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這『林文』到底什麼來歷?」秦千千美目泛光,「照理說,綠煙城沒可能會有這等人物?」

0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司馬酆微然笑道,「很多事情,不要太追根尋底。厲雁門雖強,但雁翎府已是存在十餘萬年,許多強者都喜歡隱居山林之間。潛心修鍊,這沒什麼好出奇的。比如這一次你們最大的對手『白神』,便是雁翎萬族的後裔。」

紀夏和秦千千點點頭,表示明白。

出身厲雁門,兩人的眼界,比起綠煙城武者自是高的多。

「林文,進入十強賽,我的對手就是他!」紀夏眼中jing光爍爍。握緊拳。

有著一絲興奮,更有著深深的期待。

林風的實力。讓他熱血沸騰!





觀眾席上,一片嘈雜萬分。

林風閉著眼,調息著身體,此時結果仍未公布,他並不能離去。

只是……

「正賽第一輪時,很快便公布結果。」

「這一次…怎會如此之久?」

林風心中暗忖。對結果事實上並未太在意,只是一直『曝露』在眾人眼皮底下,卻也是不怎麼舒服。身上血跡斑斑,慢慢乾涸,最初那觸目慟心的傷勢已然恢復。雖未及巔峰時期的戰鬥力,但也恢復足有八成以上。

「鳳凰之血,果然不同凡響。」林風心中微笑。

儘管眼下自己實力受制於『鳳凰命盤』,但卻有失必有得,鳳凰之血對自己的幫助,確是無與倫比。

沒有它,或許自己早已是重傷至死。

此時,小腹處如被烈火灼燒,甚是奇特。

「巫妖之心既然能吸收句芒巫族的『血』,為何不能吸收祝融巫族的『血』?」林風心忖道。

回想起剛才,雖然巫妖之心能感覺得到,但偏偏不能吸收。

那滴『血』,最後被自己吞食入肚。

「好強大的能量。」林風心中只感驚嘆。

閉上眼睛,內視著自己身體,此時鳳凰命盤倒數第三個光點火命星盤正是璨亮,吞噬之火包裹著祝融巫族那滴『血』,不斷的吸收成長,煉化速度相當之快,但那滴『血』卻好似擁有無盡能量般,完全不見消逝。

相當的奇特!



鬥武場外。

此時,評判席上正是一片爭議不休。

「我覺得這次應該是意外。」

「確實,這般威力的『磁爆』不可能是人為的。」

深淵九萬年 但規矩就是規矩,不管怎麼樣,這林文確實是殺了人。」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各抒己見。

顯然,卻是爭論不下。

勝負的確已分,但jing銳比武大會的規矩卻是在那裡

不得殺戮!

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林風,畢竟殺死了厲鳴。

這一點,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規矩就是規矩,怎可逾越!」 怦然婚動,總裁老公很腹黑! ,呂聹jing目灼灼,昂首踏步而來,「若開此先例,jing銳比武大會的宗旨將會被打破。這林文,必須得嚴懲,廢除資格,禁賽終生,驅逐除綠煙城,彩翡宗永久扣除資格。」

落地有聲,好事被攪合,呂聹對林風的恨意無以復加。

他恨不得林風去死!



(今天三更,第一更~~)(未完待續。) ()「林風!!」咬牙切齒的聲音。

林風輕『哦』了一聲,目光望向遠處。

霎時見到風揚谷眾人,一張張熟悉的臉龐,丁洪、衛海、丁菅還有……


厲鳴。

剛才喊自己的,正是厲鳴。

「以為換個名字我們就認不出你了么?」厲鳴怒喝道,「殺死王峰,萱兒,齊家兄妹,你這罪大惡極的劊子手!」..


跟隨林風進入的彩翡宗眾女無不是一怔。

這突然而起的謾罵,讓的她們有點不知所措,頓時望向林風。

卻見他只是淡然一笑,彷彿沒聽到似的。

「走。」林風淡然跨步,對著眾女笑了笑。

休息室很大,架構跟第二層很是相似,在房間的盡頭處,有兩道關閉的大門,顯然是進入鬥武場的通道。房間的裝飾極為華麗,還有著淡淡清香,讓人感到心曠神怡,最獨特的,是擁有duli的『修鍊室』。

「哼,敢做不敢認的孬種。」丁菅不屑道。

「敗軍之將,不知在唧唧歪歪什麼。」裴紅突然冒出一句話,瞬時氣的丁菅滿臉通紅,怒聲道,「你說什麼!」..

「說你呢,明知故問。」裴紅雙手叉腰,半分不讓人,「忘記那天怎麼輸的了么?」

「你!!」丁菅緊咬著嘴唇,氣的渾身發顫。

「姐姐何必和這種瘋狗一般見識?」裴青輕然微笑道。

「說的也是。」裴紅嘀咕幾聲。

厲鳴不屑的輕哼道,「躲在女人裙底下的縮頭烏龜。」

「你說什麼!」裴紅勃然大怒。

剛是火冒三丈,手腕卻被林風一把抓住,裴紅一怔,卻是被林風帶走。

厲鳴見的林風避得自己,頓起幾分信心。狂然喝道,「你等著,林風,我一定會為死去的兄弟姐妹報仇雪恨!」

然而,林風彷彿沒聽見似的,帶著眾人瞬間進入duli的『修鍊室』中。

厲鳴臉上露出一分自信笑容。

「厲師兄。到時狠狠教訓一下那林風!」丁菅氣道。

「放心,菅兒。」厲鳴眼眸灼亮,信心十足。

丁鼎眼眸炯炯,語重心長道,「記得別殺死林風,若不然隨時可能會被取消資格,並且禁賽終生。」

「是,大長老。」厲鳴點頭道。



「你們沒什麼想問的么?」林風微笑道。

「有什麼好問的,林大哥不是那種人。」裴青美眸清靈。

「就是。林大哥是好人!小璐最喜歡林大哥了~」小璐甜甜一笑。

「哼,一看就知道那狗男狗女才是壞人。」裴紅撇撇嘴。

「我也相信。」雷刀點頭道。

望著眾人,感受著這番由心之言,林風心中暖洋洋的。

自己和彩翡宗眾人僅僅結識不過幾天而已,她們卻是如此毫無保留的信任,令自己很感動。

「謝謝你們。」林風點點頭。

「噫!林大哥真客套!」小璐食指划著小臉,調笑道。

「就是,我們可不是外人。」裴青淡笑道。

「等會要贏的乾淨利落!」裴紅彷如一隻母獅子般。

林風微然一笑。透過褐se的玻璃望向外面,風揚谷眾人的模樣儘是看的一清二楚。那厲鳴正趾高氣揚的不知說些什麼。顯然不是什麼好話。看著那副嘴臉,林風不禁想起王峰的慘死,眼中霎時露出一分寒光。

他,該死!

自己之所以參加這次jing銳比武大會,一則為了32強的獎勵,其二。就是為了厲鳴。

只有在這裡,才能正大光明的殺死他,祭奠死去的王哥!

至於大賽的規矩,懲罰……

自己在乎么?



頂層,豪華包廂中。

「哼。真不明白師兄,為什麼偏偏會注意一個這樣不起眼的傢伙?」秦千千奇道。

司馬酆輕然笑道,「千千你別不信,你師兄生來一副靛藍光瞳,看人可是很準的,比起你師傅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師傅言重了。」紀夏微然道,「徒兒也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這『林文』具有威脅。」

司馬酆目光爍爍,「比去年的冠軍『白神』更具威脅?」


紀夏猶豫了下,點了點頭,「對。」

「真的假的。」秦千千嘟囔道。

「很快便知。」司馬酆目光落想光屏,微笑道,「比賽,快開始了。」

……

短暫的休息時間,很快便是過去。

隨著懷中身份牌的閃亮,房間盡頭處那兩扇緊閉的大門旋即開啟。

林風眼眸炯然,倏地站起身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