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嘶~」

0

金線莽警惕的盯視著青冥雕,不停地吞吐著蛇信。

隨著木靈花的花瓣不斷綻放,金線莽明顯有些不耐了。

三年前,當它意外發現這裡有一株未成形的木靈花時,便是打算將其移植到自己的洞府,可是當它正要採摘木靈花時,木靈花竟然有枯萎的跡象。

木靈花在成長的時候,若是被移動,將會導致木屬性靈力外泄,它的成長就會被打斷,從而枯萎。

無奈之下,金線莽便是在旁邊打了一個洞府,日夜守護著這朵木靈花,靜等它成熟。

在這三年裡,方圓十里範圍內,皆是被這條金線莽圈為領地,任何敢於踏入這片區域的其他妖獸,都要麼被它趕走,要麼淪為它的血食。

然而如今,終於等到木靈花快要成熟綻放,竟然飛來一隻青冥雕,敢與它爭奪這朵木靈花。

這可是它守護了三年多的天地靈物啊,青冥雕竟然想虎口奪食!

金線莽自然是怒不可遏,想要將其生撕活剝的心都有了。

不過青冥雕敢與它爭奪木靈花,本身實力便是不弱,而且飛禽類妖獸,本來就是蛇類妖獸的剋星。

因此金線莽雖然極為惱怒,但一時之間卻也不敢輕舉妄動,以免留下破綻,被對手抓住。

這隻青冥雕顯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它應該也早都發現木靈花的存在了,否則到來的怎麼可能如此及時?

正好趕上木靈花綻放的時候!

或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若是十幾天前,林沐晨進入蠻荒古森之後,直接來到這裡採摘木靈花,可能也會難逃厄運。

結果陰差陽錯,先是被錢萬年等錢家高手追殺,后又借靈泉突破修為,同時遇到依依,和它一道同行。

剛好也趕上了最佳時機!

「啵!」

又一片木靈花的花瓣綻放開來,金線莽終於按捺不住內心的焦躁。

「嘶嘶!」

它嘶吼一聲,張開血盆大口,朝著青冥雕噬咬而去。

頓時,靈力激蕩,化作一道匹練,朝著青冥雕纏繞而去,要將它拉入巨蟒之口。

「嘰!」

青冥雕不甘示弱,雙翼扇動間,狂風怒嘯,一雙彎曲如鐵鉤的鋒利爪子,交錯劃出。

兩道青色的風刃咆哮著,將那道靈力匹練切割的粉碎。

「呼呼~」

金線莽莽尾擺動間,靈芒化作巨大的虛影,如一條巨大的鞭子般,閃電般抽向青冥雕。

「嘰!」

青冥雕蹄叫。

只見它左翼扇動,身體側飛,躲過金線莽的攻擊,同時右翼有青色的靈芒纏繞,化為一柄巨大的天刀,斬向金線莽的莽尾。

「蹡蹡!」

天刀與莽尾激烈的撞擊,頓時火星四濺,發出金屬之音。

金線莽閃電般避退,只見它被天刀擊中的尾部,鱗片脫落,血肉倒翻,鮮血染紅了它的尾部。

初次碰撞,大意之下,金線莽吃了個暴虧。

它緊緊的盯著青冥雕,吐著蛇信,目光陰冷、怨毒。 山崖上,草叢與灌木長勢茂盛,藤蔓纏繞交織。

林沐晨伏於其中,隱藏起身形,安靜地注視著水潭上空,正在激烈戰鬥的兩大妖獸。

此時戰鬥已經持續了一刻鐘,兩大妖獸勢均力敵,皆是渾身創傷,僵持不下,一時半會兒難分勝負。

金線莽身上不少鱗片脫落,一道道被風刃割裂的傷口,不停地往外冒血,它的身體不時地抽搐幾下,顯然是忍受著極大的疼痛。

對面的青冥雕也好不到哪兒去,它渾身羽毛已經有一半脫落,渾身傷痕纍纍,左邊的翅膀被金線莽撕下一塊兒肉,鮮血淋淋。

戰鬥到此刻,兩大妖獸也是打出了真怒。

二者本來就是天敵,又彼此爭奪天地靈物,自然是殺紅了眼,都想要了對方的命。

在這種情況下,這兩大妖獸對木靈花,反而不再那麼關注。

它們都很明白,對方若是不死,誰也休想得到木靈花。

然而木靈花已經快要完全綻放,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趕在木靈花成熟之前,徹底斬殺對手,除去後顧之憂!

「嘶嘶!」

金線莽揚起頭顱嘶叫,它望了一眼還剩四瓣花朵,就要完全綻放的木靈花,又隱晦的掃了一眼洞穴,便是朝著青冥雕噬咬而去。

它竟然選擇近身肉搏!

顯然是想要速戰速決!

「嘰!」

一聲憤怒的啼叫聲響起,青冥雕向著金線莽俯衝而去。

它很憤怒,作為飛禽類妖獸,本來天生克制蛇類妖獸,結果它卻是久攻不下。

儘管金線莽的修為要比它略高一點,但青冥雕不能忍受,它銳利的眼睛中,有怒火在熊熊燃燒。

「嗖!」

金線莽的身體雖然龐大,足有五六丈長,但卻極為的靈活。

它佯攻噬咬,待到青冥雕靠近,莽尾瞬間襲來,將青冥雕緊緊的勒住。

「嘰!」

青冥雕劇烈掙扎,渾身靈芒綻放,無數風刃射出,切割著金線莽的身軀。

「嘶嘶!」

金線莽痛聲嘶叫,它的身軀差點被風刃斬斷,渾身鮮血飛濺,染紅了下方的水潭。

但金線莽並未放鬆絲毫,眼神陰狠,將青冥雕勒得更緊,束縛住它,令它的身體不得動彈絲毫。

同時,它伸長軀幹,蛇信吞吐間,一口朝青冥雕的頭顱咬去,要一擊結果了它的性命。

「嘰!」

青冥雕憤怒的吼叫,在被金線莽咬到的瞬間,突然側頭,長喙啄向金線莽的眼睛。

「噗!」

一聲輕響,金線莽的左眼,被青冥雕的長喙啄瞎。

金線莽慘叫一聲,瞬間鬆開青冥雕的身體,閃身離開,與它保持一段安全距離。

要不是金線莽反應迅速,方才那一下,可不僅僅只是瞎了一隻眼睛,它的大腦都會被青冥雕的長喙刺穿。

劇烈的疼痛,令金線莽的身體保持不住平衡,徑直砸入水潭中,濺起無數水花。

它不停的在水中翻騰、嘶吼,攪動起滔天巨浪,拍打著兩邊的山崖,嘩嘩作響。

青冥雕艱難的在空中穩住身體,它冷漠地注視著在水潭中不斷翻騰的金線莽,遲疑了片刻,便是朝木靈花飛去。

看到這一幕,林沐晨的心頓時涼了半截,沒想到最終竟然是青冥雕勝出。

如今青冥雕雖然重傷,但它本身修為高深,不是林沐晨能惹得了得,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而一旁的依依,它還在閉目煉化靈晶,提升修為,一時半會兒可能還醒不過來。

雖然不知什麼原因,它能讓強大的妖獸都要忌憚,但顯然現在這種情況,它應該是靠不住了。

「怎麼辦?」

眼看木靈花就要被青冥雕拿到,林沐晨心急如焚。

要是這次錯過了木靈花,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再次遇到這樣的天地靈物。

況且,眼睜睜地看著木靈花成熟綻放,卻被拿去,林沐晨的心中實在不甘!

「嗯?」林沐晨突然驚疑出聲。

他有些不明所以。

只見已經接近木靈花的青冥雕,卻突兀地止住身體,極速倒退。

下一刻,一道包裹著靈芒的水柱,從水潭中極速射來,穿過青冥雕方才所處的位置,擊中山崖崖壁。

「轟隆隆!」

一聲巨響響起,巨石滾落,一個巨大的坑洞出現在崖壁上,可見那道水柱的力量有多大。

與此同時,金線莽衝出水潭,射向高空,瘋狂地朝青冥雕襲去。

那道水柱,正是金線莽噴出的!

它自然不會坐視,木靈花被它的天敵所得!

「嘰!」

眼看就要得到木靈花了,但卻是被生生打斷,青冥雕惱怒萬分,一雙銳利的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

但面對發狂的金線莽,青冥雕有些不敢再掇其鋒芒,向一旁閃去。

然而金線莽不依不饒,再次追去,青冥雕連忙再次閃開。

兩大妖獸一追一閃,竟逐漸消失在遠處的森林之中。

機會!

林沐晨目光一閃,心中難免忍不住的激動,他沒想到竟然是這種結果。

兩大妖獸大戰,打出真火,棄木靈花而去,也要斬殺另一方。

這還真是鷸蚌相爭,便宜了他這個漁翁!

不過林沐晨並沒有得意忘形,眼下木靈花還剩兩瓣花瓣,便是會完全綻放。

他知道兩大妖獸,肯定會很快決出勝負,前來取走木靈花,因此時間寶貴,他耽誤不得。

想到這裡,林沐晨便是抓住一條藤蔓,準備爬下山崖,採摘木靈花。

然而還沒等他行動,突然有一條一米多長,嬰兒手臂粗細的金線莽幼崽,從洞穴中爬出,迅速接近木靈花。

林沐晨頓時有些目瞪口呆。

什麼情況?

漁翁不止一位?

還有一條金線莽幼崽?

很快,林沐晨便是反應過來,難怪金線莽敢於離開守護的木靈花,原來是有後手。

說不定,這株木靈花便是金線莽為這條幼莽準備的。

否則它怎麼會在木靈花快要盛開,這種關鍵時刻,追著青冥雕離開。

小金線莽很快便是爬到木靈花附近,它盤著身軀望著木靈花,吐著猩紅的蛇信,目中露出陶醉之色。

然而它卻不知道,危險正在慢慢靠近。

真正的漁翁,在它看不到的角落注視著它。 林沐晨安靜地潛伏在草叢灌木之中,估算著與木靈花之間的距離。

在他的腦海深處,已經演算了多種奪取木靈花的路線與方式,以防止突發意外情況下的措手不及。

仔細算過之後,他緩緩橫移,直到與木靈花基本保持垂直,這才停下。

此時,他與木靈花之間的距離,大概有四五丈遠,依他的速度,順著藤蔓往下,直到取到木靈花后返回,整個過程大概需要二十個呼吸的時間。

而那條小金線莽的實力,大概在聚靈境五重。

以林沐晨如今的實力,雖然可以和聚靈境六重的高手一戰,但在懸崖峭壁上,放不開手腳,想要擊敗小金線莽,需要一定的時間。

按照木靈花綻放花瓣的速度來看,大概還有一炷香的時間,最後一片花瓣便會徹底綻放。

在它完全綻放的那一刻,就是採摘它的最佳時機!

事不宜遲!

「必須儘快解決小金線莽,摘取木靈花后迅速離開,否則金線莽與青冥雕,任意一隻妖獸回來,我都會立刻陷入危險!」林沐晨看了一眼在煉化靈晶關鍵時刻的依依,喃喃道。

想到這裡,林沐晨目露堅定,抓住旁邊的一根藤蔓。

山崖半腰處,小金線莽盤在一塊石塊上,吐著蛇信,不時地望向兩大妖獸離開的方向,有些焦急與擔心。

這株木靈花,的確是金線莽給它的幼獸留著的。

那條金線莽天賦較差,沒有親和的屬性靈力,偶然遇到這株木靈花,便是想要讓自己的孩子煉化它,提升木屬性靈氣的親和度,從而掌控木屬性靈力,在這妖獸眾多的蠻荒古森中,闖出一番天地。

為了讓小金線莽順利得到木靈花,金線莽這才拚死與青冥雕戰鬥,並將其引離此地。

隨著木靈花最後一片花瓣的逐漸綻放,小金線莽有些陰冷的眼睛中,泛著激動的喜悅,它恨不得立刻將這朵木靈花吞噬煉化,以免夜長夢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