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的能力我們還沒有完全弄清,就目前而言,只知道它可以通過吞噬血肉,進而恢復傷勢,快速變強,其他的還不清楚,因此,能夠偽裝進城也不是不可能。」

0

羅老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頓了頓,繼續開口。

「但已知的這種能力就已經相當恐怖,只不過那兩個腦袋彷彿各自獨立,相互間有著矛盾,這才制約了它的提升。」

李元也看著街道。

「只要不停的吞噬就能變強,這種能力,可不比傳說中,某些擁有特殊血脈的存在弱,我一定要將它奴役到手,任何人都不能阻止!」

李元雙眼放光,語氣斬釘截鐵。

家族之中,競爭極大,爬的越高,得到的才越多。

那空缺的少主之位,原本對他來說是希望渺茫的,他的競爭力與其他幾個兄弟姐妹相比,實在有些不足。

但,柳暗花明。

這隻怪物的出現,重新讓他看到了希望。

「只是,即使兩個腦袋有矛盾,相互制約,可這青木城裡如此多的人口,它一旦展開吞噬,會不會在短時間內變得極強,超出我們抓捕的能力?」

李元有些擔憂。

羅老聞言搖了搖頭。

「任何能力都是有限制的,不可能讓它在短期內無限制變強,而且過兩天我們的人手就該到了,到時候不怕拿不下它!」

…………

「老闆,結賬!」

王風吃飽喝足,晃悠著走向客棧。

「喲,客官您回來啦!」

小二一眼就看到了王風,得益於後者的大方,他這段時間得到的小費,比客棧老闆給的工錢還多,因此表現得極為熱情。

「我剛給您將被褥換了新的,您看看舒不舒服。」

「您還需要吃些糕點嗎?」

「我給您準備洗澡的熱水去!」

「客官,我最近在學推拿……」

這小二很會做事,王風被他伺候得特別舒服,自然又免不了一番打賞。

他並不吝嗇於這些錢財,因為都是從被殺死的敵人那裡得到的。

只要有人對他不懷好意,他的錢財就不會缺。

「多謝客官!多謝客官!」

小二滿臉喜色。

「這樣,你幫我在隔壁再開一間房……」

王風開口,他不知道劉家今晚會不會有人來,但他要以防萬一。

「隨便登記一個身份,這件事不要告訴任何人。」

他看著小二,扔了一塊銀子過去。

「剩下的都是你的!」

小二眼睛一亮,胸脯拍得呯呯響。

「我保證不會讓任何人知道!」

他在客棧幹了好幾年了,形形色色見過不少人,知道這種開兩間房的,一般都是遇到了麻煩,於是心中暗自留意。

看在銀子的份上,到時候他可以見機行事,報個信什麼的。

。 何世勛在譚家收到了最高的款待,唐幸都有些失寵了。

吃完午飯,何世勛提議去看電影,和譚晚晚唐幸一起。

「好啊,年輕人就是要多出去走走,老是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幹什麼?晚晚,你也跟著去,好好照顧兩個弟弟,尤其是世勛,太小了,你可要看緊點,不準欺負他。」

「媽,你真不要被他單純無害的樣子騙了。這小子鬼精著呢,都敢和他爸媽開庭打官司。」

「這孩子怎麼這麼可憐,你那爸不是個好東西,你敢於鬥爭是對的!」

「媽……」

「阿姨姐姐,你真好……」

何世勛的金豆豆說來就來,已經抱著譚母可憐巴巴的哭起來了,哭得譚母心都軟了。

譚晚晚是獨生女,生了她身體虧損,一直沒懷上二胎。

她看到唐幸就覺得喜歡,看到何世勛恨不得搶過來給自己當兒子。

「有阿姨在呢,沒事就來家裡吃飯,正好你唐幸哥也常來。就把這當成自己的家,別客氣!」

「嗯,阿姨姐姐做的飯可好吃了,那我下次來吃飯。」

「真乖,讓你晚晚姐帶你出去玩。吃什麼喝什麼買什麼玩具,都管她要。她平常零花錢都花不完,給你們用。」

譚晚晚扶額,她想去做一下親子鑒定。

她到底是不是親生的?

她媽的心都快偏到咯吱窩了。

譚晚晚就這樣被轟出了家門,何世勛興高采烈的去買奶茶。

「那麼愛喝是吧?我讓你喝個夠!」

譚晚晚也是個狠人,直接買了一個礦泉水的大桶,提著去了奶茶店。

「灌滿!對了,珍珠一定要半杯!」

整個奶茶店下午都不用接單了,就忙著做這個桶。

何世勛吞咽口,默默地去旁邊小超市買了個小推車,不然他完全抱不動啊!

足足裝了一個小時,桶裝奶茶才做好,還用了個擠壓器,方便他喝奶茶。

「滿意了嗎?小子?」

「滿……滿意,我謝謝你,晚晚姐。」

「多喝點,管夠!」

「那我們去看電影吧,我想看恐怖片。」

「小孩子家家的看什麼恐怖片?」

「我想看,唐幸哥哥!」

「孩子小,聽他的。」

唐幸這個理由完全找不到反駁的漏洞,譚晚晚只能聽從。

到了電影院,何世勛的桶裝奶茶實在是太大了,無奈只能買靠樓梯道的位置。

何世勛已經不想知道電影里放了什麼恐怖的情節了。

別人尖叫的時候,他在喝奶茶。

別人被嚇哭的時候,他還在喝奶茶。

黑暗裡,他啥也沒幹,就光顧著喝奶茶上廁所繼續喝奶茶繼續上廁所……

「晚晚,你怕嗎?」

「我怕什麼,國產劇不能有鬼,不知道嗎?這些都是假的,到頭來肯定是人為的……啊……」

話還沒說完呢,突然屏幕一黑,露出一個恐怖的鬼臉,嚇得譚晚晚尖叫出聲,下意識的緊緊抓住唐幸的手,渾身都止不住顫抖起來。

唐幸滿含欣慰,打算再獎勵何世勛一桶奶茶。

驚恐的劇情過去,譚晚晚尷尬的收回手,想裝作什麼都沒發生,耳邊傳來唐幸略微幽怨的聲音。

「晚晚……你弄疼我了……」

。 程輝猛抱著手,沖著程輝義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說道:「識時務者為俊傑,你難道沒有眼睛么?看不出來老爺子喜歡這小姑娘么?你何必湊上去找罵?」

程輝義緊緊握著拳頭:「你們這些沒骨氣的東西!」

進入了屋子裡面之後,程岩問顧知鳶說道:「你明日想不想上朝去,把恆華城要回來?」

顧知鳶差點沒有反應過來,說實話,程岩這句話驚訝的她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她輕輕點了點頭,低聲說道:「想。」

問題是,宗政景曜都不能去上朝,她能去?

宗政景曜像是看出了顧知鳶的疑惑一樣說道:「程家家主如果有冤情或者有什麼難出的時候可以上朝去。」

顧知鳶低頭看了一眼在手上的手釧,既然程家家主擁有這樣大的實力,程敏嫻為什麼會被當做棋子送去和親。

這其中到底有什麼隱情。

「知鳶,你想去么?」程岩又說:「這恆華城本來就是屬於你的地方,你們那邊的皇帝不是說了么?給你的嫁妝。」

顧知鳶的眼神閃爍了一下,程岩見到自己就提起了恆華城,他怎麼知道自己迫切的想要拿回恆華城呢?

這個時候,顧知鳶的目光突然落到了站在屏風後面的程敏嫻的身上,難道是她?

「好。」顧知鳶沒有拒絕,點了點頭。

程岩說:「程家家主的禮服,我已經叫人給你準備好了,你只需要去試一試看合適不合適就可以了。」

聽到程岩的話,顧知鳶的心中是百感交集,一些奇奇怪怪的情感全部都扭在了一起,她說:「謝謝。」

「好了,你先去洗漱一下吧,院子裡面有小廚房,若是餓了,就讓人準備吃的給你。」程岩笑呵呵的,一臉慈愛地說道。

顧知鳶注意到了,程岩說的是:你。

不是你們!

那他應該還有話要跟宗政景曜說。

顧知鳶禮貌的點了點頭,站了起來,走了出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又感受到了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

顧知鳶眯起了眼睛,心中劃過了一絲冷意,她轉頭看著那個方向,問道:「誰?」

那道影子飛快的消失不見了。

「知鳶。」程敏嫻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兩人一起讀條回城后,瞬移到交易所,將金幣都兌換成藍幣。

張山之前還有七百八萬金幣,考慮一會後,先兌七千萬就行,鵬城的房子再貴,也得有個限度吧。

以後找房子的時候,就按七千萬的上線找吧,遊戲中還是得留點金幣的。

這樣的話,加上之前存的金幣,張山手上還剩下一千萬多一些。

《被動之王》第一百二十八章蟻力 衛何懵了,這……什麼情況?

褚臨沉冷冽的唇角緊繃,狹長幽暗的深眸盯着秦舒,強勢而冰冷的氣場瞬間蔓延開。

秦舒只覺渾身一陣寒意。

對上他鷹隼般凌厲的視線,她的心臟驟然緊縮。

這一瞬間,呼吸彷彿被無形的大掌扼住,讓人喘不過氣。

秦舒不著痕迹地錯開了他的視線。

這時,褚臨沉幽冷的嗓音響起:「衛何,送客。」

衛何明白自家少爺的意思,快步走到記者面前。

「我家少爺現在要處理一件私事,就不留各位了。另外,請大家刪除今天在褚家所拍攝的相關視頻和照片。」

記者們面面相覷,讓他們離開倒沒什麼,可後面這個要求卻很讓人費解,他們只好朝褚老夫人看去。

「阿沉,你這是做什麼?」宋瑾容不滿道,這些記者都是她特意請來的。

首發網址et

「奶奶,您稍後便知。」

在褚臨沉的要求下,無關的人都被「請走」了。

大廳里,只剩下褚家的幾人,與秦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