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去可以。」

0

「但是,你要把蒙牙那個小傢伙帶上。」

「帶上蒙牙???」

「為什麼?」

蒙羽皺着眉問道。

自從蒙牙和他回到燕府後。

蒙羽便給他請了幾個老師傅,每天教他讀書識字。

空閑的時候,龍一也會教他一些拳術套路。

可以說,在燕府,蒙牙每天都過的非常充實。

他身上的野性也在慢慢的變淡。

蒙羽相信,只要再給他一些時日。

蒙牙就能變得和普通孩子一樣,快樂陽光。

所以,當他聽到毒叔要帶蒙牙一起去隴西后。

他的第一反應便是拒絕。

看着蒙羽抗拒的神情,毒叔耐心的解釋道:

「宮廷里的御醫,可以說是大秦帝國最好的醫者。」

「如果這個疾病連他們都束手無策。」

「那麼就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此病本就是無解之症。」

「第二,此病根本就不是疾病,而是有人故意下的毒。」

「若是第一點,就算我老毒去了,也是無濟於事。」

「但隴西的病情若是第二點。」

「那蒙牙就能派上大用場。」

「我和你說過,那個小子乃是萬毒不侵之體。」

「只要有他在,在配合上我的毒術,這世間就沒有我們解不了的毒!!!」

「而且……」

毒術欲言又止。

「而且什麼???」

蒙羽追問道。

掃了一眼蒙羽,毒術繼續說道:

「而且,我覺得,隴西的事情,很可能是我那個獨眼師弟搞的鬼。」

聽到毒叔的解釋后,蒙羽眼神一凝。

「你是說,這件事情是九龍鼎在背後搞鬼???」

毒叔點了點頭,不確定的答道:

「只能說,有這個可能性!!!」

對此,蒙羽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

如果真如毒叔猜測那樣,整件事情是九龍鼎的人策劃的。

那麼隴西此行,必然不會順利。

權衡利弊后,蒙羽點頭說道:

「行,就聽你的。」

「帶上蒙牙!!!」

得到蒙羽的允許后,毒叔笑着寬慰道:

「放心吧小子。」

「有我在,我肯定不會讓蒙牙出事的!!」

對於毒叔的實力,蒙羽也是知曉。

只是,一想到對手可能是九龍鼎后。

蒙羽覺得,還是多帶準備一些底牌比較穩妥。

【不知道,讓韓信挑選的人挑的怎麼樣了??】

【若是能帶上這些人,一起去隴西。】

【九龍鼎就算是派大軍前來,我也有信心殺出重圍!!!】

想到此處,蒙羽臉上浮現自信的笑容。

看了一眼毒叔和范珏叔侄后。

突然間,一個問題在他腦海浮現。

「毒叔,你既然是毒家傳人。」

「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能夠解決百越的瘴氣之毒???」 六祖的金身,大如殿宇,站在三生門下,道:「大膽鬼物,你竟然敢在本祖師尊的佛體中殺生,你該當何罪?」

金聚大神臉色驚變,看向躺在金色水面的般若,連忙道:「沒有啊,晚輩哪敢擾雲青古佛的清凈,更不敢殺戮,壞古佛清修。般若乃是命運神殿的神女,晚輩做為地獄界的神靈,怎麼可能殺她?」

「沒死!只是神軀受創,神魂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損傷而已。」

神魂的主體,主要是位於神源中。

只要神源不毀,神魂很難滅盡。

只不過,絕大多數神靈,自知必死的時候,都會自己毀掉神源中的神魂和規則神器。一是防止完整的神源,落入敵人之手。二是,不想落入生不如死的下場。

般若被擊碎的神魂,是位於神軀中的神魂。

而神源中的神魂,沒有受太大影響。

「佛祖,你看!」

金聚大神雙手隔空按了出去,一道道光紋湧出,在般若傷體的上方,將所有神魂碎片凝聚成了一道淡淡的魂影。

魂影與般若長得一模一樣。

魂影落下,與般若的神軀,完全重疊在一起。

不得不說,鬼族對魂力的操控,沒有任何種族可以比擬。

「神魂重新凝聚了,很快就會醒過來。」

金聚大神極為忐忑,不敢直視六祖。

說到底,天庭和地獄重新開戰,是絕對敵對的雙方。金聚大神只能期望,六祖是真的不想在雲青古佛遺體中殺戮,放他離去。

「六祖,不能放過他,他是鬼族神靈。」小黑再次道。

金聚大神本就怕得要命,見小黑火上澆油,心中甚是憤怒,道:「佛祖,這隻貓,是不死血族冰皇之子,作惡多端,喜吸人血,特別是修佛者的血液。」

小黑沒想到金聚大神如此狡詐,倒打一耙,急道:「你敢污衊本皇?」

「本座可沒有污衊你,你體內有雲青古佛的血氣,說明你進入古佛遺體后,吞噬不了不少神尊血液。」金聚大神道。

……

「別吵了!」

六祖聲音浩蕩,盯向金聚大神,道:「你可知,這女娃兒與本祖有些淵源?」

就是這時,般若悠然轉醒,但很虛弱。

金聚大神先是頗為詫異,隨後雙目大瞪,想到了地獄界的一個天大隱秘。

傳說,六祖與冥族的印雪天,一起拜在雲青古佛的門下修佛,是師姐弟,關係很是親近。所以在六祖心中,沒有生靈和死靈之分,眾生皆平等。

還有另一則傳說,命運神殿的怒天神尊,乃是印雪天之子。

不過,這則傳說,一直沒有得到證實,也沒有誰敢去證實。

如今聽到六祖說出這樣的話,金聚大神立即想到了此處。除了這一層關係,般若一個一千多歲的小年輕,還能與六祖有什麼關係?

張若塵當然不知道「怒天神尊可能是印雪天之子」的傳說,之所以說出剛才的話,只不過是想嚇一嚇金聚大神,免得他今後繼續找般若的麻煩。

張若塵正欲編一個謊言,卻見金聚大神再次跪在了地上,慌急的道:「佛祖明鑒,晚輩實在不知,般若神女居然是你老人家的徒侄孫。若是知曉,必定對她恭恭敬敬,不敢有半分冒犯。」

徒侄孫?

在場修士,皆是愣住。

就連張若塵和般若自己,都感到詫異,有些不能理解。

般若明明是怒天神尊的弟子,怎麼變成了六祖的徒侄孫?

金聚大神不會是被六祖的威勢嚇糊塗了?

張若塵緩了一口氣,沉聲道:「可是,你終究還是冒犯了!你看,你把她傷成了什麼樣子?就算本祖有好生之德饒過了你,怒天能饒得了你?」

金聚大神不敢有半分放肆,道:「晚輩願以一萬年修為,助般若神女療傷。」

「一萬年修為?」

三生門下。

六祖的目光,望向凍在冰塊中,已經死去的空裏藏海。

金聚大神注意到了這一點,意識到六祖即將動怒,連忙道:「十萬年!晚輩願散去十萬年的修為,助般若神女壯大神魂,凝練神源,修鍊神境世界,直達中位神的境界。」

六祖道:「十萬年的修為,損失太大了吧!你不怕,跌回上位神的境界?你不怕,渡不過下一次的元會劫難?」

金聚大神雙手合十,道:「不怕!種因得因,種果得果。都是晚輩犯下的過錯,理應盡最大努力彌補。再說,般若神女是佛祖的徒侄孫,傳功於她,晚輩心中萬分榮耀。」

金聚大神心中苦不堪言,堂堂大神,威震星河,號令億萬鬼兵鬼將,為什麼要來黑暗之淵?

為什麼運氣這麼背,惹到了六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