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哈哈哈哈哈!八級?是很厲害啊,我現在也才三級六段的修為而已。八級修為耶足足高了五級啊,別說我了,就算我老爹當年也不能越五級戰鬥啊,能逃就已經是奇迹了。」

0

啪啪!

面具男拍了拍手,一個身穿白袍,頭戴同樣的無臉白面具的白袍人從金鑾殿後走來,手上提著一個血淋淋的頭顱,最重要是,這頭顱不但在滴血,而且還有生機!!!

咻!

白袍面具人把頭顱丟到剛剛那個還在理直氣壯的文官面前,當這個文官看清楚這個頭顱的臉的時候,臉上瞬間沒了血色。

「楊。。楊將軍!!」

「唉,廣王朝已滅,想走的就走吧,沒必要留下來了。」

這位文官閉上雙眼,一滴淚水劃過臉龐。片刻后睜開雙眼,直直的盯著龍椅上的面具人說道:「當初我被權貴壓迫,一身才學而不得志,是皇上陛下不嫌棄落魄的我,帶到家族中讓我有機會一展才學,後來稱皇之時更是力排眾議立我為宰相。試問,這樣子的我如何能背叛,苟且偷生?」

這位文官從衣袍中拿出一柄短刀,看樣子他早已有了已死明志的決心,楊將軍。。的頭顱?嘆了一口氣后閉上了雙眼,他深知以他的才學肯定可以得到新皇的賞識,只是如果以此求永華富貴,那也就不是他認識的那個倔強的傢伙了。

至於高坐在龍椅的面具男和站在一旁一開始拿著楊將軍頭顱出場的白袍人,面無表情(本來面具就沒有)的看著這個文官用刀子劃破自己的脖子,生命隨著血液的流逝而流逝。

「好了,忠臣的下場你們也看到了,還有忠臣嗎?」

。。。。。

很明顯,在死亡的面前,所謂的忠心還是很脆弱的。

「既然沒有,那就這樣了。」面具人一勾手,又有一個書生樣子的人從身後的偏殿走來。

「以後,他就是你們的王。我可沒空管這些瑣碎事情。雷恩,處理一下,該殺的就殺了別留,我去交戰區看看,留點後手在新皇手上,雖然是我們從我們統治的大陸上培育出來的,但是還是要以防萬一。」

爆寵萌寶:財神娘親要逆天 「是,少主。」

另一邊,在交戰區的外圍,一座被砍掉山峰的山附近,有三個帶著白色無臉面具的人,一人在前,兩人在後,好像在調查這什麼。

「就是這個山峰了吧,那個叫什麼什麼傭兵團的團長說的」

「是的,少夫人。」

韓靜兒都懶得去糾正了,他們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反正聽上去也不錯~

韓靜兒跟小白夜兵分兩頭,小白夜需要的東西是生命金屬。鐵球一族晉級除了需要把靈力好像遊戲的經驗條一樣填滿之外還需要一個特殊的媒介,生命金屬。不然是不能晉級的,所以鐵球一族沒有瓶頸一說,只要條件夠就可以了。所以小白夜在得知這一條件后,通過通天商會向全世界發布了一則不限時間的超高額懸賞令。懸賞與生命金屬有關的一切情報和收購生命金屬,這則懸賞令沒有任何的限制,只要有就可以了。

當然,情報的真假是交由通天商會來審查,所以揭榜的人很多,但是真的有料的一個都沒有,是一個都沒有!!!

不過皇天不負有心人,在前不久終於讓他等來了一則消息『四系星的地煞城,當初的地煞城城主有意外得到過一塊生命金屬,在城主府中』。這一則消息正正是由通天商會璇璣城分部負責人就是前不久小白夜參加奴隸拍賣的時候那位八級巔峰修為的大漢。

其實大漢一早就知道地煞城城主有一塊生命金屬,當時地煞城城主就是叫他去鑒定這到底是不是生命金屬,所以他比所有人都知道得清楚。不過他也有他的原則,沒有賣友求榮。現在把情報賣給小白夜的理由也很簡單,當初神盟進攻地煞城一戰,地煞城城主隕落了。而他又不想這一塊生命金屬落入神盟手中,所以就把這個情報賣給小白夜,所以小白夜當初才說欠一個人情。

小白夜在得知這個情報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動手了,可惜的是還是太遲了,因為地煞城已經亂成一鍋粥了,而自己當時又因為趙漠和韓靜兒的事情分不出身,所以就把自己最開始最開始在哈斯地下大迷宮收下的逢高和其他護衛從尕魂大陸派了過來,成立了一個叫做『夜意』的傭兵團,一邊渾水摸魚,一邊打探情報。一直到現在,等到小白夜的到來。

在韓靜兒身後的其中一個白袍人認真的打量了一下山峰的橫切面說道:「這不是五級修鍊者造成的,而且看著力度和切口的方向,這應該只是餘波。」

「餘波?」

「恩,應該是有人在交戰,把攻擊彈開后才不小心切斷山峰,導致山峰滑落。而且交戰之人修為起碼在八級。」

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啊,因為八級修為的修鍊者就算在神盟和學院聯盟那都是中高層人員了,都是中堅以上力量了好吧,以前的地煞城城主也只是八級修為而已。現在在交戰區的外圍有八級修為的人在交戰,那麼只能說明一件事。

「立刻通知大灰狼,跟他說最終戰開始得比想象得還快!」

交戰區最終戰已經打響了!今晚恢復更新

《我老爹是上本小說的主角》這幾天飯局有點多 「咿呀,咿呀!失算了失算了。沒想到這交戰區的戰況發展得這麼快啊,已經三國鼎立了?」

韓靜兒推測出交戰區可能比想象的還要快進入最終決戰的時候就立刻通知了小白夜,小白夜剛剛處理完廣王朝的事情,假髮和面具都還沒來得及拿下來,就趕過來了交戰區。

小白夜當初帶著雷恩兩人去斬殺廣王朝的皇帝,奪取皇位並不是想要廣王朝的領土資源,而是需要一個名義,一個能夠允許他奪取城主府,去參戰的借口。一開始被小白夜從尕魂大陸派遣到地煞城的逢高等人只是成立了一個傭兵團而已,他們都是以打探情報為主並不去佔領領土,你一個沒有任何的領土,又沒有稱皇稱帝的傭兵團可以說連資格都沒有。而且逢高是傭兵團中修為最高的了,也只有五級巔峰修為了。

所以這樣一個叫做夜意的傭兵團憑藉著自身人數小而精的優勢,居然在一群打老虎的打架中混得風生水起!!而且因為他們實在是太過沒有威脅又沒有資格佔領城主府,所以就連滅他們的人都沒有。

所以要用逢高他們建立的傭兵團去爭搶地煞城的城主之位是不行的,只能『借用』一開始就稱皇稱帝的廣王朝來做幌子去搶,所以才有前不久的一幕。只是讓小白夜萬萬沒想到的是,他和雷恩才剛剛把廣王朝的老國王給斃了,禁衛軍首領給砍頭了,新皇都還沒來得及舉辦登基大典,現在交戰區就已經呈現三足鼎立的場面了,而且看這次的樣子,怕是都傾巢而出啊。

小白夜等人在遠處看只能看到有三個旗幟高掛隨風飄揚,而且看服裝也只能看到三個服飾而已,根本沒有所謂的上百個勢力在混戰。

「逢高,你能告訴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

逢高身體一震,他現在已經是五級巔峰的修為了,但是面對修為比自己低兩個等級的自家少主還是忍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回。。回少主,屬下等人三天前打探的情報是當時上百個勢力正在交戰區中開始了大混戰,只是當時戰況激烈,屬下等人修為過低,不能真正的參與到核心交戰區打探情報,所以屬下等人以為此戰應當會是一場持久戰。。。只是,不知為何『明治宗』,『費列派』,『德富門』三個勢力突然間統一了其他勢力。」

逢高等人是真的一頭霧水,他帶領著其餘幾十人組成的傭兵團明面上接著一些勢力的委託為他們戰鬥,實際打探情報,雖然這樣子很難接觸到核心,但是一些大體情況還是知道的。也不懂怎麼莫名其妙這上百家勢力居然就被三家勢力給統一了!!

「我能感受到這三個勢力中都有一個修為與我相近的存在。」小白夜身後一點,一個身材比較矮小,帶著無臉白面具的白袍人壓低聲線說道。

雖然看不到樣子,但是從聲音和身材來判斷,十有八九就是格拉法——阿法。

「跟你相近?九級修為的!」

「恩,起碼九級修為,但是他們氣息隱藏的不錯,具體是九級幾段不得而知,不過可以肯定絕對沒有九級巔峰,傳聞應該是誇大了。」

九級巔峰的修鍊者在神界也被稱作半神或者亞神,偽神等等,因為他們當中有一些人修為真的已經達到一種神一般的地步,他們離成神可能就差一個神位而已。所以也有人說,一到九級每級九段,九九八十一個修為等級中,差距最大最不可思議的就是兩個同是九級巔峰的修鍊者。這裡面的差距真的可以很迷。同一個等級,強的,連神都要忌憚三分,弱的,分分鐘會被秒殺。這等級劃分很迷!

「沒有就最好,阿法,讓你一打三你有把握嗎?」

格拉法認真的想了想說道:「打不贏,三成幾率平手。」

「雷恩,你立刻通知在廣王朝當皇帝的那個傢伙,讓他立刻,馬上宣布登基!我不管他用什麼借口,手段。我要明天之前看到廣王朝掛著我們夜意的標識和把廣王朝的名字換成『夜國』。」

「是,少主!」

「其他人隱藏起來,看看這三個傢伙搞什麼飛機!」

「是!」

————————————-

三國鼎立的三支軍隊,其中分別有旗幟和軍隊都是以黑色為主色調的德富門,以白色為主色調的明治宗,還有就是以金色為主色調的費列派,而在金色的費列派的軍營中正在開著最終的軍議會。

「根據三長老的話,明治宗和德富門對外宣傳的所謂「又主勢力派遣的九級巔峰修為的大能者」其實和我們是一樣,都是假的。不過雖然不是九級巔峰的修鍊者,但是三長老說那兩位大能者的修為,實力和他相差無幾。所以三長老決定,不到逼不得已他不會出手,主要是牽制的作用。全靠我們自己爭奪。」一個身高才一米多扎著小辮的男童說道。

「幫我替三長老問好,告知我等比不負家族,為家族奪下城主之位。」一個身穿金色鎧甲的少年恭恭敬敬是對著眼前傳信的孩童說道,並讓他傳話給現在軍營中修為最高的三長老。

看樣子這個穿金色鎧甲的少年就是軍營的總指揮,雖然他年齡可能不夠而且也沒有作戰經驗,不過看得出他身份特殊,這整一場戰爭可能也只是當做給他的一次考試或者訓練。

「少。。。總帥,現在三長老不能,出手,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我們現在兵力如何。」

「經過上次跟明治宗和德富門相宜的統籌計劃,我們三家勢力把其他的勢力都吞併壯大自身。我們費列派統籌到了大概是所有游散勢力的四層,其兩個勢力都各佔三成。」

「高端戰力呢?」

「我們八級修為的修鍊者只有三個,七級修為四十八名,六級修為上千其他修為不計其數。據統計我們是人數最多的」

「好!戰鼓起!」

咚!

咚!

咚!

嗚嗚!

「全軍進攻城主府!這一次必定要拿下城主之位!」 「喂喂! 時光因你而甜 林毅星那小胖墩呢?那傢伙死哪去了?有誰見到林毅星那傢伙嗎?」一個身穿金色戰甲,身材魁梧的大漢在軍營中大喊道,而且看他橫行霸道的樣子在軍中的地位應該很高,只是不尋常的是,這並不是人族,因為他頂著一個金色毛髮的獅子頭。一頭黃金獅子。

「cao!林毅星那死胖子死哪裡去了!!逃兵了嗎,敢逃兵整個四系星都無他容身之所!等他回來一定要軍法處置!」

「雄哥,雄哥,等一下,等一下。雄哥!」

一個小兵模樣,穿著最低級皮甲,拿著長矛帶著軍帽的青年快速走來,不過那個黃金獅子回頭一看只是一個兩級修為的小兵,臉色立刻就不好了,因為這樣等級的小兵,大戰開始基本就是一具屍體無疑了。

「雄哥,雄哥,星哥離開的時候交代過,他說他感受到了瓶頸,打算找個地方衝擊一下六級修為,希望更好的為皇帝陛下效力。」

!!?

這個叫雄哥的黃金獅子聽到林毅星是要去突破,整個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因為他本身也只是六級巔峰修為而已,而林毅星已經五級巔峰了,要是突破那就是跟他在同一個等級了,雖然中間還有九段的差距,但是已經不是無法逾越的差距。他雖然是黃金獅子一族的獸人類進化修鍊者,戰鬥力十分強悍,特別是肉體強悍的一塌糊塗,但是他們缺憾也很明顯,要突破很難很難,血脈的限制太嚴重了,不像人類,瓶頸雖然也有,但是不是那種天塹一樣的難度。

他能夠這麼囂張全靠自己六級巔峰的修為壓林毅星一大等級而已,如果他和林毅星都是五級巔峰修為,十個他都不夠林毅星一隻手來,所以他現在聽到林毅星要突破,神色才特別的凝重,如果林毅星真的突破成功,黃金獅子『雄哥』真的沒有把握能夠戰勝林毅星,到時候很可能自己的位置也會被林毅星奪取,畢竟軍中的規矩就是誰強誰做主,就算他是黃金獅子一脈的也不例外。

不過,還沒有等黃金獅子開頭,一個大胖子就小跑趕過來了。

「哈哈哈,小麥你真是的,給雄哥看笑話了,突破哪有這麼容易啊。哈哈哈」

黃金獅子用神魂探測了一下,發現林毅星的確沒有突破,但是體內的靈力卻比昨天要深厚了一點,這一點讓黃金獅子有點虛了,心想:這次戰爭必須把這傢伙弄死,不然我的地位就不保了。

「哼!既然是要去突破修為那我就不計較,一會有軍會要開。」

「好的,我明白了。」

黃金獅子轉身大步離開后,林毅星拍了拍小麥的肩膀說道:「謝了小麥,這個人情我林毅星記住了。」

「星哥言重了,舉手之勞,舉手之勞,逢哥對待兄弟義薄雲天,我只是嘴皮子說兩句而已。」

林毅星笑了笑沒有再說話,是不是舉手之勞他會不知道嗎,他其實一直有留有一道微型的監視陣法在軍中,這種陣法極其微小十分難以察覺,不過只能把聲音傳出去而已,而且還只能檢測很小一個地方,所以林毅星有聽到所有的對話。

他自己的確有做到『義薄雲天』,他畢竟也是五級巔峰的修為,也是一個小統領,他對待自己的兵也的確很夠義氣,只是剛剛這裡這麼多人,肯出來為自己解釋的就只有這麼一個二級修為的小兵,畢竟黃金獅子可是六級巔峰修為,這一塊軍營的大統領,麾下不算自己也還有五個小統領。出來為自己辯解萬一出了什麼問題,黃金獅子還不是說殺就殺,那可是要命的啊,這可是欺騙啊(林毅星根本沒有透露自己行蹤)。所以林毅星回來的時候也是故意讓自己的氣息深厚了一點。

————————————-

一處帳篷裡面,坐著數十人,其中黃金獅子和大胖子林毅星也在裡面,而將軍的位置也是一個黃金獅子的進化者。

「相信大家都感受到了,經過前幾天的統合事件,本來交戰區的勢力有上百個,現在只剩下了我們費列派,明治宗和德富門。剛剛我們接到了軍令。明日午時將進行全面攻擊。三軍混戰勝者為王奪得地煞城的城主之位!大家應該明白,要是勝利了我們將是開國元老跟隨神盟。要是戰敗,在座的各位應該也明白後果。」

眾人點了點頭,這裡修為最低就是大胖子林毅星了,其他的小統領都是六級巔峰,大統領都是七級一二段的修為,而黃金獅子能夠憑藉六級巔峰的修為做到大統領除了他的身份之外,還是因為他的確是一個天才,能夠和七級修為的大統領打成平手而不落敗。可想而知能讓黃金獅子這麼忌憚的林毅星天賦強大到什麼地方。

「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們費列派的背後力量正是我們黃金獅子一族,而明治宗是銀翅白鶴族,德富門則是黑魔馬族,我們三族相互有約定,不得派遣太多的族人過來,所以我們一族決定,此次立下戰功者,不但可以在地煞城任職,還能成為我們黃金獅子一族的名譽執事享受執事應有的一切特權,包括使用我們一族的修鍊聖地。當然了,如果是本族族人功勞會按照族中的規矩計算。」

咚!

黃金獅子『雄哥』站起來抱拳說道:「將軍!此戰我們一營請纓,原為皇上打頭陣,打對面一個片甲不留!」

雄哥也不顧自己麾下的意願,直接請纓打頭陣。

「好!我們黃金獅子一族有你這樣的族人何愁不興! 惡魔通緝令:親愛的,別跑 哈哈哈哈!!」

「謝將軍讚賞!」

兩個小時候,軍會終於開完了,不過大胖子林毅星臉色卻非常不好,因為說是他們一營打頭陣,但是其實打頭陣的居然是自己和自己的子弟兵,這都已經明擺著要自己去送死了。

「你有種啊!」

另一邊,雄哥和另外五個小統領站在外面看著大胖子林毅星。

「雄哥,你說他會不會逃跑。」

「逃跑?你們忘記了你們身上都有我們黃金獅子一族的印記?去到天涯海角我們都有辦法找他出來。」

「雄哥妙招啊,向將軍請纓我們一營打頭陣,其實讓林毅星的人先上,之後我們慢慢的換到軍隊後面去,讓其他人頂上。一舉兩得啊」

「哼,天賦再高又怎麼樣,人蠢啊。」

—————————–

夜幕降臨,林毅星大搖大擺的走出軍營來到一處密林中,軍營中的人也沒有人阻攔他,因為大家都知道林毅星不可能跑,雄哥連家坡人跟過來都懶。

「嘖嘖嘖,都把我當死人了?連個意思意思的跟蹤都沒有?算了,這樣也方便我聯絡。」

林毅星拿出一個羅盤,羅盤上出現了一個渾身黝黑人身馬首的人,看服裝正是德富門的服裝。

「將軍!」

「嗯,你那邊怎麼樣。」

「那群獅子打算明日午時開始進攻,跟商量的時間一致並沒有打算耍什麼手段,還有。。。。。」

林毅星把今天會議的內容重複了一遍,毫無疑問,林毅星是德富門在費列派的間諜。

「嗯,我知道了,我會通知我們的人對你手下留情。」

「將軍,我有一事相求,我希望將軍還能再多放過一人。」

「誰?」

「我軍中一個小兵。」

「這個你自己處理,我還有其他事,這樣吧。」

咔嚓,對面聽到只是一個小兵就連敷衍一下都懶,直接斷了錄像。

「唉」林毅星也只能搖了搖頭,他也知道,要想讓一個二級修為的小兵活過這一場戰爭,很難,只是沒想到對面連聽一下都懶得聽。

「喲喲喲,有什麼事能讓你著小胖墩,不對,大胖墩唉聲嘆氣的。」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黑暗處傳來,一個帶著笑容而又讓大胖子林毅星熟悉的臉龐慢慢的出現在了身前。

「我靠!小白!?」

「好久不見小胖。」 「喂喂,我說小白啊,人家跟多年未見的老朋友見面,不說拿出兩個大碗一壇好酒,兩人在月色之下痛飲一番細說往事,那也要拿出美味佳肴,就地取材來一場美食盛宴。你。。你這個,拿出兩杯一點點奶茶???幾個意思???」

小胖看著手中一杯透明的,用綠色字體印著『一點點』三個字,插著一直習慣的奶茶陷入了沉思。

「喝什麼酒,喝酒傷身,來來來喝一杯奶茶。」

「我去,我們修鍊者你跟我說喝酒傷身???我五級巔峰的修為是用來擺的?」

「酒有什麼好喝的,難喝不說還委屈自己的喉嚨,來來來,陪我喝了這杯奶茶!你也很久沒喝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