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總,找了個有本事的女婿啊,恭喜。」

0

「傅三爺真的是我們公司的福星,股票已經漲到這半年來的最高值了。」

山村莊園主 「能找到傅三爺這麼優秀的男朋友,小姐也是有福啊。」

……

嚴望川神情稀缺的看向那人,「他能找到晚晚,不是他的福氣?」

怎麼都誇傅沉,完全無視晚晚。

眾人悻悻笑著。

嚴望川冷哼,傅沉這小子是福星?得了吧,自己被他坑了不知多少次。

**

所有人都在討論傅沉與宋風晚的事情,均是祝賀道喜居多,但此時孫氏公司的董事會也即將召開,偌大的會議室,董事和大股東坐了滿滿一屋子。

孫公達還沒到辦公室的時候,就聽到裡面傳來各種各樣的議論聲。

「我早就提議罷免孫公達了,你看他最近辦得那些事兒,因為他們孫家,公司損失了多少錢,就連合作了十幾年的公司都跑了,再這麼下去,公司就完了。」

「兒子女兒都不爭氣,他自己也沒心思管理公司吧。」

「公司雖然姓孫,但大家股份都很多,也不是他們孫家獨大,再這麼下去,大家都得喝西北風。」

……

會議室喧鬧,全部都是在討伐孫公達的。

這群老不死的東西,賺錢拿分紅的時候對自己客客氣氣,現在公司開始走下坡路,就準備把自己一腳踢開。

他推門進去,裡面的議論聲戛然而止。

「各位叔伯早上好。」孫公達照舊坐在上首,他特意洗漱了一番,換了乾淨清爽的西服,可是臉上還殘留著昨天被傅仲禮等人「群毆」的痕迹。

青紫斑駁,嘴角開裂結痂,眼角淤青,眸底布滿紅血絲。

一夜沒睡,渾身都帶著一股子喪氣,勉強吊著精神撐著來參加會議。

「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吧,那我們開會吧。」孫公達環顧四周,打量著如果投票,到底有多少人會站在他這邊。

「還沒到十點。」有人說道。

九點五十八分左右,會議室的門再度被人推開,伴隨著清脆的高跟鞋聲,盤著頭髮,穿著簡潔女士西裝的孫瓊華出現在了會議室內。

尖細的高跟,鋒銳冰冷,燈光折射下,大步而來,像是將孫公達的心臟硬生生撕開了一個大口子。

緊跟他進來的是傅仲禮。

簡潔的鐵灰色西裝,戴著細邊眼鏡,斯文儒氣。

總裁的神祕戀人 誰會想到,這麼一個溫文儒雅的人,昨天居然提著孫公達的衣領,暴虐狠揍了他一頓。

「你來幹嘛!」孫公達一拍桌子,直接跳了起來。

「公司有我的股份,我為什麼不能來。」孫瓊華這邊剛出現,公司立刻有人搬來凳子,給兩人騰出位置,就在孫公達身側。

她雙腿坐下后,背靠在座椅上,雙腿隨意交疊,笑盈盈得看向他,「你這麼看我做什麼?」

「我是多年沒來過公司,但這是公司生死存亡的時候,我不出現,不大合適。」

「你想坐這個位置?」孫公達擰眉,面目張狂,略顯猙獰,「你做夢!」

孫瓊華不怒反笑,譏誚而輕蔑。

當年傅仲禮與孫瓊華兩人去外面打拚,去陌生地方奮鬥,兩人能站穩腳跟,可見都不是一般人。

其實仔細想來,傅聿修小時候性格養成時,他們夫妻在忙著事業,孫瓊華雖然照顧著家裡,對傅聿修管教,也多是嚴苛強勢,也讓他性格越發軟糯。

「孫瓊華,你不過是嫁出去的女兒,這個公司和你沒關係,你休想染指半分。」孫公達早在知道,這群老不死的東西準備推孫瓊華出來時,已經氣炸了。

孫瓊華敢這麼做,背後勢必有傅家支持。

這家人不就是想對他趕盡殺絕?

「我告訴你,別痴心妄想了,只要有我在,你做夢!」

孫瓊華看著他,「說夠了嗎?堂堂一個公司的執行官,像個瘋子一樣大呼小叫。」

「你不覺得丟人,我都替你臊得慌。」

「還有,這裡是董事會,不是你的孫公達的一言堂,現在他們是要彈劾你,踹你下台,你還如此囂張?」

「就你這種形象,代表公司出去,怕是大家都得跟著蒙羞。」

孫公達怒瞪著她,孫瓊華端坐著,不緊不慢,溫吞徐徐……

四目相對,似有惡戰一觸即發。

而此時傅沉車子被堵在了半路,十方著急跳腳,「這都過了早高峰,怎麼還堵車了啊,卧槽——」

「急什麼?」傅沉今日心情好,正一一回復大家發來的祝福簡訊。

「孫氏的董事會已經開始了,您不是要趕過去?」

「二哥二嫂已經過去了,先讓他們斗一下,一棍子打死孫公達,未免太無趣了,讓他多掙扎會兒。」

十方惡寒,您應該是十世惡魔投胎吧,怎麼會如此黑心肝。

獵戶家的俏媳婦 ------題外話------

更新開始啦,大家早上好~

今天是雙倍月票最後一天啦,手中還有票的不要藏著掖著啊,一定要支持月初哈,群么么。

看完更新,記得留言打卡哈~ 傅沉優哉游哉得一一回復公司高層發來的問候信息。

傅沉生日不是休息日,今天卻是周六,宋風晚也沒課,學校也沒什麼事。

她早已起身,考慮到中午要和傅家人一起吃飯,這次是以傅沉女友的身份,特意泡了澡,洗頭敷面膜,忙得不可開交。

此時的孫氏會議室內,劍拔弩張,似乎有場惡戰一觸即發。

在公司一個元老的提議下,大家開始對近期公司的狀況進行總結。

因為是彈劾孫公達,幾乎都在細數他的罪責,這讓他臉色越發難堪。

從公司管理不力,到決策失誤,牽扯子女管教不嚴,惡聞頻傳,讓公司蒙羞,例舉十宗罪,每一個都像是扎在孫公達胸口的刀子,鈍鈍得疼。

「你們似乎還忘了一條。」傅仲禮輕輕推了下鼻樑上的眼鏡。

「還有什麼遺漏?」發言那人蹙眉。

「人品骯髒,手段卑劣,不配高位!」

會議室全員肅然,傅仲禮指的肯定是他設計傅聿修的事,這個事他們也列舉了,但是給孫公達面子,不好公開斥責他的人品,就沒提。

沒想到傅仲禮,這般不給面子,會議剛開會就打了他的臉。

「傅仲禮,這裡是孫氏的股東大會,還不輪不到你一個外人指手畫腳!」

孫瓊華笑著回應,「父母過世給我的股份,是我們夫妻的共同財產,他為什麼不能發言,孫公達,你說話也要客氣點!」

「看起來,你們今天就是沖著這位置來的?我是你親哥,你現在來踩我一腳,你不怕被人指指點點?」

「不過是嫁出去的女兒,爸媽早就說過,股份給你,是為了讓你能在婆家好好生存,不是讓你拿來對付我的!」

「這個位置我坐了二十多年,你以為你能奪走?」

……

孫公達咬牙,字句都是警告。

孫瓊華今天既然來了,自然不會往後退一點。

「既然你這麼說了,在大家投票之前,我就和你掰飭一下這關係,在你設計我兒子,對付傅家的時候,你就沒把我當做你妹妹,就別和我扯什麼親哥哥了。」

「這話說出來,我都替你臊得慌。」

「再者說,爸媽給我的股份,也是為了讓我更好的監督你,這麼多年,我沒管過公司,股份也幾乎都放在你手裡,讓你代為處理。」

「讓你代為管理,不代表這東西就是你的,你自己看看爸媽的公司被你變成什麼樣了?」

「是啊,這位置你坐了二十多年,也時候滾下去了!」

她字句犀利,可半點面子都不給。

滾下去?

孫公達氣得狠拍桌子,恨不能衝過去就給她一巴掌,「孫瓊華,你簡直放肆!」

傅仲禮卻忽然摘了眼鏡,捏著眼鏡腿兒,從口袋拿出帕子擦拭著鏡片,餘光瞥了他一眼,「你是想動手?」

孫公達被他打了幾次,有點怕了,昨日被打得傷痕還隱隱作痛,跳起來又悻悻坐下。

一想起昨日被群毆的場景,孫公達氣得窩火,傅家這群混蛋,媽的,說來勸架,哪個上來沒踹他幾下。

尤其是喬家那混小子,

下手最狠!

孫瓊華輕哂,「孬種。」

孫公達氣結,剛要發作,就被身側的助理按住了,「孫總,您冷靜點,您若是現在動手的話,一起都完了。」

「我就坐在這裡,你有本事,就碰我一下,咱們立刻法院見,當眾傷人,不用董事會罷免,我也有理由,讓他們強制罷免你!」

孫瓊華語氣輕描淡寫,卻氣得孫公達愣是嘔出一口老血。

「那開始投票吧,超過三分之二就罷免孫公達公司執行官的位置。」那個元老咳嗽兩聲。

「你們不會真以為找了孫瓊華回來,她就真能帶著你們喝酒吃肉?她不熟悉公司運作流程,你們真的不擔心,她把孫氏變成他們傅家的子公司?」

子公司這個字眼,著實刺激到了不少人。

畢竟如果真的成為傅仲禮家的子公司,他們能拿到的分紅肯定大打折扣,眾人面面相覷,到了投票的時候,居然真的有人開始猶豫不決了。

但是有人是真的看不慣孫公達的作風,毅然決然舉手表明態度,緊接著,逐漸有人抬起了手……

「要不還是保守一點,留下孫公達得了,如果真的被傅仲禮公司併購,我們這群人都得喝西北風。」

「那也比現在強,現在誰還敢和孫公達合作,再這麼下去,公司都撐不了幾年,我就怕我們還得跟著他背負不少債務。」

「我覺得二爺不會那麼狠。」

「但二爺正在擴張京圈版圖,難保夫妻二人做局,吞下孫氏。」

……

眾人議論紛紛,加之孫公達在公司樹大根深,肯定有些死忠,一分鐘后,會議室內稀稀拉拉有人舉手,但絕不會超過一半。

孫公達看著台下,嘴角揚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

就在他以為穩操勝券的時候,有人著急忙慌的衝進會議室,「孫總,不好了!」

「有什麼事,回頭再說,你沒看到我們在做大事嗎?」

「公司股票今天開盤大跌,不少股民跟著拋售散股,股票快跌停了。」

「這個我後面會處理!」孫公達得先穩住自己的位置。

「前幾天談好的合作項目,對方公司打了電話,說不想合作了,怎麼辦?」

「這不是已經簽了意向合作書?違約是要賠錢的!」孫公達最近一直在拉客戶,就是昨晚去生日宴之前,都在交際應酬。

此時京城敢和他合作的公司,寥寥無幾,他能拉上一個合作商,都實屬不易。

婚然心動:前妻再嫁我一次 「他們說寧願賠點違約金,也不想後面虧損更多。」助理怯生生說道。

原本大家願意和孫家合作,是以為他認了江風雅做乾女兒,她又可能要嫁入傅家,這才願意與他合作,此時鬧成這樣,肯定要及時止損。

在座的人都清楚公司運作,知道這單生意對公司來說多重要,聽說對方寧願違約也不想合作,心底又開始動搖。

「傅仲禮,都是你乾的對不對?」孫公達立刻把矛頭指向傅仲禮。

傅仲禮淡淡笑著,「你遇事為什麼不反思自己,總是要把責任推給別人?」

「別說這事我沒摻和,就算是我做的?」

「那又怎麼樣?商場素來不是和平世界,弱肉強食,你不如人,被踩了不是活該?」

孫公達當真氣瘋了。

「孫總,那現在怎麼辦?」助理也清楚此時情況多緊迫,有些慌了神,「而且有人在大量收購……」

「滾出去!」孫公達哪兒有心思管這些,也不願在聽他說些什麼。。

而此時會議室的風向已經有所轉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舉手表態,這眼看著票數已經要超過三分之二……

他一顆心臟都蹦到了嗓子眼,就差兩票了。

傅仲禮低頭看了眼腕錶,十點半,傅沉這小子怎麼磨磨唧唧還不來?

「我看差不多了吧,該表決的也都……」孫公達提前鎖定勝局,大喜過望,一拍桌子,準備將事情敲定。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