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艾克點了點頭,神情中滿是凝重。

0

扎西雖摸不著頭腦,但他卻一萬個相信艾克,所以及時返回。

「信仰即源泉!祈願吾之希望!願諸神垂憐!」

書瘋狂的揮動著羽毛筆,每寫下一字,身體便空虛一分。

而在那一本大書上,一個個猶如銀河星辰的大字熠熠生輝!那一張張紙頁承受不住這些願力之字的重量,不消一會便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裂縫正在擴散!大書也在慢慢四分五裂!

噗!

書再次噴出幾口血,接受祈願書手的那一刻起,大書和人就締結了一種特殊的生命關係!

書在人在!書毀人亡!

大祈願術蘊含了一個祈願書手的精血與靈魂!願力與意志!

每一名祈願書手一生只能使用三次!而這一次顯然就是書的最後一次了!

他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完成信仰的儀式! 「以吾魂軀為柄!誓言即下!」

伴隨著書一陣撕心裂肺般的長鳴,從幽暗的天空中降下來一道潔白的光!

那光如同一抹暖陽,又好似一把長劍,灼灼其華!

同一時間,阿克琉斯等人的體內湧現出一股股強大的力量,讓他們不知疲憊,狀若公牛。

「我能做的只有這麼多了,一定要完成···完成大人···的···任務···」書的雙眸迅速黯淡下去,身軀也乾癟了,最後皮膚貼著骨頭,看上去像是一具乾屍。

呼——————

大風一作,大書的碎屑消散了,也帶走了書的亡軀。

「書!」阿克琉斯四人悲痛道。

他們五人常年在一起,不是兄弟,勝似兄弟。

「獻祭魔法?」扎西也感受到了那一股龐大的願力,那個小男孩竟然甘願獻出自己的生命!值得嗎?

「你們都得死!」阿克琉斯雙眼赤紅,他緊握著手上的刀劍,心中的死志徹底融入那股願力之中。

「跟我們一起下地獄吧!」鋼甲士忽然瘋狂的笑了起來,身上的靈魂金屬鎧甲亦是隨之律動。

魂骨融合!

鋼甲士的身上冒出森然白氣,靈魂金屬如同煮開的水一般波動著,一個個水泡破裂。

「啊!!」鋼甲士露出的雙眸中滿是苦痛,靈魂金屬化成了鐵水正在一寸寸侵入他的體內。

「這麼狠!」扎西瞪大了眼睛。

「以神之垂憐!灼我耀耀魂魄!」剩餘的三人以阿克琉斯為首,齊齊念著聖堂天使一族最可怕的魔法。

轟!轟!

天空的黑色帷幕再次被光芒所突破,三道光柱直貫天地,燦爛如靨。

「力量!極致的力量!」阿克琉斯昂起頭顱,體會著那澎湃的力量,他感覺自己來到了人生的最頂峰!

「瘋子!都是一群瘋子呀!」諾爾背著大包吐吐舌頭,作為一名科研人員,他信奉科技之神,但卻不會如此狂熱。

「殺!一起行動!」艾克點頭示意著眾人,留給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怒江!雅克!你們一起代替書的位置!逆轉三角錐明破陣!」阿克琉斯此時顯得很平靜,心死者無所畏懼!

「明白!」同樣燃燒著聖焰的怒江否羅與雅克多姆顯得步調一致。

雅克多姆依舊坐在怒江否羅的肩膀上,而怒江否羅一步踏到了鋼甲士的一旁,代替了書的位置,重新組成了魔法陣。

「明錐逆轉!命法無神!」阿克琉斯低沉的吟唱起來,每一個音節都頓了一頓,帶著最為虔誠的態度。

嘩啦啦!

嬌妻狠惹火:狼性老公花式寵 下一刻,大地震動了!

一道道漆黑的符紋從地下的深淵之中飛出,組成了一個個氣流噴柱。

漆黑繚繞在阿克琉斯四人的周圍,仿若黑暗玷污了光明。

「好邪惡!」艾克與扎西已經來到了戰陣的兩側,他和扎西相互一視,隨後準備動手。

「以我們的身軀為冢!所有人都得死!」阿克琉斯原本清冷的雙眸瞬間被一團漆黑所取代,他渾身冒著黑氣,根本不像是一個信奉光明神的天使!

而原本被他以生命為代價喚出的聖焰也猛然間轉為幽火!

黑藍色的火焰顯得陰氣森森,讓人渾身都不舒服。

「哈!星辰寰宇之下的卑微生靈們!你們的存在是神的恩賜!你們的血肉靈魂是神的塑造!當神從幽暗的深淵中蘇醒,你們應當獻出自己的信仰!為新時代的降臨而犧牲!」

阿克琉斯的雙眸徹底化為兩個幽深的黑洞!那張大嘴張合間噴出無數黑煙!

「什麼···東西···」諾爾和妮娜第一時間迷失在了那靡靡之音中,扎西、卡西面色也十分不好。

阿爾薩帝苦苦抵抗著,在場之中也只有艾克與愛莉得以倖免了。

其中艾克擁有傳承者魔法堅毅光輝!可免疫一切精神幻術類效果!而愛莉則是有體內的系統保護!

「意志非彼,唯神明堅守···」艾克默默吟唱起來,體內的一個魔法瞬間放出了萬千亮光。

呼啦!

波浪似的能量起伏綿延,一下子籠罩在了扎西他們的頭頂,一股溫和的光將他們從幻象中喚醒。

埃爾洛的信仰!信仰之驅散!

這是艾克突破之後埃爾洛信仰的神光特性進化遞升再次進化的產物,是一個範圍性的驅散類魔法!

「該死的!」醒悟過來的扎西暴怒了,他竟然差點迷失於那股聲音當中!

「這股力量似乎有點像···」艾克偷偷將目光投向了不遠處的阿爾薩帝。

阿爾薩帝似乎是感知到了艾克的視線,轉而偏過身子,指了指自己的手臂,重重的點了點頭。

艾克瞳孔一縮,嘴巴微動。

「是他嗎?」

愛情現形記 阿爾薩帝先是搖了搖頭,而後又不確定道,「都是同一類的力量,可能是某個和他同種族的存在。」

「古神嗎?」艾克冷冷道,腦海中飛快閃過一個個畫面。

黑暗古神,荒蕪古神尼古拉斯···

沒錯,那股力量是邪惡的,它屬於古神!遠古種的超級惡魔!

一開始艾克還以為雲陸里埋藏著黑暗古神的一部分肢體,但阿爾薩帝卻是否定了。

薩帝的古神右手雖然也震顫起來,可帶給他的信息僅僅是同類而已!

也就是說,在雲陸有一個古神!而且極有可能是一個完整的古神!不像黑暗古神那樣被肢解封印了!

不過這個古神的情況好不到哪裡去,畢竟他也是借著阿克琉斯的詭異魔法而借體發難的,並非本尊現身。

「事情怎麼變複雜了。」艾克心中忽然有了不祥的預感。

作為和埃爾洛同一時代就存在的大陸,雲陸的秘密並不少,古拉加斯這個傳說中的雲海之王難道就是最大的恐怖了嗎?

「天賦魔法嗎?真是個幸運的小子,哦,幸運到此為止了。」阿克琉斯哂笑著,一旁的鋼甲士幾人亦是跟著邪笑。

他們的身軀被某種東西霸佔了!意識早已煙消雲散!

直到死亡的最後一刻,他們也沒有想到自己還未拚命便徹底走了!

「什麼東西!」

尚未離開霧砂之森的諾蘭背脊發寒,他感知到了那股邪惡的存在!

「艾克他們···這究竟是什麼東西!」諾蘭喃喃道,又一次,有什麼超乎了計劃之外,一如當初! 「都小心些,別冒進,我們的對手是一個古神!」艾克低聲對著周圍的人道。

「古神!」扎西挑了挑眉頭。

「獻出你們的靈魂與生命!臣服於我!我是風神!是天空之神!是寰宇之神!」

阿克琉斯狂傲的伸出雙手,林子周圍忽然吹颳起陣陣大風,它們咆哮著,將那一棵棵參天古樹連根拔起。

荒岩長城!

艾克反應迅速,大地在一陣隆隆聲中升起了四座城牆,將他們包裹其中。

「這是什麼鬼?我們不是在和唐克的人打嗎?這個古神亂入什麼?」扎西吐槽道。

「事情沒有那麼簡單!」艾克不安的環顧四周,荒岩長城在荒蕪規則的加持之下還能擋住這陣風暴,但逐漸增強的轟鳴聲也在提醒著眾人這股力量的強大。

「我從未聽說過雲陸之上有古神的存在。」諾爾飛快的敲擊著鍵盤,有關雲陸的信息正在不停跳動,其中不少都是埃爾洛火炬議會的秘密文件。

「可以很肯定的一點是那群人隸屬於審判所!是巴巴托拉手下的死靈守護者。」 豪門遊戲太傷身 卡西淡淡道,從之前阿克琉斯幾人的交談也可看出這一點。

「他們和古神有關聯,那麼唐克···」妮娜小聲道。

眾人一陣沉默,這才是他們最擔心的一點。唐克的背後如果真的有一尊古神的話,那麼十數年的經營,足以讓聖堂變成一個邪魔的樂園!

「幹掉他們,按照原計劃行事!」艾克當機立斷,就算事實真是如此,他們也只能艱難前行,再說了,他們不是沒和古神硬碰硬過。

咔咔!

話音剛落未久,荒岩長城的表面出現了多處裂縫,裂縫在強烈的狂風中蔓延,這座高大的牆壁轟然倒塌!

「走!」

艾克眯了眯眼睛,身形緩緩消失。

阿爾薩帝將黑刀無言微微收起,邁著陰影探戈發起衝鋒。

「在哪裡呢?」

充當單箭頭的阿克琉斯渾身冒著黑氣,就像是一隻自地獄中爬出的惡鬼。

他赤紅的雙眸穿過了騰起的塵土,直接鎖定了扎西等人。

「嗯?少了兩個?想要偷襲我嗎?」

嗡!嗡!嗡!

阿克琉斯一隻腳狠狠踏在了地面上,一道道無形的波紋蕩漾,剎那間便是感知到了艾克與阿爾薩帝的位置。

「你們去吧。」阿克琉斯徑直走向了扎西一行人。

鋼甲士咆哮著沖向了阿爾薩帝,那一層靈魂金屬鎧甲已然消失,而他的肉體卻是呈現出一股銀灰色的色澤!

從融入鐵水的那一刻起,鋼甲士便與靈魂金屬鎧甲徹底融為一體了。

三檔!九瓣月瞳!

阿爾薩帝狠狠揮出一道,眸子伸出的瞳頓時化為九瓣月。

咻!

刀氣狠狠的飛竄著,在地上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迹。

鋼甲士冷笑著,粗壯的雙手交錯放在了胸前,將頭微微一縮。

當!

刀氣崩碎了,而鋼甲士的手臂完好無損!甚至連一道痕迹都沒有留下!

阿爾薩帝見此神色越發冰冷起來,對他來說,這一刀是恥辱。

「只有這麼一點力量的話你就等著被我捶成肉醬吧!哈哈哈哈!」鋼甲士癲狂一笑,全身各處吞吐的黑氣越發濃郁起來。

惡亂心志,邪靈奪舍,說的就是這種情況了。

影居六合!苦渡!

阿爾薩帝劈出一刀,空中出現了一條奔騰的冥河,河中冤魂無數,凄厲哀嚎著。

衝天的怨氣拉扯著鋼甲士,那一抹刀光直刺入他的雙眸。

「靈魂之軀!不滅之體!」鋼甲士蹲下身子,口中的吟唱好似從遠古種走出,而渾身隆起的肌肉越發堅硬起來。

咔咔!

當!

黑刀無言落下了,阿爾薩帝的身形也在一瞬間中行至鋼甲士的面前。

銳利的刀鋒砍在了鋼甲士的右肩關節處,沒入一寸便再難深入!

顧少的寵妻 「不痛不癢!」望著眼前甚至不足一米的阿爾薩帝,鋼甲士依舊咧著陰森的笑容,吐出四個字。

阿爾薩帝冷哼一聲,猛然一抽,黑刀無言頓時抽出。

鋼甲士隨意的活動了一下手臂,只見那一個不深的切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回復著。

只消三秒的功夫,傷口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從頭到尾,鋼甲士都未流過一滴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