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自從令慈過世之後,奚之就沒有真正的開懷過。不過,後來他知道有你的存在,開心了好一陣。」

0

怎麼聽著,舅舅這個稱號還與老姚有關,難不成,老姚的小字里有個【仙】字?

梅醫師看她表情凝重,便止住了話頭,隨意地瞥著窗外的景緻。

「就在前面停一下。」

柳夷光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眼睛一亮,這裡居然有賣烤蠶蛹的。

「梅姐姐也喜歡吃烤蠶蛹嗎?」

梅醫師驚訝的看著她;「你也吃這東西嗎?大夏人好像都不是很能接受。」

柳夷光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梅姐姐,你還真不把自己當大夏人呢?」

梅醫師冷哼一聲:「是大夏不容我,我現在就是花國人。在花國,醫師的地位還挺高的,不似在大夏,救人的命,還得給人當孫子。」

這說的,她還真沒辦法反駁。

「我要去買幾串烤蠶蛹,你吃嗎?」梅醫師問道。

「要要要,給我來十串,我太久沒有吃了,特別想念。」

梅醫師粲然一笑,沒想到她們還有這個共同愛好!

「要不要跟我一塊兒下去?他們家除了烤蠶蛹,也烤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沒準兒你會喜歡。」

柳夷光一聽果然來了興緻。便也同梅醫師一起下了馬車。

這家店,簡單粗暴,就叫【烤貨】,老闆是位美貌的婦人,見到她們過來,好似有點緊張。

「梅醫師,還是五串烤蠶蛹嗎?」

梅醫師淡淡笑道:「今日帶珺璟帝姬出來,看看她要吃什麼罷。」

婦人手微微一抖,卻仍是體面地說到:「民婦見過帝姬,民婦實在沒有想到,帝姬會光顧民婦的小店……」

柳夷光見她實在是緊張的厲害。便輕言安撫道:「您別緊張,把我當一般的客官就行。說說你們這邊除了蠶蛹,還有什麼烤貨?」

帝姬好性情啊!老闆微微一笑,好似沒那麼緊張了,說到自己店裡的東西,便更加自信。

「還有烤蠍子,烤螃蟹,烤海螺,烤扇貝,烤生蚝……」

柳夷光舔舔唇:「每種都來十份吧!」

老闆有些驚訝,帝姬怎麼會喜歡吃這些東西。 「能吃完嗎?」梅醫師頗有些無奈。

柳夷光嘿嘿一笑,「我從不浪費食物。」

這點兒東西,必須只夠塞牙縫。

老闆燒烤的技巧成熟,無煙炭火,很快將蠶蛹的表皮烤成焦黃色,一股炙烤蛋白質的香味散發出來。

「老闆怎麼會想到烤蠶蛹來食?」

她在大夏時,還從未見人吃過蠶蛹,有一年,阿娘也養了一些蠶,吐了絲結繭之後,阿娘將蠶蛹取出來就要扔掉。她偷偷地炸了一盤,吃得滿口生香。

老闆有些羞澀,「民婦聽聞大夏現在蝗蟲做的菜很受追捧,便想著,都是蟲,蠶比蝗蟲要乾淨得多……」

柳夷光一聽,這個老闆還挺有見識。

「民婦吃了一個月的蠶蛹,沒有問題才開始賣的。」

柳夷光點點頭:「也就是大家不知道蠶蛹可食,其實蠶蛹的營養可是很豐富的,比吃肉還長身體吶。」

老闆聞此言,驚奇萬分,比吃肉還要好?

「帝姬,民婦有惑,不知帝姬可解否?」

老闆也是見帝姬溫婉良善,才會如此問。

「請問。」

她也喜歡同人探討美食之真諦。

「民婦想問的是,除了蝗蟲,蠶蛹,還有可食之蟲么?」

柳夷光眉飛色舞:「自然是有的,像是螞蟻,竹蟲,甲蟲,毛毛蟲,蜜蜂,蟋蟀,蜻蜓,就連蜘蛛也可以吃的哦!」

在一旁的梅醫師臉都綠了。

這也,太噁心了!

老闆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帝姬這是何意?尋她開心呢,還是認真的?不過,不管哪一種,她都難以接受啊!

好在這個時候烤蠶蛹已經好了。

老闆連忙將五串蠶蛹遞過去,又遞給了梅醫師五串。

當街而食,柳夷光自是極注重自己的吃相,用牙咬住一顆蠶蛹的表皮,將它從木簽上滑下來,自然而然地落入嘴裡,這個時候只用輕輕一咬,「嘭」爆漿之後,鮮甜的滋味便在舌尖綻放。

她極喜歡爆漿的瞬間,是其他食物很難有的有趣的感覺。

五串蠶蛹,一會兒便都進了她的肚子。

柳夷光又目光炯炯地看著烤蠍子。這些蠍子已經將尾巴上的毒針給拔掉了,可以放心食用。

老闆將蠍子遞給她,她接過之後,象徵地詢問了一下梅醫師:「梅姐姐,你吃嘛?」

梅醫師自覺在吃這一行,自己算是口味重的,委實沒有想到,還有比她口味更重的。她擠出一個笑容,「不用,你自己吃罷,喜歡就多吃一點。」

柳夷光挑釁地揚眉,這蠍子個頭不大,她正好一口一個。

她才吃了一個,就聽到身後有人「嘶」了一聲。她轉頭過去看,那人忙垂下了頭。

就……這麼可怕么?

烤蠍子脆生生的,嚼起來的聲音特別好聽。

她吃得一臉享受。

梅醫師身上的寒毛都豎起來了。

五串烤蠍子吃完,梅醫師還為她把了一下脈。

柳夷光失笑,她還從來沒有食物中毒過。

剩下的烤海鮮,她就更期待了。在海邊就是有這個好處,吃海鮮特別方便。

其實,現在也沒有多少人吃這個扇貝,生蚝之類的,柳夷光看老闆直接將整個扇貝和生蚝架在火上烤,不由得提醒道:「老闆,這個扇貝和生蚝,您得將它們從中間剖開,在肉上放上蒜蓉,這樣才好吃。」

還有這樣的吃法?老闆狐疑地看著硬邦邦的生蚝,不烤它不開口呢。

柳夷光見狀,挽起衣袖,拿出一把匕首,抓起一隻生蚝,找准了地方,輕鬆地將生蚝切開。白花花的生蚝肉,多汁,肥美。

這麼新鮮的生蚝,生吃她也可以!

只是,周圍這麼突然聚集了這麼多的人,是來看她的,還是來看她吃東西的?

柳夷光的耳朵悄悄紅了。

圍觀群眾一:原來帝姬喜歡吃這些東西呀,還真好養活!

圍觀群眾二:帝姬吃東西的樣子還真惹人愛,怎麼會有這麼開愛的小娘子!

圍觀群眾三:啊,難道那些可怕的東西挺好吃?帝姬好像很喜歡!

她現在的心情,有點一言難盡。

五個扇貝五個生蚝,雖然沒有放蒜蓉,味道卻也不差,食材頂級,怎麼做都不會太差。

「罷了,今日就吃到這裡。」

圍觀群眾越來越多,她實在沒臉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悠然自得的吃東西。

老闆深感遺憾。帝姬是唯一能理解她的人,還想跟她多交流一會兒呢!

「對了,我將蒜蓉的做法寫給你,下回我來時,吃蒜蓉扇貝和蒜蓉生蚝。」

老闆很驚喜,當即跪下來給她磕了幾個頭。柳夷光摸摸鼻子,額,花國人也喜歡下跪呢?

千雪伺候筆墨,柳夷光寫好之後,交給了老闆。心裡美滋滋的,以後就不愁沒有燒烤吃了。

上了馬車,千雪又端茶給她漱口。她捻了一片薄荷香葉壓在了舌頭下。

他們的馬車一走,【烤貨】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柳夷光當然不知道,【帝姬套餐】一日之間火遍了全城。

梅醫師神色複雜地看著她:「還去【追仙樓】么?」

柳夷光舔舔唇,道:「當然要去,剛才只是開胃小菜罷了。我得吃正餐呀。」

好一個開胃小菜!反胃小菜還差不多!

梅醫師深感頭疼。

「你從前也這樣……什麼都吃?」

柳夷光噘嘴,「反正,不挑食。」

梅醫師無話可說。

到了追仙樓,柳夷光饒有興趣地打量了一下,這樓可不高,才三層。

聽聞帝姬光顧,追仙樓的客人都出來瞧熱鬧。

重生王牌妻:軍少,別囂張! 柳夷光好似被什麼蠱惑了一般,甚至對著他們揮了揮手。啊,她可能是真的瘋了,這不是舅舅和花孔雀才會做的事情么!

梅醫師也沒有想到百姓們會這麼熱情,還怕她難以適應,可是看到她揮手之後,嘴角微微上揚,看來,奚之先生這個外甥女骨子裡也還是像他。

帝姬沒有怯場,大大方方的,贏得了大家的好感。

尤其是,帝姬長得太美了,真如仙人一般。

上到三樓,路過一敞開門的雅間,梅醫師用手肘捅了捅她,示意她往屋裡看。

柳夷光淡淡地投去目光。

一張桌子,一個女人。

劍眉星目,英姿勃發,一瞬間將她的眼睛給點亮了。這女子,好風儀。

梅醫師小聲道:「這人便是第五大人。」

好似並不意外。柳夷光對著屋中人,粲然一笑,千姿百媚。 第五美樹眯了眯著眼,這便是帝姬?長得真好看。可她為什麼要對著我笑?

柳夷光見對方沒有回應,表情有些尷尬,將眼神轉移,加快了腳步,跟逃跑似的。

「喂,你跑什麼?第五大人又不會吃人。」

柳夷光哼唧了一聲,自己就是對帥氣的女生沒有免疫力。

「梅姐姐,咱們剛才那樣看著她,不太禮貌。」柳夷光正兒八經道。

梅醫師挑眉笑:「真的嗎?第五大人模樣俊俏,人中龍鳳,雖是女兒身,對小娘子們的吸引力也不小呢!我可瞧見你臉紅了喲!」

柳夷光瞪大眼睛看向她。

梅醫師擰了她一把,「放心,第五大人還看不上你!」

……

沒有想到,梅醫師思想這般開化。

他們的房間與第五大人的房間相鄰,是以她們說話都故意壓低了聲音。

「第五大人怎麼一個人來追仙樓用膳?她沒有朋友?」

好似連侍人都未帶,看上去,好生寂寞。

梅醫師與第五美樹並無深交,她的事情,也只是道聽途說,這會兒學給柳夷光聽。「據說,第五大人立志做孤臣,不與別的官員拉幫結派。所以,一直都是獨來獨往。」

簡直帥呆了好么!柳夷光激動得瑟瑟發抖,一個女人入朝為官已經不容易了。她還要做孤臣,想來這條路就更難走了!

不隨波逐流有多難?她想起了自己的前世。

一人在美食圈發展,沒有朋友,沒有盟友。

很清冷,很孤單。

直到死了一次,她才反思自己,是不是太過堅守原則了,有盟友不好么?背靠大樹好乘涼的道理她也懂,只是驕傲到了自負的地步,不肯稍稍屈服於現實。

第五美樹的狀態,和那時候的自己,好像重合到了一起。

「第五大人,現居何官職?」

「刑部侍郎。」梅醫師都忍不住讚歎道:「她擅長破案,破獲過多起名案。」

這簡直就是個寶藏女孩兒!越是了解,越覺得此人她定要結交不可。

到了要點菜的時候,柳夷光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菜名【佛跳牆】。

柳夷光狐疑地看向梅醫師,「追仙樓該不會是舅舅的產業罷?」

梅醫師雖不知道她是如何知曉的,卻也沒打算瞞著她,便點了點頭。

都已經貴為一國之主了,居然還要與商家搶飯碗,這個大王也太沒節操。

「這個【佛跳牆】來一個。」柳夷光對小二道。

小二面有為難色:「回帝姬,【佛跳牆】的做法費時,需要提前一天來訂。」

「這樣啊,」柳夷光倒也沒有為難他,隨便點了一些菜。因著菜名都起得雅緻,什麼【花開半夏】【並蒂連枝】【秦桑低綠枝】【落葉琵琶】等等,讓人摸不清楚這些到底都是些什麼菜,她便只能憑感覺盲點。

等餐的時間頗為無聊,梅醫師指著屋中的琴,道:「聽聞帝姬六藝皆精,不知是否有幸能聽帝姬彈奏一曲。」

「謬讚謬讚,」柳夷光神色自若上了琴台,也有半月不曾練習了,她撥動了琴弦,聽到琴音,她倒是來了一些興緻。

翩然坐下,彈了一曲【化蝶】,纏綿悱惻,又充滿悲情,千古之戀,聞者傷心。

她自己也不知為何隨手就彈了這個,等她一曲奏完,自己心情反而受了影響,有些凄凄惶惶。抬眸看了一眼梅醫師,她已經是淚流滿面。

「這曲子……」梅醫師抹了一把眼淚,「沒聽過。」

「【化蝶】講的是一個愛情悲劇。」柳夷光倒了一杯水,抿了一口。自己好似真的便得矯情了,不然怎麼會彈這首曲子?

而且,好生不吉利!

想到這裡,她腦子裡呸呸呸了幾聲。

過了一會兒,小二敲門傳菜。

是【佛跳牆】,她一聞就知道,不算正宗,味道卻也不會差許多。

她忍不住吐槽,定又是老葉給的殘譜。自己想吃點好東西怎的就這麼難?

「不是說,需要預定么?」

柳夷光奇怪地看著小二。

小二的眼中還含著淚水,臉上是硬擠出來的笑容,看著怪可憐。

「這是第五大人送與帝姬的,」

說著,竟還哽咽了一聲。完了之後,臉色煞白。

「抱歉,方才聽到殿下琴聲,心中酸澀,忍不住想哭。」 冷梟絕寵契約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