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陸江南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幕,口中喃喃自問:「為什麼他一個元嬰初期能夠崩碎仙帝威壓,為什麼!」

0

他口中連連發出為什麼!

宛如瘋魔狀態!

陳若風與該隱同樣瞪目結舌,滿臉不可思議!

「原來是這樣!父王!敖雲終於明白了!」

敖雲恍然大悟道:「強者之心!這就是強者之心!強者恆強!」

「什麼!」

一瞬間,張凡從靈魂升華中醒來,深深吸了口氣!

旋即聽到敖雲的聲音!

「張凡,今日悟道之恩,敖雲心中銘記!他日若在上界遇到任何困難,你可以找我龍族相助!力所能及之事,絕不推遲!」

說完,敖雲朝著張凡微微躬身!

張凡聞言神色不變,面上無悲亦無喜,他受得起敖雲躬身,同樣他也不需要龍族恩情!

你悟了,就是你悟了!

在場之人唯有敖雲領悟了強者之心,這是他的天賦,他的機緣,與張凡無關。

至於所謂恩情!

在張凡看來,只會是羈絆!

真正的強者是靠自己一步步殺出來的,而不是依靠種族羽翼背景世家培養的!

借勢是一種手段,不是根本!

虛影散去,白光開始收斂了,僅僅片刻,那甬道入口便打開了,同時覆劍仙帝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通天之路漫長且危險,可謂是九死難生,你們若想放棄,此刻便可迴轉,在你們後方有五條離開之路,每一條路上都備有極品仙器作為禮物相送……」

果然!

太古魂帝 話音落下之後,眾人的後方凝出了五條離去的甬道,而在甬道入口處分別懸浮著五件極品仙器戰衣,閃耀著誘人的光彩!

(本章完) 通天之路在眼前,身後若無退路,五人或者只有破釜沉舟。

可當五條離開的甬道出現時,他們多了一分猶豫,再加上懸浮在甬道上的極品仙器戰衣,讓眾人心中萌生了抉擇。

往前未必是康庄大道,退後便是海闊天空!

往往這個時候,人是可以懦弱的!

特別是對於機會渺茫的人,例如陸江南!

他幾乎沒有太多猶豫,緩緩轉身,走向其中一條離開的甬道:「傳承只有一個,我寧願退出,有了一件極品仙器戰衣,未來我一樣能登上仙界,衝擊帝位!」

他的話說出來,像是在說服自己,讓自己的走的更瀟洒一些。

無論是敖雲,還是張凡都讓他感到了挫敗,通天之路後面,又還有多少考驗呢?

他不知道!

他也不想知道!

與他一行而來的人死剩他一個,他放棄了。

四人目送著陸江南走入甬道,一件極品仙器戰衣加身,悠悠離開。

這一刻,哪怕是敖雲也沒有出手阻攔,或許是因為不屑!

片刻!

該隱沉吟說道:「張凡兄弟,我也想離開了!再往下,未必就有我需要的東西!」如今看來所謂的奧林匹克神族精血都只是笑話了。

「我與你們不同,再往後漫長的歲月里,我也只能待在這片天地里。」

該隱說出了自己的心聲:「我是這片天地規則下的產物,不可能飛升離開,有了一件極品仙器戰衣,在這片天地里幾乎可以說是永恆不滅的,畢竟萬年來也就出了你這麼一個妖孽!」

最重要的,該隱知道,自己擁有了張凡的友誼!

他雖行事乖張,但卻是極重承諾情義!

在離開甬道出現的一瞬間,該隱忽然明白自己已經得到了最有價值的東西!

「這是黑暗天幕,耶和華說的極光攻擊沒有出現,它也就沒有任何作用了。」該隱將黑暗天幕交給張凡說道。

鼠年說鼠人 張凡微微一笑,拒絕了。

「你有你的決定,去吧!」從十三氏族族長前往夏國守護方雨霖時,張凡已經認可了該隱這個朋友。

該隱臉色露出一絲蕭瑟,重重點頭:「你們一定要活著回來!」

「放心!」陳若風瀟洒一笑道。

張凡只是輕輕額首,有覆滅劍氣護體,張凡反而是最安全的一個,何況他的靈魂之力遠強於另外兩人。

該隱與張凡、陳若風告別,一步踏入甬道,瀟洒離開!

待到該隱離開,整個覆劍仙府內只剩下張凡、敖雲與陳若風三人。

「劍仙傳承對我誘惑並不大,但我也是想要闖闖!」敖雲突兀說出心中想法,龍睛凝向張凡,拱手說道:「珍重!」

這是對強者的尊重!

「珍重!」張凡同樣拱手回應。儘管敖雲不是人類,但他比起大部分修真者來得更簡單直接,少了諸多心機。

敖雲微微點頭,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即坦然地走入了通天之路之中。

旋即!

甬道關閉!

「難道每次只有一個人能夠進入?」陳若風見狀說道:「其實敖雲完全可以先不進入甬道,直接對我們出手,逼我們離開!這樣整個覆劍仙府就剩下他一個人了,那傳承還不是歸他所有?」

張凡聞言淡然一笑,目光看著甬道之上悠悠問道:「你會這樣做嗎?」

陳若風聞言一怔,忽然笑了:「不會。」

「龍族,終究是一個高傲的族群!」張凡微微一笑道。

「敖雲的實力最強,如果連他都無法通過通天之路的話,我就直接離開這裡,這樣傳承就落到你手上了。」

陳若風忽然說道。

「為什麼?」張凡有些意外看著陳若風。

「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死了。」陳若風臉上坦然,絲毫沒有做作。張凡心中一陣輕鬆,你還是那個你,與前世絲毫沒有變化。

旋即!

甬道深處發出一聲龍吼,旋即金芒大放,整個甬道都受到了震動。

「看來敖雲幻化出了本體,龍族本體的戰鬥力更強!看來敖雲是遇到大麻煩了!」陳若風輕聲說道。

震動沒有維持多久,不一會兒便再度寧靜下來,甬道的入口再次打開。

「是通過了?還是失敗了?」陳若風疑惑開口問道。

張凡同樣皺眉,目光眺向遠方的高塔,沒有任何變化,他心中一樣沒有任何答案,如果按他前世的記憶,陳若風應該能安全通過通天之路。

但他也不敢肯定自己的出現是否會產生蝴蝶效應。

「不管如何,能與你相識是若風的緣分!讓我先去吧!」陳若風瀟洒說道,也不等張凡答應,他一劍祭出,一股凌冽蕩漾的劍從他身上散發,一柄古樸長劍懸在他的身前,綻放著淡淡的銀芒!

仙劍軒轅!

陳若風心中早有打算,若是敖雲死在通天之路,那麼他也會選擇離開,可惜如今根本不知道敖雲生死。

為了心中劍道追求,陳若風也想闖闖這通天之路,一是想要檢驗自己的實力,二是因為:

若是敖雲死去,他也死去,那這傳承自然落到張凡手上。

若是他能闖過,張凡有覆滅劍氣,一樣不會有事。

至於傳承,陳若風沒有想到太多,正如他所言,沒有張凡他恐怕早已死去,劍修之心,透徹清明,容不得一絲雜質索繞。

說時遲,那時快。

陳若風化作流光沖入甬道,旋即甬道入口再度關閉。

整個覆劍仙府只剩張凡一人留在甬道入口。

他目光微動!

負手而立!

太古最強血脈 因為,虛空之中產生了一絲悸動,虛影緩緩凝現!

劍氣在一瞬息充斥了整個空間!

覆劍仙帝凝現而出。

一股睥睨宇宙無敵的氣勢從他的身上轟然盪開,旋即整個人都清晰起來!

張凡眯起了雙眼,眼前這個覆劍仙帝正如當日的吞天大聖一樣,不是仙元構造的幻影,而是真正的覆劍仙帝!

準確來說是覆劍仙帝的一絲殘魂……

「幸運的小子……你運氣真是好啊,真好!如果……如果我有你一分運氣,也不會落到如此下場了,逆轉時空都能重生……好啊!太好了!」

覆劍仙帝的聲音充滿了惆悵,目光死死盯在張凡身上說道。

(本章完) 姜雲卿不為所動。

姜慶平抬起未被廢掉的那隻手就「啪啪」的打在自己臉上,不過片刻就將臉上打的通紅。

他一把抓住姜雲卿的袖子,紅腫著臉凄聲道:「雲卿,我知道錯了,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害死你母親,是我害你…你拿我的命去給你母親抵命,我求你救救錦炎他們。」

「你在外人眼裡,還是姜家嫡女,錦炎和廷玉都是你的親弟弟,他們要是死了,所有人都會說你狠毒,說孟家絕情。」

「我求你救救他們,我求你……」

「你不是要行軍布防圖嗎,我給你,我還知道很多陳王府和皇室的事情,我還有銀子……我有很多銀子……我通通都給你。」

「我求求你,求你看在你母親的份上,救救他們……」

「我求你…」

姜慶平聲音沙啞,一邊說話時,喉間不斷滾動著血跡,可他卻只是死死抓著姜雲卿的手。

他再無半點之前張狂之色,更沒有半點算計。

他現在什麼都不敢奢求,只想求姜雲卿給姜家留下一條血脈,抓著姜雲卿時,如同溺水之人抓著浮草,抓著唯一的希望……

……

黃雲趕到後院之外時候,就發現那院內守著的全是璟王的人。

那些人持劍擋在那裡,守著身後緊閉著房門的廂房,而大理寺的那些衙差則是全數被攔在了外面。

黃雲剛到外面時,就聽到裡面傳來姜慶平的喊叫聲,那聲音凄厲至極。

他頓時心中直跳,急聲道:

「你們幹什麼,還不讓開!」

葉三橫劍擋在身前,面無表情的說道:「王爺有令,誰敢擅闖,殺無赦!」

「你!」

黃雲氣得臉色鐵青,見裡面聲響突然安靜了下來,生怕君璟墨一怒之下弄死了姜慶平,氣得大聲道:「這裡是大理寺,不是璟王府,你們快些讓開,否則別怪本官不客氣!」

「不客氣?你想對本王的人怎麼不客氣?」

黃雲話音剛落,葉三身後的門就「吱呀」一聲被打了開來。

君璟墨穿著一襲玄色錦袍,站在門前時臉上不帶半點溫度。

黃雲神色一頓,眼中怒色瞬間褪去了大半,看著魚貫從房中走出來的君璟墨等人,錯眼還能看到裡面還活著的姜慶平。

他猛的鬆了口氣,尚且還來不及說話,就直接對上君璟墨那滿是嘲諷的眸子。

黃雲頓時整個僵在原地。

「王爺……」

黃雲想要開口說話。

君璟墨卻直接抬腳朝著外面走,姜雲卿幾人直接跟在他身後,誰也沒有開口。

餘生有你不孤獨 黃雲頓時著急,上前大聲道:「王爺!」

君璟墨看著站在他前面的黃雲,寒聲道:「你要攔本王?」

黃雲只覺得被一股寒意籠罩,那殺氣凜然之下讓得他臉色發白:「微臣不敢,只是姜慶平謀害孟氏一案還在大理寺審理,方才去姜家祠堂取來的證據,還煩請王爺交給微臣……」

君璟墨聞言抬眼看著黃雲,突然就揚唇「呵」了一聲。

「黃雲,你是不是覺得,本王的脾氣太好了?」 張凡神色不變,與覆劍仙帝負手相視,心中卻是微微驚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