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聶!」高會長出生,試圖呵止住她。

0

「會長,我就是想問一下他這種舉動是什麼意思?現在外面都傳開了,說他提高資助門檻,卡人數,是因為我們中飽私囊,甚至都在攻擊我們,說我們騙錢。」

「三爺,您這做法,是否有失偏頗!太扎人心了。」

「您資助我們,我們是應該心懷感激,但是也不能仗著有錢,這麼欺負人吧。」

「鑽空子騙錢的是少數人,但您這麼做,傷的是更多應該幫助的人!」

……

宋風晚正認真聽著,看著這位聶小姐說得慷慨激昂,矛頭直指傅沉。

這種感覺,讓她莫名想到了以前看過的諸多瑪麗蘇偶像劇,女主也是這般模樣,然後男主就會在心底腹誹:

這女人好大的膽子,但也很特別。

勵志女孩和霸道總裁,這不就是一出言情劇嘛。

傅沉此時已經聽得有些不耐煩了,若是知道宋風晚心底這麼想他,估計又要嘔血了。

真是狗血劇看多了。

「小聶,你別說了!」高會長和身邊的人攔住了她,「三爺,不好意思啊,她就是有些激動。」

傅沉只是一笑,「聶小姐是吧,你說完了嗎?」

她雙手攥著蓋在腿上的毛毯,似乎還氣得渾身發抖。

「首先我想問你,資助你們,是我的義務嗎?」

「不過您也收穫了好名聲不是?」她辯解。

「好名聲?你是說面慈心狠?」傅沉挑眉。

她語塞。

傅沉在外的名聲,還真的一直都大好,因為看似溫潤,實則強勢。

「我本就沒義務幫助你們,我只能說,就算我撤資……」

幾人一聽傅沉要撤銷資助,臉都白了。

竈下婢 「傅三爺……」高會長急眼了。

傅沉卻伸手示意他坐下,目光鎖住那個女孩,「聶小姐,我撤資,亦或者是取消所有資助,你也是最沒資格指責我的。」

「這麼多年,你應該是受惠最多的人。」

「我知道你現在也是網路紅人了,你大可以去網上踩我一腳,說我冷漠無情,到時候就別怪我,掛出資助單據打你的臉了。」

她與傅沉前後見過幾次,卻極少正面交流,這還是第一次。

她總想著,這麼多人在,她又是個女孩,傅沉總會憐香惜玉一點,沒想到,對著他的臉,就是狠狠幾下。

完全不顧忌。

「說我給你們帶來的惡劣的負面影響,你們可以將近些年資助的所有善款用途公示出來,這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我提高標準,卡人數,也是為了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無敵掃碼系統 「而不是被有心人鑽了空氣,我瞧著聶小姐能言善道,除卻雙腿不能自如,找個其他工作,也能養活自己吧?」

「您如果這麼喜歡幫人出頭,當聖母,何不把你的名額讓出來!」

這招簡直是就是絕殺!

兵不血刃那種,太狠了。

這位聶小姐當即臉都青白了。

「其實事情變成這樣,究其根源,和聶小姐也有關係,你在網上那些言論,給你們整個群體抹黑了。」

「當初道德綁架湯景瓷和段林白,現在不思己過,反而來指責我?」

「我這人在外名聲不大好,不在乎指責謾罵,道德綁架什麼的,對我也沒什麼用處,把我惹急眼了,損害的還是你們的利益。」

「畢竟……需要幫助的不是我!」

傅沉這人素來針砭時弊,一針見血。

不會給任何人面子。

宋風晚已經聽清了事情的脈絡,無非是傅沉提高了今年的資助門檻,導致有些人拿不到錢,他們過來爭取。

這個聶小姐,可能是想用激將法一類的,可惜他家三哥不吃這一套。

從宋風晚見到他的第一天開始,他硬撅了江風雅的面子,她就清楚,這男人啊……

可不是個憐香惜玉的主兒。

在他面前,博可憐什麼的,壓根沒用處。

他把人看得太透。

一句聖母,已經激得這位聶小姐渾身發顫。

她算是網紅,在圈子裡很出名,大家都喜歡找她辦事,而她也成功幫人解決過不少問題,大家都把她捧得很高,出門拉資助這種事,還是頭一回碰壁。

臉色紅白交織,很是難堪。

就在她開口,試圖辯駁兩句的時候,傅沉又丟下了一句。

「我是幫助有困難的人,但我不是開救濟所,給人養老的。」

有些人做手術可能只需要20多萬,卻謊稱需要100萬,就是把下半輩子的養老錢都算進去了,傅沉以前工作忙,這部分事情都是下面在處理。

但是設計展的事情,鬧得太大,加之這個聶小姐的言論,確實有煽風點火的嫌疑。

說是弱勢群體,但腰桿比誰都強硬。

居然在他家懟他?

傅沉又怎麼可能會給她面子。

沒有直接攆她出去,已經是給高會長臉面了。

高會長笑著出來打圓場,「三爺,您的意思我們都清楚,我們這次過來,就是想多申請幾個資助名額。」

「只要有近期診斷報告,你們報上來,人數我沒限制。」傅沉伸手擼著貓,語氣很淡。

高會長悻悻笑著。

此時客廳氣氛已經很尷尬了。

「三爺,要準備午飯了……」年叔走過去,意思不過是問,要不要留他們吃飯。

傅沉卻抱著貓起身,「沒想到已經到飯點了。」

其實談話內容不愉快,就算傅沉挽留,他們這群人也不會留下吃飯,但尋常主人家,肯定會客套一下,沒想到傅沉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不好意思,高會長,我就不留你們了。」

這話就是明顯趕他們走了。

高會長笑得有些尷尬,是他們首先說話過於無理,也只能認栽,不過傅沉說了不會卡人數,對他們來說,也是個極好的消息。

不過他們與傅沉初次碰面,也清楚他的為人了。

面冷心涼,原則性很強,真不是幾句話就能左右,更不懼流言蜚語,這種人不好打交道啊。

*

幾人離開后,宋風晚才從一側走出來,「你這麼懟一個女孩子,我看她當時都要哭了。」

「我還沒說得更加直白,這個新的方案,到底動了誰的蛋糕,她心底有數,如果我沒記錯,她現在只需要每天吃點葯就行,這麼想幫別人,就把名額讓出來就行。」

「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憑什麼來綁架我?」

「我就怕……」

傅沉勾著嘴角,「她自己就拿不出近期的檢查報告。」

因為往年所有受資助人,只要提供原始證明材料,相應的補助都會下發,這次卡得比較嚴格,肯定會去掉一大部分人。

宋風晚淡淡點頭。

當天下午,就有一則新聞出來,【最美輪椅女孩讓出資助名額,救助更需要的人。】

所謂傅沉提高資助門檻,就是他需要更加詳實的證明,這點沒什麼好抨擊的,但是這個女孩卻利用這件事,扭轉了之前因為湯景瓷事件造成的名譽受損,一時間又被人推崇起來。

宋風晚看到報道的時候,想起傅沉說的話。

她可能拿不出近期的檢查報道。

如果真是這樣,就無所謂讓名額了,她就是借著這股風,把自己洗白而已。

也是心機深沉了。

網上不少人留言評論,說她多麼善良,不物質,不媚金,其實宋風晚心底清楚,這件事出來后,肯定會有商家找她談代言,出席活動。

能夠帶來的金錢利益和名譽,可不是那點資助能比的。

她這點心機,傅沉看在眼裡,也沒管她,畢竟與自己並沒什麼瓜葛,他此時滿心滿眼的策劃著與宋風晚的訂婚宴。

因為在喬艾芸離京之前,就和傅家商議好,想在年底舉行訂婚宴,不需要過於鋪張,請相熟的親友一起吃個飯就行。

都市之無敵仙尊 饒是如此,傅沉也想好好規劃一番。

許鳶飛也在元旦后,收到了傅沉的通知,讓她按照約定準備甜品。

氣得她咬牙,直斥傅沉是個萬惡的資本家,可她此時還不知道,這場訂婚宴,會給她的生活帶來多大的衝擊。

------題外話------

三更結束~

日常求留言求票票……

今天把離家出走的劇場君找回來啦,吼吼。

劇場君:……

**

【小劇場】

傅寶寶小時候放學,傅沉接他去打疫苗,當時段林白恰好和傅沉剛聊完一個項目,就陪著一塊兒去了。

護士針還沒紮下去,某個戲精,已經伸出另一隻手,掩面「哭泣」。

一副即將赴死的壯烈模樣。

傅沉咳嗽兩聲,「還沒扎針,注意形象。」

某寶寶癟癟嘴,「我又沒哭。」

「那也注意點影響。」

「你說段叔叔小時候打針嗷嗷直叫,我很乖了。」

段林白原本正在邊上玩手機,莫名其妙躺槍,看了眼傅沉,這丫在家教兒子就算了,為毛把我當反面教材。

你丫小時候打針不哭、不鬧、不嗷嗷直叫! 傅沉與宋風晚的訂婚時間,確定在農曆臘月21號,農曆日期是12.21,也就是愛你的意思。

因為籌措訂婚宴,傅沉特意拉了個家族群,就連傅仕南等人都在,確定日期的時候,某人還被吐槽了好久,說他矯情肉麻。

以前覺得他悶,甚至一度懷疑他會不會以為信佛而出家。

用段林白的話來說,傅沉這種人是悶騷,騷起來能閃了他們的腰。

宋風晚安靜待在群里,極少說話,因為裡面很多長輩在,她就偶爾發個賣萌的表情包。

入群當天,傅仕南等人還給她發了紅包,說是恭喜他們順利求婚。

兩個紅包,她與傅沉一人一個,錢不多,就圖個樂呵,卻被傅聿修和沈浸夜兩個手快的點了。

傅仕南直接說了一句:【給我吐出來!】

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迫人的壓力。

嚇得兩個人瑟瑟發抖的把紅包又給補了出去,宋風晚笑得肚子疼,在這個群里待著,千萬不能手賤啊。

【晚晚才多大,搶她紅包,你倆要臉嘛!】

兩人慾哭無淚,平常都是叫三嬸的,說是長輩,要敬重,這搶個紅包,就說她年紀小,說他們欺負弱小?

不帶這麼雙標的。

傅仕南雖然嚴謹刻板,私底下卻極好說話,尤其是對女生,加上戴雲青、孫瓊華等女眷在群里調和,群里氣氛一直不差。

但是最腹黑的還是傅沉,搶紅包事件之後,他就分享了一個教你讀《道德經》的鏈接在群里。

傅聿修當時已經在國外了,半夜看到鏈接,臉上臊得慌。

他家三叔果真是腹黑到了極點,這不是旁敲側擊說他和沈浸夜不道德?

拐著彎罵人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