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克雷克,你一個大男人不敢迎戰我這麼一個柔弱的女子?」韓薰挑釁的道。

0

「誰說我不敢?」克雷克外強中乾,表面上挺神氣的,可內心卻如同江水般翻騰。塔克知道上次天奇是走了狗屎運,才在韓薰大意的時候,迅速制勝,不然天奇若讓她發揮出了她的《青雲劍訣》,天奇要贏都很難,而自己想要迎戰韓薰,贏的機會太低了,不迎戰是丟臉,迎戰也是丟臉,真是「百感交集」呀。

在場外,克雷家族的一些小跟班們…..

「雷克大哥,上啊!」

「大少爺,加油!」

············

「雷克大哥,在場上可別像天奇那傢伙那樣,亂摸人家的那個哦」旁邊的一個遠房堂弟道。

他故意說得很大聲,足以讓在場的每個人聽到,其中也包括天奇。

「丫的,當老子是吃素的,敢在我背後說我是非,今天非扒了你一層皮不可」。

而台上韓薰的小臉蛋卻是通紅通紅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天奇左竄右擠,總算到了比武台前,便一把抓住克雷克的那堂弟的衣領。憤怒地道:「丫的,你剛才說什麼?」

克雷克見到天奇的出現,不知道多高興,心裡暗想天奇可真是救命的活菩薩。

而克雷克的堂弟卻嚇得有一點蒙了,他也是住在烏月城的,對天奇還是有一點了解的,天奇看起來「文質彬彬」,但瘋起來比瘋狗還瘋。所以當天奇抓起他的衣領時,便知道,這回他真把天奇惹瘋了。

克雷克的堂弟眼睛一轉,便笑呵呵的道:「天奇大哥,我剛誇你真是溫文爾雅,懂得憐香惜玉呢」。

克雷克都暗嘆他這一堂弟拍馬屁的功夫比他都強,可他不知道天奇最恨這些沒有打草稿的馬屁了。

天奇卻更加厭惡他這一套了,隨手把克雷克的堂弟一扔,吼了一句「滾!」

克雷克的堂弟本身身子瘦瘦的,被天奇這一扔,便扔到了兩米開外,四腳朝天,在地上哎喲的叫著,聽到天奇的滾字之後,嚇得連忙爬起來,從人群中穿了出去。

惹得城兵們都一陣歡笑。

韓薰看到克雷克堂弟的熊樣,都不免抿嘴一笑。

天奇看到韓薰的偷笑,便把注意力轉到了她身上,「你怎麼在這?」

韓薰剛看到天奇出現時,臉蛋兒還紅著,之後被克雷克堂弟搞了一通,便也忘了開始時羞澀,但又突然被天奇這一問,臉蛋兒有紅了起來,不知如何作答,韓薰總不能讓一個女孩子自己說,我來是與你聯姻的,將來我要嫁給你吧。

天奇和韓薰就這樣相互對視著,韓薰的臉蛋火辣辣的,心頭卻又不知所措。還好此時那守城的隊長開口道:「二少爺,韓薰小姐是為前幾天那事向你道歉的。」

「對,天奇,我是來向你道歉的。」韓薰在不知所措中找到了一點曙光,於是忘記了「委婉」二字,並直接說道。

天奇也不理會,直來直去的道歉聽起來根本就不是道歉。不過韓薰說出來后才注意到這個問題,小臉蛋卻更加的羞澀,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低聲道了一聲對不起。

在天奇心裡,韓薰一直是自以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今日見他這般低聲下氣的道歉,心中對她的厭惡便也消失了,淡淡的言道:「算了,我又不是一個愛斤斤計較的人。」之後便雙手緊握,扣在後腦勺上,吹著口哨,悠閑自得的走了出去。

韓薰一回頭,看見天奇漸行漸遠的身影,才發現原來天奇真的很迷人。可是韓薰卻不知道自己的錯情錯理,因為想到與伊家聯姻只是才如此的低頭道歉,為自己解了圍,可是自己的合情合理卻幫不了自己的命運。但是他與天奇的的關係終將會是有緣無分嗎?或是,本來就不存在感情呢,既然相遇,便是緣,但緣不是情。 第五百二十七章雨欣求救

在慕雁兒的靈力操控下,一道長達百丈的劍影從半空中劃過,猶如一面鏡子突然破碎一般,嘩啦啦,半空中劃出一道漆黑如墨的虛影,空間坍塌,而後重生,雖然短暫,可那股亂流的空間破碎之力,幾乎讓所有學員都背後生涼,要是此劍所指的是一個修靈者,那還有活命的可能?

天靈學院排名第四的強者,果然強大如斯!

當劍影落入陣法之中時,生生將龐大的陣法切除一個口子來了,貫穿內外,一股磅礴的靈力氣息從內湧出,讓眾人眼睛發亮。

眾人心驚,這是要破開來了的節奏嗎?


不過還未等眾人臉上的笑容完全綻放出來,那破來的口子又快速的癒合起來。

而就在口子癒合前那一剎那,汰和上官行風的兩股強悍靈力衝破虛空,轟入到了那道口子之中,生生將那道口子給重新撐開。

一個如此大型的陣法,汰和上官行風居然強行使用靈力將其撐開來,可見這兩人實力有多強!

眾人無不驚嘆這三人驚艷絕倫的實力。

一擊之後,慕雁兒又是一劍落下,陣法再次出現一個一尺寬的口子。如此反反覆復,陣法受損越來越嚴重,威力銳減。

不過這個陣法畢竟不是普通的陣法,這三人雖強,但想要完全破開這個陣法,沒有一些時辰也是不行的。

而差不多這個時候,在這個陣法內,兩道嬌小的人影正詫異的盯著這片廣袤而又靈氣氤氳的神秘之地。

伊天奇和羅雨欣怎麼也沒想到他們利用一些陣法漏洞巧妙的越過陣法之後,見到的這片空間居然如此之大,這裡根本不是一座古迹那麼簡單了,而是一片廣袤的天地啊!

原來這陣法內含有乾坤!

「沒想到還有這等奇妙之處,外面看似不大,可裡面卻大如天」,羅雨欣緊握著伊天奇的手,秀美的小臉蛋上寫滿了驚奇。

伊天奇倒是見怪不怪了,想當年小的時候,伊天奇還見過玄老將一個極大的空間化為一粒塵埃隱藏在一條小河中呢,想必玄老的手段而言,這又算得了什麼?

「轟隆」!

就在羅雨欣驚嘆之時,陣法顫動,不遠處傳來一道黑影,緊接著傳來各種轟隆聲。

「看來他們在破陣法了」,伊天奇不由得眉頭一皺。

「啊」,羅雨欣聞言,有些鬱悶。這才剛進來呢,寶物都還沒有找到一件,他們怎麼就開始破陣法了?要是他們破開陣法來了,那自己豈不是白搶佔先機了?

「不用擔心,我們進來的時候我把陣法里的一些漏洞隨手填補了一些,按照他們強行破解的能力來看,他們想要完全毀壞掉這個陣法,恐怕沒有三兩個鐘頭也不行」,伊天奇看了兩眼他們攻擊陣法的地方,安慰道。

「那還等什麼,天奇哥哥,我們快些走,將那些寶物偷偷帶走」,羅雨欣聞言,便立馬拉著伊天奇朝里走去,再也沒有半點心情欣賞這裡如畫般的景緻。

這片空間還保存的極好,沒有絲毫破壞,不過不知為何,這裡卻沒有生靈,哪怕連一具骸骨都沒有,這讓伊天奇二人有些驚奇。

不過隨後他們便抑鬱了起來,因為這裡明顯像是被打劫過!裡面的好東西早已沒了蹤影,剩下的全是些普通的或者不貴重的物件。

兩人面面相覷,莫非有人捷足先登了?

不過隨後兩人都否定了這個觀點,因為就算有人捷足先登,也不可能收拾的這麼乾淨,哪怕就算是天靈大陸里最頂級的乾坤戒,恐怕裝載不了這麼多東西啊。況且還有許多沒用的東西也全都收走了,比如在一些住所之地,連衣服都裝走了,沒剩幾件。

兵器庫裡面也只剩下一些破銅爛鐵,唯有在一處角落裡,羅雨欣眼尖,發現了幾斤遺漏的烏金。

烏金比之千年雷鐵都要稀有,是煉器的極佳材料,這是他們找了大半個鐘頭才找到的唯一一件比較有價值的東西。

「去葯圃看看」,伊天奇心中鬱悶,他不相信葯圃裡面的葯也全都被人帶走了。


作為煉丹師,伊天奇天生對葯敏感,所以沒兩下便找到了葯園子,不過令伊天奇詫異的是葯園子外居然還有一層陣法。

沒有辦法,伊天奇又花了些時間破開這陣法。

不過等他們進入葯園子之後,伊天奇的臉上才露出一絲久違的喜意。

這大半年來,伊天奇暗中保護劉颯兒、羅雨欣和秦雨涵三人試煉,時間極為空閑,所以伊天奇沒事就會煉製一些丹藥,以便提升自己的煉丹水平,故而藥材消耗的很快,乾坤戒里除了一些極為稀有的藥材捨不得用之外,其他的都基本見底了。

而如今,伊天奇見到這麼一大葯園子的藥材,能不高興嗎?

「天奇哥哥,這個葯園子好像還很茂盛啊,看來沒有人動過這裡」,羅雨欣有些興奮的叫道。

「傻丫頭,其實這裡的稀世靈藥也早已被人挖走了」,伊天奇摸了摸羅雨欣的小腦袋,而後帶著她到一塊紫色小土地上,指著這塊紫色小土地,道:「你看這塊紫色土地,這是紫嫣土,是專門培植一種名叫紫金血藤的稀世靈藥的,你看地上那個洞旁,還有幾片乾枯的紫金血藤葉片,說明以前這裡有一顆紫金血藤,只是現在被人挖走了」。

「啊」,羅雨欣聽了伊天奇的話之後,頓時之間,一陣惋惜,「那我們豈不是又白來一趟了?」

伊天奇不由得輕輕在羅雨欣的小鼻子間輕輕一刮,笑道:「丫頭,雖然稀世靈藥全被挖走了,可這裡不是還剩下一大片靈藥嗎?這些靈藥都是一些極為常用的靈藥,而且裡面還不泛有一些極有的藥材」。

「那我們快些採摘吧」,羅雨欣聞言,本來還有些失落的情緒頓時又一掃而空。

藥材的採摘是有講究的,不過由於羅雨欣也跟著伊天奇煉製丹藥,對於一些常見的藥材也較為熟悉,所以伊天奇還是比較放心讓羅雨欣採摘藥材。

「那些你不認識的藥材就不要採摘了,有些還有毒,留給我來採摘就行了」,伊天奇還是告誡了一聲。

這片葯圃很大,兩人不停的採摘,忘乎所以,很快兩人便分隔了開來,可沒過多久,羅雨欣那邊傳來一聲急促的尖叫!

「啊,天奇哥哥,救命!」 第五百二十八章小星丹

對於突如其來的求救聲,伊天奇嚇了一大跳,二話不說,忙的朝著羅雨欣所在的位置飛奔而去,可映入眼帘的是一隻長達十丈的就巨型漆紅色蜈蚣!

此時,這隻蜈蚣正傲然傲然挺立著,一排排赤紅色的大腳猶如無比鋒利的鋼刀,嘴角一對變形的長螯猶如一把鋒利的剪刀,上面還流淌著一些綠色的毒液,正對準了被擊倒在地的羅雨欣的脖子。

伊天奇也嚇了一大跳,這隻蜈蚣居然是一隻高階四級的魔獸!依照羅雨欣的實力,根本抵擋不住,更何況羅雨欣是魂修!

伊天奇來不及多想,果斷出手,一道血紅色的殘影飄過,快如閃電,那是伊天奇的全力一擊!沒有任何花哨。

面對高階四級魔獸,而且是在這般形勢嚴峻的情況下,伊天奇不敢冒險,所以果斷的祭出了血色狂刀,發動了最強一擊。

咔擦!

這隻蜈蚣似乎也沒想到半路上會殺出一個程咬金來,它的攻勢根本來不及收回,只見卡擦一聲,血色狂刀的殘影落下,那蜈蚣的一對長螯被生生砍斷了!

伊天奇見機又是一腳踹飛了這隻大蜈蚣,而後又迅速將羅雨欣托起,後退數十步,將羅雨欣保護在後面,警惕的盯著那隻被踢飛的蜈蚣。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羅雨欣都沒反應過來,而那對被砍斷的長螯也才剛剛落地!

當羅雨欣定睛看到伊天奇那不算寬大但十分結實的後背之時,心中的惶恐便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莫名的安全感。

「呆在這裡別動」,不過此時,伊天奇卻沒在意這麼多,十分警惕的盯著那隻蜈蚣。

剛才雖然斬落了那隻蜈蚣的一對變異的長螯,可那純粹是乘這隻蜈蚣不注意時辦到的,若真正面單對單對上這隻高階四級的蜈蚣,伊天奇不敢有絲毫大意,況且伊天奇還要隨時保護羅雨欣。


高階四級的魔獸擁有著至少黃靈七八階的實力,雖然魔獸不會武技和法訣,實力可能要略微打點折扣,不過他們也有天然的優勢,皮糙肉厚,攻擊和防禦力都極為不俗。

而且這隻蜈蚣剛被伊天奇斬落一對長螯,恐怕會發狂。

果不其然,這隻蜈蚣在被伊天奇踢飛之後,一個翻身,一排鋒利的大腳張開,發出咯咯響,瘋狂的朝著伊天奇和羅雨欣席捲而來,伊天奇忙的用血色狂刀連連反抗。

羅雨欣見狀,也用雨欣劍不停的抵擋那一道道大腳的攻擊,火花四射。

可奈何羅雨欣的實力不足,導致她根本抵擋不住百足的攻擊,若不是伊天奇三番四次替她解圍,恐怕她早已被那些長足給擊傷,而這也因此導致伊天奇無法集中精力出手反擊,一時之間,兩人被蜈蚣包圍,處於下風。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蜈蚣的下顎有一處軟骨,我正面抵擋,你想辦法攻擊蜈蚣下顎的那一處軟骨,只要從那裡刺穿蜈蚣的大腦,便可斬殺它」,伊天奇冷靜的告誡羅雨欣。

羅雨欣聞言,點了點頭,而後與伊天奇相互遞了一個眼神,回頭一縮,竄入到伊天奇的側面,伊天奇則順勢將羅雨欣往上一推,將羅雨欣推向半空中,兩人配合天衣無縫。

羅雨欣一腳落在蜈蚣的後背上,而後踩著蜈蚣那一節節的後背迅速往上飛踏,最終停在蜈蚣的頭頂上。

可就在此時蜈蚣似乎察覺到了頭頂上的威脅,放棄了對伊天奇的攻擊,轉而急速晃動著大腦,欲要將羅雨欣晃倒在地。


羅雨欣見狀,忙的抬起利劍,想要一劍插入到蜈蚣的腦殼上,以便穩住身形,可鏗鏘一聲,火花四射,出乎預期所料,這蜈蚣的體甲太堅硬了,利劍無法穿透。

一擊未中,羅雨欣已然錯失了機會,那蜈蚣腦殼一晃,羅雨欣無法站穩,眼看就要摔落下來,還好伊天奇此時已然騰出一絲空閑來,一躍而起,將羅雨欣一手搭住,而後雙腳反夾住蜈蚣頭頂的一個觸鬚,倒著身子,將羅雨欣一晃,晃到了蜈蚣的腦袋下方。

羅雨欣會意,使出渾身解數,直接一劍刺入到蜈蚣下顎的軟骨之處,蜈蚣吃痛,一把將兩人甩飛。

兩人在在數十丈之外穩住身形,盯著那隻受了致命傷,可還在垂死掙扎的蜈蚣,羅雨欣算是鬆了一口氣。

羅雨欣沒想到自己居然親手殺了一隻高階四級的蜈蚣!臉上不由得閃過一絲興奮,可就在此時,那隻蜈蚣似乎極為記仇,在臨死之際,居然一甩尾部,鋒利的尾刺朝著羅雨欣直射而來,似乎臨死之前都要拉一個墊背的。

羅雨欣根本沒想到臨死都要拉一個墊背的,根本反應不過來,眼睜睜看著那對尾刺飛射過來。

若是刺中,別說受重傷,裡面的劇毒都有可能會致命!

還好伊天奇不像羅雨欣那般缺少實戰經驗,所以在那尾刺要攻擊到羅雨欣那一瞬間之前,伊天奇將羅雨欣一拉,使得羅雨欣躲了過去,不過伊天奇倒是被那尾刺有些擦傷。

蜈蚣臨死之前的奮力一擊已然耗盡了蜈蚣最後的生命力,一擊未中,蜈蚣便轟然倒地,不再動彈。

「好險啊,沒想高級的魔獸還懂得報復了」,羅雨欣拍了拍隆起的小胸脯,有些后怕。

「丫頭,以後要記得,只要戰鬥不曾結束,都不可掉以輕心」,伊天奇收起血色狂刀,輕聲告誡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