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伊凡上校,這個決定不是我下的,而是那些將軍下達的,如果你有什麼問題,那您自己去找那些將軍商討吧,我們要準備撤離了。」卡洛斯回道。

「很抱歉,伊凡上校,這個決定不是我下的,而是那些將軍下達的,如果你有什麼問題,那您自己去找那些將軍商討吧,我們要準備撤離了。」卡洛斯回道。

「很抱歉,伊凡上校,這個決定不是我下的,而是那些將軍下達的,如果你有什麼問題,那您自己去找那些將軍商討吧,我們要準備撤離了。」卡洛斯回道。 150 150 admin

他的語氣平淡,毫無生氣。

作為一名軍人,他所有的驕傲和戰意,都已經在導彈被巨型追蹤者擋住的那一剎那,摧毀的乾乾淨淨了。

說完,他就不管伊凡,招呼眾人開始有條不紊地收拾了起來。

伊凡的軍銜比他高,但雙方不是同一個序列的。

之前也是敬伊凡是51區的,要是伊凡是海軍或者是空軍的,他鳥都不會鳥他一眼。

但即便是51區,也不管不到他的頭上,他只能夠按照上面的意思,收拾東西準備撤離威廉斯堡營地。

伊凡走出了營地,他表情有些焦急。

對於其他人來說,這就是一場人類和巨型追蹤者的戰鬥,只要幹掉巨型追蹤者即可,其他的事情完全不需要考慮。

但對於51區來說,這是一場人類文明和星空文明之間鬥爭的一小塊戰場。

核彈作為人類的底牌,用在這種局面戰場,那麼以後戰鬥烈度升級了怎麼辦?

巨型追蹤者必須要解決,只不過不能用核彈來結局。

因為這樣子從戰鬥上來說是勝利了,在戰術上來說卻已經弱入了下風,人類的虛弱將會毫無保留地暴露在星空文明和其他外星文明眼中。

伊凡回到自己的房間去,快速地撰寫了一篇簡短的報告遞交上去。

他等待了一會兒,沒有得到回復,但他又沒有任何的辦法,這個局面他沒有資格參與進去,連說一句話的資格都沒有。

想了想,他撥通了一個電話,非常直接地說道:「上面準備動用核彈,你要和我們一起撤離到對岸嗎?」

「核彈?他們腦子抽了嗎?」

顧雲接到電話的時候,一聽到這個消息就懵了。

他不知道該評價這些大人物是果斷,還是莽撞。

巨型追蹤者雖然硬扛住了導彈,但他又不是毫髮無損。

一發不行就一百發,顧雲還不信巨型追蹤者能夠硬抗一百發導彈的。

「這不是你能夠評價的,如果你要撤離,我可以給你留一些空位,不過你得抓緊了,時間並不多。」

「我聯繫不上愛麗絲他們,估計是他們距離太近,被爆炸的電磁誤傷了耳機。」顧雲回答道,腦海裏面全部都是核彈兩個字。

突然,他靈光一閃。

「EMP!」

「你說什麼?」伊凡喊道。

「EMP,追蹤者是由人控制的,說明他的內部必然有一套複雜的系統,只需要通過高能微波炸彈進行轟炸,那麼就可以摧毀他和科諾公司的聯繫。」顧雲快速地解釋道。

「這又有什麼……」

伊凡說到一半,話語頓時停滯住了。

他回味過來顧雲的計劃了!

巨型追蹤者為什麼這麼難對付,還不是因為他背後有科諾公司的控制,一直呆在高樓大廈之間,讓戰鬥機投鼠忌器嗎?

如果巨型追蹤者現在呆在一個平地上,那麼核彈的計劃根本不會被提出來,立刻就會有一個隊列的戰鬥機輪番進行轟炸,停都不帶停一下的。

但現在只要巨型追蹤者走幾步路,開到一半的戰鬥機就得飛回去了。

而只要切斷了科諾公司的控制,那麼巨型追蹤者就會變成一隻沒什麼智商的喪屍怪物,把他吸引到中央公園進行輪番轟炸。

到時候巨型追蹤者骨頭再硬,也沒有那麼難對付了。

「我立刻聯繫他們!」

……

「轟!」

倒飛出去的馬庫斯撞到了導彈炸開的大洞裏,不久之後,才灰頭土臉地沖了出來,繼續衝上去和巨型追蹤者對戰。

在轟炸結束之後,巨型追蹤者就一直追殺他們三個人。

他們不是沒辦法傷害到巨型追蹤者,但他的骨頭連導彈都炸不開,破掉一點血肉最後慢慢就能夠恢復過來,他們拿他根本沒辦法。

「我聽到戰鬥機的聲音了。」馬庫斯落地之後,低聲說道。

「我也聽到了。」愛麗絲·萊斯利回道,「耳機壞了,他們聯繫不到我們,我們先找地方躲一下。」

。 夜幕深沉!

葉天傾離開道森武館后,便是直接返回家中。

此時已是夜深。

李家眾人都已經熟睡,葉天傾則是沒有半點的睡意。

他站在陽台上,腦海里想的全部都是黃龍道人的境界,忽然從王級巔峰暴漲到皇級巔峰的事情。

這般不可思議,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今天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發生了,這讓葉天傾百思不得其解。

他想不明白,那到底是怎樣的的一種原理,也搞不懂黃龍道人到底是怎麼從王級巔峰,瞬間就達到皇級巔峰了。

葉天傾很困惑。

完全的想不明白。

「到底是怎麼會是,他的境界是如何暴漲的那,啊?」

葉天傾眉頭皺緊,腦海里全部都是這事。

與此同時!

就在楚天策皺眉不解,心裡困惑的時候。

在天北市沿海區域,一處沿海的農家院內。

院內!

一位老者忽然出現,正是那天晚上跟著絕美女子來到天北市的哪位。

「小姐,關於你弟弟的事情,我們已經調查出一些眉目了。」

老者出現的時候。

女子正在農家院的屋頂,看著房子邊上的浩瀚大海,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但當它聽到老者的話后,她猛地抬起頭來,眼睛里彷彿有無盡的星辰在變化。

「你,你……你說什麼?」

「打聽到我弟弟的消息了?」

女子急忙站起身來,滿臉興奮。

嗯!

老者重重點頭。

「他在哪裡,你們找到他了嗎?」

「現在,只是打聽到他的消息了,還是已經找到人了?」

「他現在在哪裡,快帶我去見他。」

絕美女子焦急的說道。

興奮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看到她這般失控的模樣,老者的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小姐,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你弟弟的詳細身份了,也知道他住在哪裡,但現在……咱們只怕不方面過去。」

他苦澀的說道。

「現在太晚了,今晚不方便的話,那明天過去。」她沒有多想,只覺得現在已經是半夜,這個時候過去的確不是很方便。

然而!

她話音落下后,老者卻依舊是滿臉苦澀的搖頭。

「小姐,只怕明天也不方便。」

嗯?

女子意識到不對勁。

「怎麼了,為何會不方便那?」

「我此番前來,便是為尋找我弟弟而來,現在人已經找到了,我為何不能見他?」

女子的眉頭皺緊,滿臉的不理解。

老者苦笑更濃,他深深的嘆息一聲,道:「哎,小姐我就不瞞著你了,你的弟弟他身份特殊啊,說實話……在調查到這些消息之前,我實在不敢想象你弟弟竟是那般身份。」

身份特殊?

女子眉頭皺緊,不發一言。

老者道:「小姐,神龍殿你可聽說過?」

神龍殿?

絕美女子眼裡閃過一道寒芒。

「你說神龍殿做什麼?」

「我們的宗門,兩年前險些被神龍殿的海神和黃泉聯手覆滅,我師父也因此負傷至今未能痊癒,宗主氣不過便放出狠話,結果間隔半個月就被神龍殿的軒轅破天,一劍斬殺。」

女子面露恨意。

但當她說完這些話后,她似乎是意識到什麼,猛地抬起頭來,驚聲道:「難,難道……難道說我弟弟現在是神龍殿的人?」

轟!

剛剛她沒往這方面想。

現在想到這點,她如遭雷擊,眼睛都瞬間瞪圓了。

「嗯!」

老者苦笑著點頭。

女子身體猛地一顫。

「怎,怎……怎麼會這樣,我弟弟怎麼會是神龍殿的人那?」

她臉色略微蒼白。

但很快他就面露堅定;「就算他是神龍殿的人,那又如何,他小時候最聽我的話了,我可以讓她退出神龍殿。」

「不可能的,他是不會退出的。」

老者嘆息一聲,緩緩搖頭。

為何?

女子沒有詢問,但眼裡卻露出不解的神光,眉頭變成一個疙瘩。

老者也沒有猶豫,直接說出一則驚天的秘聞。

「哎,因為你的弟弟,便是現在神龍殿的殿主,葉天傾!」

他說這話,似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轟!

他這話一說完,女子徹底的愣在原地,恍若雷擊。。 這豈止是相當於修鍊十日?就是百日修鍊,也不及這一個時辰的真氣修鍊。

她喉嚨在不斷地動著,眼裡的淚花越積越大,嘴唇動著,過了好久,突然雙膝跪下,雙手扶住張凡膝蓋,顫抖地吐出一句話:「先生,是你救了我們家?」

張凡其實並不習慣別人感恩戴德,全然擺出一種小case的模樣,平淡地道:「小意思!我也就是想要消滅歐氏集團,順便幫一下你家而己。那個歐氏,也該整治整治了,他們貽害一方百姓,已經是怨聲載道,民憤衝天了,我不過是利用鳥族的手,以毒攻毒,搞歐氏一下。」

「先生,」淚水一下子從眼眶裡湧出來,她跪著向前膝行半步,緊緊地抓住他的手,「太謝謝你了,太謝謝你了,這讓我怎麼報答你……」

「哪裡需要報答!」張凡也不由得抓緊她的手,「我告訴你這些,並不是要你報答,而是另有原因。」

「原因?」

「鳥族是一個罪行累累的犯罪集團,不論你們事先知不知道這點,你們與鳥族合作了這麼長時間,幫他們購買了那麼多給養,在客觀上已經算是資助了犯罪,深究起來,你們無法脫身啊!」

她臉色一白,想了想,想通了,連連點頭,「你說得是!你說得是!我們縣裡有個人殺人犯,躲在山裡,他表舅給他送過衣服,結果被判了窩藏罪。要是按這個算起來,我們家的罪行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