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們人族可真是無賴的,三番五次有人不守規矩」,其中一個零更是冷哼一聲,一臉嘲諷。

0

之前秦宗和鴻蒙便跟零的幾大魄零頭領協商好了,他們共同破陣,好東西平分,至於剩下寶物則由其他零以及修靈者搶奪,誰搶到就是誰的,但是在破陣之時,任何人和零都不得干擾,而伊天奇和羅雨欣想要進山,自然是屬於干擾秦宗等人破陣的行為。

其他幾個看守山門的修靈者聽了,臉上閃過一絲慍色,只是他們心中雖然惱火,可卻沒有對零反駁吱聲,而是將怒氣灑在了伊天奇和羅雨欣頭上。

「你們兩個不守規矩,已經沒有資格繼續深入探寶了,速速離去,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那幾個守門的修靈者對視了一眼,對著伊天奇哼聲道。

這幾個人直接了當的剝奪了伊天奇的權利,不准他們進山了。

一開始伊天奇還有些犯暈,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現在倒也明白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只是伊天奇心中冷笑,這幾個看門的真是好大的口氣,頤指氣使,一句話便不準讓他進山!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若欺負到頭上了,伊天奇怎能吞下這口氣?


伊天奇雙眼一眯,冷笑道:「大家都是探寶的,誰能搶到寶物就是誰的,你有什麼權利不讓我進去?」

「小子,你想死嗎?」其中一個守門的修靈者有些詫異的瞟了一眼伊天奇,轉而大怒。

而另一個則是冷哼一聲,道:「要不是我們門主和幾位高手聯手破開這些陣法,你們有機會探尋這些遺迹?你們能有湯喝已經是極大的榮耀了,現在居然還不滿足!本來我等念你們是不小心犯的錯,只是好心讓你們離去而已,你們兩個不但不感恩戴德,反而還在這裡撒野,哼,趕緊將你們之前得來的寶物全都拿出來,否則今天就別想離開這裡了」。

而這時,周圍已經聚集了一群看熱鬧的人,眾人都冷笑,「看來這小子要倒霉了」。

「竟然敢不守規矩,真是吃了豹子膽了」。

當然也有人有些同情,小聲嘀咕:「其實這位仁兄說的在理,只是不識時務」。

「在理有什麼用,拳頭大才是硬道理,鬥不過人家還不服軟,真是一個蠢貨」。

……

伊天奇雖然不想惹事,可卻也不是一個軟柿子。

羅雨欣知道伊天奇的脾氣,感覺到自己的小手被伊天奇拉著,握緊了幾分,依然知道伊天奇真的動怒了,忙的拉了拉伊天奇的手,小聲的道:「天奇哥哥,好漢不吃眼前虧,他們人多勢眾,沒必要跟他們死磕」。

而伊天奇卻對她擺了擺手,而後又絲毫無懼的對著那幾個守門的修靈者冷笑道:「呵呵,真是好笑,我既不是你們藍幫的人,也不是你們龍虎門的人,你們與零的規定與我何干?況且我想去哪就去哪,輪到得到你們來管?別說我沒有得到寶物,就算得到了,憑什麼交給你們?你們算哪根蔥?」

「小子,找死!」其中有一個脾氣火爆修靈者毫不客氣的對伊天奇動手。

這些守門的修靈者的實力都不弱,每一個都有黃靈五階以上的實力,而這個脾氣火爆的修靈者更是具有黃靈七階的實力,他也看出伊天奇才不過黃靈四階而已,而伊天奇旁邊這個女娃娃更是差勁,連黃靈境界都沒有突破。

可他這一出手,竟直接用了八成的實力,想要一招解決,要給伊天奇一個下馬威。

在外人看來,一個黃靈七階的強者對付一個黃靈四階的毛頭小子,而且用了八成的力量,結果定然是毫無懸念。

「這小子要慘了」,有人冷笑,沒有絲毫同情。

而羅雨欣也嚇了一大跳,不過就在羅雨欣反應不及之時,伊天奇居然不僅一拳打出,與那黃靈七階的守門者硬抗硬,而且還將她護在了身後。

兩拳相碰,伊天奇守護著羅雨欣,紋絲不動,而那個黃靈七階的修靈者卻反而後退了幾步。

眾人一陣錯愕,有些難以置信,還以為那個黃靈七階的修靈者在最後關頭放水了,也只有那個黃靈七階的修靈者自己知道自己剛才出拳的那隻手臂到現在都還有陣陣麻痹感。 第五百二十二章比試

其實剛才伊天奇也沒想到那個黃靈七階的修靈者居然會二話不說,直接對自己出手,情急之下,他怕羅雨欣受傷,便使出了全身力氣,並且還用雷體附加在手臂上,全力迎敵,結果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沒想到自己不但擊退了那個黃靈七階的修靈者,而且自己居然沒有後退半步。

羅雨欣可沒看清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看到伊天奇硬抗了黃靈七階強者的一擊,滿是擔憂。

「天奇哥哥,你沒事吧?」

「我沒事」,伊天奇搖了搖頭,依舊警惕的盯著守門的那幾個修靈者,怕他們又突然出手。

「哼,好小子,有兩下子,我說為什麼連黃靈境界的一個小丫頭都能成為核心弟子呢,原來二位有些手段」,那個黃靈七階的修靈者冷哼一聲。

「原來幾位是虛有其表啊」,而那幾個同為守門者的重零不由得藉機對著那幾位修靈者嘲諷了幾句。

其中一位守門的修靈者看不下去了,對著之前那個對伊天奇出手的黃靈七階的修靈者道:「孟龍,不用再手下留情了,免得被某些異類看扁了」。

那幾個重零桀桀一笑,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而那個叫孟龍的修靈者被伊天奇在眾人面前擺了一道,更是惱怒,果斷的繼續對伊天奇出手,而且極為狠毒,招招致命。

反正在天靈境內,學員之間的爭鬥沒有限制,打死不償命。

伊天奇將羅雨欣推到一邊,連番抵抗,雖然伊天奇的才不過黃靈四階,可他的基礎極為牢固,而且所修鍊的法訣,使用的武器都是極為高級的,再加上他的戰鬥經驗極為老道,所以跟一個黃靈七階的強者打得有來有回。

眾人也看出,伊天奇無論是正面攻擊,側面反擊,都顯得極為絲毫不虛,極為流暢。

「沒想到這位小哥是一個高手!」有人開始驚嘆伊天奇的不俗,以黃靈四階對戰黃靈七階而不落下風,傳出去足以自傲了。

要知道能進入天靈鏡的,都是天靈學院的精英,實力都不會差到哪去。

而那個叫孟龍的修靈者越打越氣,自己不但沒有快速解決掉戰鬥,反而到最後還有些被壓。

最後,由於孟龍過於心浮氣躁,反而被伊天奇一拳打倒。

「呵呵,還有誰要出手嗎?」伊天奇掃了一眼被自己打倒在地的孟龍,沒有繼續出手,而是盯著其他幾個守門的修靈者,呵呵笑道。

孟龍躺在地上,羞愧不已,吐了一口血水,爬了起來,縮在了後面,不好意思再戰。

而其他幾個守門的修靈者見狀,惱怒不已,伊天奇分明實在羞辱他們!

「我來與你一戰!」說完,另一外一個叫做曹聰的修靈者沖了上來。

曹聰的實力與孟龍相差無幾,伊天奇用虛空鼎護住己身,黯滅刀猛烈反攻,最後又將曹聰打倒在地。

「豈有此理,欺人太甚!」其餘幾個守門的修靈者見狀,大為惱火,不過他們卻不敢輕易出手了,因為曹聰和孟龍的實力他們是清楚的,能夠兩他們二人打倒在地,很顯然,這個看上去才黃靈四階的小子不能以常理忖度。

「呵呵,誰欺人太甚誰心裡明白」,伊天奇冷笑一聲,反譏道。

「哼,我們一起上,先拿下他再說!」其他幾個守門的修靈者知道伊天奇不好對付,所以決定一起上,雖然面子上掛不住,但總比一個一個敗在那小子手裡強。

「單挑打不過,就想以多欺少,真是不害臊」,羅雨欣見到伊天奇這麼厲害,心裡別提多高興了,不過當她看到對面幾個要一起對付伊天奇時,她便擔心了起來,怕伊天奇吃虧。


「一起上也沒關係,不過有些話必須先講清楚,若是我贏了幾位,幾位不可再阻攔我了」,伊天奇開口道。

「哼,莫要說大話了,你若能贏我們兄弟幾個,我們兄弟幾個認你當爺爺都行」,其中一人覺得幾個黃靈六七階的人一起對付一個才不過黃靈四階的小子,不可能輸。

「你小子輸了的話別到時候說我們以多欺少就行」,另外一個修靈者冷哼道。

「你們本來就以多欺少」,羅雨欣卻大叫道。

「我沒說那小子也不可以叫人幫忙啊?你若看不慣,可以幫他啊」,那個被打傷在一旁的曹聰盯著羅雨欣,知道她實力低,故意這般說,要是羅雨欣真的參戰,興許反而能給那小子拖後腿。

「你在一旁看著就行了」,伊天奇知道羅雨欣擔心自己,怕她真的聽了那個曹聰的慫恿,便先告誡羅雨欣呆在一旁,不要插手。

羅雨欣心裡也明白,自己實力較低,若真上去幫忙,反而會讓天奇心存挂念,所以她還是乖乖的聽從了天奇的話,只是心中多了一份對增強自身實力的渴望。

伊天奇也不敢託大,全力以赴,雙方便如火如荼的打了起來,惹來周圍觀眾的一陣較好。

只是伊天奇知道自己不能戀戰,別說對方人多,光是境界就比自己高了兩三個檔次,若是打持久戰的話,遲早要被消耗死,所以伊天奇也絲毫不留情,只憑藉著虛空鼎防守,而自身卻絲毫不防守。

伊天奇這半年來雖然在境界上沒有突破,可作戰的實力卻提升了不少,再加上他擁有龍族血脈和聖蠍血脈,體質比之其他人強上數倍不止,所以在比斗的過程中,雖然缺乏防禦,可也只是受些輕傷。

「沒想到這小子以一對多還這般強勢,打得反而讓那幾個人束手束腳」,周圍有觀眾驚嘆。

「哼,那小子實力也不過爾爾,若非依靠著他頭頂的那個寶鼎和他手裡的那把寶刀,早就被那幾人拿下了」,也有人眼紅於伊天奇手裡的兩件寶物,哼聲道。

「也不知道這小子什麼來頭,之前怎麼沒見過他?」大多數人都心生疑問,在黃靈四階境界就能力戰幾位黃靈六七階的高手,絕對是一個修靈天才,可惜對此人從未有過印象。

在眾人的疑惑和驚艷中,伊天奇大放異彩,最後以「焚天四式」,划拳為刀,竟然生生將幾位黃靈六七階的高手擊退!

伊天奇見狀,不再出手。

勝負無界限,這般打下去伊天奇肯定吃虧,所以在稍稍贏了對方之後,伊天奇果斷的收手了,在外人看來至少是他贏了。

「喂,小子怎麼不打了?」那幾個人被擊退之後,本想反擊,沒想到伊天奇將虛空鼎和黯滅刀都收起來了,顯然是不打算打了。

「勝負已分,幹嘛還打?」伊天奇知道自己體內靈力耗盡了,再打下去肯定必輸,所以才會強撐著一副瀟洒的樣子,哼道:「我與各位無死仇,點到為止」。

「放屁,這也算贏?」那幾個人嗷嗷叫,他們可不認為自己輸了,因為他們真正的保底手段都還沒有使出來呢。

「你們先是以車輪戰對戰我兄長,然後又以多欺少,現在輸了還不認賬,真是不要臉」,羅雨欣忙的站出來道。

「可還沒打完呢?怎麼算他贏?」其中有一個守門的修靈者反駁道。


「難道比試的輸贏就一定要生死來定?你們背後有大勢力給你們撐腰,所以你們自然不怕傷人性命,可我兄長卻沒有什麼靠山,若是我兄長真傷了你們性命,你們背後的勢力會放過我們兄妹二人?」羅雨欣冷冷一笑,繼續說道:「再者說了,高手之間的比試,不都是幾招之間便定勝負了嗎?」

本來眾人也覺得比賽還沒結束,伊天奇突然收手不符合規矩,可經過羅雨欣這麼一說,眾人也在不知不覺間改變了看法。

各個暗道:畢竟這位小哥忌憚對方背後的勢力,又怎麼可能會下狠手呢?

「這本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我兄長忌憚你們背後的勢力,不敢真傷了你們性命,你們卻咄咄逼人,非要死戰,輸了也不敢承認,真不是男人」,羅雨欣繼續說道。

就連伊天奇都暗自詫異,沒想到這個小丫頭平時沉默寡言,可真若說起來總能掐中要害,果真是個聰明伶俐的丫頭。

羅雨欣的這番話,竟然讓那幾個守門的修靈者無言以對。

而周圍眾人也議論紛紛。

「那姑娘說的甚是在理啊,從剛才的對拼來看,明顯是這位小哥佔主動權,而且最後那一招直接將對方几人擊退,可見這位小哥的實力確實是在那幾個人之上」,有人低聲議論道。

有人附和道:「說的沒錯,我也覺得是這位小哥贏了」。

隨後也有人驚嘆:「沒想到這小子如此兇猛!而且他的招式法訣都這般高深莫測,真是不簡單!」

「沒想到幾個黃靈六七階的高手聯手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

……

看樣子,在眾人心裡,伊天奇已經贏了。

那幾個守門的修靈者臉色極其難堪,他們還有一些保底手段還沒使出來呢,怎麼就算輸了?

可他們怎麼辯駁?眾人都認為他們已經輸了,要是再要求打下去,豈不是更是讓人笑話?

他們幾個從未如此憋屈過。

「幾位朋友,我知道你們輸的不甘心,若是你們想再戰,我也沒什麼好說的,畢竟我和我妹妹就兩人而已,而你們輸了卻還可以叫人來幫忙,我怎麼斗得過你們這些有大勢力撐腰的人」,伊天奇故作一嘆,悵然道。


羅雨欣和伊天奇這一唱一和,真是絕了。

「哼,小子,你這是耍賴!」那幾個守門的修靈者大聲辯駁。

結果卻惹來眾人的一陣鄙夷,讓他們更加難堪,恨不得找一個地洞鑽進去。

而就在此時,一個**著上身,露出幾塊勻稱的腹肌的英俊男子走了出來,淡淡掃了那幾個守門的修靈者一樣,默然道:「輸了就是輸了,何必再狡辯」。

沒有人知道這個男子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可旁邊那幾個零看到這個男子,竟然頓時惶恐的單膝跪地。

「參見汰大人!」 第五百二十三章尾隨

眾人沒想到這個男子就是傳說中的魂零——汰!

零不都是又高又大,渾身墨黑的嗎?怎麼眼前這個神色桀驁的『人』居然是魂零?

眾人皆驚奇不已,靠近他的幾個修靈者都不由得後退幾步,不敢靠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