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啊,你這麼說我們很高興,但是……也不要太過勉強了。」

0

看來還是他們想的太簡單了,邵聞崢有多難搞他們都是見識過的,原本叫君九過來也是想著兩個都是優秀的年輕人,見面或者能有些共同話題,現在證明這根本就與年紀無關。

君九對他們只是笑笑並沒有答話,但凡她下定決心做一件事情,那是八匹馬都拉不回來的,她得回去好好查一下有關這位邵聞崢的資料。

況且,這不單單是為了合作。

她看了看到現在還沉著臉一臉不高興站在她旁邊的七生,心裡已經有了計較。

前世她喝下那瓶水的時候她可是把她母親還有眾人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因此也知道那瓶水對於他們的重要性,只不過那時候她一味的沉浸在自己的仇恨裡面,對於她們在密謀著什麼陰謀並不上心,現在想來,當初的事情遠遠不止那麼簡單。

七生的存在,對任何一個人來說就像是古代的絕世功法,若是給心術不正的人得到,會引發國際動亂也不為過。

或許邵聞崢就是一個突破口,如果這一世他們的目的沒變,那麼最終他們還是會想要研發出七生,也一定會接觸到邵聞崢。

當天君九回到家,打開電腦就開始搜索有關邵聞崢的信息,越看越能理解為什麼那些老學者非他不可了。

邵聞崢不僅僅是在國內,在國際上都是享有盛名的,今年雖然才二十八歲,但是單單是在AI研發專利上就已經破百,最新出來的人聲對話甚至是人機對弈等功能的核心科技,全部都是從他的手中研發出來的。

可以說,只要他願意,別說是A國和C國達成合作,就算不要任何人的幫助,讓他自己創造出一個AI王國都沒有問題。

但這僅僅是邵聞崢在專業領域的成就,當君九看到關於他本人家庭情感方面的資料時,才總算是有些了解他為什麼會養成現在這樣的性子。

邵聞崢出生在一個科研世家,父親是A國人,母親是C國人,都是化學領域的科學家,她的母親甚至在他出生后一周就將他交給了保姆照顧,自己去趕赴了一個研討會,兩個人一年也難得回來一次,所以邵聞崢從小都是被自己的外公照看著。

那時候的邵聞崢尚能夠感受到一點親情的溫暖,卻也好景不長,三歲那年,他的外公就去世了,從此以後照看他的只有保姆和老師,他的父母在那兩年裡因為要研究一個重要的項目,更是一次家都沒有回過。

而兩年後,當他們成功的發現了一種新元素時,卻紛紛因為這種元素的毒性侵入身體染上重病,不過一年便相繼離世,再也沒能看上自己的孩子一眼,又或許……他們從始至終都不記得,自己已經為人父母。

於是五歲的邵聞崢徹底淪落成為了一名孤兒,由於他父母的巨大貢獻,國家給予了他最好的照顧,無論是生活還是學習各方面,他都有著最好的優待。

也許是父母優良的基因在他的身上得到了傳承,在他父母離世不過兩年,年僅七歲的他就製作出了他人生歷史上的第一台機器人,雖然那個機器人不過他的掌心大小,只會說著你好,卻已經足夠讓人震驚。

國家了解到這情況之後便更加重視他的教育,直接派AI界的精英人才去培養發掘他這一方面的潛能,而邵聞崢也不負眾望,天賦異稟的他在十五歲的時候,便研發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個專利,也製作出了第一台陪伴他的機器人,從此以後便開始了他漫長的AI研發生涯。

看完所有資料的君九坐在電腦面前沉默了,她現在很是能體會邵聞崢會變成現在這幅模樣的原因了,她不敢保證,如果經歷這一些事情的換做自己,她會不會做的比邵聞崢更好。

可是這樣卻更讓君九頭疼,她不怕任性貪婪,因為這樣至少有弱點可尋,邵聞崢對世上一切都漠不關心的態度,才真的讓她無從下手。

「在看什麼?」

身後突然傳來謝其琛的聲音,君九一驚,再一看自己的電腦頁面,正好是一張邵聞崢的照片,那是她最後瀏覽的網頁附帶的插圖。

她還沒來得及思考,身體已經先一步的做出了反應,「啪」地一聲合上了電腦。

做完這些之後她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蠢事,撐了撐自己的額頭,僵硬的轉過身去。

果然,就看到謝其琛原本探尋的目光已經變得危險至極…… 「你什麼時候來的?」

君九看著漸漸靠近的謝其琛,心中在醞釀著說辭。

「不早不晚,就在你把頁面調到那張照片的時候。」

謝其琛走到君九身邊,唇邊甚至勾出一抹笑意,君九卻無端的感覺到室內的溫度冷了幾分。

她想了想,還是當著謝其琛的面打開了電腦,重新點亮了頁面,指著電腦上邵聞崢的照片,主動把今天的事情向他解釋了一邊,總算是看到他眼底的寒意漸消,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輩子第一次遇到這麼一個人讓我無從下手。」

了解了是一回事,但是現在她依舊沒有眉目。

「既然他的眼裡只有人工智慧,你可以以這作為突破口。」

謝其琛其實心裡仍舊不愉,如果是其他事情,他自己就能幫上君九,可偏偏這是他最遙不可及的現代科技。

但是這既然是她想要做的事情,他只能選擇尊重她。

「什麼意思?」君九一時沒能理解。

「既然他覺得人工智慧能夠代替人類做一切的事情,那麼你不妨就做一些它們做不到的事情。」

君九這次總算是明白過來了。

謝其琛其實想說的是,邵聞崢既然信奉科學,那她就做一些非科學能夠解釋的事情。

至於什麼是非科學能夠解釋的?那便只剩下玄學了。

看著君九恍然的神色,謝其琛眼中晦暗未明,其實還有一點他沒有說出口。

人類能夠做到而科學永遠做不到的,還有愛。

**

第二天君九準時準點的再次上門拜訪,對此七生表示很痛苦,他痛苦的和君九抗議了一個早上,最後以君九說會好好整治邵聞崢這才消了聲。

依舊和昨天一樣,邵聞崢看到她的時候沒有任何反應,既沒有不耐也沒有疑惑,專註著自己手上的工作。

君九四下看了看,坐在了辦公室唯一的一張沙發上。

「邵先生,我可以喝杯水嗎?」君九看著他突然問道。

邵聞崢還是那樣子,完全將她的話當做空氣。

七生在一旁又開始咯咯磨牙。

君九倒也不在意,她本就沒有想過邵聞崢能夠搭理她。

看得出來邵聞崢真的不會客,偌大的辦公室連溫水壺都沒有。

君九站起身來走到飲水機旁邊取了一次性水杯倒了一杯水,沒有走回沙發,而是來到了他的辦公桌前,對準他正在寫寫畫畫的那張紙,「一不小心」將水全部灑在了上面。

邵聞崢這下子總算有了動靜,抬頭,棕色的瞳眸一動不動的盯著君九,卻依舊沒有任何情緒,只是單純因為她的這個舉動打擾了他的工作。

「抱歉。」君九雖然這麼說,但是臉上卻看不出任何抱歉的意思。

邵聞崢沒在她身上多費時間,剛想要重新拿一張紙來的時候,君九就重新拿起了水杯。

「我幫你重新復原。」

聽到這話邵聞崢臉上還是一臉淡漠,直到——他眼睜睜的看著本來被打濕的紙一點點的變干,一切都恢復了原樣,而君九水杯里的水也是一滴不少。

甚至,君九還當著他的面喝了一口,見他看過來還微微一笑道:「水不錯。」

這下就連七生也不禁微微抽搐了下嘴角。

水不錯?難不成是喝出了有點甜的感覺嗎?

君九始終在盯著邵聞崢的臉,結果到得這一刻,對方依舊沒有任何情緒的波動。

難道她失敗了?

就在君九剛想要用一些其他方式吸引他注意力的時候,邵聞崢總算是有了點反應。

他的目光先是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白紙,隨後又來到了君九端在手上的水杯上,最後甚至從她的手中不由分說的拿過了水杯嘗了一口,似乎是在確認水的真實性。

做完這些之後他甚至還打算去拉君九的手,不過這一次君九反應很快的避開了。

「你是怎麼做到的?」邵聞崢的臉上第一次出現類似表情之類的情緒,非常認真嚴肅。

覆水難收在他這裡並非不可能做到,只要有相對應的吸收水分子的儀器和相應的空間就可以完成這項實驗。

可是君九卻在沒有一項符合條件的空間里做到了,這顯然超過了他的認知。

君九鬆了一口氣,想著果真還是這種方法對於他這種科學怪人來得有效。

「想知道?」君九挑眉看他。

邵聞崢沒有任何防備的點了點頭。

七生在一旁嘖嘖點頭,在這時總算是找到了一點心理平衡。

再高的智商有什麼用?還不是這麼好騙?

君九回身從茶几上拿起那份早就準備好的合同遞給他,「那就在這份合同上簽字,簽完我就告訴你。」

邵聞崢伸手接過來,出乎意料的爽快。

然後君九就看到他一頁一頁的翻過合同,速度很快,卻是每一條都看得很認真,末了抬起頭來看向她,「我不會談判。」

這個不用他說君九也知道,因為她實在想象不出邵聞崢與人在辦公桌上交流的樣子。

不過這一點她早就考慮好了。

「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到時候我和陪著你一起去,你只需要坐在一邊,認同我的所有意見就行。」

邵聞崢再次看了她一眼,又掃過她手裡握著的水杯,最後低頭,終於在合同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了嗎?」

將合同遞給君九之後,邵聞崢立即就找她討要答案。

「只怕告訴你你也不會接受。」君九說著,站在辦公桌邊上隔空將水杯轉移到了茶几上,「因為這不是你所認知的世界,是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

邵聞崢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半響,吐出了兩個字,「魔術?」

君九愣了愣,再次轉頭看向他,決定做點不一樣的東西。

她轉過了身去,七生好奇的看著她,想要看她要做些什麼,下一刻臉上的表情就開始扭曲了起來。

「如果這些是魔術的話,那麼……這個呢?」

君九再次轉過身來的時候,邵聞崢驚的一下子從位置上站了起來,這還是君九第一次從他的臉上看到這麼大的情緒波動。

因為他在君九的臉上,看到了另一個自己。

於是,同一個空間里,出現了三張一模一樣的臉,只是當自己的臉出現在君九身上時,七生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他說不上來,只覺得有些驚奇,有些歡喜的情緒在滋生著。

「很慶幸,你還沒有完全失去一個人類的感知情緒。」

君九看著邵聞崢,同樣的面無表情。

她本就是演員,最擅長的就是模仿,更何況邵聞崢根本不需要模樣,就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行屍走肉,二十八歲的年紀卻已經活的死氣沉沉。

邵聞崢看著眼前的君九,目光一瞬不瞬,這帶給他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不管是認知,亦或者是一些情感上的波動。

「看著這麼一張臉,您有什麼想法?」

君九就連聲音都變了,變得和他一樣的冷,說出的話都如同機械般的平鋪直敘。

實實在在的是另一個自己。

邵聞崢的瞳眸開始緊縮,那是人類在面對恐懼的時候才會有的反應。

君九敏銳的察覺到了,卻緊追不捨,「邵先生,您有多久沒有照過鏡子了?」

她一邊說,一邊繞過辦公桌逼近他,同樣毫無生氣的眼眸盯著他,就像是一條毒蛇在邵聞崢的心間咬噬了一口,渾身都開始發麻,眼看著君九逼近卻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君九分明都看在眼裡,她可以理解邵聞崢的過去,但就是因為理解,所以才會產生悲憫之心。

如果換做是別人她不會多管閑事,但就是在邵聞崢身上她看到了自己過去的影子,所以才會想要幫他一把。

就像幼時的她,如果那個時候能有個人一棒子敲醒自己,她也不會一直去鑽那個死胡同,導致慘劇的發生。

現在的邵聞崢尚且還能有一點挽救的機會,要是再這麼放任他下去,他將會徹底的變成一個機器,一個與他研發出來的機器人一樣的機器。

不會哭,不會笑,沒有喜怒哀樂,一輩子都活在循環往複的工作中。

「你研發出了那麼多的科研專利,但是卻放棄了自我,究竟是你製造出了AI,還是AI吞噬了你?」

邵聞崢被君九逼得一步一步往後退,本就沒什麼血色的臉上現在更是蒼白一片,讓他看上去更像是一個沒有靈魂的人偶。

於他來說,現在站在他面前的已經不是君九,而是住在身體里的另一個自己,一個……被他拋棄許久的自己。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眼前的場景,七生本該覺得揚眉吐氣,卻在這一刻看到邵聞崢瞬間發白的臉時也覺得有些心慌。

君九沒有逼得太緊,他已經將自己關在自己的世界里太久,並非她今天的一頓逼問就能夠將他解脫的,具體如何還得要看他自己。

她重新恢復了自己的樣貌,看著邵聞崢微微一笑,調侃道:「邵先生現在還認為這是魔術嗎?」

看著近在咫尺的俊俏面容,邵聞崢仍舊沒有從剛剛那股窒息的質問中回過神來,體內的心臟急劇跳動著。

「如果邵先生沒有其他的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君九不等他反應過來,拿了桌上籤好字的合同就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邵聞崢看著被重新關上的房門,一雙手撐著桌子才勉力讓自己不會倒下,這才發現在冷氣打得充足的辦公室里,他的襯衫已經被汗水打濕。

他急速的喘息了幾下,才漸漸平復了自己的呼吸。

一向虛無的眼睛終於漸漸有了焦距。

有什麼東西已經不一樣了。

**

自從那天之後,邵聞崢幾乎每天都會要求君九過去。

起初一兩次君九都以為對方是有什麼事情想要和她商討,結果坐在辦公室等了半天也沒有見對方有開口的打算,反而是兀自忙活著自己的事情,把她晾到了一邊。

不過經過這兩次,君九倒是又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邵聞崢從來都不用餐,她每次都是上午十點左右過去,呆到下午一兩點鐘,期間到了午餐時間,他便會從冰箱里拿出一袋類似於營養液的東西喝下去,然後繼續工作。

到得第三天的時候,君九實在忍無可忍。

「邵先生,您到底有什麼事情?我的時間也很寶貴。」

邵聞崢聽到她的話總算沒有再無視她的存在,臉上的表情比她還要迷茫,半響才說出一句話,「你可以做你的事情。」

君九皺眉,愈發不解,「那你叫我過來幹什麼?」

邵聞崢似乎被她問住了,一時沒有答話。

就在君九又要動怒的時候,他才思索著給出了一個不算回答的回答,「我只是覺得你在這裡,會好些。」

這一句話,奇迹般的撫平了君九的怒火。

他不能給出解釋,君九卻明白了什麼。

邵聞崢想表達的情緒應該是陪伴,過去的那些年裡,他的身邊或許來來往往很多人,卻無一人停留,他便也習慣了踽踽而行。

有時候君九會想他人生中製作出的第一台機器人的時候,到底是因為天賦異稟、還是因為太寂寞了呢?

如今,他想要走出孤獨,而因為她是那個喚醒他的人,他便下意識地將希冀放在了她身上。

到了飯點,君九眼看著邵聞崢再次打開冰箱,果斷地站起身來走到他面前攔住了他。

邵聞崢對她的動作很是不解,最後自動理解為,「你也想吃?」

「我是餓了,但是我不吃這些。」

君九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怎麼說也是她開的頭,她也不想這麼半途而廢。

「走吧。」君九嘆了一口氣道:「一起去吃飯。」 半年的時間一晃而過,學生們很快就迎來了新一年的暑假。

與往年不同的是,君九這半年沒有再接任何新戲,之前她在翊文那裡挑的幾個劇本已經足夠支撐她兩年的拍攝量,如今《末日》尚在後期製作,年前剛殺青的《俠盜》也還沒播出,君九的存貨還很充足。

儘管如此,在這半年裡君九卻沒有閑著,國內AI與醫療相結合的這個項目國外的團隊雖然看在邵聞崢的面子上答應了下來,但是在後期的過程中卻還有許多要磨合的部分,可偏偏許多專業方面的東西也只有邵聞崢出馬能夠做到,這不是問題,問題是能夠說服邵聞崢出手的,就只有君九。

於是一旦這個項目上有什麼新進展,君九必不可少的就要往醫學科研室跑,將邵聞崢從他的辦公室揪出來跟著一起去做相應的改善。

對此,謝其琛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裡已經有了意見,每次君九從科研室回來,都能夠感受到對方的低氣壓,卻也無法向他解釋,畢竟邵聞崢的情況特殊,與其說兩人之間的關係曖昧,倒不如說她更像是養了個兒子,在情感方面邵聞崢有著缺失,所以每次只能從她這裡找尋到一絲與人交往的安全感。

至少經過這半年的接觸,現在的邵聞崢已經比一開始那個渾身上下沒有一點人氣的人好了太多,很明顯的進步表現在,現在如果有人叫他,他不會再視若無睹,至少會瞥上對方一眼。

隨著暑假的來臨,江錦南也終於從江淮市來到了夢寐以求的帝都,君九早早的就收到消息帶著謝其琛去機場接他,江錦南遠遠地就見到兩人,臉上的笑容無比的燦爛。

「哥,我來了!」

江錦南走過去抱了抱君九,又覺得這樣不足以表達自己激動的情緒,剛想伸手擁抱第二次就被謝其琛伸出手來格擋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