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救命啊!救命啊!…」就在這個時侯,突然一聲慘叫和一聲聲尖叫從走廊里響了起來!

0

「我去看一看!」小志馬上站起來道。

「你們兩個馬上進空間去!」金清石突然臉色一變,然後焦急的說道。

「啊?怎麼了?」小志和奎奎吃驚的問道。 「是周剛和龍門的那個老怪物!」金清石黑著臉道。

「那你小心點!」小志和奎奎聽到是龍瑞祥兩個人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

在走廊盡頭,一個上身穿著白色緊身衣,下身只剩下一條黑色丁字褲的女孩坐在地下驚恐的大叫著,而周剛左手抓著那個女孩的長發,右手一邊狠狠的扇著女孩的耳光,一邊咬牙切齒的說道:「臭婊子!老子今天打死你!」

「周剛!你吃錯藥了嗎?」這個時候一個冷冷的聲音從十多米遠的一個包廂門傳了出來。

「你怎麼在這裡?」周剛抬頭看到是金清石后,他連忙鬆開手,然後皺著眉頭問道。

「我來這裡喝酒壓驚!你如果沒有什麼事就趕緊回家去!別在這裡惹是生非!」金清石冷冷的道。

「我不是你的手下,而且這裡也不是你的南海艦隊!你憑什麼管我啊?」周剛瞪著眼睛道。

「滾!我看見你就噁心!」金清石厭惡的說道,

「姓金的!這回我看你往哪裡跑!」這個時侯,龍真虎和龍真海冷笑著從周剛身後的包廂里走了出來。

「什麼意思?你們已經得到了靈脈,為什麼還不放過我呢?」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我們是會放過你!不過是在廢了你丹田之後!」龍真虎冷笑著說完身體一閃,立即出現在了金清石的身前,右拳向著金清石的丹田轟了過去!

「你太自以為是了!」金清石說完左手一閃,立即扣住了龍真虎的右拳,右手中指和食指向著龍真虎的眉心點了過去!

「噗」的一聲!龍真虎的大腦出現了一個血洞!鮮血和腦漿從洞口裡涌了出來!

「真虎!」站在門口,正微笑著看著熱鬧的龍真海,還沒有看清楚是怎麼回事,龍真虎就一動不動的向後倒了下去,他連忙大叫著道。

「金清石!」這個時候一聲怒吼從包廂里傳了出來!

「龍老怪!你怎麼變成殘疾人了?」金清石看到衝出來的龍瑞祥,只剩下了一條左臂,他好奇的問道。

「你找死!」龍真海和龍真鴻同時大吼著道。

「我就是想找死!你們要不要來幫幫我啊?」金清石冷笑著道。

「殺了他!」龍瑞祥咬牙切齒大吼著道。

龍真海和龍真鴻立即向著金清石撲了過來!

「我好怕啊!」金清石冷笑一聲,雙手突然一抖!兩道金光立即從手中飛了出去!

「噗!噗!」兩道金光瞬間穿過龍真海和龍真鴻喉嚨!

「嗯!嗯!」龍真海和龍真鴻悶哼一聲,捂著喉嚨吃驚的看著金清石!

「別看了!趕緊滾吧!」金清石冷笑著道。

「撲通!撲通!」龍真海和龍真鴻瞪著眼睛倒在了走廊上!

「你..你…你突破了元嬰期?」龍瑞祥左手指著金清石,吃驚的大叫著道。

「不錯!這不要感謝你!如果不是你逼我,恐怕我還不能這麼快突破呢!」金清石微笑著道。

「你是怎麼突破的?」龍瑞祥焦急的問道。

「我在神農架又發現了一個秘境!那裡不但有堆積如山的上品靈石,而且還有大量的千年靈藥材!」金清石得意的說道。

「在神農架什麼地方?」龍瑞祥聽到金清石發現了一個秘境,他頓時兩眼放光激動的問道。

「哈!哈!哈!你說我會告訴你嗎?」金清石大笑著道。

「不要以為你突破了元嬰期我就殺不了你!」龍瑞祥黑著臉冷冷的說道。

「哦?用你的左手來殺我嗎?」金清石冷笑著道。

「我就是不用手也能殺了你!」龍瑞祥咬牙切齒的大吼著道。

「好!那我們現在就去外面決一死戰!」金清石冷冷的道。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龍瑞祥冷笑著道。

兩個人一前一後走出了天山人間的大門,立即騰空而起向著遠方飛去。

十分鐘后,兩道人影落在了工人體育場的足球場上!

「金清石!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告訴我秘境在哪裡,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龍瑞祥冷冷的說道。

「龍老怪!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地!」金清石說完右手一抖,長長的疾風星隕刀出現在了手中!

「你有空間神器?」龍瑞祥看著突然出現的長長大刀,他頓時兩眼發光的問道。

「這種東西多的是!都是在秘境里得到的!」金清石冷笑著道。

「好好好!現在這一切都是我的了!」龍瑞祥說完左手立即從腰間拔出那把三十厘米長的金色刀柄匕首,向著金清石沖了過來!

「虎卧龍跳!」金清石立即拔地而起,雙手握著疾風星隕刀向著龍瑞祥迎頭劈了下去!

「當」的一聲巨響!疾風星隕刀與匕首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啊?你..你..你是元嬰中期?」龍瑞祥身體連續倒退了二大步后,吃驚大叫著道。

「你害怕了嗎?」金清石在空中一個後空翻后穩穩的落在了地上!

「龍戰!」龍瑞祥突然大吼一聲,左手裡的那把金柄匕首突然化成一條金龍衝進了他的左臂里,緊接著左臂金光一閃,密密麻麻的金色鱗片出現了他的手臂上,而左手竟然變成了一隻閃著金芒的龍爪!

「金清石!只要你將空間神器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龍瑞祥用龍爪指著金清石冷冷說道。

「只要你將這個秘法告訴我,我可以不殺你!」金清石認真的說道。

「好!既然你自已想死,那我就成全你!」龍瑞祥冷冷的說完立即大吼一聲!「青龍出海!」

閃著金芒的龍爪立即向著金清石爪了過來!

「反風滅火!」金清石大吼一聲,揮起手中疾風星隕刀向著龍爪劈了過去!

「噹噹當……」龍爪與疾風星隕刀快速的撞擊著!

龍瑞祥的龍臂不但變成了極品靈器,而且力量也翻了近一倍!

金清石被龍臂逼得一步一步向後倒退著!

「力劈華山!」金清石突然大吼一聲,刀峰一轉,迎頭向著龍瑞祥劈了下去!

「還敢跟我硬拼?」龍瑞祥冷笑著,龍爪立即合攏,變成一隻拳頭向著疾風星隕刀的刀刃轟了過去! 「當」的一聲巨響!疾風星隕刀立即震飛了出去!

「相滅相生!」金清石並沒有去追飛到空中的疾風星隕刀,而是突然大吼一聲!

一道黑色的旋風立即出現在了龍瑞祥的眼前!

「哈!哈!哈!用法術你會死得更快!」龍瑞祥看著黑色的旋風,他馬上開心的大笑著道。

球場上的綠草和泥土向著黑色的旋風沖了過去,一隻五米粗的黑色的旋風向著龍瑞祥沖了過去!

「直搗黃龍!」龍瑞祥大吼一聲,金色的龍臂,張著閃著金芒的龍爪向著黑色旋風插了進去!

「噹噹當……..」黑色旋風將龍瑞祥卷進去之後,裡面立即傳出一陣密集的撞擊聲!

被困在旋風裡的龍瑞祥,看到一道道黑光急速旋轉著向著自已沖了過來,他連忙揮起龍臂手忙腳亂的的低檔著!

「刺啦!刺啦!…..」龍瑞祥身上的衣服和皮肉被急速旋轉的黑光劃了開一道道裂口,眨眼間龍瑞祥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

「大漠龍捲!」龍瑞祥知道自已如果再不衝出去,很有可能就會慘死在黑光之下,他立即大吼一聲!

一團金光從龍爪心處沖了出來,向著黑光沖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那團金光在與黑光相撞之後,竟然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黑色旋風立即被炸的四分五裂,兩道人影從黑色旋風中飛了出來!

「哇!」

「哇!」

一身是血的龍瑞祥和臉色蒼白的金清石在落到地下之後,同時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龍老怪!沒想到你還有這個絕招啊!」金清石一邊擦著嘴角的鮮血一邊冷笑著道。

「呵!呵!使用法術靈力消耗很大吧?你現在就是跪下來求我,我也不會放過你了!」龍瑞祥得意笑著道。

「在我臨死之前,你能告訴龍臂是怎麼回事嗎?」金清石苦笑著道。

「可以!那把匕首是我們龍們祖傳下來的神器!是用一隻五爪金龍的第五隻龍爪煉成的!只有我們龍家最純凈的血脈才能讓它認主!你能逼我使出這一招,也是不簡單啊!」龍瑞祥微笑著道。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有什麼秘法呢!害得我浪費了這麼多血!」金清石撇著嘴說完,慢慢的把黑龍寶刀舉了起來!

「哈!哈!哈!如果你想逃命,那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就是元嬰也別想從我的龍爪下下逃走!」龍瑞祥大笑著道。

「你別得意!我還有很多絕招沒使呢!」金清石冷冷的說道立即大吼一聲:「清凈寂滅!」

黑龍寶在空中迅速劈出了一個個十字!

一個個閃著黑色光芒的十字,像雨點一樣向著龍瑞祥沖了過去!

一股危機感立即湧上了龍瑞祥的心頭,他頓時臉色一變,一邊向後快速的倒退著一邊大吼著道:「九轉神龍決!」

金色的光芒立即將龍瑞祥的全身緊緊包裹起來!

黑色的十字光芒射到龍瑞祥的身體上,立即傳來了一陣密集的「叮叮噹噹」聲!

「啊!…..」雖然九轉神龍決的金光將黑色的十字擋在了龍瑞祥的身體外面,可是黑色的十字的每一次攻擊,都帶來了一次鑽心的劇痛!

「你妹的!老子就不相信砸不破你的烏龜殼!磐涅寂滅印!」金清石將只領悟一半的九幽奪魂刀法第三招使出來后,看到又被龍瑞祥擋了下來,他立即瞪著眼睛大吼著道。

金光一閃!一塊如臉盆大小的磐涅寂滅印立即向著龍瑞祥砸了過去!

「破!」龍瑞祥看著衝過來的巨大金磚,他立即大吼一聲!舉起左手向著金磚轟了過去!

「當」的一聲巨響!龍爪和磐涅寂滅印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龍瑞祥萬萬沒有想到砸向自已的這塊金磚,會有這麼大的衝擊力!當自已龍爪與金磚相撞之後,左臂的根部立即傳來了「咔嚓」一聲!緊接著整支金光閃閃的左臂,立即離身體向後飛了出去!

「砰!」涅寂滅印轟飛龍爪,重重的砸在了龍瑞祥的左胸上!

「啊!…..哇!」龍瑞祥大聲的慘叫之後,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龍瑞祥的身體飛出幾十米遠,最後「撲通」一聲落在了觀眾席上!

「出!」已經變成前胸貼後背的龍瑞祥,立即大吼一聲!

一個赤身裸體的小人立即從龍瑞祥丹田裡鑽出來,化成一道金光向著遠處逃去!

「九轉玲瓏塔!收了它!」早有準備的金清石立即大吼一聲!

一道金光立即向著龍瑞祥的元嬰追了過去!

九轉玲瓏塔順間就追上了元嬰,然後毫無懸念的將它收進了金塔里。

「哇!哇!」金清石收回九轉玲瓏塔后,連續吐了兩大口鮮血。

「奶奶的!這次真的要老實了!」金清石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金清石剛才雖然嘴上說沒事,可是龍瑞祥龍爪的攻擊力實是太強大了,不但經脈受損嚴重,而且連七彩元嬰都變得萎靡不振。

「這爪子可真夠厲害的!我可是神龍天尊的關門弟子,難道我的血液比龍老怪還差嗎?」金清石收了龍瑞祥屍體,然後走到已經變回匕首和那條斷臂前,拿起金柄匕首一邊好奇的說著,一邊用匕首在自已的左手中指上輕輕扎了一個小口后,將鮮血滴在了匕首的金色把柄上。

當鮮血消失在金色的把柄里之後,突然金光一閃,金色的匕首立即化成一道金光鑽進了丹田裡面,直接將七彩元嬰的左手變成了龍爪!

「龍站!」金清石大喝一聲!

匕首立即從元嬰的左臂上沖了出來,然後瞬間套在了金清石左臂上!

「哦?難道戴上它,攻擊力就會增加一倍嗎?」金清石左臂雖然變成了龍爪,可是並沒有感覺跟以前有什麼不同。

「誰?」這個時候,二個保安拿著手電筒,在遠處一邊向著這邊照射著一邊大聲的喊道。

「鍛煉身體的!」金清石笑著說完,身體立即騰空而起,向著體育場的外面沖了過去。

幾十名全副武裝的警察在天上人間的四周警戒著,龍飛鳳站在天上人間的大堂里,表情凝重的看著放在地上的三具屍體。 金清石因為惦記著那三個金丹後期金丹,所以離開體育場后立即向著天上人間趕了回來,當他看到天上人間的外面已經拉起了警戒線,立即將小志和奎奎從空間里放了出來。

「小志!我要從屍體上取金丹,一會你幫我一下!」金清石小聲的說道。

「你現在進去恐怕不合適吧?」小志苦笑著道。

「有什麼不合適的?那三個人行刺中將,我只是正當防衛!如果你搞不定,我馬上讓軍方來接手這件事情!」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行了!行了!我們都知道你是中將!你就別在這裡炫耀了!」小志撇著嘴道。

小志帶著金清石奎奎穿過警戒線,進到了會所里。

「石頭!你沒事吧?」金清石剛一進來,坐在會所沙發上的周憐惜立即衝到金清石的身前焦急問道。

「我受一點輕傷,不過龍老頭已經被我給幹掉了!」金清石小聲的說道。

「啊?這…這…這怎麼可能呢?」周憐惜吃驚問道。

「我現在是飛上枝頭變鳳凰!能威脅我的人已經沒有幾個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別臭美了!你還是趕緊把這件事情擺平了再說吧!」周憐惜白了一眼金清石道。

「你在家乖乖的等我!我處理完就過去!」金清石小聲的說道。

「嗯!」周憐惜紅著臉立即高興的點了點頭道。

「石頭!我們老祖宗呢?」這個時候龍飛鳳走過來焦急的問道。

「龍瑞祥被我破了肉身,元嬰也被我關了起來!」金清石冷笑著道。

「你…你…你突破到元嬰期了?」龍飛鳳吃驚的問道。

「嗯!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吧!如果不是龍瑞祥逼我,恐怕我還不能這麼早的突破到元嬰期!」金清石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這都是報應啊!龍門..龍門完了!」龍飛鳳一邊痛苦的說著一邊向著門外走去。

「周剛!我不想在京城看到你!」金清石向著躲躲閃閃的周剛冷冷的說道。

「明白!明白!我明天就出國!」周剛連忙點著頭道。

「石頭!上面的意思是將這個案子交給軍方處理!我現在帶人撤出去,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小志走過來小聲的說道。

「嗯!」金清石會意的點了點頭。

十分鐘后,一輛輛掛著軍牌的軍車停在了天山人間的大門口,幾十名全副武裝的軍人跳下汽車,迅速將三具屍體和所有的監控設備搬到軍車上,然後立即離開了天山人間!

「嗯……..啊!………石頭!這次你必須要把地種上!要不然我爸爸都急死了!」周憐惜躺在床上一邊呻吟著一邊大叫著道。

「臭丫頭!你的身體越來越迷人了!」金清石看著周憐惜又嫩又白的肌膚和又圓又挺的雙峰,他一邊輕輕的動著一邊微笑著道。

「為了保證能生一個健康的寶寶,我已經推掉了所有的應酬,每天都堅持練瑜伽、跑步和健身!」周憐惜得意的道。

「難怪你身體比以前更有彈性了,而且吸力也變強了!」

「那你喜歡嗎?」周憐惜嬌聲問道。

「這還用問嗎?」金清石說完突然加快了速度!

「啊…..嗯………」周憐惜立即亢奮的尖叫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金清石就離開周憐惜的家回到了卧龍名苑的別墅里,在服下療傷靈丹后,開始修復著受損的經脈。

轉眼一個星期過去了,盤坐在床上的金清石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在服用大量的靈丹之後,身體里的經脈和元嬰終於全部恢復了!

「滴滴……」金清石將關了七天的手機剛剛打開,十幾條信息立即出現在了手機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