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嗎的!混蛋!一群混蛋!恥辱!真正的恥辱啊!敵人居然一個都沒有看見,而且根本沒有損害對面一點工事,就損失了我們一萬名魔法師和一萬頭金鷹啊!這仗還怎麼打,還怎麼打!」

0

翁格斯感覺自己都快氣的七竅流血一般的吼叫道!

「來人!快帶元帥下去休息,然後所有的浮雲在退後兩公里到達安全的位置」

一旁的嵐月趕忙開口道!她之所以讓哥哥趕快離開這裡,就是怕哥哥搞不好會氣死在這裡,因為他的求勝心裡太過強大,再說了神族何時吃過這麼巨大的敗仗和虧。

晚上所有的神族將領全部一臉愁雲的坐在了會議室裡面,早上還碰杯晚上要在浮雲之巔上面吃晚飯的他們,現在個個就跟霜打得茄子一樣,個個都不敢開口說話,而這個時候歌賽作為軍事將軍便率先開口道!

「我早就跟你們說過了,我們絕對不打沒有把握的仗,現在可好,剛剛接到第一波魔法轟炸兵團的傷亡報告,出征一萬名金鷹魔法師部隊,戰死8300回來了1700人,然後1700人基本上都身中劇毒,死亡了1679個人了,現在還有21個人,其中11人還在中毒昏迷之中,剩下10個人可能是遭受毒氣最輕的,但是也兩眼無神,沒有任何食慾,整個人感覺跟丟了魂兒一樣。看他們的情況也不可能在上戰場了,經過綜合統計數據來看,傷亡率百分之百。」

聽到歌賽說出這個消息以後,無疑是一盆大水從天而降潑在了眾神族將領頭上。

「對不起!這次行動是我所決定的,我願意承擔這次事故的責任」

這個時候嵐月率先站了起來道!

「不!這不怪你,畢竟你不是這裡的最高統帥,你還做不了這個主。」

嵐月在怎麼說也是和歌賽同床共枕的女人,怎麼能夠看自己的女人來背這個鍋呢!

「行了!我知道你是在說誰,怎麼你是想讓我當著眾人的面吃屎還是怎麼的!」

溫格思此刻壓抑著滿腔的怒火站了起來道!

「犯不著元帥殿下,就算你吃屎喝尿也不能挽回這10000名魔法師的死亡,雖說他們可以復活,但是這得消耗多少魔法元素能量我想你是知道的,而我們神族訓練一隻金鷹又得多久,金鷹死了也就死了,更主要的是,這第一仗神族就潰不成軍,這得多打擊我們神族戰士的士氣,當然每個人都有犯錯的時候,我希望這次出錯能夠讓我們吸取到教訓,要正式我們的敵人已經今非昔比了,而不能再抱著一顆掉以輕心的眼光去看待我們的敵人。」

「好!我覺得歌賽將軍說得相當有道理,的確這群蠻夷人族和我們之前所看見的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他們用的武器雖然說不是魔法,但是感覺並不比魔法差,而且剛才我也從一些金鷹的屍體中取出了一些鐵塊,你們看就是這個,我在想到底是什麼強大的能量,能夠讓這些削尖了的鐵塊,把我們打個稀巴爛呢!」

說著這個老將軍拿出了好幾塊鐵塊,都是那種大型的子彈頭,而一群將軍將領也圍了上來,拿起來仔細觀察著,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這個很好解釋,就好像我們神族的爆炸火球一樣,火球爆炸的瞬間,如果炸飛了四周的岩石,快速彈射出去的岩石,飛出去依舊能夠擊穿敵人,而你們難道沒聽見浮雲之巔整個城市都發出了巨大的霹靂吧啦的聲音嗎?肯定是他們發現了小型的爆炸裝置,讓這個爆炸裝置巨大的威力,將這些鐵塊給推了出去,這不是魔法,但是威力卻和魔法一模一樣,甚至他們根本不需要叨念咒語,看來我們的魔法師也並不是天下大陸唯一強大的存在了。」

歌賽再次站出來發表著自己的觀點道!這可是他瘋狂揚名立萬最好的時機了。

「那你說接下來我們的仗該怎麼打,歌賽將軍你不是那麼會說的嗎?我看看你能不能說出個所以然來。」

溫格思直接把矛頭再次對準了歌賽道!

「抱歉!元帥殿下我還真暫時沒有想到,因為敵人的這波攻擊來得實在太突然了,我覺得我們現在都應該冷靜下來,千萬不要意氣用事,這就跟今天早上的情況一樣,意氣用事的後果是我們任何人都無法彌補的。」

「對!我覺得我們現在也應該冷靜下來想想辦法了,現在大家雖然心裡都無比憤恨,想快速解決掉那幫蠻夷,但是憤恨之下做出的決定可不一定是好決定,我們也在也承受不起如此巨大的傷害了。」 嵐月也在一旁說著好話道!

聽自己妹妹都這樣說了,溫格思也不得不冷靜下來,而歌賽心裡當然是有辦法的,那他知道肯定也不能說啊!這說了這不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他現在就是要延緩拖著神族,給自己的盟友充足的準備時間,還能間接大量消耗神族的魔法儲備,開玩笑這麼多彩雲在空中飄著,不得需要大量的魔法元素來耗著。

都說有人歡喜有人憂,在神族的人無比惆悵的時候,而浮雲之巔上聯盟軍團可是大擺宴席慶祝啊!

「你知道我們打出了一個什麼戰績嗎?我的乖乖啊!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啊!8000精兵打退敵人一萬名魔法師,而且我方沒有一名人員傷亡,甚至神族連我們的腦袋皮都沒看見。」

「就是!神族的那幫兔崽子們,可能做夢都沒有想到,會是這種情況吧!」

「哈哈哈! 天芳 那可不!這換做是誰又能想到呢!來!大家在干一杯,必須得好好感謝我們的救世主,偉大的英雄國王啊!」

各族首領將軍紛紛都站起來,給姜辰敬酒道!感謝他帶來了希望的火種,讓天下大陸的子民們看見了勝利的希望。

「說實話看著今天的神族,就好像看見了我們昨天的人族一樣,以前我們也是上百萬大軍去衝鋒神族,基本上還沒衝到一半就死傷無數了,甚至有時候連神族人的臉都沒看見。」

夜歌公主頗有感慨的說道!

「那是你們傻,根本不會帶兵打仗,不是我吹噓,就算沒有這些現代武器,我依舊能夠和神族周旋。」

姜辰今天晚上可能是喝了不少,有些吹起大話來。

「喂!你少喝點!萬一晚上神族的人對我們發動夜襲,你們一個個都醉醺醺的,那不就全完了嗎?」

晚霞公主這個時候在一旁提醒道!

「你放心!我現在就算給神族100個膽子,他們也不敢來,現在的情況是什麼情況,是我們了解神族,神族不在了解我們了,而且我神族裡面還有一個卧底,你們都給聽好了,歌賽大將軍,你知道他有多厲害不?他不光在我們這裡是大將軍,在神族裡面人家也混成了最年輕有為的大將軍,還把神族魔法師的首領也就是溫格思元帥的妹妹都睡了,而且肚子還搞大了呢!」

「我的天啊!不會吧!這人真有這麼厲害」

三虎第一個不相通道!

「真的!厲害得讓我姜辰都佩服,你知道我們能有今天,能夠安安全全的發育經濟,都是人家的功勞,人家一個人把神族的人耍得團團轉,神族裡面那群老將軍們都得聽他的,而且剛給我們傳回來的情報是,神族的人現在已經無頭緒了,不知道怎麼對付我們,正在商量呢!而且一萬金鷹魔法師兵團只活下了十幾個還是昏迷中毒狀態,」

「我去!那相當於全殲滅敵人啊!這個實在是太了不起了!」

將軍小風一杯美酒下肚比起了大拇指道!

「那可不?一旦神族指定了什麼計劃,他肯定第一時間告訴我,還有就算我們沒有這個卧底,我在外面排的站崗的哨兵可能會偷懶打瞌睡,但是我的這些高科技,我的紅外線攝像頭,還有我的雷達檢測系統不會偷懶啊!你們看見沒有,神族已經怕我們了,撤到了2公里以外的位置,而且再說了,晚上他們可能要靠點著神火來打我們,而我們有夜視儀啊!我們可以在漆黑的夜裡打他們啊!」

「厲害!屬實厲害啊!姜國王,聽你這麼一說,我怎麼感覺現在我們無敵了呢!」

「就是啊!現在應該是每天晚上都能夠呼呼大睡了!」

這群人再次奉承起了姜辰來。

「那當然了!我說過我們的苦日子差不多已經快結束了,等待後面的好日子吧!」

那一晚浮雲之巔歌舞昇平,好一派熱鬧景象,而那一晚神族的指揮所裡面,眾將軍都沒有休息,因為大家都睡不著,不找到一個突破口,可能今晚是所有人都不閉不上眼睛吧!

「如果說我們兩方都是神族人和神族人打架,我們現在就把浮雲之巔的人當做神族人,你覺得我們該怎麼打!」

溫格思開始用假設理論來尋找突破口了。

「那還真不好打!如果雙方都是一樣的魔法師裝備那就還真不好打。」

一些將軍趕忙搖頭道!

「對!裝備魔法都是一樣的,但是地形不一樣,你想想我們是在浮雲之上我們是可以移動的,而他們不可以移動,也就是說我們可以轟炸他們的城堡,他們不一定能夠打得到我們。」

溫格思繼續深思往裡面說道!

「我懂了!我有一個好辦法,高空轟炸他們不是可以阻擊我們的魔法嗎?那我們就用低空轟炸,讓他們根本無法阻擋」

「但是低空轟炸會直接拿給人家當活靶子打,而且他們的那些東西,遠遠超乎了弓箭和魔槍的攻擊距離和威力,現在我都不知道那些東西到底能打多高」

溫格思立馬說道!

「這還不好辦,我們用我們的魔法師召喚出萬年寒冰牆,把我們的浮雲四面八方都給圍起來,然後我在在外面施加我的風盾,然後魔法師們全部在裡面釋放魔法,要知道我們的魔法可是從頭上的黑雲落下去的,雙重保護他們能打穿嗎?」

「好辦法!」

說著溫格思頓時用力的一拍桌子道!

而一下子所有的將軍也都紛紛站了起來贊成這個方法而且不斷的對嵐月誇獎道!說這個辦法好,不過歌賽聽到這個消息不免有些擔心人族了,必須得想辦法偷偷告訴姜辰他們,不然明天他們還不好辦呢!

「可是這個冰牆能夠防住他們那麼密集的炮火攻擊嗎?」

歌賽開始打探消息道!

「哼!你放心歌賽大將軍,就算他打破了我的風屏障,裡面還有萬年寒冰,萬年寒冰擋不住的時候,我的下一個風屏障已經形成了,而萬年寒冰也可以不斷疊加,他們打壞了一塊,另外一塊已經來了。」

嵐月很是得意的說道!

「那真是太好了,看來終於找到突破口了」

歌賽表面笑了出來道! 他說的這麼直白,顧忘心裡自然很清楚他的意思。

「你們倆在聊什麼呢?」蘇菲菲很不要臉的走過去,低聲問道。

「和你沒有關係,一邊去。」顧忘冷冷的回答。

「顧總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暴躁了?」凌辰驚訝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問道。

「行了,別說了孩子快回來了,你們都給我悠著點啊,這裡可是我家,誰要是敢鬧事,別怪我翻臉不認人。」林夫人大聲喊道。

磨嘰什麼啊,還沒完沒了了!她撇了一眼客廳里的三個人,情緒很是不滿,而後走進廚房,去和趙以諾一起忙碌了。

「亮亮快放學了。」凌辰自言自語道。

「那是我兒子,和你沒有任何關係。」顧忘突然說道。

這個男人今天是怎麼了?怎麼還和他杠上了?凌辰狐疑的看著他,不明所以。

其實顧忘知道面前的這個蘇菲菲和凌辰早就已經串通好來這裡攪局,只是表面上沒有明說而已。

以他的聰明智商,猜不出來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不想做出太過分的舉動,也省得趙以諾誤會。

「爸爸!」亮亮一邊大聲喊道一邊撲進顧忘的懷裡。

「亮亮?」凌辰向孩子打了個招呼。

「凌辰叔叔?你怎麼回來了?好久不見,甚是想念。」孩子直接笑著說道。

「我這不是想你了么?過來看看你。」說著,凌辰直接伸出兩隻胳膊。

沒有絲毫猶豫的,孩子直接撲向凌辰的懷抱,一副久違的模樣。

「凌辰叔叔,你在國外還好么?有沒有人欺負你啊?有沒有餓肚子啊?」孩子一個勁兒的問道。

瞬間,旁邊的顧忘吃醋了。他才是孩子的爸爸好么?怎麼搞得好像亮亮和凌辰的關係更好?

「顧忘哥哥,沒事,我來陪你。」蘇菲菲立馬靠近面前的男人,嘀咕著。

「滾開,別碰我!」顧忘推開她,低聲吼道。

凌辰和孩子正在旁邊相互聊著,而顧忘和蘇菲菲卻一直在糾纏不清。廚房裡,趙以諾和林夫人一直在忙碌著,根本就不知道客廳里發生了什麼。

終於,亮亮似乎感受到旁邊的異樣了,立馬離開凌辰的懷抱,直接走向顧忘。

「阿姨,你在做什麼,為什麼要挽著我爸爸的胳膊?」亮亮突然問道。

頓時,顧忘感覺有些尷尬,立馬甩開面前女人的胳膊。

「怎麼了?我不可以挽你爸爸的胳膊么?」女人故意裝作很無知的樣子,問道。

「當然不可以,我爸爸的胳膊,只能讓我媽媽一個女人挽著!」孩子大聲喊道。

這個臭小子,這才多大,就知道保護自己的媽媽了!

「沒有啦,我只是和你爸爸的關係比較好而已,你放心,你媽媽是不會生氣的,要是不信,你可以去問問啊。」蘇菲菲故意指了指廚房裡的趙以諾,輕聲說道。

亮亮看了看眼前的女人,又看了看廚房裡的媽媽,臉上有些許懷疑。

這個女人,肯定是在和媽媽爭爸爸!

「媽媽,那個阿姨是好人么?」孩子跑到廚房,問道趙以諾。

其實亮亮以前知道蘇菲菲不是一個善茬,只是後來她失憶了,人也就變得比以前漂亮了,所以林夫人曾經對他說過,不要用過去的眼神來看待現在的人,但是他並不知道,蘇菲菲的記憶,正在一點一點的恢復。

「亮亮,你去寫作業好不好?大人之間的事情,你就不要摻和了。」趙以諾溫柔的回答。

頓時,孩子明白了。亮亮本來就是一個早熟的孩子,自然對這方面也有些敏感。

「阿姨,媽媽說了,既然你和爸爸之間的關係很好,她願意把爸爸的胳膊借給你兩分鐘,但是兩分鐘后,你就不能對我的爸爸隨便動手動腳了哦,不然我會吃醋的。」孩子故意裝作很是俏皮的模樣,大聲說道。

廚房裡的林夫人,一個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你究竟是怎麼教育你的兒子的,他連這種話都能說出來。」林夫人趴在趙以諾耳邊,低聲問道。

她哪裡有教育過孩子這方面的事情?亮亮分明就是無師自通好么?趙以諾撇了客廳一眼,搖了搖頭。

「誰知道他到底是從哪裡學的。」趙以諾嘀咕著。

「兩分鐘?亮亮,這時間是不是有點短了?」蘇菲菲撓了撓後腦勺,問道。

「不短啊,爸爸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一般情況下,他的胳膊是不能借給除了媽媽以外的其他女人的呢。」孩子撒嬌回答。

這一下子,可把面前的女人給難住了。臭傢伙,鬼靈精怪的,跟趙以諾是一個貨色!

「行了,兩分鐘已到,亮亮,走,爸爸陪你做作業去。」說著,顧忘直接牽起孩子的手,走進房間。

客廳里,只剩下蘇菲菲和凌辰兩個人,坐在沙發上,交頭接耳嘀咕著。

「你來的也太是時候了吧?」蘇菲菲說道。

「不是你讓我過來的么?」凌辰回答。

「嗯,很好,我們倆還挺有默契的。」女人繼續說著。

誰願意和她有默契?要不是因為趙以諾,他才懶得回國。

「什麼時候走?」女人問道。

「不知道,看情況。」凌辰回答。

兩個人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絲毫不見尷尬。

「那個蘇菲菲什麼時候和凌辰的關係這麼好了?」廚房裡,林夫人看著面前的畫面,問道。

「夫人,你又多想了吧?人家倆人本來關係就不差。」趙以諾輕輕回答。

「吃飯了!」很快,餐廳里坐滿了人。

林夫人家的餐廳很小,今天晚上吃飯的人卻有點多,出於無奈,每個人幾乎是緊挨著旁邊的人的。

「媽媽,我想吃羊肉!」孩子大聲喊道。

「好。」

由於人比較多,趙以諾準備的食材也很多,她並沒有因為以前的種種而虧待這兩個不速之客。

「爸爸,媽媽喜歡吃排骨,你給她夾一個。」突然,孩子又說道。

對於亮亮的這點小心思,顧忘很快便捕捉到,便立馬為趙以諾夾了很多排骨和蔬菜。 「那歌賽將軍也覺得這個辦法萬無一失了,那行我們就按照這個辦法進行了。」

當天晚上眾神族將領終於可以睡上一個好覺,而歌賽回到房間準備偷偷發消息給姜辰呢!但是突然偵查的本領讓她知道有人來了,果然不出他的所料,是嵐月偷偷跑來房間找自己了。

「你幹嘛呢!這麼晚了還偷跑出來!」

歌賽想想辦法快點把她給支走。

「這!我不想你了嗎?想和你一起睡?」

「你瘋了!這可是在浮雲上,這麼多人要是被發現了怎麼辦?」

「你放心吧!發現不了的!我來的時候可注意了。」

說著嵐月便鑽進了歌賽的被窩,而歌賽趕忙把手機快速的藏在了床下面,絲毫不敢動,看來今天晚上這個嵐月是不打算走了,而且自己這個消息是發不出去了,只有希望姜辰他們自求多福了。

第二天上午姜辰正在房間睡覺,昨天晚上喝得有些多,突然聽見消息。

「報告國王,神族三朵浮雲正在朝著我們浮雲之巔靠近」

一聽到這個消息,姜辰很是窩火的從床上爬了起來,心裡不爽的埋怨道!

「這神族到底有完沒完啊!昨天送的死還不夠嗎?今天居然還來送死,立馬調集火炮,在可射殺的範圍內直接朝著猛烈開火就是了,一個不留!我在睡會兒」

說著姜辰便又倒在了床上睡了下去。

「報告!敵人已經到達了浮雲之巔上空了!」

「什麼?你們沒有射殺他們啊!」

姜辰頓時從床上坐了起來瞌睡全無。

「炮火猛烈攻擊了,但是不頂用,你快出去看看吧!國王!」

等姜辰急急忙忙跑到陽台上去看的時候,只見三朵巨大的浮雲已經停留在了浮雲之巔上空,更可氣的是,這些浮雲停得很低很低,大概就只有20米的樣子,並沒有攻擊浮雲之巔而是在浮雲之巔上面徘徊。

面對浮雲之巔上面炮火的猛烈攻擊,這幾多浮雲好像沒事兒是的,因為外面有著一道風行程的屏障,而裡面還有萬年寒冰牆把正個浮雲包裹的嚴嚴實實的。

在神族指揮所的魔法水晶上,看到這畫面,溫格思終於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該死的蠻夷們看到這裡肯定都瘋了吧!嵐月做得好,先不要攻擊他們,先好好嘲諷一下這群孫子們。」

而歌賽看著畫面心裡也說不出的懊悔,看來聯盟好像對這三朵浮雲沒有任何辦法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