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活躍氣氛搞,那你都可以當影帝了」此時,沈淑琴走過來冷聲道。

0

「對,琴姐,只是活躍氣氛,這不是怕大家一直緊繃着神經,容易出問題嘛」陳浩賠笑道。

「那玩笑還會對我開槍嗎?」沈淑琴憤怒道。

證據確鑿,此時的陳浩啞口無言,不知道說什麼來辯解。

「看來沒什麼好說的,那我送你上路了」,說着宋江就要扣動扳機

感受到死亡氣息的陳浩此刻崩潰得痛哭流涕道:「江哥,您就繞過我吧,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當一個屁放了吧,看在…看在我們都是人類同胞的份上就就饒了我這次吧…」

「兵哥…旭東哥…芳姐,你們快幫我求求情,讓宋江放了我」,陳浩抓住最後一根稻草,到處向別人博得同情。然而,沒有人回應他,回應的只有沉默與冷視。

「走好」

「不!!宋江,我做鬼都不放過你,我要把你所有在意的人都殺死」求生無望的陳浩徹底癲狂了。

宋江絲毫不理癲狂的陳浩,抬起手中的收集者,隨後猛地砸在陳浩的臉上,冷聲道:「你要感謝自己很幸運是一名人類,我現在不想殺人,滾!以後別再讓我見到你」

一旁的李旭東有些急了,道:「宋江,他都這樣做了,你還放他走」

「讓他走」宋江不置可否道。

既然救命恩人都這麼說了,眾人也不再說什麼。

而之前還在因為宋江要殺他而癲狂的陳浩此時驚喜不已,跪坐起不斷響宋江磕頭道:「謝謝江哥,謝謝江哥」,隨後一瘸一拐地往外走去,只不過,在他轉身後的一瞬間,原本滿是感激的神色瞬間充滿了怨念,充滿了惡毒,此刻的他大概想要將宋江生吞活剮,碎屍萬段方能以泄心頭之恨。

看着陳浩消失在黑暗,眾人不由一陣沉默,這一天內,對他們來說發生的事太多太多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謊言之誠的閱讀地址:https:///162157/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謊言之誠最新章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謊言之誠全文閱讀、謊言之誠txt下載、謊言之誠免費閱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

楚寒衣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謊言之誠、天師、紙片戀人、

。 命都快沒了,他居然還想考。

不過,想想也能理解,這鄉試三年一次,錯過了這次,下次又得等三年後了。

他爬不起來,惱火得捏著拳頭錘地。

給他做人工呼吸的衙役不懂得安慰人,誠實地告訴他:「你已經從考場出來了,即便返回去,也是不能再考了,這是規矩。」

這規矩許多人都知道,那考生也知道。

霎時,他像是失去了鬥志似的面如死灰。

簡雨晴道:「想考,就再去努力三年,不過你不能熬夜看書了,熬夜看書看似用功,實則收效甚微,時間一長,還會把身體給拖垮了。」

這考生如此年輕,身體就差成這般,明顯是熬夜熬出來的。

那考生不想睜開眼睛,一個衙役擺手示意,另外兩個衙役就把擔架抬起來,送到外面去。

那考生走後,與簡雨晴站得最近的大夫才佩服地拱手,「小娘子可謂神醫也,竟然連死去一會兒的人也能救活。」

簡雨晴謙虛道:「前輩過獎了,實則是小女子曾經看一位世外高人如此救過人,便學了一二。」

「那救人的法子對任何人都可行嗎?」

「非也,一般是……」

反正等蕭司辰考試也閑得無聊,簡雨晴乾脆就跟他們普及普及人工呼吸和心肺復甦的方法與步驟,以及這種方法所適用的情況。

那兩個大夫聽着,頻頻頷首,同時也驚異不已,如此好用的救命法子,簡雨晴居然毫不保留地說出來,都不曾想過要作為祖上的秘方賣幾個錢。

他們平時行醫都太過於保留了,相較之下,也不知道是簡雨晴傻,還是他們自私了點。

一個大夫聽后,詫異道:「你是說使用心肺復甦時容易使肋骨骨折嗎?」

簡雨晴道:「是啊!年齡越大的人,肋骨骨折的幾率就越大。」

「那,剛才那考生似乎並沒有骨折。」

「那是他年輕,同時做心肺復甦的時間也不長。」

繼續捶打下去,簡雨晴也不敢保證那考生的肋骨不骨折。

不過,簡雨晴自從吃了紫靈果后,體內就有一股靈氣流動,她捶打那考生的胸口時,將那股靈力灌注下去,所以與其說那考生的心臟是被她擊打后重新跳動的,還不如說是被她的靈力激活的。

一大夫道:「卻不知小娘子尊姓大名?師承何處?」

簡雨晴爽朗道:「我叫簡雨晴,略懂醫術而已,上不得什麼大雅堂。」

她很謙虛,那兩個大夫聽着心裏也舒服。

也因此,那兩個大夫走後,便將她救人的法子說出來,於是乎,簡雨晴不知不覺的就出名了。

簡雨晴在書院的涼亭中等了一個半時辰的樣子,蕭司辰才出來。

看到簡雨晴,蕭司辰便樂得迎上來,「雨晴姐,你是怎麼進來的?」

「不是有考生暈倒了嘛!我跟在一個大夫的後面進來的,幸好司辰你沒暈倒。」

蕭司辰撇撇嘴,「你也太小瞧我了,我是那麼怕事的人嗎?」

「那考題難不難?」

「不難,按平時你教的那些,我都答上去了。」

兩人邊聊邊往外走,都忽略了身後還有一個李軍跟着。

直到出了書院的大門,李軍才追上來,主動地請二人吃飯。

在榆樹庄,他算是有錢的,請人吃飯這種話說出來,倒是顯得他不摳門。

但簡雨晴拒絕了,家裏還有三個孩子,她怎麼敢在外面繼續耽誤?

言詞中透露出了她在外面租房子住的事,李軍就有點嚮往的意思了。

簡雨晴不好拒絕,只好邀請他前往。

路過市場,簡雨晴還去買了一些菜。

李軍很會做人,簡雨晴買菜,他就去買一大塊肉,像是特意討好簡雨晴似的。

蕭司辰看得很不爽,李軍都是有媳婦有孩子的人了,怎麼看簡雨晴的眼神還透著一股子喜愛的情愫呢?

簡雨晴沒多加關注,回到家裏,跟孩子們打了一聲招呼,就去廚房做飯,留蕭司辰和李軍閑聊。

兩人同是讀書人,又同時來參加鄉試,她還以為他們兩人因為考試的事,想要交流交流。

飯菜做出來,李軍吃到簡雨晴親自做的飯菜,眼睛就亮了。如此美味,簡直叫人回味無窮啊!

言談中,李軍問簡雨晴怎麼會來府城,還把孩子都帶來了。

簡雨晴笑道:「玩啊!整天在家裏獃著挺沒趣的。再說了,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家一鳴和一博都在念書,讓他們跟着出來多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好。」

「挺好,讀萬卷書確實不如行萬里路。」

簡雨晴道:「對了,這鄉試考了以後多少天放榜呢?」

李軍考過幾次,這事兒知道,當即道:「一般半個月就放榜,如果想親眼看看可以在這裏等著,如果着急回家,也可以先回去,然後到崗山城的府衙去問,這邊放榜后,那邊要不了多久就會收到消息了。」

鄉試考中后就是舉人了,對於崗山城來說,都算是一個不小的名譽了,畢竟對於整個焱雲國來說,舉人的數量真不算多。

簡雨晴道:「半個月嗎?那我們等著。李二哥,你呢,也等嗎?」

李軍「哈哈」一笑,「等吧!反正我回去也要被老爺子整天念叨,還不如在這裏等著。」

看簡雨晴租住的這院子寬敞,有那麼一瞬間,他都萌生出了租一間來住的想法,但他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蕭司辰就拿話堵他,間接地拒絕了。

李軍是明白人,尬笑幾聲,只好打消了那個念頭。

飯後,蕭司辰送他出門。

到了巷子口,李軍看了看蕭司辰,欲言又止后,還是道:「蕭兄弟,如果我沒弄錯的話,簡妹子大了你五六歲吧?」

「那又怎樣?」蕭司辰一聽就知道他想奉勸自己打消某個不該有的念頭了。

「她還有三個孩子。」李軍又間接地提醒。

蕭司辰不爽道:「你想說啥?」

李軍汗顏道:「我是為了你好,這年頭,男人大女人多少歲的都有,女人大男人好幾歲的卻沒有。」

蕭司辰冷笑,「我沒有父母,我的事情我做主。」

李軍道:「你是沒有父母,可你不是還有大哥大嫂嗎?」

。 對於容器的出逃,哪怕是墓姐也不得不重視。因為那就是一個行走着的炸藥桶,誰都不知道他會不會在某個角落突然炸開。

雖說聖晶石的分配同樣重要,但除了影子之外,其他勢力的具體配額在此之前就基本已經定下,根本就輪不到小默去操心。至於這個會議,則更像是走個過場,而會議所涉及的問題,更是輪不到他去操心。

反正就是個傳話筒,誰去參加結果都是一樣的。

何況小默要做的事,本就是在為艾卡斯解決困難,他們的高層對此也絕不可能不知情,所以即便他不在會議上露面,艾卡斯也絕不會去挑什麼毛病。

但想要將容器的事徹底隱瞞,再加上還要去地下城的最底層,那麼自然也是需要一些特殊手段的。

「上班!」

如果不是擔心會將依迪吵醒,估計小默現在已經開始罵人了。

「咳咳,我這也是沒辦法,畢竟要下去總要找個適當的理由,總不能隨便開張條子就讓你進去,那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來有問題。」對於這種情況,羅德也有些無奈,畢竟事關整個艾卡斯,這件事自然不是他一個人就能說了算的。

「那我去上班就能找到適當的理由了?」

「嗯…」

「這事想都別想。」小默沒好氣的對他豎起自己的中指,轉身就走。

「別別別,有事好商量嘛。」如果不是實在沒轍,羅德也絕不會這般拉下臉來求人,不過好在這人是小默,如果換成別人,他是絕對不會接這個破差事的。

「沒得商量,要找找別人去,老子不幹了。」小默惡狠狠的瞪着羅德,「我倒要看看回了斯坦洛卡誰敢抓我回來。」

別人可能不清楚小默的底細,但羅德是相當了解,哪怕不知曉小默與影子的關係,但在斯坦洛卡,只要老師要護着他,那就絕對沒人敢把他怎樣。

「其實你去上班也不算太虧,因為這個組織並不屬於艾卡斯,就連這次機會都是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羅德可不敢真的讓小默就這麼跑了,急忙追上去解釋。

「是嗎?那我可要好好聽聽到底是什麼組織,連艾卡斯想要安插個人都要用上好不容易這個詞。」小默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等著對方的解釋。

「勒林勃,這個名字足夠了吧。」

同樣是以大陸古語為名的組織,雖然像這樣的組織流傳至今的仍不在少數,但真正能夠做到讓人敬畏的卻只有兩個。

其一便是小默所屬的莫伊薩俱樂部,其二便是羅德口中的勒林勃。

勒林勃這個名字如果被普通人聽到,或許只會當作酒後的胡言,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個詞的詞義,畢竟這個組織的知名度在民間可以說是極低。

相比較於莫伊薩,那更像是民間口口相傳的怪談,畢竟這個俱樂部是否真的存在到現在為止都沒有過確切的證據。

而勒林勃則是截然相反,雖然他在民眾間的相傳度極低,但只要你達到了一定的層次,那麼你便會知道這個組織的存在。而且與前者不同的是,勒林勃不會參與到任何的紛爭之中,它更像是一個為科研而誕生的特殊存在。

「神秘學研究院?」小默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給出這樣一個答案。

正如他所說,勒林勃翻譯過來的意思便是神秘學研究,不過相較於那繞口的古語,也有更多人願意稱呼它味神秘學研究院。

「有興趣了嗎?」羅德看着小默的表情此時也是極為滿意。

「沒有。」

「靠,你作為一個神秘學學者,難道不知道進入勒林勃對你有多大的好處嗎?」

「有啥好處?你是說那些資料嗎?想看直接找你要不就行了嗎?而且老頭也說了,那裏面都是一幫蠢蛋,不然他們怎麼會讓你去做副會長?」對於嘲諷羅德這件事,小默可從來都不會留情。

「屁,他懂個鎚子。」聽到小默的話,羅德也終於忍不住爆起了粗口,「他要是真看不上那群蠢蛋,怎麼可能會是前任會長?而且到現在都在那掛着頭銜。」

「不是有錢拿嗎?老頭說過,跟誰過不去都不能跟錢過不去,有一幫傻子願意每個月給他報酬,不拿白不拿。」

「早晚有一天能讓那老頭氣死。」羅德捂著胸口,顯然是被氣得夠嗆,「不管怎麼說,我好歹也算是你半個師兄,這次你聽我的,去了之後會對你有幫助的。」

「嗯,所以到底是什麼幫助?」無論後者如何勸說,小默永就是一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表情。

「行,算你狠。」羅德發誓,如果不是實在沒轍,他作為勒林勃的副會長,是絕對不會違背組織原則的。

「你知道老師為什麼一直不讓你進勒林勃嗎?」羅德把小默帶進一間屋子,用魔法將整個屋子全部屏蔽,這才終於開口說道。

「為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