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羅府倉庫的被我們洗劫一空了,我們趕緊離開!」江帆笑著對納甲土屍擺手道。

0

兩人正要離開,突然吱呀呀的一聲,倉庫的大門打開了,一位年齡大約六十多歲的老者站在倉庫門口。那老者臉色紅潤,三角眼,下巴上飄蕩的白色鬍鬚。

這老頭穿著睡衣,光著腳丫,連外褲都沒穿,只穿了一條褲頭,那樣子極為滑稽可笑。

這老者就是東靈島羅家的莊主羅朝丹,他是被護衛從夢裡喊醒的,當然聽說倉庫有人進入了,他急得連鞋子、褲子都沒來得及穿,光著腳丫就跑來了。

那老者看到倉庫之中空蕩蕩的,他頓時大驚失色,那倉庫之中可是自己積攢多年的財物,吃驚道:「我的財物怎麼不見了!」

江帆望著那老頭,「嘿嘿,你應該是羅老頭吧,你的財物我沒收了!」江帆望著羅老頭笑道。

羅朝丹望著江帆,吃驚道:「你是什麼人?你把我倉庫財物卷到什麼地方去了?」他簡直不敢相信倉庫里那麼多倉庫憑空消失不見了,但是倉庫裡面只看到兩個人,兩個人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把倉庫所有的東西搬走吧。

「嘿嘿,我叫江帆,你的財物已經被我搬走了!我沒時間和你聊天了,拜拜!」江帆對著納甲土屍使眼色,江帆和納甲土屍就要逃走。

特種兵痞在都市 ,「臭小子,你還想逃走!你給我留下!」他一揮手,一道符光一閃,使出圈地符,一道光圈朝著江帆和納甲土屍罩了過去,他想把江帆和納甲土屍圈在裡面。

江帆一揮手,使出空間隔離,「嘿嘿,我就要走!你留不住我的!拜拜!」那光圈從江帆和納甲土屍身邊擦過,江帆和納甲土屍兩人穿牆而出。

羅朝丹頓時大驚,急忙喊道:「快攔住他們!不要讓他們跑了!」

那些護衛看到了倉庫外面的江帆和納甲土屍,他們立即朝著江帆和納甲土屍沖了過去,納甲土屍冷笑一聲:「老子是來求財的,不想殺人,如果你們要送死,那我可沒辦法!」

納甲土屍一抖手裡的裂空奪魄槍,一招暴雨狂瀾,一連串的砰砰聲,十幾名護衛被打得飛了出去,江帆沒有下命令,納甲土屍不敢殺死他們,只是用槍桿把那些護衛打飛了。

羅朝丹從倉庫出來了,他雙手結印,嘴裡念著咒語,「寸步難行!」羅朝丹喊了一聲。

一道符光一閃,四周的空間顫抖起來,江帆和納甲土屍四周的空中竟然被封閉了。江帆沒有來得及使出空間隔離,他和納甲土屍被困在封閉空間之中了。

江帆吃驚地望著羅朝丹,「我靠,這老頭竟然會空間的符咒,不簡單啊!」江帆吃驚道。

羅朝丹以為困住了江帆和納甲土屍,「哼,小子,你竟然偷到我羅家來了,你是找死啊!快說我的倉庫的那些財物在什麼地方?」羅朝丹望著江帆冷冷道。

江帆笑嘻嘻地望著羅朝丹,「嘿嘿,你的財物被我搬運到一個特殊地方去了,我就是不告訴你!」江帆笑道。

羅朝丹氣得鬍子都翹起來了,眼中露出兇狠之色,「哼,你落在我手裡,不怕你不開口,我羅朝丹對付人的手段毒辣得狠呢!沒有人受得了我的手段!」

羅朝丹雙手一分,他默念咒語,只見地面咔吧一聲,列出一道細縫,從細縫裡面鑽出一隻紅色的蟲子出來。

「噬肉蟲,你去給我慢慢地撕咬他們!」羅朝丹對著紅色蟲子命令道。

江帆望著地面上紅色蟲子,他驚訝道:「我靠,這羅老頭竟然還會召喚蟲子攻擊人呢!」

江帆眼珠一轉,急忙擺手道:「羅老頭,等等,我說了!」他暗自傳音給納甲土屍:「傻蛋,我先拖延時間,你等會用裂空奪魄槍毀掉他的光圈,我們逃走!」

納甲土屍回復道:「是的,主人!」

羅朝丹立即一擺手,「噬肉蟲,你原地待命!」隨即望著江帆,「你是什麼人?是誰派你來的?我的倉庫財搬運到什麼地方去了?」

「我是許老爺的人,是奉他的命令來你們羅家偷取倉庫物資的,所有財物都被搬運到許府去了。」江帆隨嘴瞎編,故意嫁禍許府,好讓他們產生矛盾。

羅朝丹瞪大眼睛望著江帆,「你胡說!許府怎麼可能盜取我的羅家的財物!」羅朝丹當然不相信江帆的話。

「哦,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是許府花錢請我來你們府上盜取倉庫財物的,具體的你去找許老爺吧。」江帆對著羅朝丹聳肩道。

羅朝丹本來就是一個多疑的人,他對江帆的話半信半疑,「我倉庫那麼多財物,你們是如何運走的呢?」羅朝丹驚訝道。

這點才是關鍵,他倉庫的財物要搬運走,就算一百個人來搬運,也要幾個小時才行。府里到處都有護衛巡邏,這麼多人搬運倉庫的財物,肯定會發現的。

「哦,許府的管家拿來一個布袋,他把倉庫所有的財物都裝入布袋裡面了帶走了。」江帆乾脆瞎編,他也不知道這個符元界有沒有乾坤袋這種寶貝。

羅朝丹被江帆唬住了,還別說,他知道許府有個空間袋,那袋子裡面可以儲存很多東西。羅朝丹臉沉了下來,咬牙切齒道:「許家竟然打起我羅家注意,我不會繞過你們!來人馬上去把他們帶到許府去和許家當面對質!」

此時江帆對著納甲土屍做了一個手勢,納甲土屍大吼一聲:「刺破天!」他運用黑色墓碑的能量,黑色氣芒爆發,砰的一聲巨響,被封閉的空間破碎了。

江帆和納甲土屍迅速脫離封閉空間,「嘿嘿,羅老頭,拜拜了!」江帆對著羅朝丹揮手,他拉著納甲土屍使出空間轉移,嗖的一聲,兩人瞬間到了羅府的門外。

沒想到納甲土屍破解了他的空間封閉的符咒,羅朝丹急忙喊道:「快追趕他們!不能讓他們逃走了!」他腳底生出符風,嗖的一聲,他瞬間到了羅府大門口。

此時江帆和納甲土屍已經在一百多米之外了,江帆看到羅朝丹站在門口,他忍不住笑道:「哈哈,羅老頭,你追不到了!等你有錢了,我再來光顧,拜拜了!」江帆露出得意之色。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羅朝丹看到江帆得意之態,他氣得暴躁如雷,對著江帆怒吼道:「小子,你別想逃走!這東靈島是我羅家的勢力範圍,無論你走到哪裡,走逃脫不了我的追殺的!」

看到羅朝丹生氣的樣子,江帆心中十分快意,「哈哈,你們羅家算個屁啊!沒有了錢財,你們羅家堅持不幾天了!到時候你們羅家連護衛薪水都發不出來,他們還會跟著你羅家嘛!」江帆嘲笑道。

江帆這句話可說到了羅朝丹的要害,這就是他最擔心的事情,沒有錢,那些護衛根本養不起了,他們肯定要離開自己,那時候真會眾叛親離了!

羅朝丹頓時冒汗了,必須抓住這小子,奪回倉庫的錢財,否則要不了十天半月,羅家就會垮掉,那時候別說什麼第一大勢力,就第八大勢力也會比自己強了。

羅朝丹看到身邊的那些護衛還愣在那裡,頓時怒吼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快去抓住他們!要不然這個月薪水你們別想要了!」

那些護衛立即朝著江帆和納甲土屍蜂擁過去,「哈哈,距離天亮還早,我就陪你們玩玩!」江帆一揮手,使出《符元經》裡面的地裂符技。

只見一道紫色符球飛出,地面顫動起來咔吧一聲,地面裂開一個三十多米寬的大口子,那些試圖衝上來的護衛全部掉落裂口之中。

剩下的那些護衛不敢上前了,只能眼巴巴地望著江帆和納甲土屍,三十多米寬的裂口,他們是無法跳躍過去的。

大裂口把那些護衛阻擋開了,江帆望著那些無法過來的護衛笑道:「哈哈,你們過不里了吧!羅老頭,看來你們羅家要完蛋了!」

江帆笑聲未落,就聽到空中傳來冷冰冰的聲音:「誰說我羅家會完蛋的!」那聲音如同刀子似的,從空中刺入耳膜之中。

江帆吃了一驚,他抬頭看空中,只見一位白髮老者飛了過來,「我靠,符咒飛行術!符皇來了!」江帆吃驚道,只有到達符皇境界的人才可以使用符咒飛行術,看來羅家的那個符皇出來了。

那老者飛到江帆對面落下,羅朝丹急忙走到老者身邊,「父親,您怎麼出來了?」羅朝丹恭敬道。

「哼,你們這麼多人都抓不住人家兩個人,一群沒用的東西!我再不出來,我們羅家的臉都被你們丟光了!」老者冷哼道。

他在府里的密室修鍊,聽到了吵鬧之聲后,才出來看個究竟,這才發現羅府的倉庫被人洗劫了,他頓時十分憤怒,急忙飛了過來。

羅朝丹露出羞愧之色,「父親,這小子會空間符咒,還有另外那個小子竟敢可以破除寸步難行的封閉。」羅朝丹急忙解釋道。

老者手捋著鬍子,望著江帆和納甲土屍,「你們是什麼人?為何和我羅家作對?」老者冷冷道,他的目光如同鉤子一樣。

江帆望著老者,「呵呵,我們是許家請來的高人,鑽門來破壞你們羅家的,有什麼問題你們去找許老爺!」江帆壞笑道。

「胡說!許家和我羅家交情深密,許家這麼可能對付我羅家,你簡直是一派胡言!」那老者冷哼道,一直以來,許家和羅家互不侵犯,交情也算不錯的。

「嘿嘿,信不信由你!我和你們羅家無冤無仇的,我找你們羅家麻煩做什麼,肯定是有人請我們來的!」江帆望著那老者笑道。

「哼,不管是誰請你們來的,你小子把我倉庫的財物交出來!否則我要你生不如死!」老者眼中露出兇狠之色。

江帆一點也不在乎,「嘿嘿,你們倉庫的財物和物資已經被許府拿走了,你找他們要去!你看我身上能夠藏得下你們羅府的倉庫財物嗎?」江帆展開胳膊道。

老者望著江帆,三角眼轉著,他沉吟起來,江帆說的話有道理,「父親,看來許家有嫌疑,我們押著他們去許家對質吧!」羅朝丹對著老者道。

老者點頭道:「嗯,看來只能如此了!」

隨即老者望著江帆冷笑道:「你們隨我去許府當面對質!」他一揮手,一道符光一閃,他使出鎖定符咒,一道光圈朝著江帆和納甲土屍飛過去。

江帆立即使出空間隔離,「嘿嘿,我可沒時間陪你們去許家,還是你們自己去找許家吧,拜拜了!」江帆拉著納甲土屍使出空間轉移,嗖的一聲,瞬間到了兩百米之外。

老者吃了一驚,沒想到江帆可以輕易地避開自己的鎖定符咒,而且逃跑的速度極快,「小子,你們休想離開這裡!你給我留下!」嗖的一聲,老者瞬間追趕上去。

江帆扭頭一看,「我靠,這老頭速度好快了,真不愧是符皇啊!」江帆發現老者距離自己只有十幾米了,他急忙使出空間轉移,瞬間又到了兩百多米之外。

老者頓時急了,如果被江帆從自己手裡逃走了,堂堂一位符皇竟然抓不住這小子,那自己顏面無存啊!



老者嘴裡念著咒語,他雙手舉起,一股符光泛起,「四面凍結!」老者大吼一聲,符光飛了出去,那速度極快,四周瞬間就被冰凍了。

江帆和納甲土屍的前面全部被冰凍了,他和納甲土屍被包圍在冰凍的空間之中,「我靠,四面冰凍術!這老頭不簡單啊!」江帆驚呼道。

四面冰凍術是大型的空間冰凍,這是高級的符咒,就是一般的符皇都無法使出,江帆是從《符咒神訣》之中知道的。

這種符咒都是符神界秘密傳下來的符咒,這些符咒都是具備空間法則的符咒,羅家的先人就是符神界的符神,曾經秘密地留下了符神符咒。

「傻蛋,破冰!」江帆對著納甲土屍喊道。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手裡的裂空奪魄槍對著白色冰猛地擊出,「刺破天!」納甲土屍大吼一聲。

隨著砰的一聲,裂空奪魄槍具備碎裂的功能,咔吧一聲,那些冰塊立即碎裂,露出一個大口子,江帆和納甲逃逸術從裂口中跑了出去。

老者頓時大驚失色,沒想到有人既然可以破碎自己的四面冰凍術,這可是祖上傳下來的神符啊!這兩人到底是什麼人呢?


就在他一愣神的時候,江帆和納甲土屍已經逃到很遠去了,「父親,他們已經逃走了!」羅朝丹急忙提醒老者。

那老者冷哼一聲:「他們是逃不出我的追蹤的!」他一揮手,掌心出現一顆紫色的符球,隨著手指一點,「萬符追蹤術!」那符球朝著遠處飛去。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羅朝丹立即對著那些護衛揮手喝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跟著符球追蹤他們啊!」那些護衛立即跟著符咒奔跑。

江帆和納甲土屍朝著前面的樹林奔跑,只要進入樹林之中,隨便找一個草叢隱蔽起來,羅朝丹和那個符皇想找到他們就不容易了。

江帆一把逃跑一邊回頭看,當然看到背後追蹤的那顆紫色符球時,他馬上明白了,「我靠,我們被符球追蹤了!就算我們進入樹林也無法隱蔽了!」江帆皺眉道。

納甲土屍也看到了後面追蹤的符球,還有那些追趕來的護衛,「哦,主人,那個羅朝丹和老頭也追趕過來了!」納甲土屍急忙道。

「我靠,我們必須甩掉他們!要不然我們無法脫身回到東靈山了。」江帆皺眉道。

「主人,您乾脆使出灰飛煙滅把他們全部滅掉算了!」納甲土屍對著江帆道。

「呃,我們和羅家並無多大仇恨,用不著把他們全部滅掉了!」江帆搖頭道。

「主人,可是羅朝丹和那老頭緊追不捨呢,我們無法脫身啊!」納甲土屍皺眉道。

江帆腦海里想著辦法,突然他眼睛一亮,「嘿嘿,我有辦法了,我們把他們引到許家去,讓羅家和許家產生摩擦。」江帆壞笑道。

隨即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揮手道:「走,我們去許府!」江帆和納甲土屍立即改變方向朝著許府奔跑過去。

此時已經夜深了,江帆和納甲土屍到了許府門口,看到許府門口的護衛還靠在牆上打瞌睡呢,看來許府還不知道倉庫被洗劫了呢。

「走,我們從後院進入,然後躲入府中的屋裡去,這樣羅朝丹肯定認為我們是許府的人了。」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揮手道。

江帆和納甲土屍悄悄地到了許府後院,兩人穿牆而出進入許府之中,隨即進入悄悄地潛入了許府的廂房之中。

就在江帆和納甲土屍進入許府沒有多久,羅朝丹等人追趕到了許府門口,那顆追蹤符球到了許府後院,隨即飛入後院之中。


羅朝丹望著符球進入了許府,「呃,符球進入了許府,看來他們是許府的人了!」羅朝丹吃驚道。

那老者臉色沉了下來,「哼,馬上把許府包圍了,不準任何人進出,我們進許府討個說法去!」老者冷哼道。

羅朝丹急忙點頭道:「是的,父親!」他對著那些護衛擺手道:「你們把許府包圍了,不允許任何人進出,其他的人隨我們闖入許府!」

羅朝丹帶人朝著許符大門口走去,那幾名護衛依然靠在牆壁上打瞌睡,羅朝丹搖頭道:「許府的管理也太差經了,守門的護衛竟然打瞌睡,你們去把門打開!」

立即有護衛穿牆而入,打開了許府大門,「老爺,大門打開了,請進!」護衛對著羅朝丹道。

羅朝丹帶著人沖入了許府之中,他到了許府的大廳之中,隨即對著護衛道:「你們去把許桂山喊來!」

「是的,老爺!」那兩名護衛出去了。

片刻之後,許桂山來了,他是睡夢中被叫醒的,當他看到羅朝丹和羅老頭子一臉怒氣坐在客廳之中,他就愣住了,羅朝丹和羅老頭為何半夜到了自己許府了?

「呃,羅朝丹,你這是什麼意思?」許桂山驚訝道。

羅朝丹望著許桂山,「許桂山,你就別裝了吧!你把我倉庫的錢財和物資交出來!否則我對你不客氣了!」羅朝丹冷冷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