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等著吧你。」

0

「友情提示一下,現在幹什麼都不容易,聶二小姐可不要哭鼻子喲~」

「切~小孩才哭鼻子」

「好好好,那我去上班啦,記得吃早飯,拜拜。」

「恩,拜拜。」

笙歌一路哼著小調下了樓,今天看早早等著的薄宸都格外順眼。

「早呀~」

「早,心情不錯?」

「對啊~有一種我家有女初長成的感覺。」

聽完這話薄宸也猜得八九不離十了,「那再告訴你個值得開心的事。」

「什麼啊?」

「工作收一下尾,過兩天一起去旅遊。」

「旅遊?這麼好?」

「恩,去R國,讓大家泡溫泉放鬆一下。」

「哇!」旅遊都是出國旅遊。

真好,這下腰也不疼了,親戚也不鬧了,心情簡直美妙極了。

薄宸見笙歌很開心的樣子,眸子里的笑意也深了深。

等到了公司這個事都已經傳開了。

公司上下一片沸騰,忙了這麼久終於可以休息了,啊!

「哇塞!我們BOSS簡直就是這條街最帥的崽!」有女職員花痴著。

「廢話!BOSS本來就帥!」

「但是,但是從來沒有這個時候去旅遊啊,而且還是R國!玩整整三天!」

「對對對,媽呀,我們薄總是不是談戀愛了啊,衣服變了就算了,連性子都變了!」

「我去!說起來還真的是哈,這麼不正常,快,有沒有關於未來老闆娘的消息,讓我去抱個大腿。」

「你可省省吧,老闆娘大腿是那麼好抱的?」

「啊~不管怎樣,感謝老闆娘!」

卓助理碰巧從旁邊經過,聽著妹子們的腦洞,也是很服氣,暗暗在心裡豎大拇指!

這也太准了點!

「卓助理啊,我們老闆真有女朋友了?」一個部門的領導悄悄問道。

「這是老闆的私事。」

「啊哈哈哈哈,我也是八卦、八卦、聶助理別放在心上。」

「說起來老闆也是很厲害,一下子就把那個脾氣古怪的陳總搞定了。」

領導想著還是趕緊得拍拍馬屁。

「這件事基本都是聶助理的功勞。」

「聶助理!?」領導驚了,拍馬屁也沒拍到點子上,要哭了。

「對,這次旅遊多半也得感謝聶助理。」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畢竟這是薄大總裁為了自家小媳婦兒才搞出來了。

「你是說,薄總為了獎勵聶助理…才讓大家去旅遊?」

「差不多吧,不過這段時間大家也很辛苦。當然也是為了讓大家好好放鬆一下。」

「好好好,謝謝薄總好意,那卓助理您先忙…」

小領導懵了,之前公司里的傳言他也聽到了一部分,但是這個情況怎麼越來越複雜了呢。

然而這個消息小領導還沒有消化完,公司里全都傳開了。

而且因為是卓助理親口說的,這個消息迅速席捲了公司,下至打掃衛生的阿姨,上至薄大總裁。

「薄總,已經散布出去了。」

「做的不錯。」

「散布希么?」笙歌問道。

「只是告訴他們事實,這次能和陳總合作基本都是你的功勞。」

「啊,在你們公司不用做到這樣吧…」笙歌當然明白薄宸是什麼意思。

就是要改變之前的謠言,還要證明她有能力,給她建立威望。

但是,如果是在聶氏的話,哪怕薄宸不說笙歌也會不擇手段地讓別人信服。

可是這是在薄氏啊,自己又呆不長久,只能算是在這學習罷了..

「當然要。」

看著薄宸很堅定的樣子,笙歌也就沒再說話,畢竟事情也發生了,而且對自己也沒什麼壞處。

其實薄宸心裡想的是,以後笙歌成為自己妻子后難免會來往於公司。

他不介意別人眼光,但是也不願意讓別人戳自己老婆脊梁骨。

而且雖然現在是員工吧,大家對有能力者還是很尊敬的,也不敢那麼放肆的說閑話。

公寓里

聶逸逸正一臉愁容地咬著手指看著電腦。

她在準備簡歷,然後發現除了個人信息以外她什麼都填不上…

在網上投簡歷的話大概一到三天會有回復,可是她這個簡歷很有可能選不上。

所以要去趟人才市場。

她深吸一口氣,要加油。不要害怕,邁出這一步就好了。

打車來了最大的人才市場,人山人海的場面聶逸逸嚇得退後了一步。

看著好多求職者穿著正式的白襯衫,步伐也很焦急,臉上有些緊張的樣子狠狠地戳了聶逸逸一下。

她慢慢的擠進去,然後被推推搡搡地很快就迷失了方向。

她穿著一身粉色的洛麗塔洋裝,粉色的小鞋子也被踩髒了,忽然有點害怕,她想逃走了。

「可不要哭鼻子喲~笙歌的話在耳邊回蕩。」

她聶逸逸是一個多麼好強的人,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就這麼逃走。

整理好情緒,倔強地走向了一家金融公司的桌子前。

「您好。」

「你好,請坐。」HR看了她一眼,相貌不錯,很精緻,可是穿的…

沒等聶逸逸做好,HR已經看完了簡歷,「聶小姐高中畢業?」

「嗯。」

「那你在金融方面有什麼過人之處嗎?」

「沒…不過我可以學…」

HR皺起眉,這個職位很需要人來頂替,她這樣的小白…

「抱歉聶小姐,我們希望找到更有經驗的。」

「好的,麻煩您了,再見。」

又去了幾個地方,得到的答覆也基本是一樣的,有的甚至看見她高中學歷連問都不問就讓她走了。

她堂堂聶家二小姐,整日趾高氣揚,如今卻要低身下氣的讓別人給她份工作。

心裡好悶。 趙信身子向後一仰,端起酒杯看著對方「沒錯就是我,這麼多年沒見,你還是一個軍師嗎?雲謀子」。

沒錯,來人正是妖族大軍師雲謀子,現在的他看起來意氣橫發,雖然年紀更大了,但是卻充滿了活力。

「趙信,找你這麼多年還找不到呢,沒想到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雲謀子冷冷一笑,雙眼閃爍著精芒,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不過趙信能夠確定,這肯定不會是好事。

「送上門了嗎?我這次來是和你們族長來談一個交易的」趙信從容不驚,慢慢悠悠的說道。

「哼,交易,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跟我們說交易,恐怕你連自己的命現在都不一定能保住吧,居然還跟我說交易」雲謀子嘴角上揚,雙眼掃了一圈四周。

「沒有人在這裡保護族長嗎?我不已經說過了嗎?這事是誰負責的?」。

「軍師大人,有人在這裡保護的,而且還有兩個人……」回話的人看起來戰戰兢兢的,似乎很怵怕雲謀子,而在這期間趙信也在觀察雲謀子和東皇柔。相對於沉默不言的東皇柔,現在目中無人的雲謀子看起來更像是族長。

「你的人在這裡呢……」趙信手一揮,天道大開,之前被自己收到了天道中的兩個人被放了出來。

「你,囚禁了我的人?」雲謀子身上忽然升起了殺氣,他的話剛落空曠的房間轉眼間就進滿了妖族的侍衛。

「呦呵,好大的陣仗啊……」趙信不經意的掃了一眼,眉毛一挑,神色看起來滿是不在意。

「陣仗,這是為你死了辦的儀仗」雲謀子不知道為什麼對趙信的敵意一直這麼大,趙信自認為是因為自己當初也做過軍師,正所謂同行是冤家,不然自己也想不到為什麼他會這麼對自己。

「軍師,趙信是我的客人,你這麼做是不是有些不好啊」見事情如此狀況,東皇柔也不能置之度外了,出聲制止,而她的話也讓正要上前的侍衛停住了腳步。

「客人?」雲謀子臉色鐵青,陰冷的回道:「這個人曾經被我們通緝了,會是什麼客人,就算是也是不速之客」,說完,轉過頭瞪大了眼睛「還不趕緊動手,難不成要我親自來嗎?」。

趙信見狀坐在原地不緊不慢的伸出手,一道柔光在掌心形成了一卷漩渦,就在他打算動手的時候,一道倩影擋在了趙信的身前。

「我看誰敢,我在說一遍這是我東皇柔的客人,雲謀子別忘記了你只是一個軍師,而我是東皇氏的族長,這是在我東皇氏」。

趙信看著擋在自己眼前的女子,心中倒是出現了一瞬間的異感,可是很快就被自己掩蓋過去,這丫頭還是和原來一樣。

雲謀子顯然沒想到原來對自己百依百順的東皇柔居然敢這麼對自己說話,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

「東皇柔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在跟誰說話嗎?」。

東皇柔眼中異常的堅定「我不僅知道,而且還很確定的告訴你,我就是在跟你說話呢,我東皇氏還沒有淪落到讓個軍師一手遮天,恐怕現在是你不知道自己跟誰在說話吧?」。一口氣說完了這麼一大堆的話,東皇柔看起來也累的不輕,呼呼的喘著粗氣,胸口不斷地的起伏。

「你……」雲謀子頓時語塞,看著東皇柔一時間也說不出來什麼話了,看他的樣子顯然也被東皇柔的話氣的不輕。然而最尷尬的莫非於那些侍衛,他們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就這樣在那傻杵著,反倒是始作俑者的趙信看起來最輕鬆了,慢慢悠悠地喝著酒,翹著二郎腿好不自在。

「要我說啊,你們別在這傻杵著了,一個是軍師一個是族長都不是你們能得罪的,這種兩邊不討好的事情不做也罷,趕緊哪涼快哪待著去吧」趙信一杯飲盡,看起來頗有酒意的對著那些侍衛說道。

「這……」侍衛們你看我我看你,顯然已經被趙信給說動了,看了一眼東皇柔和雲謀子,低聲詢問道「那個,屬下看,我們就先出去外面候著,兩位大人在此這個人也一定不敢造次的」。說完,見兩位大人都沒有人說話,這幫侍衛便哨聲的離開了房間,並且「識趣」的關上了房門。

其實這幫侍衛也不是傻子,之所以這麼聽趙信的話,也是因為他們知道眼下的事情難辦,而趙信的話只是給了他們一個台階而已,要是識相懂事的就像他們這樣順著台階撤去了,也省去了看兩位大人吵架,畢竟這種事情他們是不想看的,看了也是麻煩。

暴君的孽寵:第一夫人 「東皇柔,你會為今天做的事情負責的」雲謀子看了半天,最後還是惻陰陰的說了出來,說完之後便氣沖沖地拂袖離去。

「多謝提醒,不送……」。

直到雲謀子離開了房間許久,東皇柔才真正地放下了身段,瞬間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原本就有些營養不良的臉色此時更加的不好看了,但是可以看出她心裡是非常高興的。

趙信搖了搖酒杯,隨意的說道:「看來你這個族長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嘛,怎麼感覺還不如你做大少主的那個時候呢?」。

東皇柔轉頭美眸瞟了一眼趙信,一把搶過了趙信手裡的杯子,嘆了一口氣說道:「是啊,不如意吶,不過這世上哪有什麼事情是全能如意呢,正如你們人族的一句老話,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趙信看著悶悶喝酒的東皇柔,親自給她又續上了一杯,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和那雲謀子有什麼勾當,但是如果我說我能讓你成為東皇族真正的主人,並且能夠擁有管理大荒界的權力你信嗎?」。

東皇柔扭頭看著趙信,眼神異常的堅定「我信,你的智慧雖然不敵雲謀子,但是我相信你的頭腦,你打算回來幫我嗎?」。

趙信聽后哈哈一笑「我是打算幫你,不過並不是用腦袋,而是用這個」,說完,趙信攥緊了拳頭。

「用這個?」東皇柔微微蹙眉,反倒是有些疑惑了。 「兔兔。」

「嗯?」

「你沒脫,現在後悔嗎?」

「不後悔。」她想了一下,如果再有一次,她還是會這麼選。

「所以不用糾結,別人有別人的生活方式,有別人的難言之隱,你只要不犯法不違背道德,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

「嗯。」她淡淡的應著,心裡倒是輕鬆了些許。

「其實也不用這麼著急找工作,做點自己喜歡的事。」

笙歌說道,其實兔兔能這麼快想明白,這麼快就去找工作了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本來以為她是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小姐,倒沒想到她不只是個大小姐。

「後天我們公司組織去旅遊,你去嗎?」

「旅遊?算了吧,我不去了…」

見她挺為難,笙歌也沒再強求。

第二天全公司都沉浸在一個輕快的氛圍里,工作效率都提高了不少。

聶逸逸依然到處找著工作。

前妻有點毒 很快,公司一起出行的日子到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