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0

錢利娟好奇地看了一眼高冷的短辮子姑娘,短辮姑娘別過臉又往後退了半步。

「大哥你咋在這呢?她是誰呀?」

錢利娟目光落在站在大哥身旁梳著一根大長辮的姑娘。

「哦,小妹。」

錢利國正想介紹一下,大長辮姑娘咯咯笑了。

「別誤會,我們是來找韓大夫瞧病的,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大長辮拉過高冷短辮姑娘介紹,她們是東方紅林場的,因為最近身上老是長一種消不掉的小紅疙瘩,在林場衛生院也瞧不好,聽說靠山村有位名醫,特意大清早趕過來,在半路上碰到了錢利國,是錢利國帶她們來找老韓頭瞧病的。

沒想到才進屋坐下,龍河村的人就跑來鬧事了,把她們堵在了老韓頭家屋裡,錢利國護著她們才衝出包圍跑出來。

「以前我們還差點誤會了他……」

大長辮的話讓高冷短辮的臉色泛紅,不敢和錢利娟對視,更不敢看錢利國。

錢利娟還是沒聽明白,不知道林場女工誤會大哥什麼。

「別說了,咱們走吧。」

高冷短辮拉著大長辮也不跟錢利國打招呼,快步朝村外走去。

「哥,她倆是你在林場的同事啊?林場還有這樣年輕漂亮的姑娘呢?氣質真好,跟省城的姑娘一樣,說話一點口音也沒有……」

「她們是省城到林場勞動鍛煉的學生……」

錢利國的話還沒說完,這時老韓頭家魚貫著出來一群人。

錢利國趕緊用背護住小嬌嬌和妹妹靠向一邊。

龍河村的人罵罵咧咧地離開了。

秦隊長站在老韓頭家的院子里,望著一地狼藉緊鎖眉頭,回頭喊韓大爺以後不要再行醫了,年紀大了就該安享晚年,別再沒事惹事,鍋香灰童子尿治不了病。

秦隊長說完甩了甩袖子頭也不回地走了。

「您就別出去了,人都走了……您慢著點喲!」

錢紅霞扶著一位老者從屋裡慢慢走了出來。

老者的頭臉很狼狽,灰白的衣衫也被撕破了,站在朝陽里眯起細縫似的眼睛,好像無聲地哭了。

。 自從有了兵俑這個大保鏢之後,青木涉走到什麼地方都會讓兵俑跟在自己身邊,當然,為了不嚇到周圍的人,青木涉只是讓兵俑用鬼魂形態跟著自己,這樣一來,一般人就看不到兵俑了。

雖說兵俑各方面都讓自己很滿意,但是唯一讓青木涉不怎麼滿意的是R級別的兵俑跟那些N級別的賣萌貨一樣沒有靈智,都是自己吩咐什麼他就做什麼。

絕對聽從自己的命令固然很好,不用擔心反叛之類的問題,但是如果真的遇到危險,自己如果反應不過來的話,兵俑還真會愣在原地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青木涉被砍死……

一想到這個情況,青木涉就覺得有些蛋疼,同時他也放下了自從抽到兵俑之後就有些飄飄然的心,果然要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來,還是得靠自己啊……

重新找回了平常心之後,青木涉就開始為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而奮鬥了,你問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當然是找錢了啊!!

現在青木涉手中的N級別式神一共有7隻,青木涉將他們全部派了出去,到周圍村莊裡面,每天晚上出現去嚇一嚇那些村民。

青木涉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坑這些村民的錢,並不是要真的嚇死他們,所以青木涉下了死命令,不準這些賣萌貨直接去面對面的嚇村民,只允許他們在夜晚在村莊裡面逛一下,然後故意在某些村民眼皮子底下偷點小東西就走。

只要讓這些村民相信自己村裡鬧鬼了就行了。

在青木涉這樣的操作下,果然,他的神社陸陸續續有了附近的村民前來將信將疑的前來求平安了。

雖然人少,但是蚊子腿兒再細也是肉不是?

青木涉也很有職業道德,只要他收到了實實在在的錢,就問一下那些村民住在哪兒,之後只要讓賣萌神他們不去那些個地方嚇人就行了。

這樣一來,那些村民就覺得在這裡求得的平安符很靈驗了。

這能不靈驗嗎?前腳交錢,青木涉後腳就撤人,啊不是,是撤鬼,他們當天晚上就看不見鬼了,當然靈驗了!!

於是這麼一傳十十傳百的,青木涉的神社在這附近一帶就比較出名了,再加上青木涉的賣萌神從這個根據地撤走之後就會轉戰其他村子,神社的生意就陸陸續續的好了起來。

青木涉現在也可以每天大魚大肉的過日子了!!

當然,這只是一種比喻,他在保證了吃穿的前提之下,現在開始考慮要怎麼修繕一下自己的神社了。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雖然自己的神社現在被傳得很靈驗,但是如果形象太LOW了的話,也太對不起信眾朋友們了。

於是現在青木涉的工作就是坑人,攢錢,然後裝修自己的神社!

青木涉現在的小日子過得舒舒坦坦的,GUYS的諸位也迎來了自己的新生。

現如今GUYS重組,除了原先的隊員相原龍之外,又增加了幾位,分別是神射手斑鳩貞治,聽力達人風間真理奈,怪獸博士久世哲平,幼兒園終極BOSS天谷木之美,以及掃把星夢比優斯的人間體,缺心眼的日比野未來。

同時擔任他們的隊長的是,真實身份為紅日國分部總監的迫水真吾,這麼一群傻缺兒也沒人知道迫水真吾的真實身份。

經過一開始的磨合和相處之後,GUYS的諸位也開始慢慢有了默契。

看到這樣的進展,迫水真吾心中很是高興,心情一放鬆之下,他就想出去走走了。

正好,他在這個時候看見了被自己放在辦公室裡面的五張護身符,也就想起了那個擁有特殊賺錢手段的奇葩神官青木涉了……

想到這裡,迫水真吾忍不住想要去看一看,從當初看到自己一提及怪獸平息期即將結束的預感時,青木涉的反應開始,迫水真吾就覺得那個看起來很不著調,喜歡坑蒙拐騙的神官,或許是真人不露相呢。

於是第二天,迫水真吾就請了假,也給隊員們通知了一下,就單獨離開了鳳凰巢,驅車朝青木涉的神社行去。

剛剛一上山,迫水真吾就嚇了一跳,當初冷冷清清,幾乎無人問津的神社,今天居然人多到爆滿了,甚至還有人開始排隊了。

就好像之前迫水真吾看到的門可羅雀的景象是假的一樣。

由於上山的路幾乎被人堵死了,車開不上去,所以迫水真吾只好被迫將車停在了山下,然後徒步走上了山上。

路上,迫水真吾也問了幾個路人,聽他們言語之中的推崇,他發現那個只會坑蒙拐騙的神官竟然不知道為什麼搖身一變就變成了十分靈驗,十分有本事的神官了。

「呵,這可有意思了。」

迫水真吾不由得笑了笑,他是真實跟青木涉接觸過的,所以他比這些村民更清楚這傢伙的真面目是什麼,要讓他相信青木涉真的有本事消災解難,打死他都不信。

要不然的話,為什麼當初他買的那些護身符沒有保住芹澤他們的命呢?

想到這裡,迫水真吾的神色也黯然了一下,當然,他是一個性格和煦的人,真實年紀也有六十多了,所以他並不會遷怒到青木涉身上,畢竟他在買護身符的時候就知道青木涉是一個騙子了。

他現在只是有些好奇,青木涉到底用了什麼手段,讓這些村民信眾們這麼相信他?

迫水真吾跟著人群一起慢慢排隊,不知不覺就已經到了山上。

神社還是那個樣子,沒有任何改變,負責接待信眾的人也依舊只有青木涉一個人,只不過……

「來來來,還願的走左邊,將你的心意放入箱子裡面,放多少看你們自己的能力,當然,放得越多,就說明你的心越誠,神靈會保佑你的。許願祈禱的走中間,態度一定要虔誠,否則就不靈驗了。解簽求購護身符的到我這裡來,大家都不要亂啊!」

聽著青木涉那如同市井小販一般的吆喝聲,迫水真吾差點沒忍住一口噴笑出來,這死要錢坑死人不償命的嘴臉也太明顯了吧?話說這些村民是怎麼相信這個沒什麼本事的騙子的?

迫水真吾現在對青木涉更加好奇了……

PS:原則上是萬賞加更一章,不過開書初期,管不了那麼多了23333。 John能找到多多這種溫柔善良,廚藝又好的女朋友,是典型的傻人有傻福——

這一點,是葉維,和江家所有人的共識!

多多身世凄慘,性情表面上唯唯諾諾,卻又不失堅強,為人也比尋常的女孩子更加善良熱心一些。

江小魚比她大,但是失憶后,差不多全部都從零開始,多多對她就像是對自己的親妹妹一樣。

她看著江小魚吃面,隨後又說道:「對了小魚姐,你不是說今天要去做頭髮嗎。John已經把卡辦好了,早上她上班前留給了我,我們什麼時候去?」

「等我吃完就去」,江小魚說:「正好,我們再一起去逛逛街!」

身邊所有人都告訴她:她是在帝都長大的,但是記憶里,她對這座城市一點印象也沒有。自她從那場可怕的噩夢中醒過來之後,她就一直生活在芝加哥。

確切說,是芝加哥的某個醫療中心。

她在那裡生活,每天接受醫生的各種儀器檢查。後來身體復原了點,卻依舊需要按時複診,所以她就一直沒有回帝都,而是呆在芝加哥的葉家莊園裡。

她回到帝都,在別人看來是回家,但是對於她而言,帝都對她來說,是個陌生的地方,遠遠沒有芝加哥讓她覺得熟悉。

不過也沒關係,她的父母弟弟都在這邊,她完全可以在這裡生活得如魚得水,她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去慢慢的熟悉這座城市。

一旁,於嘉走過來,也笑著道:「去吧,出去走走,你們兩個都好久沒有回帝都來了。趁著這次,多出去轉轉,喜歡什麼就買什麼。」

江小魚沖她笑:「媽,你和我們一起去嗎?」

「我就不去了」,於嘉說:「等下,你爸爸中午要回家裡吃飯,你們兩個去吧,我讓司機去送你們!」

她這麼說,兩人也就沒有太勉強。

飯後,兩人一起出門。

John給她們倆辦的卡,是位於市區的一家高檔美髮沙龍,專門為明星貴婦做造型的一個地方。設計師的手法很利落,價格也著實不菲。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江小魚的頭髮還沒有養起來多少,而且醫生也不建議她做染燙,所以她就只把自己這段時間瘋長的頭髮,給簡單的修了個造型。

之後,在腦後綁了一個短短的辮子,看起來倒是時尚感十足。

做完了造型,兩人一起去附近的商場,一人一杯奶茶,一邊走走逛逛,一邊買些自己喜歡的小玩意兒。

逛到二樓的時候,江小魚正在挑選適合自己的唇膏,忽然身旁有人驚喜的喊著她的名字:「江小魚……」

她有些詫異的回過頭去,就看到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穿著一身白色蕾絲背心,搭配黑色超短裙的女孩子朝著她飛奔而來:「江小魚,真的是你啊……

江小魚看著她:「……」

她們認識嗎?

應該是認識的吧,不然人家怎麼會知道她的名字,還會特意跑來和她打聲招呼?

可是,她對此人是真的沒有印象。

手足無措時,她轉過頭去,求助似的看著多多。

然而,多多也不認識她在帝都電影學院的那些同學,所以沖著她搖了搖頭。

「你不認識我啦」,唐嵐有些錯愕的拉著她的手,自我介紹道:「我是你的大學同學,我還是寢室的室長,你經常叫我唐室長,你難道不記得了嗎?」

江小魚有些尷尬的笑笑:「真的不好意思,我……」

「是那場車禍留下來的後遺症嗎?」

唐嵐忽然就回過神來,想起了這件事兒。

兩年前,她和曲靈韻,還有江小魚,一起去橫店,給各自喜歡的愛豆去探班。可是之後回去的時候,就只有她和曲靈韻兩個。

江小魚出了車禍后,就被家人給帶走了。

唐嵐偶爾聽同學們說過:她好像是被家人給送出國去治病了。

現在看來,似乎治療效果還不錯,除了讓她失去了記憶之外,一切都還好。

江小魚雖然想不起唐嵐這個人,但是總覺得這個人不像是壞人,所以就拿出了手機來,說:「要不,我們加一下微信吧……」

她剛回到帝都,好多舊時的朋友都給忘到腦後去了。這樣是不行的,所以她決定,能撿起來一個是一個。

而且,退一萬步講,假如這個唐嵐當真是個騙子,那她加了微信,也可以拿到她的資料。

唐嵐很痛快的拿出自己的手機來:「好啊……

結果,兩人的二維碼互相一掃,發現對方的微信,早就已經在自己的好友列表了。

兩人不由得相視一笑:看來,唐嵐還真的沒有說錯。

晚上,江小魚和多多回到家以後,江晟景,還有葉維和John都在。

三個男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正在商議著一個收購案,商議得如火如荼。

見到她們兩個回來,江晟景才笑著道:「回來啦,今天上街,都買了什麼?」

「我們就隨便逛了逛,買的也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東西」,江小魚說著,挨著江晟景坐了下來,拿了一根保齡球杆,放到他的手上:「吶,給你的禮物!」

自從她在那場噩夢中醒來之後,最最疼愛她的,就似乎爸爸媽媽了,她也很愛他們。

江晟景笑了笑,將那個球杆拿在手裡,問:「今天出去,玩兒得開心嗎?」

「當然」,江小魚說:「爸爸,有空我們全家出去,一起吃個火鍋吧,好久沒有吃到了。」

江晟景點頭:「好啊,你有什麼想吃的想玩兒的,和爸爸說就好了。」

只要他的小公主說得出,他就一定會想辦法給她辦到。

別說是一家人出去吃一次火鍋,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他這次也不會讓他的小公主失望。

對這個女兒,江晟景一直都是疼愛有加的。但是現在,他的疼愛里,又添了幾分愧疚。

若不是他當初干涉她的私人感情,她也不會出了兩年前那場可怕的車禍,險些喪命。如今既然失去了記憶,江晟景便希望她的人生能夠重新開始。

一旁,葉維也笑著道:「火鍋和奶茶很配哦,要不要再來一杯奶茶?」

江小魚沖他比了個OK的手勢,說:「還是你比較了解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