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怎麼感覺那麼滲人?我有點怕。」戴潔瑩打了個哆嗦說道。

「唐浩,怎麼感覺那麼滲人?我有點怕。」戴潔瑩打了個哆嗦說道。

「唐浩,怎麼感覺那麼滲人?我有點怕。」戴潔瑩打了個哆嗦說道。 150 150 admin

「大哥,你這是典型的抓鬼怕鬼,開車暈車。」我吐槽道,早知道就不來了。

「不,我可以的,我不怕!」戴潔瑩自己鼓勵著自己,不停念叨著,好像在給自己壯膽。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白霧中起了一陣鬼火,然後飄在空中,不停飄忽閃爍著。

「啊……鬼,鬼……」戴潔瑩嚇了一大跳,連忙指著鬼火說道。

「大小姐,你還說自己行,連鬼火都怕,怎麼抓鬼?」我又吐槽了一句,然後朝那鬼火扔去了一張黃符。

可沒想到的是,那張鬼火居然躲開了,然後跟逃跑一樣,飄向了遠處。

「唐浩,它好像跑了,咱們怎麼辦?」戴潔瑩一下子就躲到了我身後,然後問道。

「追,這鬼火有貓膩。」我連忙向前走去,但我跑不了,只能慢吞吞的跟在鬼火後面,但這鬼火好像有意識一樣,一直在前面等我們,好像不是逃跑,而是給我們帶路,不知道想帶我們去哪。

大概十幾分鐘后,我們來到了一條路邊,路邊的樹木少了,但卻有很多雜草,草很高,但好像裡面有人,鬼火飄進來就不見了。

。 邁入朱雀門,桓儇偏首望了眼身後的擠在一塊的朝臣。攏了攏滑下去的披帛,嘴角挑起饒有意味的笑容。

「宗國老,來得正巧。」桓儇掀唇,柔柔一笑,「居然沒錯過熱鬧場面。」

聞言宗師道呵呵一笑,微眯著眸,「大殿下說笑。這天底下哪兒不熱鬧,朱雀門不過是因為有人才熱鬧。」

「這倒是。哎,以前本宮還不信人說宗國老門生遍佈朝野。如今一看,倒是本宮眼界狹隘。」桓儇揚眉溫聲道。

話里似乎含了幾重意思。宗師道面上笑容瞬斂,捋了捋花白鬍須。被歲月侵擾的滄桑面容上浮現出幾分無奈,抬首睇向遠處從天際拂來的雲。

雨過天晴,長安可窺日。

二人前後漫步在白玉石道上,兩旁是三省六部和九寺五監所在。轉頭可見官員談笑進出其中。

「剛才那些朝臣說本宮徇私。」桓儇深邃的鳳眸中幽光流轉,「只因長安城有流言傳出說這次銓選是本宮故意設的,只為培養自己的勢力。」

「辨不清局勢,難免會有非議。大殿下此舉是為了天下社稷不是么?」

話落耳際,桓儇有些諷刺地牽唇。邁步往前走去,即將路過中書省時,忽而瞥見一人從裏面緩步走來。

「大殿下。」一身紫袍的裴重熙懶懶地瞥了眼旁邊的宗師道,笑道:「宗國老,今天怎麼有空入宮了。莫不是來城外看熱鬧的?」

「裴二郎。」

慈愛的聲音落下,裴重熙眸光驟冷。微眯著眸,周身似乎籠著一團寒氣。

鳳眸一斂一抬,眨眼間裴重熙又恢復了此前溫潤的模樣,「某就說宗國老好端端地突然進宮幹什麼。想來是想看看自己的門生吧。」

「算是吧。老臣先去拜見陛下,大殿下還要同老臣一道么?」

聞問桓儇掃了眼裴重熙,搖搖頭。

「即是如此,老臣先行告退。」

知道宗師道逐漸消失在眼前。桓儇眼中才浮現出冷意來。

「今日朱雀門似乎很熱鬧。」裴重熙低眉輕笑,示意桓儇同他過來,「他們差點都要群起而攻之,你居然都能壓下來。阿嫵,你總是將事情計算的很好。」

話落耳際桓儇瞥了眼裴重熙,暫且把這話當做誇獎。

二人步上通往中書省的廊廡。忽見韓誨神色匆匆地從另一側而來。對視一眼,二人極為默契得翻下圍欄,藏在了其下假山中。

只見韓誨駐足在眼前,確定四下無人後方才步上階梯,往其上的連廊飛閣而去。直到韓誨消失在視線中,二人才從假山中鑽出。

「你說他去見誰?」桓儇從容地拂落袖上沾著的草屑,淡淡道。

「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默契地勾唇一笑。二人足下一點,藉著朱柱所擋,身形穩當地落在屋脊上。屏氣斂息聽着下面的對話。

「宗國老。」

韓誨聲音壓得極低。

聽見韓誨的聲音,桓儇揚眼。鳳眸中多了幾分譏誚。

「御史台那邊安排的如何?」宗師道抬手免去了韓誨的禮,語氣平淡。

韓誨皺着眉,身形往後避了避。免得自己被人瞧見,擔憂道:「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安排妥當。不過我們手中那份名錄似乎沒啟什麼作用。您還是想借用紀王對付大殿下?」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那份名錄擺明了是大殿下借用紀王的手來試探我們。」似乎是想起什麼,宗師道不禁一笑,「別的不說再利用人上,大殿下的手段和忠武皇帝幾乎如出一轍。」

屋頂兩人似乎聽得津津有味,神色里都染了笑意。

伸手挪開一小片瓦,藉著縫隙桓儇探目窺視着下面兩個人的一舉一動。

那二人一前一後地站着,宗師道手隨意搭在欄桿上。而韓誨則垂首而立,態度儼然十分的恭敬。

「宗師道這算是在誇你?」

束氣成音,傳音入密。意味着二人的話不會被外人聽見。

桓儇屈指拂過琉璃瓦當,挽唇低哂,「那些人此時應當進了推鞫房。」

自從二人開始傳音入密,逼音成線后。裴重熙的語氣兀自變得不疾不徐,呷著笑意洗去了輕佻,更顯得低沉魅惑。

「我竟不知你在御史台安插了人?」

「御史台大小官吏眾多,並非一定要在顯眼處。匿於暗處者用處更多。」說着桓儇望了眼四周,撩起落下去的裙擺,「你若是今日去了朱雀門,一定能瞧見許多熱鬧。」

「不去。去看你涉險么?左右你也不會聽我勸,還不如在一旁看着你。」

眼角餘光瞥見桓儇發間步搖搖搖欲墜,裴重熙伸手將其扶正,順帶撫平了額角凌亂的青絲。

「我要是沒把握怎麼會賭?宗師道要是不發難我才着急……嘖,只是我好奇他們到底能在做些什麼。」桓儇墨眸深沉好似幽泉,卻無端沁出寒意來。

話止桓儇又繼續往下看去。

「那個樂德珪這次居然參加了制舉。聽他們說文章似乎做得很不錯。」韓誨面露不悅斥道:「此人已經落第三次,憑什麼和我們同朝為官。真不知道大殿下看中他什麼。」

叩擊著欄桿,宗師道眸光深沉。沉聲開口,「六郎,他不需要有才華。但他一定要趁手,如此才能做把快刀。大殿下急需要新人融入朝局鞏固勢力,而非舊臣。此次銓選和考課目的也在於此。」

韓誨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神色敬佩地看向宗師道。自家恩師不愧是歷經三朝,哪怕已經致仕還是能一眼看穿上位者的心思。

難怪民間常說姜還是老的辣。

「我們手裏還握了什麼證據?」韓誨看向宗師道,皺着眉,「我打聽到之前失蹤的那兩個胡商如今都在刑部大牢關着。我們的人根本接觸不到。」

似乎一直就猜到韓誨的話。宗師道神色如常,俯身望向高台下的假山花圃,眼露深色。

「那就由她去。推鞫房那邊你要想辦法封住那些人的嘴。告訴他們如果要平步青雲,就得閉嘴。不然還是早些回去吧。」

聞言韓誨微愕。彷彿是思付了一會,才點頭應允。

「你且回去吧。老夫還得去拜見陛下。」

說着宗師道輕咳幾聲,拾級而下。

。 人物:王羲之。

別稱:書聖。

實力:命境七重境。

神兵:乾坤筆。

天賦:執筆天下。

神通:字界,筆下千軍。

坐騎:白鶴。

評價:此人修天地浩然正氣,掌控天道於紙筆之間,一筆畫蒼穹,一筆定生死。

看著眼前信息,楚帝心情久久不能平復,書聖王羲之這也太強了。

開局就是命境七重境,神通更是恐怖的一匹,倒是他唐突了,險些小覷了王羲之。

「系統,王羲之什麼時候到來。」

「回宿主,王羲之已經在九血域,宿主抵達之後就會遇到。」

楚帝十分滿意的點點頭,系統一如既往的人性化,接著他內斂心神,開始進入到修鍊中。

先前與道九玄一戰,他打破桔梗,一身修為突破到命境,也沒有時間熟悉自身的實力。

………

這一天。

黑暗之城外。

虛空之上,一團巨大的漩渦出現,緊接著,骨傲天帶著兩名老者出現。

與此同時。

城內鬼婆婆,地冥龍,黑暗當鋪的六名老者,都已經察覺到城外出現的恐怖氣息,他們相繼出現在城內,幾縱之下朝著城門口飛去。

轉身。

七人和地冥龍出現在城池之巔上,骨傲天目光落在眾人身上,「楚帝身在何處,讓他出來受死。」

鬼婆婆道:「陛下不在城內,已經離開了。」

骨傲天又道:「不在城內,爾等可知他前往何處,告訴老夫,可讓黑暗之城平安無事,否則頃刻之間讓這裡化為一片廢墟。」

白髮老者看著骨傲天,「好大的口氣,你當我們是擺設?不要說我們不知道,就算知道豈能告訴你。」

骨傲天看了眼白髮老者,「黑驚天,你一身修為跌落至此,早已不復當年,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叫囂?」

黑驚天道:「如果不是當年一戰,你也配出現在黑暗之城,老夫是修為跌落了,但也未曾把你放在眼中,奉勸你一句,黑暗之城不是你們古族能來的,現在離開我們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骨傲天目眥欲裂,剛欲開口,一旁骨元道:「城內沒有發現楚帝的氣息,他應該已經不在這裡了。」

「既然他不在這裡,那我們何不藉此機會,攻下黑暗之城?」骨傲天沉聲說道。

骨元搖搖頭,低聲道:「黑暗之城不過是暗族的一處交易之地,根本沒有多少價值,我們現在最大的敵人是楚帝,他身上任何一件至寶的價值,都相當於數百個黑暗之城,所以絕對不能讓人捷足先登。」

說到這,他頓了下,繼續道:「別忘了老族長交給我們的任務。」

骨傲天道:「那就這麼離開?」

骨元冷笑道:「豈能如此離開,這些人目無骨族,當然是要給他們一些教訓。」

隨著聲音落下,骨元身影凌空飄落下去,朝著黑驚天等人暴掠過去,身影上恐怖的氣息碾壓下去,宛如一座巍峨的大山。

見狀。

鬼婆婆一步踏出,看著骨元道:「陛下是離開黑暗之城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陛下前往何處了。」

聞聲,黑驚天看向鬼婆婆,「不可。」

鬼婆婆道:「無妨,至於原因我一會兒告訴你。」

骨元看著鬼婆婆,沉聲道:「說吧,楚帝前往何處了。」

「九血域了。」鬼婆婆看著骨元說道。

骨元臉色一變,「希望你所言屬實,如果老夫在九血域沒有發現楚帝的蹤跡,再回黑暗之城,爾等都要死。」

隨著聲音落下,三人身影消失在城外虛空中。

看著他們離開,黑驚天道:「你為何要把楚帝的蹤跡告訴骨族,這不是給楚帝找麻煩?」

鬼婆婆道:「陛下臨行之際曾言過,如果骨族和暗族前來,可以把他的蹤跡告訴他們。」

黑驚天點點頭,「看來楚帝早就料到這些人會捲土重來,骨族和暗族要是都前往九血域,他的處境是非常不妙的。」

鬼婆婆道:「陛下敢把蹤跡泄露給他們,自然有全身而退的把握,我們要做的就是鎮守黑暗之城,等陛下從九血域歸來。」

「陛下強勢降臨四維世界,這裡百年沒有改變的格局,終於可以有所改變了。」

眾人點點頭,身影消失在城池之巔,無盡的黑暗依舊籠罩在虛空之上。

……….

半月之後。

帝舟落在一處城池外,楚帝一行身影從帝舟走了下來,看著眼前高聳入雲的城池。

楚帝沉聲道:「這裡就是九血域?」

天卿開言道:「陛下,這裡是九血城,要前往九血域必須從九血城,乘坐專屬的飛行器。」

楚帝劍眉一挑,詢問道:「難道九血域不屬於四維世界?」

天卿又道:「陛下,九血域屬於四維世界,但卻是獨立存在的,在九血域之上,域主蕭雨樓和九血王掌控一切,九血域上修鍊資源非常豐厚,所以很多修士都願意前去,在哪裡尋找屬於自己的機緣。」

楚帝似懂非懂,「為什麼九血域的修鍊資源要強於四維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