海中的迷霧煙消雲散,變得前所未有的清明,解不開的結瞬間便被打開。

他有一種茅塞頓開的爽快感!

他感覺念頭突然無比通達,精神力正在顯著的增強!

「對啊!」

林沐晨猛地一拍大腿,嚇了依依一跳,只見他的眼睛泛著驚人的亮光。

常人僅開出九條天脈,而我還開出了九十九條地脈,修鍊速度比常人更快!

而且,我身懷父親送給我的魂珠,裡面有眾多寶典秘技,功法武技等無數,不用為修鍊方法發愁!

我修鍊有萬物之主的前半部功法造化決,丹田之中盤踞著九條天脈大龍,可吞噬屬性之靈,化為己用,有成就全屬性天靈師的可能!

我還有誅仙劍,這柄萬物之主曾使用過的強大道器之一!

這些優勢,任何一項,都足以令無數人發狂,卻都不可得!

而如今,它們全都聚於我一人之身,我還有什麼好頹廢與擔心的呢!

既然這個世界這般浩瀚與精彩,我若不去闖闖,豈不白活一場?!

「哈哈哈哈~」

想通了這些,林沐晨突然仰頭大笑,他披頭散髮,狀若瘋癲。

心結打開之後,他一身鬱氣盡掃一空,身形舒爽無比!

一旁的依依傻眼了,它驚疑不定地望著林沐晨,想不通林沐晨為何突然發瘋了!

難道,心魔附體了……

「老爹,你到底還有多少秘密隱瞞著我啊!」

林沐晨停止笑容,自信而張揚,無形的氣勢散發而出,如同出鞘利劍。

他目光深邃中帶著睿智,望向遠方。

直到此刻,他若是還把林天齊當成普通人,那他就是傻子了!

試問,一個普通的父親,怎麼神識留影,怎麼傳給他如此寶貴的東西?!

林天齊必定不簡單!

「依依,謝謝你!」林沐晨望著依依,目光誠摯而又柔和。

若無依依的那番話,他或許還在煎熬之中沉淪,或許從此碌碌無為,頹然一生。

林天齊既然給他留下了如此珍貴的東西,必然對他賦予了極大的期望,而他差點道心不穩,辜負了林天齊的期望!

林沐晨想到蟬姬婆婆離開時的那句話,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糟了!但願還來得及!」

他突然想起什麼,臉色大變,連忙轉身朝林府跑去。

……

「還沒找到嗎?」林嘯臉色有些難看,向蘇晴兒投去歉意的目光。

已經一炷香過去了,林鵬已經返回,然而還是沒有找到林沐晨。

旁邊的蟬姬婆婆並未感到意外。

有了昨晚的那番話,她相信,林沐晨絕對會知難而退,打消掉對公主殿下的妄想。

畢竟他們兩人,屬於不同的世界,以後或許也不會相見,註定是兩條不相交的平行線。

蘇晴兒臉色有些蒼白,她勉強一笑:「沒事的爺爺,沐晨哥哥肯定是有什麼重要事情耽誤了,你不要怪他,請幫我將這枚玉佩交給他,說一聲珍重!」

「放心吧,丫頭!」

林嘯無奈搖頭,接過玉佩。

「我們走吧!」

蘇晴兒最後依依不捨地瞟了一眼演武場入口,轉身面對蟬姬婆婆。

蟬姬婆婆點頭,命令道:「準備出發!」

「是!」一眾冰雪戰士齊聲道。

說罷,蟬姬婆婆渾身散發著水屬性靈力,將蘇晴兒身體完全包裹在內,兩人身體逐漸離地,升向高空。

一眾冰雪戰士,氣勢爆發,化為一道道人形光柱,衝天而起,緊緊跟隨。

林嘯等人震撼不已。

與此同時,演武場入口,一道身形狼狽的身影竭力趕來。

林沐晨望著升向高空的蘇晴兒,他握緊雙拳,深吸口氣,目光堅定的吼道:「晴兒,不管你身在何方,我若不死,定去找你!」

高空之上,蟬姬婆婆詫異之後,目中閃過一絲精芒。

蘇晴兒深情地望著林沐晨,淚水如珍珠般不斷灑落,她微笑著拚命地揮手。

有這句話,縱為君死,也不相忘! 高空之上的光柱如流星般劃去,飛向遠方,直到再不可見,林沐晨這才回過神來。

「噗!」

突然,林沐晨臉色慘白,噴出一口血霧。

他連忙就地盤膝而坐,凝神靜氣,運轉造化決功法。

突如其來的異變,令一旁的林嘯等人臉色大變,一邊警惕戒備四周,一邊焦急地注視著運功療傷的林沐晨。

造化決功法運轉一個周天後,林沐晨睜開眼睛緩緩吐出一口濁氣,臉色略微好看了些。

「晨兒,到底發生了什麼?」林嘯關切地詢問。

林沐晨怎麼弄得如此狼狽,還負了傷?

難道是蕭家和武士館,他們暗中對林沐晨動了手?

若是如此,那他們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這樣想著,林嘯眼底深處閃過一絲冷意。

「我沒事,方才練功急了點!」林沐晨歉意一笑。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新版.上 眾人一愣,這樣么?

林嘯看著林沐晨,眼含深意的道:「修鍊應該循序漸進,穩紮穩打,切不可貪功冒進,急於求成,以免導致根基不穩!」

林沐晨點了點頭。

林嘯自然不會相信,林沐晨只是簡單的修鍊問題,不過既然林沐晨不願說,林嘯便不多問。

他相信,自己的孫兒能夠處理好一切的!

因為,林沐晨從未令他失望過!

這個孫兒,一直是他的驕傲!

「這是晴兒留給你的!」林嘯將玉佩交給林沐晨,便和眾人一同離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