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王毅仰天慘叫了一聲,額頭上更是青筋暴露,那鋒利的棱刺已經深深地刺進了王毅的後背,那殷紅的鮮血頓時就泗溢而出,瀰漫全身,書劍就染紅了衣衫。

0

緊接著,這巨大的藤鞭卷著王毅的身軀,將向空中猛地拋起,這王毅又如隕石一般極速降落。

「轟」王毅只感覺渾身劇痛不已,那骨頭髮出的咔咔之聲更是不斷響起,此時王毅渾身上下已有無數血洞,這都是被那棱刺所傷,這骨頭更是有多處碎裂,這劇痛讓他撕心裂肺,他的雙目更是在這一刻緩緩的閉上了。

「王毅,你沒事吧?」那趙偉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對著數百米之外的王毅大聲喊道,那周羅也是一臉的緊張之情。

「我王毅就只能走到這了么?我曾說過,以後再也不要被人欺凌,可現在我還能做什麼?」王毅神色萎靡,心中暗想道,他儘管心堅不屈,但是現在已無還手之力。

「我說過,今日你們三人必死!」這弟子再次大聲喝道,正步步的向王毅走來。

這時那趙偉緊緊地握著手中的利斧,向著弟子劈去,那周羅也是緊握利劍再次衝去。

「哼,不自量力!」這弟子冷喝道。

只見他左手在空中輕輕翹起,嘴中更是念起了口訣,頓時又有幾隻參天大樹破土而出,以這蠻橫之勢向那趙偉與周羅擊打而去。

「轟轟轟」

那本就受了重傷的趙偉與周羅又豈是這些巨樹的對手,這在片刻之間就倒下了,此刻與王毅一樣,皆是岌岌可危。

「為什麼?為什麼?我總是這麼弱,如果我能強些的話,就不需要受別人的欺凌,更不需要別人的保護,更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伴一一倒下!我還能再戰???」

此時,王毅緊咬牙關,忍著劇痛,撐起滿是傷痕的身體,雙目再次折射出那一副堅毅不屈之色,看著那弟子心中已是有了那滔天的恨意。 當榮夫人提著裙子追上去的時候,可惜,一切都已經遲了,鄒子川疾步流星已經走到了金莎和那個男人的身邊。

「抱歉,能夠走開一邊嗎,美麗的金莎小姐?」

鄒子川微微彎腰,一臉歉意的看著金莎,無論是表情還是動作,都給人一種彬彬有禮的感覺,那男人雖然不高興,卻也盡量剋制著,一臉親和的模樣。

「有什麼事情?」金莎卻是從鄒子川眉宇之間那股戾氣看出了一絲不妥,身體雖然退後了一點,卻並沒有走開。

「沒有,我只是來揍他的。」鄒子川呵呵一笑。

「啊……」

金莎一臉獃滯,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金莎獃滯的電光石火之間,鄒子川那強壯的左臂一把抓住男人的頭髮,右臂出拳……

「蓬!」

一聲讓人心悸的悶響,鄒子川那碩大的拳頭已經狠狠的砸在了那男人的肚子上,男人的身體立刻就像一隻河蝦一般彎曲佝僂在一起,一臉痛苦的表情,雙手捧住肚子。

鄒子川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不光是金莎沒有反應過來,這個男人也是猝不及防,沒有人會想到鄒子川會在這慶功宴的大廳裡面暴起傷人。

但是,事情還沒有完!

鄒子川的手臂一提,那男人的身體被提在了空中,然後,出拳!

「呯!」

一聲悶響裡面夾雜著折斷的聲音,鄒子川的鐵拳砸在了這個男人的嘴上。

「啊……」

終於,男人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嘴裡吐出一口鮮血,至少有五顆以上的牙齒夾雜在污血之中。

大廳在一瞬間變得無比詭異的安靜,只有輕音樂依然在流淌著,每一個人都被這慘叫聲驚呆了,一股恐懼的氣氛在大廳裡面瀰漫著。


這個時候,人們才看清楚是鄒子川這個地方,因為,那個中年男人已經痛苦的捲縮在地上,不過,這個中年男人的毅力也非常驚人,除了開始情不自禁的慘叫一聲后,一直都強忍著自己不發出聲音,喉嚨只是聽到吞咽血水的聲音。

在金莎和榮夫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中,鄒子川再一次動了。

當然,這一次,關注到鄒子川的不光是金莎和榮夫人了,整個大廳裡面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這裡,在數百雙目光之下,鄒子川跨前一步,抬腳,狠狠的一腳踩了下去……

「咔嚓!」

一聲讓人牙酸的聲音響起,鄒子川那一腳踩在了這個可憐男人的腿骨上面,發出了骨頭斷裂的聲音。

「啊……」

「啊……」

……

赫然,整個大廳裡面就像炸開了鍋一般,人們發出一陣陣恐懼的尖叫聲,特別是一些女人,嗓門一個比一個高,造成的殺傷力不亞於音殺武器。

「過來!」

鄒子川朝榮夫人招了招手,榮夫人戰慄著身體,戰戰兢兢的走到了鄒子川的身邊,鄒子川長臂一展,把榮夫人的嬌柔的身體攬在了懷裡,一臉冷酷的看著地上疼得翻滾的中年男人。

「蓬蓬……」

「蓬蓬……」

……

外面傳來一陣劇烈的奔跑聲音,在一個鐵塔一般的男人帶領下,數十個身著輕甲的威猛大漢分開了一條人流跑了進來,把鄒子川和那中年男人團團圍住,幾個大漢還把鄒子川分開了。

「三皇子,三皇子……」那鐵塔一般的男人蹲下身體,看著地上的扭曲的男人。

「殺了他!」那被稱為三皇子的男人在那輕甲猛男的扶持下終於半跪了起來,惡狠狠的盯著鄒子川,一臉猙獰之色。

那鐵塔一般的男人猛然站了起來。

倏然,整個大廳被一股瘋狂的殺機充斥著,不過,這暴漲的殺機只是一瞬間,那個鐵塔一般的男人看到了鄒子川懷裡的榮夫人,臉上一陣發獃,如果換個其她的人,這個鐵塔男人早就出手,但是,榮夫人他卻是不敢輕易冒犯,畢竟,榮夫人的身份之尊貴毫不遜色於這個三皇子,如果按照其價值算,榮夫人要比三皇子值錢得多,三皇子只是身份尊崇而已,卻還沒有實際的權利,榮夫人可是星際在線的當家人,坐擁無數萬億的財富。

「榮夫人……」那鐵塔一般的男人一臉為難的表情。

「怎麼?你也想和我爭奪女人?!」鄒子川鋒利的目光盯在那個鐵塔一般的男人身上,凌厲的殺機在空氣中蔓延。


「啊……」

那鐵塔一般的雄偉男人頓時連退兩步,當然,他並不是以為鄒子川那四溢的殺機而後退,而是因為鄒子川這句話而後退,這個時候,如同他前進,就好像成了和鄒子川爭風吃醋的人了。

鄒子川的一句話,立刻改變了形勢,本是把鄒子川團團包圍的一群大漢幾乎是下意識的都退後了一步,沒有人願意牽涉到男女爭風吃醋的漩渦裡面,那個皇子雖然是身份尊貴,但是,這裡不是皇宮。他們只是冰河大酒店的安保人員而已,犯不著捲入這種事情裡面去。

同時,鄒子川這一句話,讓周圍的人都是一臉的恍然大悟。

原來是爭風吃醋啊!

立刻,緊張的氣氛變得輕鬆了,大家都變成了一種看熱鬧的心態,很多好事者甚至於拚命的想擠開那群輕甲漢子。

只是,沒有人注意到榮夫人那變色的臉。

榮夫人一臉慘白,她雖然想過千千萬萬種折磨這個男人的方式,卻從來沒有想過會是現在這種方式,最關鍵的是,鄒子川居然把她推到第一線……

「解恨嗎?」鄒子川突然附耳在榮夫人輕輕道。

下意識的,榮夫人點了點頭,實際上,當榮夫人看到那男人一臉痛苦的在地上扭曲的時候,榮夫人心理升起一股莫名的快感。

這個動作,落在別人的眼裡,立刻變得曖昧起來,站在旁邊的金莎一臉變得鐵青……

「看來,我們南宮家族淪落到隨隨便便都可以被人欺負的地步了。」就在陷入一陣尷尬的時候,一個高大的中年人越眾而出,大步走到了中間。

從五官上看,這個中年人和地上的三皇子五官很相似,應該是兄弟關係,不過,這個中年人卻比那三皇子多了一份氣度和從容,眉宇之間充斥著一股權勢,讓人產生一種畏懼的感覺。

「殿下!」那鐵塔一般的護衛朝這個男人施禮。

「殺了他,出了問題我負責。」這被稱為殿下的男人淡淡道。

「是!」

鐵塔般的男人無奈的看了一眼榮夫人,咬了咬牙齒,殺機慢慢疊加,一步一步向鄒子川逼了過去,而這個時候,周圍的輕甲護衛開始把圈子拉開,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形。

空氣變得炙熱起來,無比的壓抑沉悶。

鄒子川的身體依然緊緊摟住榮夫人,他感受到榮夫人的身體正在顫抖。

「你害怕?」鄒子川問道。

「我……」榮夫人發現,她被鄒子川推入了一個絕境之中,如果這個男人隨隨便便就能夠被人揍一頓,她也就不會用鄒子川了,現在,她被鄒子川推到了前台。

「他再厲害也不會比斑斕殼蟲厲害,你擔心什麼?」鄒子川淡淡道。

榮夫人莫名其妙的又點了一下頭,鄒子川的話給了她無邊的信心,她幾乎忘記了,這並不是誰贏誰輸的問題,而是一個很複雜的人際關係。

鄒子川輕輕的把榮夫人推開,淡然的目光慢慢的變得無比鋒利起來,緊緊的盯著對面逼過來的鐵塔大漢。

戰意在熊熊燃燒,空氣彷彿會燃燒起來一般。

突然,一個驚訝的聲音響起。

「鄒大人,軍哥,你們幹嘛?」

這個聲音脆生生的,正是貝兒,貝兒正一臉驚訝的看著鄒子川和那個鐵塔一般的人男人。

「啊……蝶舞小姐好!」那鐵塔一般的男人的戰火突然熄滅,連忙躬身向貝兒問好,其態度比對那殿下要好得多。

「你們幹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情?」貝兒皺眉看著周圍的輕甲大漢。

「……」


貝兒這一問,眾人頓時面面相覷,這還真不是一個好回答的問題,總不成就說他們爭風吃醋打起來了吧!

而那個三皇子忍著痛苦一臉憤怒的看著鄒子川,卻有不說話,那殿下也負手而立,並不回答貝兒,至於那鐵塔一般的男人,根本不知道如何說,圍觀的人自然也不想趟這趟渾水,都避開貝兒詢問的目光。

「倒底怎麼啦?」貝兒語氣中帶了一點怒意。

「還是我說吧。」鄒子川緩緩道。

「怎麼啦,鄒大人?」

「他欺負榮夫人,所以,我就揍了他一頓,就這麼簡單。」鄒子川淡淡道。

「啊……咳咳……」貝兒一臉咳嗽得通紅。

「我想,你們應該是誤會,鄒大人,這是薩德帝國的三皇子殿下,這是颶風冒險團的鄒團長……」

貝兒給兩人介紹的時候,周圍頓時響起一陣說話聲,整個大廳立刻變得吵吵鬧鬧起來,沒有人想到這個高大的年輕人居然是那個戴著黑色面具的神秘團長,很多少女興奮得尖叫起來,要知道,鄒子川現在可是很多少女的夢中情人。

通過星際在線的特別關注節目,鄒子川那英偉的身材、從容不迫的氣度和敏捷的身手讓無數懷春的少女作為了擇偶的標準。

……

PS:月票再一次不動了,求月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那一身的傷痕痛的讓王毅不能自抑,鮮血還在大量的往外流,渾身的肌肉更是顫顫發抖,這時王毅輕點了一下手中的儲物戒,頓時一縷幽光折射而出,王毅本想拿丹藥來補充自身的靈力,但是他看見了戒指中一壇酒,頓時就陷入了怔愣之中。

緊隨其後,他則是渾身猛地一怔,想到了自己的三師兄,便立馬將這壇酒拿了出來,嘴角更是揚起了一抹微笑,頓時一股縷縷香氣便肆意飄散,縈繞在王毅的鼻旁,刺激著王毅的嗅覺。

王毅立馬就打開了酒塞,頓時一股濃郁香醇的氣味爆發而出,這其中還夾雜著靈力的氣息,王毅之時聞了一聞便就覺得渾身起勁,此刻他心中狂喜,立馬拿著這壇酒,大口大口的灌著。

這酒入口即化,更是濃郁芳香,柔潤、細膩的同時又不失醇厚,那乾燥已久的喉嚨更是在這一刻得到了滋潤,更是暢快淋漓,帶著酒順著喉嚨進入腹部之時,王毅猛地渾身一震,這酒就如同一顆炸彈一般竟在腹中猛地炸開。


那本口感細膩的酒,竟瞬間變得猛烈了起來,那後勁更是讓王毅感到腹部疼痛不已,就如同正有一團烈火在腹部熊熊燃燒一般,緊接著王毅頓時就感覺渾身充滿了勁,這一身的靈力與氣血在這一刻竟全部又達到了恢復。

也許是這酒後勁太大,此時的王毅更是感覺不到渾身的疼痛之感,不僅如此,這酒所散發出的力量竟還沒有結束,王毅體中的靈力已經達到了飽滿狀態,若是再繼續下去,定是爆裂而亡,但是王毅卻阻止不了這酒的烈性。

「咦,他這酒難道有什麼玄機?」這弟子看出了一絲的不對勁,於是加快了腳步,向著王毅衝去。

「啊!」這時王毅仰天咆哮了一聲,這聲咆哮如龍吟、如虎嘯,瞬間在這天地之間炸響,更是響徹整個雲霄,久久不散,與其一同爆發而出的則是一股濃郁的靈力,這靈力隨著其嘶吼一同直衝雲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