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

0

一群小女孩低聲哭泣著,眼淚直流。第一次碰到這麼可怕的事情,讓她們都很是驚慌失措。

「蕾咪!」

帕秋莉的驚叫喚醒了大家,眾人抬頭一看,就見到一個白sè的圓形物體停留在了遙遠的高空中。

「怎麼現形了?」

即使隔著數千米遠的距離,依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得到神根島的龐大。

那麼驚人的東西就這樣顯露出來,肯定會引來很多人的注意的吧!

「蕾咪,你看清楚點。」

少女全神貫注之下,還見到了一些不同的東西。

「那座島,正在扭曲!」

「嗯!」

在仔細看過以後,蕾米莉亞幾個也發現了,神根島的表面,忽然冒出了數不清的漩渦。這些漩渦並不是由氣流形成的,而是島嶼本身發生了扭曲。

「啊!」

這個發現,令大家都不禁驚呼出聲。

原本還是晴朗的天空迅速的變得一片昏暗,雲朵從四面八方聚攏而來,集中在了神根島的上方,把太陽光完全遮擋住了。

漆黑的天空中,只有一個蒼白sè的物體看上去無比顯眼。

「嗯?」

感覺到身邊的空氣微微的抖動了一下,一個人憑空出現,跳落在了地上。

「你到底死去哪裡了?」

蕾米莉亞一見到對方,立刻劈頭蓋臉的喝問道。

「東方,這是怎麼一回事?」

魔理沙也上去揪住了男子,不管怎麼看,神根島現在都是一副準備完蛋了的樣子啊!

「之後再跟你們解釋。」

我撥開了她的手,現在時間緊迫,可沒有那麼多時間逐一解釋。

「師父。」

「師父大人。」

「哥哥。」

小女孩們都圍了過來,個個都神sè不安的望著我。

「放心吧,有我在呢!不會有問題的。」

「現在不就出問題了嗎?」

蕾米莉亞暗自嘀咕了一句。只是她也沒發現,自從男子來了之後,她就漸漸的鎮定下來了。

「嗯。」

琪露諾幾個點點頭,可臉sè還是帶有幾分擔憂。

「吶,東方,我們的家怎麼了?」

魔理沙憋著嘴問道,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啊?

「沒什麼,只是正在重建。」

沒錯,不是改造,而是更進一步的重建。

不過在重建之前,首先要做的,是將其破壞掉。

創造,都是建立在破壞之後的。

「重……重建?」

「嗯,到時候一定會讓你們大吃一驚的。」

「先別說這些了,你的家好像要掉下來了啊!」

就像蕾米莉亞所說的,神根島的位置開始降低了。

「你們都給我待在這裡別動。」

告訴了她們一聲,我立刻朝著不遠處的湖泊飛去,一直飛到了湖中間。

「明鏡·exmode。」

在我身後出現了108枚只有手掌寬的小圓鏡,它們中的三分之一是黑sè的,另外三分之一為純白,剩下來的三分之一,正面白sè,反面卻是黑sè的。108枚鏡子分成三圈旋轉個不停,在一陣閃光之後,變成了一把通體透明的長劍。

我握住劍,將其反轉過來,放開手,長劍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一點一點降落下去。劍尖觸碰到湖面的時候,激蕩起了一圈波紋。波紋快速擴張開去,當整把劍沒入水中的時候,它也剛好傳到了湖岸邊。

湖水的流動,一瞬間停止了。圓形的湖泊,有如變成了一塊巨大的鏡子。

「水月境天·鏡世界(mi

ld)。」

一束光從湖泊的中心shè出,擊中了神根島,隨即光束收了回去。


就在那一刻,蕾米莉亞幾個突然有了某種奇怪的感覺,那個還在不停墜落下來的物體已經不是神根島了,那只是一個沒有實質的東西。

或者說,是一片幻影。

就像在鏡子裡面,看到的自己一樣…… ()只要是有實體的東西,都可以在諸如鏡子,平靜的水面這一類具有反shè能力的物體中出現它們的像。但是幽靈除外,因為幽靈是沒有實體的。

外面世界對此的解釋是,這是一種光的反shè現象。鏡子的另一邊,並沒有真實的物體。

這種說法既是對的,可又是錯誤的。

在「鏡子」的另一頭,的確存在著另外一個世界。然而這個世界,卻不是真實的。

那個世界的一切,都不過是現實世界的投影。

ld,鏡世界,或者叫做,虛影世界。

現實世界就算是一小點的變動,就會在鏡像世界同時呈現;而鏡像世界的任何變化,都不會呈現到現實世界來。

也就是說,兩個世界之間的干擾是單方向的。

明鏡能夠將兩個世界之間的大門打開,把現實世界中的「物」和鏡世界中的「像」進行反轉,物體本身轉移到了鏡世界當中,而它的像,則被轉移到了現實世界裡面。

這麼做,可以把神根島崩潰時對幻想鄉造成的影響削減到最小。

然而,即使如此也依然沒辦法停止它的瓦解。

「我這麼說,你們都明白了嗎?」

將事情從頭到尾進行了一番說明,不過除了帕秋莉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外,其他人要不是在裝深沉,要不就已經暈頭轉向了。

這種東西對她們而言,還是太複雜了。

「這些都無關緊要了。」

蕾米莉亞想了解的,才不是這種東西呢!

「我想知道的是,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嗯……」

我捏著下巴,認真地考慮了一下。

「總之,還是先坐下來喝杯茶吧!」

我一揮手,面前的空地就多出了一張桌子來,上面還鋪著綉有漂亮花紋的桌布。

「來來來,你們也都坐下來吧。」

「喂,是幹這種事的時候嗎?」

搞什麼啊?明明事態都那麼緊急了,這傢伙竟然還有心思喝茶!

「沒辦法,現在可是什麼都做不了的誒!」

該做的都準備好了,剩下來就是等待時機的到來。


「你這人啊……」

「好了好了,蕾咪你就省點力氣吧!」

帕秋莉一臉哭笑不得的拉住了蕾米莉亞,對方的煩躁她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既然他本人都不著急,我們這些外人幹嘛那般緊張啊?」

況且,看東方遙如此的淡定,恐怕早就是胸有成竹,想出什麼好辦法了吧!

「哼哼哼!」

蕾米莉亞哼了幾聲,她也覺得自己方才有些失態了,出問題的又不是自己的紅魔館,為什麼反倒是自己先亂了陣腳的?

天空中的雲朵大部分都散去了,不過還是有一些留在了那裡,繼續把陽光擋住了。這倒是讓身為吸血鬼的她輕鬆了許多,她才不會做那種坐在太陽光下面,邊忍受著它的曝晒邊喝茶的蠢事呢!

唯一讓蕾米莉亞感到不爽的是,桌子太高了。坐下來之後,和其他人相比,彷彿低他們一等似的。

雖然不滿,但是目前也只有忍耐一下了。

「茶呢?」

「稍等一下。」

我從身上掏出了一把茶壺,和幾個杯子出來,然後左掏掏,右找找。

「啊,忘記帶茶葉出來了。」

「喂!!!」

大小姐又開始大喊大叫起來了。

「為什麼你這些東西都帶了,卻僅僅把最重要的茶葉忘記帶來了的啊?」

「沒辦法,人總有失誤的時候嘛!」

我也不可能,什麼東西都隨時隨刻準備好的。

茶葉是沒有了的,不過只是喝白開水,又不怎麼適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