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想它做什麼啊,快別想了,有吃有喝的就趕緊吃喝吧。」於都身子一哆嗦,急忙喝了一大碗酒壓驚。

0

「膽小鬼,說說就怕成這樣了。」

「大哥,你是沒經過那陣仗啊,生不如死啊,要是經歷過了你也怕。」於都說著,兩眼迷離地望著況且,臉上兩行淚水忍不住流淌了下來。

況且嘆了一口氣,這事的確不怪於都膽小,現在也只有他一個人經過了地獄的折磨又回來了,這種心理傷害是要跟隨他一輩子的,也難怪他怕成這樣,他有資格說他不是膽小鬼。

「沒事了,兄弟,你放心,在我身邊,那個惡魔生靈不敢再對你下手的。」況且拍拍他肩膀安慰他道。

「多謝大哥,我這輩子就靠大哥保著我了。」於都大喜,抹去臉上的淚水,又開始吃喝起來。

不多時,於都就把自己灌醉了,或許只有在醉夢裡,他才能真正地擺脫那個惡魔給他帶來的夢魘。

況且正沉思著,忽然有人來報,圖順王來拜訪。

況且趕緊出去迎接,要說他對草原上什麼人印象比較好,圖順王絕對算是一個。

「王爺怎麼有空來了,是出了什麼事嗎?」況且心裡已經有了不祥的預感。

「是出大事了。」圖順王語聲沉重地道。

「怎麼了?」

「我族裡的一個部落被惡魔吞噬了,人和牲畜一個沒剩下。」

「什麼?不可能啊。」況且真的震驚了。

他來到板升城后的第二天,惡魔生靈就吞噬了一個部落的五百多人,還有上千頭牛羊馬匹,這才幾天的工夫,怎麼又吞噬了一個部落?

況且把圖順王接到中軍大帳坐下,然後給他倒了一大碗酒,圖順王一口喝下去,臉色才好看些。

「欽差殿下,你說這個惡魔生靈是不是聖女招來的?」

「這個……現在無法確定,真的,雖然現在只有聖女身上有那種連帶,但也不能說明惡魔生靈就是她招來的。」況且想了一下,還是實話實說。

「嗯,聽你這樣說我很欣慰,你要是一口咬定是聖女招來的,我反而不會那麼相信你了。」圖順王欣慰道。

「為什麼?」況且好奇又好笑道。

「我一向聽說欽差殿下品德高尚,是口無誑言的人,哪怕對自己的敵人也能客觀對待,現在看來的確如此。」圖順王道。

況且摸摸鼻子,他品德也沒這麼高尚,如果有機會能置聖女於死地,他不會留情的,不過這一點小事還扳不倒聖女,他也不想被人看成是落井下石的人。

「能不能請欽差殿下去我族裡轉一圈?」圖順王道。


「轉一圈?為什麼?」況且不明白。

「有人說只要您在哪裡轉一圈,那個惡魔生靈就不會傷害那個圈裡的人和牲畜。」圖順王笑道。

「這……這絕對是謠言,不可能的事情,我哪有那本事。」況且失聲道。

「管他有沒有用呢,我反正是沒轍了,大汗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原來這種事可以指望趙教主,現在看來趙教主也是自顧不暇了,我也只好死馬當做活馬醫了。」

況且無奈,只好點頭。

他自己都不相信惡魔生靈會這麼給他面子,只要他跑馬轉一圈,就會劃定勢力範圍,惡魔生靈就不敢冒犯這個圈裡的人和牲畜。

「這是從哪兒傳來的謠言?」況且問道。

「不是謠言,是我族的一個先知在入定中得到的啟示。」圖順王道。

「什麼?」況且再次震驚。

如果是一般的謠言,他還不會很在意,但是現在這「謠言」出自一個先知嘴裡,問題就有些大了,由不得人家不信啊。

「你們族裡還有先知啊?」況且問道。

「一直有啊,各大族裡都有先知,若不然瓦剌和兀良哈為何那麼急於跟你結親?其實也是他們的先知在入定中得到了相關的啟示。」

「真的是這樣?」

「一定是,只是先知的話一般人都不會告訴外人,現在外面流傳的許多謠言哪兒來的,都是各族的先知得到的啟示,對外則是說聽來的,就是不想暴露先知的意思。」

「這又是為什麼呢?」況且越聽越糊塗了,先知的預測幹嘛要藏著掖著。

「這也是先知的意思,為什麼就連我也不知道,還不能問。大概就像你們漢人說的天機不可泄露吧。」圖順王苦笑道。

況且真是刷新了對各族的印象,原以為各族供奉的法王地位就夠高了,看來還是比不上先知啊。

他原來還納悶呢,為何到了板升城之後,許多謠言全都出來了,而且大家都篤信不疑,原來大家都知道那就是先知悟出來的。

況且跟著圖順王跑出百里,這才來到圖順王的族裡。

族裡的許多人都已經在外面恭候況且的到來,三娘子立在最前面,就連圖順王的幾個福晉都出來迎接,想一睹大明欽差殿下的風采。

霸道總裁,別來無恙! 你來了,又要辛苦你了。」三娘子第一個迎上來。

「辛苦倒是算不上,只要有效就行。」況且笑道。

他真的不在乎辛苦,也不能因為草原牧民不是內地的民眾就置之不理,天底下所有的人都是一樣的人,彼此敵對或者友好都不過是一時一地的事。

但他很懷疑自己是不是會勞而無功,就這麼跑馬圈地會有用嗎?

況且跟著圖順王先到了那個被吞噬的部落,果然是跟先前一模一樣的現場,所有的人和牲畜還都保留著生前的樣子,甚至連神態和動作也都完美地保留著。

圖順王已經有經驗了,害怕會有傳染性的連帶,所以一發生這件事後,就馬上帶人封鎖了現場,一個人也不許進入,任何人都不許碰觸這裡的死者。


三娘子也跟了過來,況且忙道:「嫂子,你還是回去吧,這種事不是你們女孩子能看的。」

三娘子被他當眾一聲嫂子叫的臉都紅了,好在況且說的是漢語,別人聽不懂。

「你放心吧,我又不是膽小的人,比這血腥的場面我也見過。」

「乖女,你還是回去吧,這場景千萬別看,不然得天天做噩夢。」圖順王也勸道。

「我不怕,有況且保護我呢。」三娘子不聽,還向況且身邊靠了靠。

大家都知道三娘子平時性格很柔順,但是一旦執意要做什麼事,那也沒人能勸阻得了。

「記住,千萬別碰任何人,也別碰那些牲畜。」況且對周圍的人囑咐道。

「這些他們都知道的,我已經下了命令了。」圖順王道。

三娘子到了現場,果然只看了一半就忍著嘔吐跑開了,她那些侍女根本沒敢進入現場,見她跑出來,就都跟著她離開了。

「她不會有事吧?」圖順王有些擔心地望著三娘子的背影。

「沒事的。」況且笑道。

況且知道三娘子的心性,其實比許多男人都要堅強,並非外表上看到的那樣柔弱。

當然這種柔弱也是相對而言,跟內地漢族女孩子相比,三娘子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女漢子了。

草原各族的女孩子沒有漢族那些女孩子的弱不禁風,都是婀娜多姿、身體健壯,這也是因為她們天天騎馬、經常打獵的緣故。

「這些人和牲畜都燒了吧,或者深埋。」況且嘆息一聲道。

他也很想救這些人,只是做不到,這些人不是得病,而是靈魂完全被吞噬了,只剩下一副空殼,中醫學再博大精深,對這種癥狀也是無能為力。

圖順王只是留著現場給況且看一下,聽到況且的話,就命令人在遠處挖掘深坑,然而怎麼搬運這些人又成了難題。

「這些人是不是也有那種傳染性啊?」圖順王問道,他留著這些人給況且看,就是想知道這個。

況且仔細觀察了這些人,發現所有的人和牲畜還是有連帶性,就點點頭。

「那怎麼搬運他們啊,不能用手碰,連工具都不用嗎?」圖順王沒轍了。

況且沉思著,他在考慮這種連帶性是怎麼來的,究竟是那個惡魔生靈成長過程中的正常情況,難道說這個惡魔生靈正在發生重大的變化?

這次的吞噬也大出他的意外,按照正常情況,惡魔生靈不會這麼快就需要進食啊,這隻能說明它在迅速成長。

「就地焚燒吧,等他們都燒成灰了,那種連帶性也就沒了。」況且嘆息一聲。 ?圖順王族裡的戰士都小心翼翼地把木柴堆在這些人和牲畜的旁邊,唯恐碰觸到他們把自己傳染了。

況且看著心裡苦笑,其實不用這麼小心,就是被連帶上了,有他在現場,隨時可以解除連帶。

他是這樣想,但是那些人可是怕啊,誰也不想這樣死掉,哪怕自殺都比這種死法強百倍。

雖然這種死法死後留下一個全屍,而且是完整的不能再完整的全屍,但是這種詭異的場景實在令人瘮得慌。

正在焚燒的當口,俺答王和趙全也趕來了,他們看著焚燒的現場,都捂著鼻子,強忍著沒有嘔吐出來,那種人肉烤熟的氣味真的讓人無法忍受。

「欽差殿下,你說怎麼才能消滅這個惡魔生靈?」俺答王面色鐵青。

他動用了禁衛軍、火器,甚至連元順帝留下的玉璽都動用了,卻還是無效。

「各族不是有先知嗎?要是有什麼辦法能消滅這個惡魔,各族的先知一定會悟出來的。」況且道。

「連這你都知道?」俺答王有些吃驚。

各大族都有先知,這在草原上並不是秘密,但是漢人知道這事的就不多了。

「欽差殿下,你說一句實話,如果聖女離開,這個惡魔會不會真的跟她離開?」趙全問道。

他也是在犯愁這件事,聖女他是保定了,但是如果慘禍一直發生,那時候白蓮教就是眾矢之的,別說他保聖女了,俺答王也保不住他們白蓮教了。

所以趙全也在想,實在不行,就讓聖女去一個無人知道也沒有人住的地方待著,類似殉道者一樣。

「不能。這個惡魔需要吞噬人和牲畜來成長,就像咱們每天需要吃飯一樣,它不會跟著聖女去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只會吞了聖女后再回來。」況且道。

「這樣的話,讓聖女離開就沒什麼意義了,那還有沒有其他辦法?」趙全有點欣慰,也有點絕望地道。

按照惡魔生靈現在的吞噬速度,或許用不上一年,整個韃靼族連同白蓮教就沒了,都會進入到惡魔的肚子里,成為它的養料。

「目前來看,的確沒什麼好主意。」況且點頭。

俺答王也感覺很絕望,要是這樣的話還策劃什麼攻打大明啊,自己都快被人吃光了。

「欽差殿下,如果你有辦法驅逐這個惡魔生靈或者消滅它的話,我們各族都欠你一個人情。」

「我倒是想讓你們都欠我一個人情,可惜沒這個能力。」況且苦笑道。

此時,薩利王和土基坦王也來了,都拍著圖順王的肩膀勸他節哀。

他們心情也很沉重,這是混沌第一次向一個大族下手,以前都是一些小部落,被吞噬了也沒有如此大的震撼力。

「你請我賢婿來是做法事嗎?」薩利王問道。

「不是,我知道欽差殿下不會法術,我只是請他在我族周圍跑馬轉一圈,就算他保護的族群了。」

「嘿嘿,老弟,你終於想明白了,對,只有這個辦法能夠救你們族了。」土基坦王笑道。

「這個你們也知道?」圖順王詫異道。


「我們若不知道這個道理,幹嘛搶著把女兒嫁給他,我們的女兒難道還愁嫁啊?」土基坦笑道。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雖然圖順王早已猜到瓦剌和兀良哈是為了免於惡魔生靈的迫害才搶著跟況且結親,可是聽到這兩人親口承認,他還是有些吃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