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

0

下了車的李成軒比小李姐高個十公分,他稍微低頭看著小李姐問道。

至於為什麼這麼問,是因為小李姐盯著他看了很久了。

「眼鏡也戴上吧。」

小李姐從包包里拿出一副時常給李成軒備著的無度數黑框眼鏡,遞給了李成軒。

「眼鏡就不至於了吧,又不是白天。」

「你的眼睛太好看了,會被人認出來的。」

突然被誇的李成軒愣住了。

他只知道自己心跳好快,這就是心動吧。

「果然是約會聖地啊這裡。」

「你都還沒進去呢……」

還只是站在城堡遊樂園的門口,兩人之間已經瀰漫著曖昧的氣息了。

「歡迎來到愛麗絲的仙境!親愛的客人們可以先在這邊挑選自己喜歡的頭飾哦。」

李成軒拿起一個愛麗絲的蝴蝶結頭箍,動作小心地給小李姐戴上。

「那我給你挑一個貓耳好了,貓比較適合你。」

小李姐說著就挑好了一個黑色的貓耳頭箍。

李成軒十分配合地摘下自己的漁夫帽,低下頭好讓小李姐幫他戴上。

他的頭髮因為突然摘掉帽子而顯得凌亂又蓬鬆,真的就好像一隻小動物。

小李姐用手撥了一下李成軒的頭髮,稍微整理一下之後,給他戴上貓耳。

此刻的李成軒低著頭,劉海遮住了他的眼睛,沒有讓人看清楚他此刻的表情。

是那麼的青澀,那麼的不可思議,那麼的心動。

她纖細的手指穿過他頭髮的溫度,他也許會一直記得。

「親愛的客人們,都挑選好頭飾了嗎?那麼,現在我們就可以走進愛麗絲的仙境,盡情感受仙境的美好啦!」

仙境的布置十分用心,巨大的茶杯和茶壺,讓人彷彿身在童話之國。

遊樂園果然是讓人不得不拍照的地方。

從愛麗絲的仙境出來后,李成軒的手機里已經存了上百張小李姐的照片。

小李姐的手機也是一樣的情況,所以他們說好了,回去之後交換儲存。

「李成軒?」

陳雯雯的聲音尖銳地響起。

此時,陳雯雯和她的助理以及李成軒和小李姐四個人迎來了一場意外的碰面。 「陛下來了!」有人驚呼。

隨即人群如潮水一般的跪下,紛紛高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秦雲的視線也得以看到被人圍着的蘇煙。

不!

準確來說,她被人綁了起來,渾身都是雞蛋和白菜的狼藉。

甚至臉頰有着紅腫的跡象,被人綁着也無法掙脫。

她看見了秦雲,美眸滿是驚慌,彷彿是風中的浮萍,低微,弱小。

那一刻,秦雲怔在了原地。

蘇煙躲閃,拚命的掩飾着地上的什麼東西。

「陛,陛下,別過來。」

秦雲怒火中燒,沖了過去,一把撿起地上的一塊木板。

上面用狗血赫然寫着「娼」字。

砰!

秦雲整個人彷彿被引爆,雙眼噴射出殺氣。

「是誰幹的!」

「給朕滾出來!」

跪着的群眾一顫,低着頭。

豐老常鴻等人則是包圍了現場,連大氣都不敢喘,陛下的女人就是逆鱗啊!

蘇煙眼眶微紅,擋在他的面前:「沒事的陛下,您不適合出現在這裏,快走吧。」

秦雲的心在滴血。

這個娼字,無疑是在蘇姨的心頭狠狠插了一刀,她那麼善良,那麼知性,那麼能幹,怎麼能受到這樣的對待!

他雙眼猩紅,右手從錦衣衛的腰間抽出一把長刀。

長刀閃爍,寒芒如柱。

百姓和富商們,發出驚呼聲,齊齊後退,驚恐不已。

刺啦!

他率先是將蘇煙身上所有的繩索斬斷,而後左手將其護在身後。

「王八蛋!」

「砰!」

他生生又是一刀,砍碎了那塊牌子。

一分為二后,他覺得不夠,便又憤怒的繼續劈砍,如同一個暴走的猛虎,將牌子砍成齏粉,才堪堪停止。

一邊砍,他一邊還在怒吼,似乎在宣洩,也在自責!

在場的所有人,剛才動了手的心虛者,莫不是肝膽俱裂,瞳孔顫抖,生怕那勢大力沉的刀就砍到自己身上了。

蘇煙美眸複雜,望着前方這道偉岸的身影,五味雜陳。

心裏第一次出現了明顯波動!

砍完之後,秦雲衝上前,目視在場所有人,發出死亡威脅。

「說!!」

「誰動的手!」

明晃晃的刀指著眾人,強勢到了極點。

「陛下,別這樣。」蘇煙在勸阻,黛眉緊鎖。

無論如何,這一幕傳出去,對於天子的形象是大有影響的。

「你不要管,朕今天給你討公道!」

秦雲霸道的讓蘇煙站在後面,在人群中鎖定了一個人:「苟少卿,你特么帶着衙門的官兵,是來幹什麼的?」

「幫凶么?」

帝都衙門少卿苟吳,顫顫巍巍爬了出來,驚懼到極點。

狡辯道:「陛下不是啊,微臣是來維持秩序的。」

「金牙草事件一出,民怨沸騰,微臣也不敢阻止,怕影響到陛下的聲譽。」

「說到底,這株藥草可是陷害了您。」

「放屁!」秦雲怒吼,抬起腳就是狠狠一促踹。

「啊!」

苟吳發出慘叫,嘴裏突出血沫星子跟牙齒,重重摔在地上。

見狀,許多富商渾身一顫,連苟少卿都被打了,他們還久嗎?

「誰告訴你們金牙草滅門慘案,跟蘇煙有關係的?」

「誰說的!」秦雲怒吼。

黑壓壓的人群死寂,大多其實是被煽動來的。

苟吳捂住嘴巴,哭哭啼啼的,徹底不敢多嘴了。

「哼!」

「不說是吧,那就先拿你這個混賬東西開刀,吃裏爬外的東西,朕的人你也敢動!」

「常鴻!」

「臣在!」

秦雲指向苟吳:「扒了他的官服,送入大牢,大刑伺候!」

「是!」

「不要啊,陛下,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我不該坐視不理,縱容百姓對蘇煙姑娘的辱罵毆打。」

「給我一次機會……」

啪!!

秦雲狠狠一個耳光,震懾全場。

「特么的晚了!」

「吃裏爬外的狗東西,被那些記恨蘇煙的富商勾搭來做保傘的吧?」

「草!」

「你收了多少銀子?夠買你的命嗎?」

「拖下去!」秦雲震怒,不斷大吼,宛如神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