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會有期!」

0

葉問龍回禮抱拳,看著夜魔小隊飛奔而去,頃刻間便是消失在飄飄夜雪之中。

「老大,你好猛啊,連增益階的武者都不是你的對手。」帝小強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一臉興奮地道。


「僥倖而已。」葉問龍淡然一笑道。

「靠,你不打擊人會死嗎?」帝小強一臉的無語表情,說著又諂媚地道:「老大,那……塊白階光魔獸的核晶是什麼時候弄到的?」


「得了吧,你小子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你想拉什麼屎,這塊白階光魔獸的核金是我的私人物品,有那麼多的核金,足夠我們進重點班了,如果再把這白階的放進去,我們都要進前十了,有時候還是不要高調的好。」葉問龍颳了他一眼道,「今晚你守夜,我去找那成中發算賬。」

說罷不再理會帝小強,順著龍天羽提供的方向狂奔而去,頃刻間便消失在雪夜之中。

龍天羽提供的範圍並不大,而且也不算遠,估計成中發這傢伙是想要等分臟,只是他估計做夢也想不到,等來的會是自己這個催命閻羅吧?

五六里的距離,縱然是在大雪紛飛的夜裡,葉問龍全力狂奔之下,也不過四五分鐘便已來到了那一片龍天羽標誌的範圍。

葉問龍並沒有急於衝進去找,而是展開靈耳天賦在那一片區域掃過,片刻之後,果然聽到了動靜,距離他所在的地方不到五百米,因為他聽到了成中發說話的聲音。

他沒有細聽,確定了位置,便即悄然趕了過去,大約一分鐘后,那個位置已經進入他的精神意識掃描範圍,他心神一掃之下,不禁頗為憤怒,心道如果自己再晚來一會,只怕又要有悲劇發生了。

原來,他掃描到此時的成中發就在前方不遠處的一個洞#穴之中,裡面有火堆燃燒著,成中發正在撕扯著一個女孩子的衣服,那個女孩子他認得,叫楊娜,一個很是膽小的女孩子。

楊娜十分後悔。不是後悔來參加龍武學府的入學考核,而是後悔加入了成中發的小隊,後悔沒有早看出成中發的禽獸面目,早知道這人渣這麼壞,她應該一出黑堊區便跟另外三人走了,寧願不要那些核金積分。

成中發是小隊的隊長,所有獵殺所得的核金都暫時由他保管著,出得黑堊區之後,成中發說還有事,讓跟他們一起的三人先走,楊娜本來想一起走的,但成中發沒有分出核金給她的意思,她也不好問,只好隨他留下。

傍晚的時候,成中發說要出去找吃的,楊娜也不疑有他,便在洞中等他回來。成中發出去了很久,直到天很黑了才回來,還帶回了一隻五尾雞,說是要烤了兩人一起吃,讓她小心看著火。

她做事一向很認真,烤五尾雞的時候也是,成中發遞過來她的水的時候,她見是她自己的水袋,也沒有多想就喝了兩口,然後成中發就開始講了他殺死祖二通的事。

當時她很憤怒,因為祖二通是她以前一直認識的,想不到真的是被成中發殺了,她激動的想要站起來要跟成中發理論的時候,卻感覺到天旋地轉軟癱下去,當時她才醒悟到,成中發悄悄在她的水裡下了葯。

可是,一切都晚了,她倒下后,成中發終於露出了猙獰的面目,跟她說了一些下流無恥的話,然後眼中露出了野獸般的目光,向她撲了過來,瘋狂地撕扯開她的衣服和褲子。

這一刻,楊娜眼中露出了絕望之色,只覺得老天對自己真是太不公平了,連遇到一個禽獸還是一個變#態的。

「你這個魔鬼,禽獸,我發誓楊娜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看著瘋狂地一邊撕扯著她的衣服一邊象瘋狗一樣啃咬著她的成中發,楊娜嘶聲怒罵著,絕望的眼淚順著兩腮淌流而下,心裡恨死了這個畜生。

「放開她!」

就在她絕底失望的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傳入她的耳朵,對她來說,卻宛若天籟之音一般。

「是你,你,你……你竟然還沒死!」

「葉同學救我!」

成中發駭然爬起,一手還抽著還沒有脫完的外褲,看到葉問龍,他驚得手一抖一松,褲子掉了下去,露出了如筷子般的噁心蚯蚓。

難怪這傢伙這麼變#態,原來是這麼一個原因。

楊娜看到是他,心中大喜,趕緊大聲呼救。

「人渣!你死一千回一萬回老子還活得好好的!」

葉問龍根本是連話都懶得跟他說一句,一步上前,砰地一腳踢在成中發的下襠處,將他踹飛而起,狠狠地砸到了洞壁之上再落下,然後成中發捂著下襠痛苦地翻滾哀號起來,掌指間有紅白之物流淌而出。

葉問龍這一腳,直接踢爆了他的蛋,至於地那噁心東西有沒有被踢斷,卻是不得而知了。 葉問龍取過楊娜的背後丟在她身邊,又丟了一袋乾淨的水給她,眼睛倒是沒有往她的方向看,說道:「他下的應該是蒙汗藥,用水淋頭就好了,你在外面等你。」

說著走了過去,象拎小雞一樣反成中發拎出了岩洞,隨手丟在地上,讓他繼續痛苦哀號,卻沒有殺他,他想,怎麼處置他,還是由楊娜決定的好。

幾分鐘后,楊娜從洞中走了出來,手裡提著一把短刀,看到兀自還在地上痛苦號叫的成中發,她的眼神仿似瘋了一般,一聲不吭,走上前去,手起刀落,一刀割斷了成中發的咽喉,鮮血噴濺了她一身她都沒有任何反應。

「殺得好,這樣的人渣,活著也是危害人類。」葉問龍對此卻是沒有什麼意見,他猜到楊娜會殺了成中發,只是他只猜到了結果,沒有猜到過程而已,他沒有想到,楊娜會殺成中發殺的如此乾脆利落。

這個一向膽小的女孩,終於真正的成熟起來了,好在自己及時趕到,她付出的代價不算慘重。

「葉大哥,謝謝你救了我。」一刀結束了成中發,楊娜沒有再多看他一眼,走到葉問龍面前,雙膝一曲便是跪了下去,委屈的眼淚再一次嘩啦啦淌落。

「楊娜同學你別這樣,快快起來,我可受不起你這一跪。」葉問龍忙扶起了她,苦笑道,「你收拾一下吧,隨我一起過我們那邊,我在前面等你。」

說罷葉問龍放開她,轉身大步而去,站在前面三四十米處靜靜等她。

救了楊娜,他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要說楊娜還跟帝小強他們一起共過患難,就算是一個不認識的女孩子,他遇到也會救,受人一跪,這讓他很不習慣。

片刻之後,楊娜又換了一身衣服出來,走到葉問龍身旁,默默地低著頭沒有出聲。

「走吧!」有些不大自然地,葉問龍無奈地向小山坡下走去,楊娜低著頭緊緊跟在他的身後,一句話也不說。

似乎是感覺到這樣的氣氛有些詭異,葉問龍便把成中發找了夜魔小隊去襲搶強龍小隊的事情跟她說了,自己是因為要找成中發算賬才過來的,救了她,也算是巧合。

楊娜卻仍然是一句話都沒有說,一直到了強龍小隊紮營的地方之後,她才去小溪邊清洗了一下,然後便是靜靜的坐在火堆旁發獃,一坐就是一晚上。

葉問龍沒有說出楊娜的遭遇,再加上楊娜的情緒有些古怪,帝小強等人也不敢亂問,第二天一大早,葉問龍親自餵了趙雪柔吃了一點東西,喝了水,親自將她背著,一行人向靈城七號的方向飛快走去。

他們一路奔行,一邊不時地查看到達終點的人員人數,只是一夜工夫,現在已經達到了600多人,而且數據還在不斷的上升,幾乎每一分鐘刷新一次數字時,都會有人員增加。

而且在路上,他們還不時的看到有考核學員趕屍般的趕著路,每遇到一撥人馬,都會造成賽跑的遊戲,你追我趕,就好像在爭最後一個名額一般。


「700了,老大,怎麼辦?」帝小強奔跑之中按照原計劃每十分鐘刷新一次數據,這次查詢之後,他也開始有些慌了,因為他們此時才出發了一個小時,到點數據已經從611漲到了700,一個小時的時間,瘋漲了89人,而且是時間越靠後,數據上漲的速度也就越快,按照這樣下去,最多三個小時不到,1000人的名額便滿了,到時如果還趕不到的話,就算他們身上有再多的核金都沒有用。

葉問龍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的失策,早知道這樣,昨晚就應該趕路了。

「你們先走,我背著趙雪柔跑不快,不用管我。」葉問龍想了想,只能是這個辦法。以他的體質,他背趙雪柔也一樣可以全速奔跑,不過那樣動作肯定很大,他怕會傷著她。這樣一來,自然會影響前進的速度。

帝小強等人如果不等他的話,全速前進,估計兩個小時應該能夠到達靈城七號基地,如果以他們現在這樣的速度,至少還需要四個小時,兩個小時都可能會發生很多變數了,更不用說四個小時。

「老大,我們是一個團隊的,怎麼能分開走?不行,要快一起快,要慢一起慢。」

「就是,隊長,我們一定要等你和趙雪柔。」

「榮辱與共。」

帝小強等人都不同意葉問龍的提議。

葉問龍心裡淌過了感動,感覺到很溫暖,很舒服,不過他卻是突然停了下來,眾人見他停下,也都停了下來,走過來圍著他,一個個的滿臉倔強,一聲不吭,儼然是以無聲來抗議。

「你們幾個,真是的,忘記昨晚上的戰鬥了,忘記我的鎚子了?」葉問龍無奈地苦笑道:「就算我趕不到,我還可以以另外的方式進入龍武學府學習,雪柔她跟我說過了,她來參加龍武學府的考核,只是想體驗生活而已,能不能進,她從來沒有在乎。

「可是你們不行,你們只有這一次機會,錯過了這次機會,你們的人生就會變了軌。我們來參加入學考核的目的是什麼?就是為了改變人生,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家人的囑託,為了人類的未來。所以,你們絕對不能失敗,一定要成功。」

帝小強等人都沉默了,他們都知道葉問龍說的有道理,可是要他們不等葉問龍,又過不了自己心裡那一關。

「可是,老大,我們……」帝小強抬起頭來,想要說什麼。

「行了,別婆婆媽媽的,趕緊趕路,我答應你們,一定會在1000個名額之內。」葉問龍扳著他的肩膀向前推去,又推其他人催道:「走走走,都走快點,別讓我發火了。」

楊娜和吳鮮妮想返身想要留下跟他一起,被他眼睛一瞪,均自不敢再猶豫,撥腿向前奔去。

「大哥,要你……要不你放我下來吧?」剛才葉問龍訓斥帝小強等人的時候,趙雪柔已經醒了,等到眾人遠去,她才突然小聲道。

「啪」

葉問龍突然拍了她的小屁#股一巴掌,罵道:「死丫頭,你再說一次試試,看我不收拾你!」

只是他一拍之後感覺似乎不大妥當,卻也不好再去解釋什麼,心道,原來這丫頭的小pp也是挺有手感的。

趙雪柔卻已羞得整張臉都藏到了他的背上,想到那從未被男人觸碰的地方被大哥打了,她的芳心不禁撲通撲通地亂跳起來,怯怯懦懦地小聲道:「大哥,我以後都不敢了。」

「哼,這才象話,我們休息一會再走。」葉問龍背著她走到一處樹蔭下輕輕放下,看到她粉霞通紅,不禁奇道:「噫,你燒得很厲害嗎?臉都燒紅了,來,喝點水降降。」

他自是不知,趙雪柔是因為被他拍了一下小屁#股引起的自然反應。不過儼然趙雪柔更不敢說將出來,在葉問龍的侍候下喝了幾口水,看到他滿頭的汗水,舉起袖子想要幫他抹拭,葉問龍卻伸手一抹一甩,笑道:「男人就是這樣,可別弄髒了你的衣服。」

趙雪柔輕抿了一下嘴,有些嗔怪之意,大哥真是的,這麼小的一件的事也不讓自己幫他。

葉問龍哪裡知道她小女孩的心事,他在心裡做出要認趙雪柔做妹妹之前,跟她還有些少年男女之間的那層隔閡,自從似乎有些自欺欺人的認了她做妹妹之後,他便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包括揉弄她的頭髮,羞刮她的瓊鼻,對她的照顧,對她的呵責,甚至是剛才下意識的打她的小屁#股,一切都來得那麼自然。

只不過他不懂少女心事,他這麼理所當然的認為,又怎麼知道趙雪柔心裡是怎麼想的。

不過趙雪柔的性子本就柔順,在他面前更是什麼脾氣都沒有,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只有葉問龍問到她武學知識的時候,這小妮子才象換了一個人一般,那絕對是導師級的豐富知識。

「大哥,你月光步練到什麼程度了?天璇七步有點感悟了嗎?」不知道是因為剛才醒了一個小時清醒了些還是因為被葉問龍打小屁#股打醒了過來,這時的趙雪柔神智難得的十分清醒。

葉問龍拿著剛才喂她喝的水袋,就著袋口喝了一口,隨口道:「天璇七步我早領悟了,連天璣天權這十四步都參悟了,只是怕體質——噫,對啊,我怎麼忘記了,我的體質和善力都有了很大提升,在沒有修鍊出善力的時候我都能走天樞七步了,這天璇步應該也能走了的吧?」

說著,葉問龍滿是期待地站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從天樞步開始走起,刷刷,身形化為殘影,七步瞬間走完,下一刻,他沒有任何想法地,天璇七步第一步已然踏出。

嗡~

這一步踏出,他的身影立即變得虛幻起來,似左實右,似前在後,頃刻間便是走完了天璇步,七步變幻之間,他猶如一道沒有實體的影子,根本沒有再見實體。

刷!

他好像進入了一種很微妙的狀態,天璇步走完,天璣步隨之踏出。

這一步踏出,可就了不得了,因為這一步踏出之後,他的身影陡然消失而去,再出現之時,已然在五十米之外,而後再一步踏出,身形再次消失,瞬間出現在右側五十米處…… 天樞步,天璇步,天璣步,葉問龍走起這三節步法來如行雲流水,竟然沒有絲毫滯澀,直到他想要踏出天權步時,才感覺到著力,有后力不續之感,他並沒有強求,只是把前三節二十一步步法來回走了幾十遍,待到感覺到能夠做到真正的意與步合,意到步到的境界時,他才停了下來。

從天樞步到天權步,他在武意空間中不知道走了多少回,步法的意境早就深入腦海,差的只是身體與領悟到的步法意境的契合,一旦他的體質強度和善力跟得上,最多幾十遍,他便已能夠基本上掌握,這也是他最得天獨厚的地方。

趙雪柔在葉問龍去練習月光步的時候,卻是獃獃地望著那個水袋,滿腦子的凌亂,心道,這水袋我喝過了,大哥也拿來喝,這算不算我跟大哥間接接吻呢?她愣是過了很久才緩回神來,及至看到葉問龍走出的月光步,竟然能走完前三節二十一步,震撼之餘,卻又深深的為他感到驕傲。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又睡了過去,直到葉問龍小心翼翼地把她背到身上時,她才醒了過來,小聲問道:「大哥,你練完了?」

「練完了,天樞天璇和天璣這三節二十一步,算得上是基本掌握,花去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現在我們趕回靈城七號基地應該還能趕得及。」葉問龍笑道,「不過一會兒跑的可能有點快,如果你覺得顛簸不舒服就告訴我,我會調節一下,我寧願趕不回去也不會讓你難受的。」

先前趙雪柔突然問到他天璇步時,葉問龍便已知道了她的意思。天璇步的用勁非常之巧,一旦施展開來,身輕如燕,善力在體內循環運轉,不但可以節省善力,也同樣可以節省體力,如果是用天璇步法趕路,速度至少會陡增一倍;

而天璣步就更厲害了,這一節的步法,已經有了道家縮地成寸的影子,一步間便是數十上百米,百米距離轉瞬即至,一里距離只在一兩個呼吸之間,只是相對耗費的善力也是比較厲害罷了,以葉問龍此時施展,短距離尚可,遠了,他的善力還是支撐不住。

「沒關係,我撐得住,現在感覺挺好的。」趙雪柔小聲道。

「那好,摟緊了,我們出發。」葉問龍說罷,將趙雪柔往上輕拋了拋,刷地奔出,初時速度還不是很快,到了後來,幾乎看不清他的樣子。

使出天璇步狂奔的他,每秒速度接近80米,時速接近300公里,兩邊的樹林如同倒瀉一般地向後飛去,帶起的風勁颳得耳朵冽冽作響,趙雪柔都睜不開眼來。

「哇,那是什麼?」

「好像是一個人背著一個人。」

「這還是人嗎,跑得跟飛車似的速度!」

一路之上,葉問龍背著趙雪柔超過了一撥又一撥人,由於都是在山林環境之外,視線受阻很大,趕路的學生經常只是感覺到一陣風刮過,再尋找的時候,葉問龍已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大哥,到達靈城七號基地的人數已經突破900了。」大約半個小時之後,趙雪柔突然在他耳朵驚呼道。

「你怎麼知道?」葉問龍一邊狂奔一邊大聲問道。

「剛才聽後面那人喊的。」趙雪柔虛弱無力,而且速度太快,她話一出口便被風吹散了,無奈之下,說話時只能湊到葉問龍的耳朵上說,柔軟的嘴唇就象是在輕吻著他的耳朵,趙雪柔芳心噗噗,又羞又慌,好在葉問龍急著趕路,倒也沒有什麼別的想法。


「按照這樣的速度,大概還要半個小時才能趕到,看來沒有辦法,我們又得加速了,你摟緊我!」葉問龍大聲道,話語甫畢,他的手從趙雪柔的腳彎移到近大腿處,心中大喝一聲「天璣步」,身形陡然在原地消失,再出現之時,已然在百米之外。

那一瞬間,趙雪柔卻是滿腦子的凌亂,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大哥摸到我大腿了……

葉問龍此時哪裡會去想那些,更不會去揣摩一個少女亂七八糟的心思,使出天璣步趕路之後,速度再度提升近百分之五十,他既要看路又要調動善力,注意力需要高度集中,否則的話一個不好,兩人都要摔成重傷。

十多分鐘后,葉問龍再度甩開了上百人,衝出了紅沽山脈,靈城七號基地已然遠遠在望。

然而葉問龍看到,在前往靈城七號基地的路上,此時至少有上百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狂奔著,儼然都知道名額已經不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