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前兩天拿的那個晶石還在嗎」?

0

「在呢,一直給你準備著呢,還沒給建軍哥還回去,怎麼了」?

「嘿嘿,你不是想變強嗎」?

「嗯! 這個大叔有點帥 是啊」!

「呵呵,你能不能變強就靠這個咧!快拿出來」! 「呶!給你」!郭強從衣服口袋掏出個小盒子遞給了我!

打開小盒子,裡面靜靜的躺著一顆花生大小的透明小晶石。

「給,吃了它」!

「什麼?吃這個就能變強」?郭強翻著白眼鄙視的說道!

「嗯,我是認真的!你不是想變強嗎?吃了它」!我再次確認道!

這小子可是知道這東西是怎麼取出來的,當下皺著眉頭跟吃毒藥一樣,眼一閉仍嘴裡硬是咽了下去!

「怎麼樣?什麼味道」?我好奇的問道?

「什麼?你不知道」?郭強一聽,頭上紅色的頭髮都豎起來了!

「昂!就是好奇問問唄,怎麼了」?

「你也不知道你就讓我吃?你耍我呢吧,呃、、、這小子跑一邊一陣乾嘔!當然是什麼都沒嘔出來了!

「好了,別吐了,雖然我不知道什麼味道,但是這對你變強肯定有幫助的」。

「天哥,當真沒騙我」?

「沒時間招呼你你,走了」!

「哎!等等我!天哥去哪啊」?

「去張桐家」!

心情沉痛的我和郭強一路向張桐家走去,安靜的街道上,時不時地傳來壓抑的哭泣聲,這時的大霧基本上已經退乾淨了,但是天空還是灰濛濛的,就像我的心情一樣灰暗!雖然那天我有點眩暈,但是張桐伸出胳膊擋在我的眼前我還是看到了,我欠張桐一條命!

看著我陰暗的臉色,郭強也不知道說什麼,只是默默的跟著,我撿著偏僻小路一路來到了張桐家門口!大門半開著.

「天哥,進去吧」!

我長長的吁出了一口氣,點點頭率先走了進去,進門就聽到低低的哭泣聲和說話聲!

「奶奶,別哭了!你身體本來就不好」。

「嗚嗚嗚!你說我是造了什麼孽啊,你爹娘死的早,就盼著你平安長大,現在好不容易給你訂了門親事,你看看,這手又殘廢了,嗚嗚嗚、、這天殺的怪物啊、、、這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奶,你別哭了,我給張桐換完葯就給您做點吃的去,您放心,我既然跟張桐定了婚就不會後悔,從今天起,我就住這裡不回去了」!一個年輕的女子聲音說道!

「嗯~好閨女啊!可是你爹娘那邊」、、、

「我來的時候跟我爸媽都說好了,我爸還說讓我多住些日子把他女婿喂胖點呢」!

「是奶奶和張桐對不住你了!嗚嗚嗚」、、、

我站在門外聽著哭聲,心裡躊躇著是進還是不進的時候,這時張桐可能是換完了葯開門走了出來!

「羅天,你怎麼來了?快,快進來」!說著挑起門帘側身讓我進來!

一進屋,就看到張桐的奶奶半躺在炕上,一個年輕的姑娘正收拾著桌上的紗布和消毒水之類的東西!

「奶,這就是老羅家的小子,羅天」!

「羅天,這我未婚妻,吳愛蓮」!年輕的姑娘抬頭沖我和郭強羞赫的笑笑,便拿著收拾好的東西出去了!

「羅天,坐,快坐」!

還是郭強這小子機靈,忙走到炕前:「奶奶我和天哥過來看看你和張桐,來的急沒帶什麼東西,奶奶別見怪啊,下次一定補上」!

「瞧你這孩子,鄉里鄉親的,來就好了」!張桐奶奶見來了外人,早已經不在哭泣,只是紅腫的眼睛不知道哭了多長時間了!

「郭強,你陪奶奶說會話,我和張桐出去說會話」!

「嗯,奶奶有我陪著,你們去聊去吧」!

我和張桐出門來到偏房。屋裡的牆面明顯剛刷過不久,家電類的東西一應俱全!很顯然這是張桐準備的婚房!

張桐看我在打量房子,笑笑說道:「」這不,本來準備年前結婚的」!

「挺好的,怎麼樣,以後有什麼打算」?

「呵呵,能有什麼打算,過一天算一天唄」!張桐苦笑著答道!

「謝謝你救了我」!

「謝什麼謝,只不過是本能的反應罷了」!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輕輕嘆了一口氣後繼續說道:「當初我也是因為受傷才退伍的,我的心裡也是空落落的不知道以後要幹什麼才好」、、、、、、

和張桐絮絮叨叨的不知道說了多長時間的話,可能我們都入過伍的原因吧,倒是說的比較投機!

「張桐,如果外面已經被怪物佔領的話,我們兄弟一起殺出個未來!我目光咄咄的看著張桐並向他伸出一隻手」!

張桐的目光從震驚再到迷茫最後到堅定。

「好!只要是不違背原則」,張桐用力的握著我的手!為了未來和希望!

「張桐,叫羅天吃飯了」!外面傳來張桐未婚妻的聲音!

「好咧!來了」!

「走,嘗嘗你嫂子的手藝去」!

「哈哈!我飯量可大著呢」!

「咱家啥都缺,就是不缺吃的,你放開了吃」!

「那就不客氣了啊」!

我真是掌教大老爺 「走吧!哪那麼多廢話」!

吃過飯,天也快黑了,和張桐約好第二天訓練場見后,我和郭強便急忙從張桐家裡逃也似的跑了出來!

「太他么丟人了,天哥,你就不知道少吃點?看看你給人家吃的碗底朝天!讓人家新媳婦喝麵糊糊」!

我笑著一腳踢在郭強屁股上,「你小子別在這叫喚,也沒見你少吃!還真看不出來,就你這瘦不拉幾的樣子,能吃三盤飯」?

「呃、、、臨時發揮,臨時發揮」!

「臭不要臉的,趕緊滾回去,明早早點報道」!

「是,天哥,那我先回家了」。

「走吧,走吧」!

目送著郭強也走後,來時的陰霾心情不翼而飛,突然腦海里便想到一句話: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不想那麼多了,試試我的速度吧!看看手腕上的表,整好七點二十。

輕呼一口氣,順原路飛奔到家門口,一看時間,七點二十五,只用了五分鐘,我心裡一陣驚喜,要知道,我和郭強一路走過去用了近四十分鐘,雖說走的不快,但也不慢,但是回來時我卻只用了五分鐘,這還是我沒有全力奔跑,要是全力的話,可能還用不了四分鐘!要是殺怪物的時候我有這種速度,就算殺不完怪物,但是也不至於受傷!

推開門進到爺爺屋裡,爺爺也剛吃過飯。

「傷剛好就亂跑,吃了沒」?爺爺佯怒的問道!

「嘿嘿!去了趟張桐家,在他家吃了」!

「嗯,明天就不要再亂跑了,我合計著去把剩下的怪物都給刨開了,看看還能找到那種小石頭」! 「爺爺,您也覺得晶石有用?」

「廢話么不是,村裡受傷的人命全都是這玩意救回來的!而且你也吃過這個東西,你的力氣和速度都再提升,而且這兩天我觀察過吃了這東西的村民,不但傷口恢復得快,而且身體都有不同的變化,有的力氣變大了,有的速度快了!但是有的人只是傷口好得快,卻沒什麼其他的變化」!

我說這幾天爺爺起來就不見人影了,原來都在忙活這事呢!

「小天,你當時吃的是什麼顏色的?有多大」?

「就我拳頭這麼大的一塊,好幾種顏色組成的,怎麼了爺爺,幹嘛問這個」?

「嗯!沒什麼事,就去練練槍法睡吧」!

「好咧」!

到我屋裡將鐵槍拿了出來,前些天拿在手裡還有些沉重的鐵槍,如今拿在手裡卻輕如鴻毛。緩緩地將家傳的槍法打了兩遍后,我將長槍又拆成了雙槍,卻是按照使用匕首的架勢練了起來!

剛練了幾下,身後就傳來爺爺劇烈的咳嗽聲!

我忙停下跑過去扶著爺爺!

您沒事吧?沒著涼吧?怎麼忽然咳得這麼厲害?

爺爺又咳了好幾聲才停下!

「小天,你剛才練的什麼東西?雙槍是這麼使得嗎」?

「我、、、我不會用,使得是匕首的套路」!

「老先人要是看到你的招式,氣的都從棺材板里蹦出來了!唉!不過這也怪我,當初你走得急,這槍法也沒給你教全了,接下來你看好了」!

說罷,爺爺接過雙槍,輕盈的舞動著,只見槍尖亂舞,雙手靈活的配合著,左右開弓一招一式之間非打即防,看的我目瞪口呆,沒想到爺爺這麼大年紀槍卻使得這麼好!

一盞茶的功夫,爺爺才停下來。

「記著,花里胡哨的沒用,對敵時一定要快准狠!這才是雙槍的用法!我給你打一遍是讓你領悟雙槍使用的精髓,並不是讓你跟我學習什麼死招數,臨陣對敵那有什麼招數可言?所以,你要好好的悟,並不是死學,懂了吧」?

「嗯」!我點點頭!心裡卻想:道理是懂,哪有那麼容易悟啊!

「好了,自己練練吧」!爺爺說著把槍遞給我轉身回屋去了!留下我一人在黑夜中凌亂!

不過心裡嘀咕是嘀咕,該練的還是要練,腦海里一遍遍想著爺爺剛才練的招式,手裡也一遍遍的模仿推敲著練習、、、、、、

兩個小時后,全身濕漉漉的我一頭扎在炕上,休息了一會後,翻身起來繼續調息打坐,每次打坐修鍊時,身體都會感到很舒服,好像就連體內的細胞都在歡呼一樣,心情也是說不出來的暢快!

內視的時間一長也感覺到無聊,於是我就想是不是可以看看身體外面,念頭剛落下,我就看到了我屋子裡的情況,接著是院子里的,然後越過院牆也就三四米的樣子,再往遠,不管我怎麼努力看都看不清楚了!

乾脆去看看爺爺再幹什麼吧! 穿書後嫁給金主霸霸 心念一動,我便站在了爺爺房中,爺爺盤著腿坐在炕上瞅著煙,我繞著爺爺轉了一圈后又站在了門口!這時爺爺好像覺察到了什麼似的疑惑的看了看身邊又看了看門口,嘴裡喃喃的不知道嘀咕了聲什麼,便又坐著抽煙發獃!難道是被爺爺發現了?我也再不敢偷看,老老實實的退了出來,就這樣,我進進出出的,除了爺爺的房間外,我家前前後後到處逛了起來!大概也就十來分鐘吧,突然感覺到自己很累,而且我感覺到要是不馬上回到身體里去的話,那就永遠都回不去了!

念頭一轉,神識已經回到了身體,但是一陣眩暈伴著陣陣的頭痛傳入腦海,頓時入定的狀態也被打亂,我急促的喘息著,過了好半響頭痛才好一點。

這時,我才想起靈兒給我的口訣里裡面是有過敘述的,不過只是一句「神遊身外,萬里一息而至」就被一筆帶過,但是其中並沒有詳細的交代什麼,我推測這因該就是精神力了,看來,還是實力太差的緣故,在這小水塘里都沒堅持多長時間,還別說神遊萬里了!

休息了好長一會,頭疼的癥狀總算是減輕了不少,於是我又盤膝坐好開始入定修鍊!當然了,神識是再也不敢出來亂晃了!

啪!啪!啪!直到幾聲敲門聲將還在入定中的我吵醒,我立馬收功起身,渾身骨骼在伸展開的一瞬間噼啪作響,打坐了一夜的我不但沒感覺到疲累,而且精神力也有所增長!腦袋裡也感覺不到一絲疼痛!

外面的天才微微泛白,打開門一看,原來是郭強!

「就知道是你小子,天都沒亮呢,你跑來幹啥」?我佯怒道!

「嘿嘿!天哥,那不是你說的,要教我點什麼么?我這樣的也就只能笨鳥先飛啊」!

「小天,誰啊」?

我倆的說話聲吵醒了爺爺。

「沒事,爺爺,是強子,我倆早起練會兒,您再睡會吧」!

我順手拿起牆邊的兩根木棍帶上門便和郭強來到了訓練場!

這時的場子里已經站著三四十號人了,都在無聲地做著刺、掃、挑的單一動作!

「這是」?我疑惑地看了看郭強!

「嘿嘿!昨晚巡邏完,我就順口提了一句你今天要給我特訓,他們就非要跟著來,我也沒辦法啊」!

「我什麼時候跟你說了」?

「天哥,求求你了,您大人有大量,再一個您看這麼多人呢,就從了吧!

我又氣有好笑:「下不為例啊!還什麼從了吧就,會用詞不」?

「呵呵,我讀書少,您就別和我一般見識,今天就給我個面子,不然以後再兄弟們跟前我怎麼抬得起來頭啊」!

「好了,你個臭小子就別裝了」!誰知道這一答應下來從此以後我就沒消停過,這些個傢伙就輪流挨個天不亮就叫我起床搞特訓,這都是后話了,先按下不提!不過這些小傢伙的毅力我喜歡!呵呵!雖然我的歲數也不大! 帶著這幫小夥子練到天大亮,我也出了一身汗,感覺對力量的把握又精進了一層!

這時的訓練場上已經有不少人趕了過來!

「怎麼樣?看你生龍活虎的樣子,傷全好了」?老吳過來順手輕輕捶了我肩膀一拳!

「還行吧,就是有點進步,不如我倆練練」?我挑釁的說道!

「老吳,練起來,給我狠狠的揍這小子,我們給你加油」,田海這傢伙這時不知道從哪裡鑽了出來拱著火!

「好,就依你小子!讓我來稱稱你的斤兩」!說著就把外衣脫下來遞給了田海!

「天哥,戰!我們挺你」!我身後的小年輕們不怕事大的吼著!

「你先出手吧!我怕我一出手你就沒有還手的機會了」!我笑著對老吳說道!

「還是你先吧,免得我贏了你被說成以大欺小」!老吳也是當仁不讓的說道!

「好,那我來了啊」!說罷我也不在謙讓,用起三成力量向老吳攻了過去!

一拳直搗黃龍,被老吳雙拳頂住,但是老吳卻向後退了三步才站穩同時眼裡也漏出了一絲謹慎的目光!

「呵呵,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啊?不錯力量不錯!再來」!

我呵呵一笑擰身就向老吳沖了上去,這回我用了近五成的力量,同時拳腳的速度也提了起來,老吳這時聽著我拳頭揮出去的風聲便不再硬接我的拳腳,改換小巧的身法和我打起了游擊戰,實在躲不了的時候便和我的拳腳一觸即退!

圍成一圈的村民們一個勁的給我和老吳喝彩,真是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你別看老吳閃躲的快,殊不知老吳現在是騎虎難下,一直是被我追著打!我仗著力量大,一力降十會,速度上老吳也不佔優,我現在用了一半的力量老吳就被逼得上躥下跳的,我要是全力的話,只怕只要一拳打實在了老吳就能飛出去!

時間剛五分鐘,田海就喊停了,這傢伙賊精賊精的老早就看出來不對勁了,可是為了不掃大家的興頭,硬是忍到了現在!

老吳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可見剛才是用盡全力了!而我則是氣息稍微有點亂。

「幾、、幾成」?

「呵呵,不好意思,一半不到吧」!我靠近老吳的耳邊小聲說道!

「我c」!老吳翻翻白眼,同時也壓低聲音問我:「是不是你吞的那玩意有古怪」?

「嗯,因該是」!我沉吟了下還是實話實說了,這事,沒必要瞞著老吳,甚至我準備在條件成熟的時候把這事告訴大伙兒!

「什麼叫因該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怎麼?害怕叫大夥知道啊」?

「呵呵,還不知道具體的效果?再一個用了後有沒有什麼副作用誰也不知道啊!一會我準備和爺爺再去怪物身上找找這種晶石,到時候你就是小白鼠,你多吃點咱們先看看」!

「滾!還多吃點,你就不怕吃死我」?

「那哪能?村裡不是好多人都吃了嗎」?

「有多遠給老子滾多遠,別耽誤我訓練」!

「好好好」!看著已經自覺列隊站好的村民,我識趣的轉身往回走,說實話,折騰一早上,我肚子里早都餓了!

「別忘了,給老子挑一顆最大的,吃死去求」!老吳對著我的背影大聲喊道!

呵呵!這傢伙!

回到家裡,爺爺把吃的都弄好了,張桐正陪著爺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趕緊吃,吃完干正事去,這麼多天過去,怕是怪物的身體怕是都要臭了!爺爺催到!

看看張桐不帶表情的臉,估計是爺爺已經給打好招呼了!

三下五除二吃完早飯便跟著爺爺和張桐往村子東頭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