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嗎?」孟星寒眼神溫柔,聲音更是柔情似水。

0

當然,那是僅限於對待盛雪落的時候。

周圍的手下們看到了,全都震驚無比。

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雇傭兵之王嗎?

看來這女人深得他們主子的心,以後就是他們的女主人了。

盛雪落點頭,「喜歡!」

她還從來沒有近距離地看過戰鬥機,也沒有見過這麼多的軍火。

之前孟星寒送她去蒼龍大隊基地訓練的時候,說是送了顧朝夕一批新式武器,那時候盛雪落還替孟星寒覺得肉疼,那批裝備得值多少錢啊!

現在她才知道,原來她的男票有一個軍火基地!

難怪這麼大手筆,為了讓她接受最頂尖的特訓,送了顧朝夕那麼多裝備了。

盛雪落試探著問道:「我可以坐一下那個嗎?」

她手指著戰鬥機。

她還從來沒有坐過戰鬥機呢,真的好想坐一次啊!最好讓她開親自開一次,一定很棒!

孟星寒寵溺地道:「可以。」

盛雪落歡呼了一聲,就朝著最近的戰鬥機跑過去了。

今天她才知道,孟氏集團的核心秘密就是研究高科技武器,原來她的親親腦公真的是個大土豪啊啊啊啊!

孟星寒陪著盛雪落上了戰鬥機,給她講解了怎麼控制方向,和怎麼起落。

盛雪落聽得非常認真,還很興奮,臉蛋都是紅紅的。

講了一會兒之後,就有人來找孟星寒了。

他難得親自來一次,下屬有很多工作都要向他彙報。

孟星寒寵溺地摸了摸盛雪落的腦袋,讓她自己在這裡玩,他等一會兒再來找她。

盛雪落帶上了耳機,嗯嗯嗯的點頭。

她現在對於戰鬥機的興趣可以說非常的濃厚呢。

然而孟星寒才走出去不遠,忽然就看到戰鬥機居然飛起來了!

孟星寒臉色一白,那架飛機機身上的編號正是他剛才教盛雪落的那一架!

他也顧不得這裡還有手下在了,馬上用速度超能力朝著那邊狂奔。

可惜,人又怎麼能跑得過飛機呢?

只見到戰鬥機刷的一下就直接上天了。

「雪落!!」孟星寒大喊,可惜飛機的聲音太大了,盛雪落根本就聽不到。

盛雪落自己也傻眼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亂按了什麼,飛機居然就跑了,跑了!!

還飛起來了,上天了!

她要死了!!

基地里的所有人也全都傻眼了,這女人太彪悍了吧?居然上天了!

孟星寒看追不上盛雪落了,扭頭就朝著機庫跑去。

緊接著,又是一台戰鬥機飛上了天。

孟星寒緊緊地盯著前面那台戰鬥機,他要追上她,他不能失去她!

否則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大概會永遠陷入狂化狀態,成為殺人如麻的惡魔吧!

一念成魔。

孟星寒的眼睛通紅,手裡操縱著戰鬥機,只有一個念頭,他必須要救她,不惜一切代價!

盛雪落現在也慌得一批,她只是隨便按了幾下,腳下也不知道踩了什麼,怎麼飛機就飛起來了呢?

嚇得她努力回憶剛才孟星寒教的怎麼降落的辦法。

Oh,NO!她全忘光光了!

眼看著前面就要撞山了,嚇得盛雪落對著控制台亂按了一通。

飛機瞬間加速,眼看著就要撞上去了。

忽然耳機里傳來孟星寒焦急無比的聲音,「雪落,你現在打開艙門,閉上眼睛往下跳!」

盛雪落以為自己聽錯了,手扶著耳機,害怕地大聲道:「孟星寒,你在哪裡?」

「我就在你後面。」

盛雪落扭頭,果然看到後面緊跟著一輛戰鬥機。

「雪落,你聽我說,沒時間了,艙門那邊有一個紅色的標誌,你用力往下按那個紅色標誌,座椅就會把你給彈出去。」

「可是我好害怕啊,我沒有降落傘,這麼高我肯定會摔死的!」盛雪落是真心害怕,這麼高的高度,她根本不敢往下跳啊!

天機石:閨女,不作死就不會死!

盛雪落眼睛一亮:天機石,你會開戰鬥機嗎?

天機石:並不會。

盛雪落:……要你何用!

耳機里傳來孟星寒低低的聲音,「我一定不會讓你出事的,雪落,你相信我嗎?」

盛雪落深吸了一口氣,閉了閉眼睛,「我信!」 盛雪落找到了孟星寒說的那個按鈕,深吸了一口氣,用力按下去。

艙門被打開,她整個人被彈了出去。

風呼嘯在耳邊刮過,盛雪落感覺自己快速地從空中極速墜落。

天機石:啊啊啊啊,你還真敢跳啊!

盛雪落現在腦子裡一片空白,根本沒工夫搭理天機石了。

風好大,她整個人在空中被吹來追去的,不停的晃動。

盛雪落伸手想要抓住些什麼,可是四周只有急速對流的空氣。

難道她就要這樣摔死了嗎?

盛雪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空中亂晃,頭暈目眩的。

忽然她的胳膊猛的一痛,她驚愕地抬起頭,看見孟星寒急速的朝著她飛過來,並且抓住了她的手。

盛雪落心中所有的害怕忽然就消散了,接著她驚喜地叫出聲:「孟星寒!」

聲音回蕩在高空中,久久不散。

只是風速實在是太大了,盛雪落才一張嘴,風就呼呼地朝嘴巴裡面灌,導致她發出來的聲音都是斷斷續續的。

孟星寒抓緊了她的手,一個用力將她提到自己懷裡,撞進了他的胸膛。

他怒吼出聲:「你怎麼這麼能闖禍?是不是想氣死我!」

盛雪落下意識地伸手抱住他的脖子,雙腿也用力地朝著他的腰上夾去。

孟星寒氣得抬手就在她的屁-股上用力地拍了一下,「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勾引我!」

「不是……」盛雪落的聲音很小,風一吹根本就聽不見。

孟星寒單手摟緊了盛雪落的腰,在她的耳邊說道:「你先下去,在下面等我。」

盛雪落的心中猛的一跳,「你在說什麼?」

孟星寒沒有回答,而是將懷裡的她轉過去,讓她背對著自己抱著。

盛雪落看不見他的動作,只能感覺到他的手指在快速地解著什麼東西,又往她的身上套上了什麼,還聽到啪嗒幾聲扣緊安全扣的聲音。

她忍不住扭過頭,「孟星寒你在干什……」

最後一個字還沒有說出口,身後的男人就失去了降落傘,整個人急速向下墜去。

「孟星寒!!」盛雪落驚得大喊出聲,伸手卻抓不住他。

因為降落傘無法支撐他們兩個人的重量,他就把自己的降落傘給了她。

盛雪落身上背著孟星寒的降落傘,正在平緩的下降。

她快要瘋了,低頭拚命地想抓住,卻什麼也抓不住。

想喊他,卻只能夠看到孟星寒的身影變成了一個黑色的小點,迅速的向下墜去。

盛雪落很快就安全降落,搜救人員迅速跑了過來。

她急急忙忙脫掉了降落傘,一把揪住這些人,紅著眼睛,嘶吼道:「孟星寒呢?他在哪裡!」

「在……在那邊!」

盛雪落瘋狂地跑過去,「孟星寒!!」

她跑著跑著就摔倒了,又立刻爬了起來,瘋了似地拚命朝前面跑過去。

一股恐慌的感覺湧上來,她感覺心臟痛得厲害,幾乎快要窒息了。

河邊,孟星寒已經被搜救人員撈了上來。

幾名急救人員正蹲在他的旁邊,按壓他的腹部,試圖想讓他把水給吐出來。

盛雪落撥開人群跑過去,一把推開急救人員,雙手交疊用力地按著他的心口,一下一下的。

低下頭,給他做人工呼吸。

「孟星寒!孟星寒!」

男人一動不動,臉色慘白,連薄唇都失去了血色。

「你快點醒過來,不是說好了我們要一起環遊世界的嗎?你不陪我去,你叫我一個人怎麼去!」盛雪落一邊語無倫次地說著,一邊低頭給他嘴對嘴的做人工呼吸。

重生之1976 忽然,孟星寒猛地嗆出一口水來,「咳咳!」

「醒了!醒了!孟總醒了!」邊上的人驚喜地叫出聲。

「孟星寒,你怎麼樣?」盛雪落抱住他的腦袋,整個人顫抖得厲害,「你是笨蛋嗎?居然把降落傘給我,你嚇死我了!」

孟星寒微眯著眼睛,薄唇輕啟:「你還真敢上天?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

盛雪落都快被嚇死了,這一次她是真的被嚇到了。

以後她再也不敢開飛機了……

孟星寒彷彿看著她搭聳著小腦袋,垂頭喪氣的樣子。

他咳嗽了一聲,撐著坐起來,大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下次再想開戰鬥機,必須要有我陪著你才行。」

「你怎麼對我這麼好?」盛雪落猛地撲進他的懷裡,聲音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孟星寒輕輕拍打著她的背部,安慰著她,「好了,好了,沒事,就是你下次要再想開戰鬥機,就讓我陪你,你自己不會開,容易出事,知道嗎?」

盛雪落開戰鬥機也開得太嚇人了。

復仇工具 一頓操作猛如虎,橫衝直撞的也能上天,也是醉了。

可是如果她想玩的話,他可以陪著她。

只要有他跟著,她就可以放心的玩,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手下看到孟星寒沒有事,都忍不住歡呼。

手下們全都迷弟上線,看向孟星寒的目光充滿了崇拜。

「孟總簡直太厲害了!」

「開戰鬥機去追老婆,那麼高掉下來也沒有摔死,簡直不愧是雇傭兵之王啊!」

這些人裡面有很多都曾經當過雇傭兵,他們的性格都是桀驁不順,誰也不服氣的。

孟星寒能讓這些人心甘情願的為他賣命,只有一個原因,靠實力!

是他的實力收服了這些人,讓這些人心甘情願的跟著他。

手下們有腦子轉得比較快的,看向盛雪落的目光就不一樣了。

看來孟總真的很疼他老婆,竟然敢這樣捨命救人。

以後他們對這個女主人一定要客客氣氣的,多拍馬屁,一定不會錯的!

盛雪落看向遠方的山頭上冒出來的滾滾黑煙,表情微囧,對著手指,委屈又可憐地說道:「那個……戰鬥機很貴嗎?」

孟星寒:「不貴,很便宜。」

「啊?」盛雪落一臉懵逼,「這戰鬥機真的很便宜嗎?」

孟星寒:「嗯,差不多也就是吃十頓飯的錢吧!」

眾手下:……

孟總你這樣說良心不會痛嗎!

十頓飯可以買一架戰鬥機的話,麻煩你給我來一打!

這可是最新型的戰鬥機啊! 孟總你說謊都不能打一下草稿嗎?

寵妻寵到這種地步也是沒誰了!

孟星寒怕她有心理負擔,又補充了一句:「別擔心,這是廢飛機,本來就打算報廢的,所以一點都不貴。」

眾人:暈倒!

盛雪落鬆了一口氣,拍著胸口說道:「那還好!」

她闖禍了,一下子就害得孟星寒損失了兩架戰鬥機,哎!

經過了這件事情,軍火基地里的人算是看清楚了,他們家孟總實力寵妻,寵到沒下限。

以後他們要是犯了什麼錯誤的話,都不用找孟總了,直接去求盛小姐就好了。

只要把盛小姐哄開心了,孟總就一定不會再追究他們的錯誤了,嘿嘿!

雖然孟星寒對盛雪落說那兩架飛機是要拿去報廢的,一點都不貴,可是盛雪落還是知道她闖禍了。

所以接下來的一整天她都是蔫蔫的,沒有什麼興趣再出去玩的樣子。

孟星寒看到她這副樣子,心裡暗暗有些著急,就打了個視頻電話給白墨。

「星寒,你們到哪裡了?」

我家奸妃多妖嬈 孟星寒抿了抿唇,「在軍火基地這邊。」

白墨是多會察言觀色的人啊,馬上就發現孟星寒有小情緒了,笑著問道:「怎麼,旅行不開心?」

孟星寒淡淡地說了這幾天出來發生的事情。

白墨聽到他們旅行途中遇到的事情,差點心肌梗塞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