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們快看,這……冰塊裡面,好像是血蝙蝠!」

0

豪門小妻子 ,果然在冰塊裡面,有著一隻血蝙蝠,張著大嘴,猙獰可怖。

從這隻血蝙蝠的神態動作來看,它應該還保持著飛行狀態,沒有任何反抗地被凍住了。

當看到所有的冰塊裡面,都有一隻血蝙蝠時,五個人,無一例外地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得需要多麼磅礴的魔法,多麼精準的艹控,才可以辦到?

要知道,血蝙蝠可都是高速移動著,想要冰封住它們,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可是,偏偏就有人辦到了,而且證據就擺在眾人面前。

「那個少年呢,他沒有受傷吧?」莎倫問道。


大家在四周巡視了一下,沒有找到少年的足跡,也沒有在地上看到任何血漬。

這也就是說,那個神秘的少年,在冰封住這數以千計只血蝙蝠之後,安然無恙地離開了。

雖然得出了這個結論,可是大家卻是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當時我真應該留在這裡,那樣的話,就能夠看到那個少年是用什麼辦法,一下子解決這麼多血蝙蝠了。」瘦小男子嘆惜著說道。

大家的心中都充滿了好奇,對那個少年的感覺,更加敬畏起來。

「喂,既然那個少年離開了,那麼豈不是說,這些血蝙蝠是無主之物了。」

這句話,讓眾人先是一愣,然後旋即興奮了起來。

是啊,這麼多的血蝙蝠,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而且,他們來「落曰谷」試練的最終目的,不就是擊殺各種寵獸么!

眼前這麼多的「血蝙蝠」,絕對會讓他們的成績飆升到一個恐怖的高度。

才剛剛經歷一場危機的大家,這一刻,差點歡呼起來。

「那個……大家先冷靜一下,現在還有事情要忙,這些血蝙蝠只是暫時被冰封了,一旦冰塊融化了,那可就……」

微胖少年的這句話提醒了大家。

如果所有的冰塊都融化了,那麼他們的財富將會瞬間變成他們的災難。

「我們現在挨個擊殺,雖然麻煩一點,但這樣最保險。」

「維姬,你負責維持這些冰塊,不要讓它們融化了。」

大家有條不紊地忙碌了起來。

「就先解決這隻好了。」

微胖少年與其他兩位男同胞,眼睛閃爍出期待的光芒,將體內的鬥氣施展出來,高舉著手中的武器,向著冰層猛擊了過去。

他們的目的很明確,將冰塊擊碎的同時,給予裡面的血蝙蝠重擊,如果能夠保證將之擊殺,就再好不過了。

「錚!」

火星四射,三人紛紛向後退了數步才穩住身形。

望著因為反震之力而微微有些發抖的手,三人的臉上寫滿了駭然。

以他們三人之力,竟然沒能將冰塊擊破,不僅如此,還被震得差點受傷。

「這……這是怎麼回事,這真的是冰塊么,我怎麼感覺好像砍在了玄鐵上。」

「是啊,怎麼會這麼硬,這冰塊也太邪門了。」

「維姬,你快來看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眾人,把目光集中在了維姬這個唯一的魔法師身上。

維姬神色凝重地對著這塊冰塊檢查了一遍又一遍。

最後,她抬起頭,神情激動地看著大家,道:「這種冰系魔法裡面,暗含著一種詭異的力量,正是這種詭異的力量,使得冰塊發生了變異。」

這是變異么,這簡直就是變態!

大家不敢想象,如果被這種魔法冰封住,有誰能夠掙脫?

這一刻,大家對於那位神秘少年的感覺,不再是敬畏,而是感到恐懼。

夜幕終於降臨了。

東方修哲坐在一堆柴火前,望著火上面烤著的鐵角犀肉,眼神異常專註。

「小主,好了沒?」

鳳王鷹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如果不是害怕東方修哲不悅,它早就衝進火堆,一陣大吃特吃了。

「差不多了,馬上就快好了!」

鐵角犀的油脂,滴落在火堆中,發出一陣「滋滋」的聲響。

空氣之中,已經彌散出誘人的肉香來。

「嗖嗖嗖~」

就在這時,四周的怪石堆里,竟然閃過幾道黑影。

這幾道黑影,隱藏在石頭後面,望著火堆旁的少年一動不動……(未完待續。) 「落曰谷」裡面的殺戮,無時無刻不在上演著。

而到了傍晚,這種殺戮,將會愈演愈烈。

石頭後面隱藏的幾道人影,是三個人,此刻正目光異樣地前方百米外,正在烤肉的少年。

當然,他們的目標可不是那個少年。

這三人,是三名見習賞金獵人,分別是:風裡行、行無影、影中寧。

他們此次的任務是:追殺一隊作惡多端的盜賊,這是他們成為真正賞金獵人的考核之一。

他們是沿著那隊盜賊的蹤跡追到這裡的,並且根據估計,猜測出那隊盜賊就在附近。

「那個少年,還真是膽大的,一看就是沒有經驗的試練生,竟然在沒有同伴警戒的情況下,在如此開闊的地方升火。」風裡行心中一陣好笑。

他是再清楚不過了,這個地方可不同於在學院,四周看似平靜,卻時時潛藏著殺機。

就拿現在來說, 神祕夜妻:總裁有點壞 ,那個少年就算有九條命,都不夠丟的。

比劃了一個手勢,風裡行示意三人留守在這裡。

他們所追殺的那隊盜賊,最喜歡找落單的人下手,而且一經出手,一向不留活口。

他們三人留守在這裡,倒是可以利用那個少年為誘餌,相信如果那些盜賊在附近的話,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吸引過來。

果然,沒有讓他們等太久,便在對面數百米的山坡上,發現了那些盜賊的蹤跡。

知道大魚就要上鉤了,三人屏息凝神,竟然連眼都不眨一下。

「老大,又發現一隻獵物,這一次只有一個人!」

山坡處,一名盜賊有些得意地彙報道。

「只有一個人?看看再說,會不會是陷阱?」

這幫盜賊的頭目很警惕,並沒有急著出手。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

這個時候,烤肉的少年,已經將肉烤好,坐在一塊石頭上,美美地吃了起來。


烤肉的香味,順著山風,飄到了這些盜賊這裡,不禁令他們食指大動。

「老大,別等了,就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黃毛小子而已,我們衝過去,幾個呼吸就能把他解決了!」


「是啊,老大,別再等了,我的肚子都有些餓了。」

「……」

眾盜賊七嘴八舌。

盜賊頭目猶豫了一會兒,終於點頭同意了。

剎那間,他們這幾十人,就如同離弦的箭,向著那邊的少年直衝而來。

他們速度很快,而且訓練有素,各個身後不凡,前沖的過程中,竟然沒有發出多大的聲響來。

「來了,他們終於行動了!」

風裡行幾人,可是等候了半天,見那幫盜賊終於行動了,不禁做起了準備。

只等一個合適的距離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解決掉對方。


可是,還沒有等他們三人出手,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少年肩膀上的那隻寵獸,化作一道紅光,一下子便迎上了盜賊。

我家有仙氣

數十名狡猾的盜賊,在一瞬間,化為了灰燼,速度太快了,甚至都沒有來得及呼喊。

鳳王鷹解決了這幫盜賊后,又飛回到了東方修哲的肩膀處。

它原本以為小主人會好好表揚自己一番,卻沒有想到,結果被批評了一頓。

批評的原因就是:它不該將那些盜賊身上的物品也燒毀。

鳳王鷹長了記姓,心中暗暗記住:以後只燒人,不燒物!

潛藏在石頭後面的三位見習賞金獵人,全都被嚇呆了。

能夠在瞬間將數十名盜賊秒殺,這是多麼恐怖的實力?

此刻的三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惟恐被少年發現了他們的藏身之處。

就在他們慶幸自己隱藏得夠隱蔽時,少年的聲音突然飄了過來,讓他們的心,一下子變得冰涼無比。

「幾位,來了這麼久,不出來露個臉么?」

「糟糕,被他發現了!」

風裡行大驚失色,與其他兩人很有默契地交換了一個臉色,然後騰身而起,準備離去。

可是,三個人的身體剛騰空,便是兩眼一黑,全都倒在了地上。

「好快!」

他們在昏迷的最後一刻,只是感到脖子處,被一股力道擊中了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