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局長。」警員點點頭然後就連忙趕去德里克探長的家。

0

吩咐完之後雷特又回到了房間里。

接著他看著四周,然後拿出了杯子和酒,給自己倒了一杯。

喝了幾杯后,雷特像是回憶一樣站在窗前看著警局外的街道。

而後雷特又從口袋中拿出一張泛黃的照片。

照片上是一個和雷特十分相似的年輕人,還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姑娘。年輕人正滿臉幸福的摟著那個姑娘。而姑娘臉上也帶著溫和的微笑。

「快了,快了。我就快抓住他了。」雷特看著照片自言自語。

不知過了多久,那瓶酒就快見底了。房門被推開。

一臉冷漠的德里克出現在了門口。

「局長。」

「看看,這時約翰警長收到的線報。」雷特把那封信交給了德里克查看。

德里克接過信封,看了倆眼,然後就交還給了雷特。

「你怎麼看?」雷特問道。

「可以查查看。」德里克聲音冷淡的說到。

「那地方很危險。」雷特有點擔憂。

「我沒問題。」德里克說到。

「如果有狀況,先保證自己的安全。」雷特思索了一下后說到。

「我明白,三天之內就會得到結果。」德里克說完后就離開了警局。

而回到碼頭的約翰則是雙手抱著後腦勺,半躺在椅子上。

格雷爾在盜賊領地,哪裡是一個幫派的大本營,那個幫派叫嘯狼幫。是由一群偷渡過來的墨西哥人組成的幫派,也是新奧斯汀最大的幫派,人數超過一百五十人。

盜賊領地就在約翰莊園下方不遠處,貴格灣左邊的小島上。哪裡只有一座橋連接在新伊麗莎白州。

因為那個小島屬於新奧斯汀州。

盜賊領地是嘯狼幫的大本營,人數始終都不會低於五十人。

格雷爾還真會選地方。

消息已經送到,雷特局長願不願意給梅森一條生路那是他的事情。

自己真的無能為力。

本想著等下班就回家,但在五點左右。一個旅店店員找了過來。

聽說是梅森夫人有事情要找約翰。

聽到這件事後約翰又動身前往酒店。

來到梅森夫人的房間,約翰敲了敲門。

「是我,夫人。」

「約翰探長麻煩你了。」約翰剛開口不久房門就打開了。

看樣子她一直守在客廳內。

「夫人你有事情找我?」約翰看著阿黛爾問道。

「是的,那個約翰警長,你能不能幫我去看看我丈夫,我想知道他最近過得怎麼樣。他應該有些事情要跟我說。」阿黛爾聲音溫和的懇求著。

「這個沒問題。」約翰點點頭。

阿黛爾聽到后立刻驚喜的說到「那約翰警長能不能幫我帶封信給他?裡面全是我這些天想對他說得話。」

「額~~這個,我可能需要檢查檢查內容才能交給他,你不介意的話。」約翰看著阿黛爾思索了一番后才說到。

「這樣啊,那,那好吧。」阿黛爾聽到這個要求猶豫了一下,然後就為難的點點頭。接著阿黛爾拿出一封看起來很厚很厚的信交給約翰。

「在這。」

約翰結果信封,然後當著阿黛爾的面開始查看,信很長。約翰看都看了二十多分鐘。

都是一些沒營養的話,而且阿黛爾還告訴了梅森探長,自己已經拜託朋友去幫他了。相信很快梅森探長就能被釋放出來。

約翰看完信后,又把信交給了阿黛爾。

「我可以幫你轉告你想說的話,但信還是不能直接交給他。夫人,我希望你理解。」約翰認真的說到。

「這樣啊,那也好。謝謝你約翰警長。」阿黛爾聽到后倒是表情有點失落。

「嗯,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現在就去看看梅森探長,明天中午我再來告訴你他過得如何。」約翰看了看錶,下午六點了。

「那拜託了,約翰警長你慢走。」阿黛爾點點頭對著起身走到門口外的約翰說到。

約翰點點頭,然後就離開了這裡。所以此時幺娘看到了蘇禹和葉風就趕忙站起身應了過來:「二位可是來拜訪鬼面姑娘的。來的可真早啊,不知道用過早飯沒有?」

蘇禹溫和的,對幺娘笑到:「勞幺娘姑娘掛心了,我兄弟二人已經用過早飯了,昨日離開的時候,鬼面姑娘尚未清醒,回去之後實在是憂心……

《丹道至聖》第八百六十五章再去西樓 這裡駐紮著很多蘇家人。

都是過來尋找蘇影珏的。

「不去,我們先單獨行動。」人多了反而不好行事。

「行,都依你。」他本來就是為了護著淺淺。

「那我們直接去碧落山脈。」她想先去大哥消失的地方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夜擎點頭,提溜著奚淺一閃就不見了蹤影。

奚淺:「……」

……

「就是這裡了。」奚淺拿出地圖確定了位置。

這是一個狹長型的山脈,樹木茂盛,鬱鬱蔥蔥的。

靈植則比較少。

因為這裡的靈氣比較稀薄,至少比起碧落泉來說,要稀薄不少。

「不應該啊,這裡是山脈,按理說靈氣應該比城池裡面多才對啊。」奚淺沉思。

精緻的臉龐閃過疑惑。

一般來說,山脈里有各種靈植,靈脈,環境使然,靈氣比人類居住的城池裡要豐沛不少。

怎麼到了碧落山脈則反了過來。

「師父,你看出來有什麼不對嗎?」奚淺想不出來,只好問夜擎。

「暫時沒有……」夜擎擰著眉,神識一寸寸的掃過去。

沒發現不對。

但是這裡就是給他一種怪異的感覺,咦?陣法?

難道——

夜擎眼神一動,心底好似想到了什麼。

「是陰氣……」夜擎和靈獸空間里的幽熒同時開口。

幽熒詫異的打量了夜擎一眼。

奚淺的這個師父果真不簡單,有幾分本事。

而被打量的夜擎突然渾身一凜,警惕的看著四周。

怎麼感覺有人在盯著他——

「敏銳力很強。」幽熒淡淡說道,話里有不易察覺的讚賞。

「你這師父拜得不錯……」

奚淺:「……」現在是討論這個是時候嗎?

「師父確實很厲害。」

和幽熒說了一句,奚淺開口問夜擎,「師父,這裡有陰氣嗎?我怎麼感覺不到?」

她仔細用神識探查過了,什麼都沒有發現。

「莫說你了,就是你師兄來都不一定能發現,這是修為的問題,你的修為不夠,有很多東西都看不透……」夜擎負者手,眼睛平視遠方。

「你的那個大哥啊……可能凶多吉少了。」夜擎嘆了口氣,如果情況真的如他所想,蘇影珏可能真的回不來了。

話畢,夜擎嘆息的看著奚淺。

他現在擔憂的是淺淺。

果然,明白他話里的意思后,奚淺一頓,嘴角有明顯的僵硬。

「為師也還沒確定,有可能是為師想錯了……」

但是這種可能性很小——

「奚淺,你師父沒有猜錯,你大哥應該是掉落到其他地方去了……」幽熒也有發現。

她能親自感覺到奚淺的內心。

知道她有多不好受,何況這件事本來就因她而起。

她嘴上不說,心底卻多有自責。

「……有什麼發現嗎?」奚淺揉了揉鼻子,想開口才發現喉嚨乾澀。

吸了幾口氣,才艱難的問出來。

幽熒和師父都這樣說,大哥大把握沒在神武大陸了。

「這裡本來就隱藏著陰氣,也不是說有陰氣不正常,山裡多多少少都有,只是這裡雖然隱晦,卻十分充裕,按理說這麼好的地方,十分受鬼修的青睞……」

「但是你看,沒有一個鬼修在這裡修練,這大概有兩個原因,其一,這裡有高階陣法覆蓋,沒有被發現……」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陸諶看着宋晚舟,眼眸里的笑意更濃,「餓了就說,你在我面前害什麼羞?」

「……」

得。

今天算是面子裏子全掉光了。

「坐下。」

陸諶將宋晚舟摁在病床上,又徐徐善誘的說道:「張嘴。」

宋晚舟有些彆扭,雖然她上輩子無數次幻想過這個場景,但這個場景真的發生的時候她卻總覺得哪裏奇奇怪怪的。

看着宋晚舟獃獃愣愣的坐在床上,陸諶有些好笑。

她這是什麼表情,怕他會吃了她?

雖然是挺想的。

但他也沒有禽獸到在醫院裏就直接下手的地步。

他拿着勺子盛了一勺湯遞到宋晚舟的唇邊,見她不張嘴,他大拇指溫柔的落在她的唇上,輕輕的摩擦著,「不是餓了嗎?張嘴,乖。」

男人拇指有些粗糙的觸感落在嬌嫩的唇瓣上產生了一種微妙的化學反應,宋晚舟的臉燒得更紅了。

她偏頭,躲開他的手指。

男人半蹲下來,視線與她平齊,眼底的笑意更甚。

「不想用勺子喝?是想讓我親口喂嗎?」

宋晚舟一開始沒反應過來陸諶話里的意思,頓了幾秒鐘之後,她突然想到他剛才話里的親口兩個字是什麼意思。

腦子裏忽然就有了畫面感。

她腦門一炸,渾身僵硬的從陸諶手中搶過了保溫桶,仰著頭咕嚕咕嚕幾口就吞下去了,雞湯是什麼味道她都沒嘗出來一罐湯就已經見了底。

「我喝完了。」

宋晚舟把保溫桶往旁邊的桌子上一放,言外之意是你可以滾開了謝謝,莫挨老娘。

陸諶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揚,「不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